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90 风云骤变
    寒山真人从四弟子青石道长手里接过一盏茶,喝了一口,淡淡道,“诸位江湖同道,对王县令之提议,有何看法?”

    大院内,众大小帮主们终于有了动静,起了议论之声。

    “我等四大帮、数十小帮派联手,上万弟子,表面上确实声势浩大!若是陆战作战,我等帮派联手,必定一举灭掉巨鲸帮。

    但问题是,巨鲸帮的总舵在太湖深处的西洞庭岛。我们要围剿巨鲸帮,就必须深入太湖,一定会和巨鲸帮爆发一场水战!”

    “要说水战第一,谁敢跟巨鲸帮的水匪们比?他们船多,都是快船,而且水匪经常在太湖里操练,精通水战。”

    “我们这些帮派,都不如巨鲸帮一样善长水战啊!”

    “太湖水草茂密,跟迷宫一样,又是巨鲸帮的地盘和老巢。我们众帮派,冒然进兵围剿,那不是送死吗!”

    “巨鲸帮帮主白面书生刘洪,那可是狠角色,是好惹的吗?此人极为阴险和狡诈,智谋出众。刘洪野心勃勃,仅仅花了十余年内便处心积虑的吞并了吴郡内所有的大小股水匪,霸占太湖、南北大运河,在水里根本没有了对手,这才令巨鲸帮一跃成为吴郡内最强势的第一大帮派,甚至喊出了‘千秋万载,一统江湖’,挑衅我整个吴郡江湖所有帮派的大逆不道口号。”

    “数月前,巨鲸帮突然出手劫了大批官粮。刘洪又不蠢,岂会不知道朝廷大怒之下会报复?他既然敢在此时,向朝廷挑起战端,就是早有较高的把握和依仗,才敢做这震惊之举!他早就备足了粮草、水匪精锐,准备造反了。”

    众多小帮主们纷纷摇头,根本不看好。

    并非他们不想围剿巨鲸帮。

    巨鲸帮在吴郡江湖上占了很大一块地盘,尤其是霸占了最多油水的南北大河运、各条水道,对着南来北往的商人吃拿卡要,横行霸道。

    其他帮派看着眼热,早就想从中瓜分一块肥肉。

    但关键在于,谁也奈何不了巨鲸帮。

    虽说这胥口镇内,已经集结了吴郡四大帮派和众多小帮派,上万计的精锐江湖弟子。

    表面看上去很是强势,但仅限于在陆地上,一旦入了太湖,在水上的战斗实力,恐怕发挥不出三四成。

    恐怕他们的船才下太湖,在半途就被巨鲸帮的水鬼们凿船弄沉了。他们各个帮派中不少弟子都是旱鸭子,别说在水下打战了,掉下水里就要淹死。

    当然了,他们也有优势。

    他们这一方最大的优势,便是宗师境界的高手极多。

    吴郡第一高人寒山真人、吴郡第一刺客寒鸦、“铁马银枪”李朔、“重剑无锋”韩平山、“药王”孙白鸿,足足五位大宗师。

    而巨鲸帮仅有一位一代宗师刘洪,对比极为悬殊。

    可是,这是帮派大战,不是个人斗武。

    巨鲸帮帮主刘洪龟缩在西洞庭山的总舵里,不出来一比一斗法。他们必须攻上去,才见得到刘洪。

    双方的总兵力至少高达两万人以上,如此大规模的战斗,讲究的调兵遣将,排兵布阵。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个人勇武能定胜负了。

    如果没有胜券在握的话,不管不顾的往太湖杀过去,胜也是惨胜,众帮派至少要死掉一大半。

    王县令见众大小帮主们居然无一人赞同出兵,不由有些慌了,急忙道:“诸位!诸位帮主稍安勿躁,我朝廷官府这边,也已经调集了一支非常善于水战的精锐官兵,一起协助诸位攻打巨鲸帮。这次保证,绝对可以拿下巨鲸帮。”

    “哈哈!”

    “王县令,你不会是开玩笑吧,还敢让你们吴郡的官兵们去剿匪?”

    顿时,大院内,众帮主们爆出一阵哄堂大笑。

    “记得上一次,你们前任太守可是派过数千水军精兵去太湖剿匪,可是大败而归,全军覆没,却只杀了区区数百水匪。连你们前任太守的那顶官帽都丢了。打战打的这般的窝囊,还敢再派兵去剿匪?”

    众帮主们早就不对朝廷官兵抱有希望了。

    现在吴郡十三县,各个县城的衙役、城丁、老弱兵勇们,都是心惊胆寒的死守着各座县城,根本不敢出城,生怕被水匪所杀,更怕巨鲸帮突然来攻城。

    要不是巨鲸帮的水匪们对吴郡其它四大帮派还有些敬畏,这些帮派的总舵就在各座县城附近。

    巨鲸帮水匪们担心上岸之后,和各大小帮派发生地盘上的冲突,恐怕早就上岸,攻打吴郡十三座县城去了。

    要是吴郡的官兵有用,哪里会让巨鲸帮的水匪坐大到今天这个地步,几近于公开造反的边缘了。

    “这...此一时彼一时啊!这次来的精兵,跟上次的不同。”

    王县令被众帮主们这一通大肆嘲讽,说的面红耳赤,一时喏喏,不知该如何反驳。

    他也是心虚。

    前任吴郡太守就是因剿匪失败,而丢了官,被朝廷问罪。

    而他这位姑苏城的王县令,因为胆小,一直龟缩在姑苏县城筹备粮草,没有跟随前任太守去剿匪,反而因为“老成稳重,不冒进”有功,侥幸保住了乌纱帽。

    这要是官兵再败一次,怕是他这顶乌纱帽也不保了。

    “诸位稍安勿躁!本道说几句话。”

    寒山真人看众帮主们毫不留情面,嘲讽太甚,看不下去了,抬手,让大院内众人安静下来。

    大院内众帮主们这才从喧闹嘲笑之中,安静了下来。他们参加此次大会,就是冲着寒山真人这位吴郡精神领袖的面子而来的。

    否则一个姑苏王县令,他们都懒得来。

    他们来这里,也是想看看寒山真人是一个什么意思。他是不是想打,是不是准备亲自领这个头,去冲锋陷阵攻打巨鲸帮。

    寒山真人亲自出手,他们或许还能看到一份战胜巨鲸帮的希望。

    “在说正事之前,先说一件小事吧。”

    寒山真人让众帮主们安静下来,却是并没有提攻打巨鲸帮,而是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本道在前来太湖边的路上,得知一个噩耗!”

    他淡漠沧桑的脸上,露出几分哀戚之色,道:“我大弟子青河,今日在太湖畔的小树林,不幸遇害。”

    众小帮主们顿时心头一紧,心中凛然。

    这事情,可绝不是真人口里说的什么小事,这是一个江湖大案。

    他们也在下午抵达胥口镇的时候,得知了此消息。

    青河道长也算是吴郡江湖上的一位大人物了,没想到莫名的死在太湖畔的小树林,也没人知道缘故,死的这么不值。

    青河道长遇害一案,现在早就传遍了胥口镇内的所有大小帮派,震惊一时,不少人都在私下议论此时,但不敢公开谈论。

    因为青河道长是寒山这真人的首徒。

    因为这是一桩无头案,不知死因,找不到凶手。唯一可以推测的,青河道长被一招毙命,这必定是一代宗师境的高手,对青河道长下的手!

    这肯定是吴郡的某位一代宗师,在给主持这场江湖大会的寒山真人一个下马威。

    众帮主们也没想到,寒山真人反而主动谈起了此事。

    连药王孙白鸿、李朔、韩平山这三位宗师,也都脸色微微一变。虽说正常人都不会怀疑到他们身上,但没找出真凶之前,他们身为宗师,也难以摆脱几分嫌疑,总是很别扭。

    寒山真人望着众帮主,目中伤感,神色哀戚的长叹一声道:

    “吴郡江湖上有很多流言,在议论青河的死因,为何会在小树林离奇死亡?!其实,事情的始末,也只有本道才清楚。

    大约在十年前,本道便察觉这巨鲸帮刘洪野心勃勃,迟早成我吴郡的头等大患。所以,便早早的派遣我门下的数位亲传弟子,暗中以重金贿赂、收买巨鲸帮大小头目,以利用他们来收集巨鲸帮的内部情报。

    以备将来不时之需,日后或许用得上。

    时至今日,这巨鲸帮果然露出了野心勃勃,抢劫朝廷官粮,甚至喊出‘一统江湖’的大逆口号。

    今日,我徒青河便是在小树林,秘密会见一名水匪头目,以传递巨鲸帮内部的最新情报。

    没想到...没想啊~,我这边尚未来得及对巨鲸帮动手,大弟子青河便已经暴露,不幸在小树林遇害,成了战前的第一个牺牲品!

    所以,此案很简单,也不必去猜疑谁。杀死青河的,除了那巨鲸帮匪首刘洪,不会有别人了。”

    众帮主们不由心神大震,难以置信。

    寒山真人居然在十年前,巨鲸帮还没有如此强势之时,便开始警惕巨鲸帮刘洪,甚至在大量收集巨鲸帮内部的情报。

    寒山真人不愧是吴郡领袖,果然目光深远,深谋远虑,十年前就开始在巨鲸帮内部布置下了暗棋子,非常人所能及。

    王县令连忙从宽松的官袍衣袖下,变戏法一样,拿出一块他让胥口镇木匠赶制好的木质牌位,上面写着“青河道长之灵位”。

    “青河道长,乃我吴郡之英灵,一路走好啊!”

    王县令将灵牌放在旁边的一座桌台上,又点上一炷香,拜了拜,狠狠的抹了一把心酸的眼泪。

    “青河道长走好!”

    “真人节哀!”

    “还望真人节哀,保重身体!巨鲸帮主刘洪真是该死,他很快就会有报应!”

    “青河道长英灵在上,只要我等能剿灭巨鲸帮,他必定十分的欣慰。”

    众位大小帮主们纷纷从座位起身,充满了敬意,朝桌上青河道长的灵位施礼,拜了一拜,同时劝慰寒山真人。

    寒山真人忍下脸上的悲恸,摇头叹道:“这也是青河徒儿命不好,该有此劫,没能活到追随本师亲自登上西洞庭山缥缈峰,俯瞰太湖的这一天。

    他为江湖,为大义,为大争而死,也算是死得其所了!罢了,时间不早,已经是深夜了。到了凌晨时分,还要干一场大事。就不必提他了,还是说一说正事吧。”

    众帮主们顿时收敛神情,正色恭听。

    他们心中猜测纷纷,寒山真人终于提到正事了。听真人这番话,他这是要亲自率领吴郡江湖众帮派,攻打巨鲸帮?

    “其实,今晚的吴郡江湖大会,真正的幕后策划者,并非我寒山真人和姑苏王县令。朝廷新任太守,早已经已经率领四千朝廷精锐水军,秘密抵达太湖。

    本道此番,出面召开首届吴郡江湖大会,乃是出自这位新任太守的授意。黎明之战,也将由新任太守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寒山真人正色道。

    此言一出,石破惊天。

    除了孙白鸿、李朔和韩平山等三位宗师之外,众位小帮主们一个个震的脸色惊骇,面面相顾。

    新任太守居然无声息的从外郡调来四千名朝廷水军精兵,秘密抵达了太湖?

    这样重大的军事情报,被隐藏的如此隐秘。他们这些向来江湖消息灵通的小帮主们,居然毫不知情,没有收到任何风声。

    若非寒山真人在这里说出来,他们这些小帮主们,还都被瞒在鼓里。

    “有请,新任吴郡太守,大唐赵氏名门,赵居贞赵大人入席!和我吴郡江湖诸帮派同道,商议攻打太湖巨鲸帮之战!”

    寒山真人神情严肃,霍然扶座椅站起身来,朝大院门外一礼,拱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