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95 登岛弃船
    黎明时分,天地间渐渐起了浓雾,一片白雾茫茫,笼罩着千里太湖。

    太湖上风平浪静。灭了巨鲸帮水鬼之后,联军船队继续快速抢渡太湖,数百条大小船只破雾前行。

    突然,联军船队的前方,出现三艘大型战船的憧憧鬼影,巨大的战舰如猛兽下山一般破雾而出,杀气腾腾。

    “前方几艘似乎是朝廷的大型战船。朝廷莫非是又另派了水军兵马过来,我们怎么不知道?”

    众帮主们看到三艘水军战船,顿时疑惑。

    双方距离迅速拉近,大约上百丈的时候,已经可以看清楚对面的人影。

    只见,对面这三艘大型战船的桅杆上,高挂着一面面巨鲸帮的巨鲸黑色战旗。

    它们后方还跟随着巨鲸帮三四百条最常见的快船。这些快船狭长、底扁平,仅能容纳十余人,但吃水轻,水中速度快,最利水战。

    这种快船如同狼群一样,经常在太湖和吴郡各条运河上神出鬼没,遇上货船便迅速围攻扑咬猎物。遇上水军官兵的大型战船,则迅速撤退,令官兵追之不及,徒呼奈何。

    只见,在前方的一艘大型战船,一名手持铁折扇,相貌白俊倜傥的布衣儒士,神情傲然冷笑的立于船头,和对面联军战船的众首领、帮主们对视。

    他的左侧是一位身形颇为彪悍的副帮主,右侧是几名凶悍的分堂主,身后则众多的水匪头目。

    在这三艘大型战船上,还有上千计的水匪弓箭手、长枪手。

    “不对,不是朝廷的战船,是巨鲸帮的船只。那手持铁折扇的布衣儒士,正是巨鲸帮帮主白面书生刘洪!”

    “他身后那个彪悍汉子,是巨鲸帮副帮主李彪!”

    众帮主之中有人曾见过这位布衣儒士,顿时有人认出。

    “可是,巨鲸帮哪里弄来的三艘大型战船?这些不是水军官兵的船吗!”

    “肯定是官兵们在前几次剿匪失败,丢盔弃甲,被水匪们抢走了几艘大型战船和刀枪铠甲,白白便宜了这些水匪。”

    不少帮主气恼道。

    寒山真人在联军战船,负手而立,扬声道:“刘帮主!本道寒山,率吴郡联军大举而来,你还不速速投降!”

    “没想到寒山真人亲率官兵和江湖大军,大驾光临我巨鲸帮的地盘,有失远迎,怠慢了!不过,想要在下投降,光靠嘴巴说可不行,至少也得攻下我缥缈峰的总舵才行。”

    布衣儒士手中摇曳着铁折扇,一副指点江山姿态,淡笑道:“我白面书生刘洪,向来自居计略过人,算无不中,没想到首战水鬼堂覆灭,被你们拿下先筹,算是我失策了。本帮主这便在缥缈峰总舵,恭候真人、药王、李朔老弟、韩兄三位宗师和诸位帮主大驾光临!”

    说话,他撤退入水匪人群之中,和副帮主李彪等人,乘快船离去,消失不见。

    而巨鲸帮的三艘战船,则继续向前,掩护着众多快船,从侧翼攻击联军的庞大船队。

    寒山真人当然也没指望一两句话就能让白面书生投降,这场水战还是要继续打。

    七艘战船上的朝廷水军三千名精锐官兵,和巨鲸帮主力战船,顿时爆发水上大战。

    寒山真人和众位大小帮主们坐镇战舰的船头,指挥大战。

    这种水战,无法取巧,官兵和水匪相互乱箭厮杀,刀枪近攻。

    官兵们在七艘大型战船在数量和兵力上占有,压过了水匪们一头。但巨鲸帮水匪们在快船上,占了优势。

    只是,巨鲸帮的水匪们也不敢再派人下水凿船,无法制造混乱,奈何不了这支联军船队。

    双方兵马,在湖面上缠斗苦战了小半个时辰,结果发现占不了便宜。

    水匪船只不再缠斗,迅速撤退而去。

    “穷寇勿追,免中埋伏!”

    寒山真人喝令众战船勿去追赶那些快船,大军挥兵继续攻打巨鲸帮的总舵西洞庭山。

    ...

    联军庞大船队,抵达西洞庭山岛屿,一处被称之为“北芦荡”的滩涂之地登陆。

    这“北芦荡”,地如其名,是一片被茂密芦苇丛覆盖的十余里茫茫草地。

    太湖水在春季暴雨涨水之时,会将这片低洼之地淹没,成为湖泽。湖水退之后又露了出来,秋冬季节,成为干地。

    所以此地长着大片茂密的芦苇,如同一片青纱帐,陆上迷宫一样。

    芦苇丛中有一些水匪们经常路过,踩踏出来的羊肠小道,可以通过。

    这里是前往西洞庭山岛屿的主峰“缥缈峰”,必经道路之一。

    当然,还有其它一些地方也能登陆岛屿,只是地形同样险恶,泥潭沼泽、山谷密林,并不比这片北芦荡好通过。

    联军三千官兵和上万名江湖弟子们,从北芦荡上了岸,船只都留在岸边。

    寒山真人回头瞥了一眼这些大小船只,朝众帮主们问道:“这些船,各位有何看法?”

    众帮主们很快有了不同的意见。

    有的帮主要求留下几千兵力,看守这些船只,免得被巨鲸帮乘机毁船,断了退路。

    有的帮主觉得,这会分散兵力,给巨鲸帮分头击破的机会。主张弃之不管,集中兵力攻下打巨鲸帮总舵,毁掉巨鲸帮的粮草。

    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事关此战的胜败、生死和退路。双方这一起争执,都觉得各自有理,开始争吵起来。

    寒山真人询问之后,也不再多言,只等众帮主们商议出一个结果。

    药王孙白鸿看众帮主们争执的厉害,不由劝道,“诸位别争了,不如老夫带三千江湖弟子留下看守船只吧!我虽是宗师,但武技也就一般。攻打缥缈峰,有真人、韩老弟和李老弟三大宗师一起出手,足以灭了那白面书生。前方缥缈峰的山势太险恶,万一攻打不上去,有这些船在,我们也有个退路!”

    其实除了他们几大宗师之外,天鹰门主寒鸦肯定也会参战。只是寒鸦乃是宗师境第一刺客,每次出战定然是孤身一人上路,从不与其他人同行。

    所以,他们也不知道寒鸦现在在哪里。

    “药王不可!”

    李朔断然反对,斩钉截铁,沉声道:“我大军杀至太湖,乃背水一战,士气如虹,大军合一,杀上缥缈峰,巨鲸帮根本抵挡不住。岂能在此时分兵,让巨鲸帮有各个击破的机会?!”

    有帮主质问道,“李帮主,巨鲸帮总舵所在的缥缈峰可是险峻无比,万一攻打失利,而船只又被巨鲸帮的水匪们凿沉。我们这上万兵马带的粮草不多,全困死在这岛屿上。这全军覆没的责任,你承担?”

    李朔冷哼道:“若是我军分兵,留守之人被巨鲸帮全灭,我大军被各个击破。这个责任,你来承担?”

    那帮主顿时语塞,不敢再说。

    药王留守,万一被巨鲸帮大举袭击,战死了一名宗师,他承当不起这责任。其实不管是哪个方案,都一样面临着风险,战败了都要承担重大责任。

    韩平山略一沉吟,道:“李老弟此言不错。我大军一鼓作气,冲上缥缈峰,灭了巨鲸帮老巢,此战便赢了。

    这西洞庭山,遍布树木。哪怕这些船只被水匪尽毁,也无妨,我联军也可伐木为筏。这岛屿离胥口镇之间,也不过是区区数十余里太湖,寻常的木筏就可以过去,无需太担忧后路被断!”

    “随意吧,船只就不管它们了!巨鲸帮既然已经警觉早有准备,前方北芦荡,怕是有一场硬战要打。”

    寒山真人淡淡道,不再多言。

    众大小帮主们,不由都纷纷凝目望向前方北芦荡,十余里静寂无声的芦苇青纱帐。

    哪怕是不懂兵法的人都看得出来,如果巨鲸帮想要阻击联军,这片北芦荡无疑是一处上好的伏击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