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97 元神、神念和灵术
    “修炼下丹田,淬炼气血和力道,为三流武者。修炼中丹田,得雄厚的内家真气,可成二流、一流高手之境界。”

    “踏入过一次上丹田,获得超凡感知力,方为一代宗师。”

    “而《逍遥游》仙卷中记载,成为一名仙人之后,体内便会诞生‘元神、法力、神念’这三样全新的力量。拥有这三种力量,那肯定就是仙人了!”

    苏尘心中寻思着。

    仙人在上丹田里诞生出一枚元神,这是可以自主修炼的元神,而不是早先宗师那样进去瞟一眼,就再也进不了上丹田,更别提去修炼它了。

    与此同时,仙人体内开始诞生法力,可以释放灵术。

    仙人以神念之力,控制灵术等等手段来战斗。

    苏尘刚刚已经确定,自己可以自如的进出上丹田,修炼他的元神。

    他内视自己的经脉,惊奇的发现,中丹田和各条经脉之中那些饱满的白色真气,正在以肉眼可见迅速的变化发生变化,神奇的转化为另一种青色神秘气流,在经脉之中流淌。

    这股青色气流微弱,却异常的坚韧。

    不多久,这些内家真气被完全的转化为青色气流,非常充盈,甚至有一部分在经脉之中容纳不下,试图找出口外溢出来。

    苏尘不由伸出指尖。

    只见,丝丝青色的气体从指尖气脉中溢出,在指尖三寸高处,漂浮成一团灵动飘逸的青气,肉眼可见,凝而不散。

    武者的内家真气是无法幻化成具体形状的,只能附加在身体表面和兵刃上,形成护体气罡或是锐利的剑芒。

    而仙人法力,则可以脱体而出,变幻无穷。

    苏尘心中一动。

    传说中,仙人的法力威力巨大,而且变幻无穷,可以脱离于人体,在外界形成一道道神奇的法术。

    “这就是....传说中的,神威莫测的仙家法力?!”

    “让它幻化成什么呢?”

    “蜉蝣,在水中翕然生,不饮不食,生羽翼以自修饰。其羽翼绚烂多姿,楚楚如衣,采采如服,掘阅如雪。”

    “我修的是《逍遥游之蜉蝣篇》,首次施展法术,就幻化成一只蜉蝣吧!”

    苏尘的心念,勾勒出一只蜉蝣的摸样。

    只见,这团青色气体,迅速幻化为他想象中,一只小小的蜉蝣幼虫。

    随即,它迅速蜕变,背上生出一对青色羽翼,额头一对柔弱纤细的长须,纤巧柔软,翩翩起舞。

    在朝阳的照耀下,蜉蝣如一只小巧的仙灵儿,绚烂无比,翩翩飞舞着。

    一会儿停留在他的鼻尖,一会儿飞在芦苇梢头,在苏尘控制之下,往远处湖面飞去。

    这只蜉蝣在半空中飞出近百丈之外,过了小片刻,飞出好远,方才幻灭崩解,在天地间消失不见。

    “仙家法力,幻化无穷,果然巧妙而灵动!只要学上一门灵术,就可以施展出真正的大威力仙家法门!”

    苏尘暗道。

    不知道自己的神念之力,现在有多强。

    苏尘心念一动,却见他身前的湖面上,一片在水中漂流的的芦苇叶子,神奇的飞了起来。

    不靠内家真气。

    不靠仙人法力。

    纯粹是他意识里的神念力,将这片芦苇叶子给凌空托了起来。

    苏尘震惊的长大了嘴巴。

    这就是神念之力,凝如实质,却无色无形。

    可比他身为宗师时候的超凡感知力,强大太多了。

    宗师的超凡感知力顶多能察觉到数十丈远处的微小动静,但哪怕是一粒最微小的尘埃,也是绝无法移动它一分一毫。

    而这片芦苇叶子沾了水滴,少说也有将近一钱重,十分之一两的样子。

    以神念力控制一钱的重量,可以干什么呢?可以操控一片花叶,又或者是一张轻薄的符箓!

    神妙无比!

    苏尘又尝试了几次,大约一钱重范围之内的花瓣、叶子、虾米之类,可用神念之力让它们飞起来,十丈范围之内随意穿梭。

    但是超过了一钱,就不行。如水中的一两重小鱼,就无法托着它飞出水面,顶多让它改变一下游动的方向。

    苏尘伸手接住这片芦苇叶子,注入少许青色法力。

    随后,以神念之力,控制芦苇叶进行攻击,试试威力。

    “噗嗤!”

    那片柔弱的芦苇叶,刹那间化为一道凌厉飞叶刃芒,洞穿了十丈外正在水中游曳的一条尺长的河鱼。

    而那片芦苇叶的青芒,并未损耗减弱多少,依然散发着凌厉的青光,在湖面悬浮着。

    “强大如斯!”

    苏尘惊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法力之威,比内家真气还强上何止十倍。

    如果是以雄厚的内家真气灌注入一片芦苇叶中,也能让它锋利如一柄飞刀,但一招命中目标之后,真气就溃散。

    元神、法力和神念,三者皆备,足以证明他已经是真正的修仙者。

    “却不知,施展出玉简上的灵术,威力如何?”

    苏尘想到此处,漂泊在湖面上,从怀中掏出一卷十八枚的玉简仙书,进行翻看。

    玉简仙书之中,一共记载着八道灵术和八枚灵符。

    以前苏尘并未成仙人,体内没有法力,无法修炼任何一种灵术,所以才只能去研究那八枚灵符,并且耗费长达三年时间,搜集各种灵材料,才制作出了几张可用的金甲力士灵符和火球灵符。

    现在他有法力了,终于可以开始修炼威力更强的灵术。

    苏尘尝试着,手掐灵决口念灵咒,调动体内的法力,想施展出玉简上记载的一道灵术“驭风术”。

    玉简此符的文字简介说,施展驭风术之后,可以让修仙者身轻如羽,低空一纵,一次飞掠可达数十丈远,速度极快,无声无息,比江湖上最高明的轻功还厉害许多倍。

    只消耗法力,不耗体力,哪怕长时间施展不会疲惫。只要法力不枯竭,则可源源不断施展下去。

    但是很快,苏尘脸色微变。

    他尝试着施展驭风术,体内法力居然毫无反应。

    这是为什么?

    难道是手掐的灵决不对,还是念的灵咒不对?

    苏尘反复试了几遍,确认自己的灵决和灵咒没有任何问题。可体内的法力就是纹丝不动,对灵术没有任何感应。

    “难道是我没有修炼驭风术的天赋?”

    苏尘心中有些急,想着,马上又施展玉简上记载的第二道灵术。

    但依然是毫无反应。

    苏尘不由冒出冷汗,神色紧张。

    “不可能啊,我有元神,有法力,有神念!怎么会修炼不了灵术?”

    苏尘不想放弃,将八个灵术挨个施展了一遍。

    终于,他发现,其中的一道“木箭术”的木系灵术,可以学到,释放出来。

    “木箭术!”

    苏尘双手掐着灵诀,念着咒语,右手指尖很快冒出一道青色丝气,在上方凝结成的木箭。

    这道木箭起初大约只有拇指粗细,越来越长,很快化为一道尺长的青色木箭矢,散发着洵洵青光。

    《玉简》上有此灵术的介绍。

    木箭术,穿刺威力大,可穿土裂石。

    苏尘手指遥遥一指,木箭飕的激射向湖底十余丈深处,一块丈厚的岩石。

    “噗!”

    木箭破水而入,刺入岩石之中,顿时狠狠的扎入岩石,丈大岩石顿时寸寸如龟裂,“轰”的沉闷一声爆开,在水底化为一堆碎石。

    苏尘不由大为满意。

    这木箭术的威力,超逾上千斤之恐怖,连一丈厚的湖底岩石都一击刺穿,只怕连金甲力士符的防御都未必能抵挡得住。更别说寻常的铠甲、盾牌,穿刺起来简直如土鸡瓦狗。

    而且此灵术释放起来非常方便,招手即来,挥之即去,更无需像灵符一样要用灵材料制作出来。

    只是他体内的法力有限,释放这样一支木箭,就已经耗去了他近十分之一法力。全部的法力,也只能施展出十次左右这样的灵术。

    苏尘学到一道大威力的木系灵术,便不再耽搁。

    看天色,已经是清晨时分,只怕胥口镇的官兵和江湖弟子们已经朝太湖去,已经和巨鲸帮打起来。

    他现在需要赶去太湖战场,也不敢浪费法力。

    “呼!”

    苏尘双掌一拍湖水,从湖面一跃而起,飞起十余丈之高,身轻如一叶鸿毛之羽,衣袂飘飘,如同仙人下凡,徐徐飘落下湖面。

    法力在周身一转,身上顿时一股氤氲蒸汽,迅速将湿漉的衣裳蒸干。

    随即,足尖踏浪而行。

    他虽然没能学到驭风术,无法御风而行,但也是身轻如羽,足以踏浪,比得上江湖最顶尖的轻功高手。

    他沉凝的眸中,闪过一缕寒芒神光。此去十里之外的西洞庭山岛屿,希望来得及赶上这场吴郡江湖大战。

    ...

    湖中,岩石爆裂,掀起一股大浪。那对老渔翁夫妇惊得踉跄,跪倒在破渔船头,拼命磕头,生怕触怒这沉浮于湖中的鬼仙。

    不经意抬头,却见苏尘腾空飞起,衣袂飘然,踏浪尖而行,宛若天仙一般,往太湖湖心的岛屿方向而去,不由一双昏花老眼,也惊得目瞪口呆。

    “这...这是鬼,还是仙啊?”

    “肯定是仙人啊,没见他大白天的在飞吗!”

    “这辈子能遇见一位真仙人,老婆子,这是咱俩三生三世修来的福气啊!回家一定要好好拜一拜仙尊,这是祖坟上冒青烟啊!”

    半响,这对老渔翁夫妇终于回过神,醒悟过来,拜倒在渔船上猛磕头。

    夫妇两人抱头痛哭,打了一辈子的渔,也曾听过吴郡传说中仙人故事,但这辈子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一位凌虚飞渡的仙人,这是几生才修来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