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99 闯妖阵
    “白莲教在娄县隐世数十载,与世无争。没想,还是忍不住跳了出来,卷入进这场吴郡江湖百年大战之中!”

    “此战,怕是要艰难许多,付出不菲的代价。”

    孙白鸿、李朔两位宗师相视一眼,都心头一震,默然不语。

    这白莲教跟寒山道观这样的正统道教不同,最擅长古惑人心,到处散步谣言,制造动乱,对抗朝廷。

    朝廷和官府,对这白莲教也一直十分警惕。

    只是,因为巨鲸帮为祸太重,地方官府的精力和大量兵力都用来对付巨鲸帮,腾不出手来去对付白莲教。而且白莲教龟缩在娄县,并不外出,祸害要轻很多,只能暂时搁置在一旁。

    没想到,白莲教会大举出动,离开娄县淀山湖,前来这太湖西洞庭山助阵巨鲸帮,对抗朝廷官府和吴郡江湖联军。

    而且,看这妖雾大阵覆盖的范围如此之大,覆盖了十余里方圆,白莲教至少在两三天之前,就收到了联军要来围剿巨鲸帮的机密消息,才会在联军抵达之前,提前在北芦荡布下这座妖雾大阵。

    之前联军遇到水鬼,可以解释成巨鲸帮有所察觉,军情在昨夜意外泄露。

    但白莲教提前在这片北芦荡设下妖雾大阵,这绝对是提前数天准备好的。

    太守赵居贞亲自幕后策划围剿巨鲸帮一战,这原本是高度机密之事,仅仅只有少数宗师和大帮主提前知晓,没想到却被提前泄露了消息,被白莲教和巨鲸帮知道了。

    这意味着,联军之中定然出了内奸。

    是直接参与谋划的最高层大人物?还是负责执行战备的中底层弟子,在准备打仗物资的时候,泄露了情报?

    会是谁?

    不少帮主想到这里,不由都露出深深的忧虑之色。

    白莲教虽被朝廷定为妖教,但依然跟道佛两教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是道佛两教的民间分支之一。对白莲教最熟悉的,恐怕莫过于寒山道观观主的寒山真人,他才是正统道士。

    “这妖雾大阵一起,怕是白莲妖道们很快将杀至!”

    “寒山真人,还请道观的道士们出手,驱散这片妖雾,利于我联军战斗!”

    众帮主们寄望于寒山真人,不由纷纷望向寒山真人,请求道。

    寒山真人无言。

    他又不会呼风唤雨之术,怎么驱散这漫天的浓烟妖雾?!

    寒山真人垂眉低目,不由冷声道:“慌什么,都是些装神弄鬼的伎俩而已!就算白莲教教主茅子元来了,巨鲸帮也不过才区区两位宗师而已,比得上我们联军五大宗师联手么?

    这座白莲教的妖雾大阵,人力难以驱散,本道也没有破解之策。白莲教的一流高手,人数不多,比四大帮的人手都要少一些。

    白莲妖道的最大本事,也就是弄出一些妖雾,装神弄鬼吓唬人,趁着人心大乱搞偷袭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吩咐各大小帮弟子,立刻严防死守,不可在北芦荡内乱逃,给敌可乘之机。只要守住阵脚,白莲妖道也奈何不了我联军。待上半个时辰,烈日中天高照,湖面大风一起,这妖雾自然随风散去。”

    众帮主们见寒山真人也没有破阵之法,事先也未曾预料白莲妖道们会在这北芦荡内出现,无奈之下,只能命令各帮弟子,迅速结阵自保,以防突袭。

    ...

    苏尘衣袂飘飘,在太湖水面踏浪而行,赶往湖心的西洞庭山岛屿。远远便看到,太湖湖面上升起一大片数里袅袅白烟,似乎已经生大变。

    他不由吃了一惊。

    双方看来已经开战。

    只过了小片刻,他飞奔赶到白烟升起的地方。

    这数里方圆内的湖面,都被一片白色浓烟和恶臭所笼罩,汩汩的气泡从水中冒了出来。

    湖面上飘零着上千计水匪尸体,以及少量官兵和江湖帮派弟子的尸骸。这些尸骸身上除了箭伤、刀伤之外,甚至还有大面积烫伤溃烂的痕迹。

    湖面,随处可见,密密麻麻全是鱼虾翻白肚皮,混杂着白色泡沫,浮在水面上。

    苏尘意外的看到,一个有点熟悉的水匪头目面孔,那面孔神情惊恐欲绝,身上被砍了几刀,横尸漂在水面上,已经快模糊了。只是手持一柄分水刀,那凶悍的神韵又在,勉强认了出来。

    “丁十三居然死在这里!”

    苏尘不由暗自摇头。

    这丁十三绰号“浪里白鱼”,水中一蹿能冲出数丈远,令人追之不及,没想到居然就这么死了,跟那些翻肚皮的白鱼也没啥区别。

    苏尘也不知这片湖水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湖中大片冒着滚滚恶臭热气和白色泡沫,好像毒水一样,只感到触目惊心。

    看来,吴郡江湖联军和巨鲸帮的太湖之战已经爆发,已经在这片湖上打了一场惨烈的遭遇战,双方死伤难以计数。

    只是湖中水战已经结束,四周也不见联军船队的踪影。船队应该抵达西洞庭山岛屿,开始攻打巨鲸帮所在的西洞庭山岛屿了。

    苏尘神色不由变得越发沉重,担心阿丑出事,继续往西洞庭山赶去。

    片刻之后,他终于在西洞庭山东面的北芦荡,追上了已经登陆岛屿的大部队。

    大量的联军战船、货船和渔船,全都在浅滩靠岸。

    水军官兵和众江湖帮派弟子早已经下船,主力大部队已经进入十余里北芦荡,只剩下极少数落在后面,他们还在将那些停泊在水里的船只,拖上岸边来,免得被水匪们弄沉到湖里去。

    船只在岸上哪怕被水匪捅破了,修补也容易。但沉入水底,就麻烦了,很难打捞上来。

    苏尘落在岛屿岸边,见状不由松了一口气。岛屿上的大战还未爆发,他还来得及追赶上江湖弟子的大部队。

    苏尘四面眺望,一时也找不到阿丑在哪里。这里的帮派弟子中,很大一部分已经进入了十余里北芦荡里面,想找也不知从何找起。

    “咦,苏尘师弟,你什么时候来的?...这边,我们在这边!”

    突然,一个惊讶的娇呼声,朝苏尘叫喊。

    苏尘听这熟悉的声音,转头一看,却见是李娇师姐等人在湖畔朝他招手。她旁边还有张铁牛、杨才志和秦慧慧等人,以及铁剑门、马帮的几名帮派弟子。

    苏尘没想到会遇到同门师兄弟,便过去跟李娇等人打招呼。

    李娇神色很是惊讶,又疑惑:“苏师弟,你什么时候来的?杂役堂弟子按例,是无需参与江湖争斗的。”

    苏尘既然前来,肯定是自愿参战。这份勇气实属难得,让她颇为佩服。

    杨才志、张铁牛、秦慧慧等人也都很是吃惊,他们之前并未看到苏尘,没想到苏尘不知什么时候到了。

    “你们可曾见到天鹰门弟子阿丑?”

    苏尘问道。

    “没有!”

    李娇摇头。

    她也听说过天鹰门新秀阿丑,参加过吴郡青年第一宴,最近在江湖上颇为些名气。而且苏尘和阿丑,据说打小颇有交情。听苏尘这么问,她知道苏尘应该是来找阿丑的。

    “这北芦荡何止上万人,兵荒马乱的你怎么找人?而且北芦荡内芦苇密布,随时可能跟巨鲸帮的水匪遭遇,这里十分危险,可不能乱跑。

    你也没修炼什么武技,实力低微,不如先回药王山庄...算了,还是别回了。孤身一人乘船穿过数十里太湖,可能遇到巨鲸帮的水匪,恐怕一个照面就被水匪给一刀砍了。苏师弟,还是跟着我们一起走,有我们几个照应,你也更安全一些!”

    “走吧!”

    苏尘听了这话,却是苦笑。

    杂役堂弟子武技低微,向来是药王帮众堂口里最弱的,他也无话可说。只能先进这片芦苇荡,去找一找天鹰门的队伍在哪里。

    李娇、张铁牛、杨才志、秦慧慧,还有其他帮派的七八名弟子,各持兵刃,进入北芦荡之中。众人正在芦苇丛内,小心翼翼的猫步着跟着联军大部队前行。

    苏尘则在打量周围人群,是否有天鹰门弟子。

    突然一股浓烟大雾席卷而来,众人不由在北芦荡迷失了方向感。

    他们一下愣住了,不知该怎么走。

    周围的其他一些大小帮派弟子,也全都在这片烟雾笼罩之中,不见了踪影。

    “怎么突然起这样大雾?万一遇到巨鲸帮水匪的伏击,可怎么办?!”

    李娇芳容变色。

    苏尘皱起眉头,觉得这突如其来的浓烟大雾,有些诡异。

    这片十余里方圆北芦荡,芦苇高深茂密,江湖弟子上万之众进入芦苇丛内,本来就不好在里面找人。这大雾一起,就更别提,数十丈方圆内都看不清晰。

    苏尘不由想起一些关于白莲教的传闻来,道:“这些年经常去吴郡各县执行任务,曾经在娄县听江湖人提起过白莲教有一种叫做‘妖雾大阵’的阵法。这股烟雾来的太蹊跷了,恐怕是白莲教道士在这北芦荡,布下了大阵。”

    “什么,是白莲教的老神仙来了?!那咱们怎么打的赢这些神仙啊!”

    杨才志惊慌失措。

    “我呸,什么神仙,一群不入流的妖道好吗!他们真要是神仙,岂会蜗居在娄县的淀山湖数十年,不敢出来。我们姑苏城寒山道观的寒山真人,那才是真正的老神仙!”

    张铁牛不屑道。

    “就算白莲教都是妖道,那也不是我等凡人能对付得了的!我们先往后面撤一撤,等雾气散了再走。”

    杨才志不服气。

    “不行,不能撤!万一被执剑堂的师兄发现我们偷偷后撤,肯定会拿我们问罪!”

    李娇神情坚定,摇头道。

    突然,远处芦苇丛内,传出凄厉的惨叫声。

    张铁牛、杨才志等七八人顿时被这凄厉惨叫,几乎吓得一颤。

    很快,前方厮杀的声音越来越大,哭天喊地的惨叫声也越来越大。似乎有一股强悍的白莲教妖道,席卷杀了过来,冲击了附近一些小帮派弟子的阵营,崩溃如山倒。

    可惜,大雾笼罩,他们什么也看不见,不知究竟是怎么样厉害的白莲教妖道出现,杀的各小帮派江湖弟子溃败。

    “白莲妖道开始趁着大雾,在对我们大部队动手了。他们可是会妖法啊!李师姐,咱们转移吧!再不撤,不用等执剑堂的执法队师兄来,等下我们直接就被打成尸体了!先留下性命再说!”

    杨才志手里的剑直抖晃,吓得脸色煞白,尿都快流到裤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