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01 山海铁蹄下,翻云覆雨没黄沙!
    “白莲力士?”

    李朔眉头一挑,眸中闪过一道寒光神芒。

    很少有人知道白莲教的内部底细。

    但他清楚。

    这白莲力士并非寻常的白莲教道士,而是白莲教护教最为赤胆忠心的一批死士,以身献教,以身护教。

    他们大多十余岁入教,不修内功,专心于外功的修炼,修炼二十年下来神力惊人,成为清一色的一流横练外家高手,将下丹田修炼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这份实力不在一流内家高手之下。

    因为不需要消耗昂贵的高等补气药材,这样的外家横练高手,培养起来成本低廉。

    但这种外家横练高手的巅峰状态保持不了太长,仅能维持一二十年,到了四十余岁之后气血衰落,便会实力衰退,掉落到二三流境界。

    白莲力士有一套极为凶残的刀阵,被吴郡江湖中人称之为“滚刀肉阵法”!

    通常由十名到三十名白莲力士组成,全部手持一柄大弯刀,一排排直接朝敌方翻滚去。刀光齐闪,所过之处,皆被被绞成碎肉。

    如果他们贴上了白莲教的护体仙符,那更加恐怖,拥神力千斤,刀枪不入,彻底超越了同阶的一流巅峰高手。

    三十名白莲力士身贴白莲护身仙符,组成滚刀肉战阵,在十里芦苇荡内横冲直撞,所向披靡。

    众小帮派的一流顶尖高手们一旦遇上,根本招架不住一个回合,非死即伤。

    寒山真人望着那浴血倒地的小帮主,漠然沉默。

    众大小帮主们,无一人敢出战。

    “区区白莲妖道,也敢在我大军面前逞威风!马帮护法十三骑,举我战旗,随我灭了这股白莲力士!”

    李朔面色冷寒,冷哼一声,手提一杆丈二穿甲银枪,猛然一拍胯下坐骑追风驹,从马帮阵营一跃而出。

    “是!”

    马帮的十三名一流巅峰护法高手齐喝,高举一杆李字战旗,紧随帮主李朔出战,跃马朝北芦荡内的白莲力士奔袭而去。

    轰隆隆的十四铁骑,在北芦荡内疾奔。

    妖雾大阵笼罩之下,前方一百丈之外,赫然是三十名白莲力士组成的滚刀肉大阵。

    白莲力士们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朝他们疾奔而来,立刻爆喝一声,手中弯刀如雪,齐刷刷一片的朝马蹄声的方向翻滚而去。

    “呔!山海铁蹄下,翻手覆雨没黄沙!”

    李朔根本无需看,厉吼一声,手中一杆丈二穿甲银枪灌注满了真气,枪尖一抹锋寒银光吞吐。

    穿甲银枪飞射投掷而出,如一道银光蛟龙出洞,刹那间穿过了二十丈妖雾地带。

    “噗!”

    蕴含强劲真气的穿甲银枪,一枪射在为首的一名白莲力士身上。

    这名白莲力士身上都有黄色淡光护身,却又怎么抵挡住大宗师的穿甲银枪,上千斤恐怖的爆射之力,瞬间击破了他身上的那道淡黄色护罩。

    “噗!”

    “噗!”

    丈二穿甲银枪足足洞穿了身后的两名白莲力士,将他们三人一同扎穿在地面上,方才耗尽真气。

    白莲力士的滚刀肉阵瞬间阵亡了三人,被破了一角,出现残缺。但他们丝毫不停,刀光滚滚朝李朔翻卷过来。

    李朔神情冷然,也不恋战,拔马便回,往后方撤退出。

    白莲力士的滚刀肉大阵,翻滚前进的速度极快。但是,他们再快,也追不上李朔胯下的神骏宝马追风驹,眨眼被抛出数十丈远。

    李朔正往回奔,突然双腿一勒战马,双臂猛然一张,拉开了一副裂风弓宝弓,五支乌色铁羽破甲箭,指向身后那一大片濛濛浓雾。

    裂风宝弓,五石,非神力不可拉开此。

    大片浓雾之中,隐隐可见一片模糊的雪色刀光闪动,不见白莲力士的人影,哪怕是箭术高手也难以瞄准。

    但对于一代宗师来说,他何须靠目力来猎杀。

    “弦上箭,裂悲风,旌旗书吾名!”

    李朔厉喝一声,裂风宝弓弦上的五支破甲箭,瞬间齐射,如流星贯月!

    “噗嗤!”

    五道流光鬼哭狼啸,破雾而入,直没入白莲力士的滚刀刀阵之中,穿透了他们的淡黄护罩,没入白莲力士们的胸膛心腔。

    刹那间,五声惨叫声,五个白影翻滚倒地哀嚎不已。

    李朔纵马疾奔,绕着白莲力士们的滚刀肉大阵,又是五支乌色箭雨,没入浓雾之中。短短数息功夫,十余名白莲力士丧命在他的铁羽穿甲箭之下。

    那群白莲力士阵亡近半,无不骇然魂飞,终于崩溃了。

    在妖雾大阵的掩护之下,在黄色符箓的保护之下,他们这群白莲力士们组成的滚刀肉大阵,横扫北芦荡几乎无敌手,杀的众小帮派丢盔弃甲而逃。

    可是,李朔这位大宗师单枪匹马出战,反而杀了他们近一大半人,他们引以为傲的金甲护身符根本抵挡不住铁羽穿甲箭的爆射,他们却连李朔的衣角边都没沾到。

    剩下的十多名白莲大汉们被杀的胆寒,弃了滚刀肉大阵,惊恐的撒腿逃向北芦荡的深处,避开这尊凶悍的杀神。

    “十三护法,随我杀敌——!”

    李朔厉喝一声。

    他岂会这样轻易放他们逃离,纵马急追,追风驹风驰电挚,奔若一道飞烟。

    裂风宝弓更是张如满月,箭矢如雨,激射而出。

    哪怕是最顶尖的江湖轻功高手,也逃脱不了追风驹的追击。更别说这些专练外家横练功夫,轻功并不是很高明的白莲力士。

    被李朔追上的白莲力士,纷纷背心中箭,惨叫倒地不起。

    “杀!”

    跟随在李朔身后的十三名一流后期高手马帮护法,欢呼着,举着马帮旌旗,专门补刀,将负伤的白莲力士斩杀。

    在北芦荡内横扫无敌的三十名身贴护身金符,一流横练高手的白莲力士,仅仅片刻之间,便被李朔单枪匹马,直接强杀,一人也未能逃脱。

    ...

    “这就是一代宗师李朔的实力?”

    苏尘在不远处的芦苇丛中,看着这群横扫北芦荡的白莲力士们,接二连三的惨叫声,短短十余息,便被宗师李朔屠杀一空,不由心头震动。

    没有亲眼看到李朔出手的话,他也是无法想象,这位沙场战神是何等的豪迈神勇。李朔踏入大宗师境界十年,一身功力深厚的难以想象。而且还有一匹追风驹宝马,胜可追,败可逃,神速无比。

    白莲力士遭遇李朔这样猎杀经验老辣的一代宗师,算他们倒霉,连一丝逃走的机会都没有,必死无疑。

    苏尘暗自寻思,要是在昨夜之前,他没有在太湖湖底突破仙人之境,以他刚踏入不久宗师境界实力,只怕也不是李朔大宗师的对手。

    李朔在吴郡七大宗师之中,仅仅排在中间,和韩平山的实力并列。却不知,位列第二的绝代刺客寒鸦,第一高人寒山真人,还有白面书生刘洪和白莲教主茅教主,又有多少强悍的实力。

    既然这股白莲力士被灭,此处也无需逗留。

    苏尘望了望远处的李朔,寻思了一下,没耽搁时间,转身悄然消失,若一道轻烟,往北芦荡,妖雾大阵的深处而去。

    这大范围的妖雾大阵,必定有白莲妖道在作“法事”,才会冒出如此怪异的大雾。

    ...

    李朔灭了众白莲力士,听周围北芦荡内再也没有了喊杀动静,百丈内不见有活物,方才派人捡回他的一丈二穿甲银枪。

    他从一名白莲力士身上,撕下一张残破的金光灿灿的符箓,看着这道玄妙灵异的符箓,深沉似水。

    就是此符,让这群白莲力士变得异常可怕,非宗师不可力敌。

    “白莲教妖符?吴郡内,能够制作这种神奇符箓之人,只怕是寥寥无几,不超一二人之数。”

    李朔目光深沉,将残破的符箓收起,率领着十三名马帮护法,勒马而归,回到联军主力阵前。

    他神情冷漠的朝寒山真人拱手道:“真人,白莲教滚刀肉大阵,已经覆灭!我联军可以前行了!”

    “灭了?这就一个不留的...全杀光了?”

    众大小帮派的帮主、高层和弟子们,闻言,都惊得倒吸一口冷气,心头震撼。

    这才片刻而已,盏茶功夫都不到。

    这就是马帮帮主,一代宗师李朔的战力!

    宗师枪骑,一骑当关,可敌万夫!

    以单枪匹马之战力,灭了白莲教三十名一流巅峰横练高手,以神秘妖符护身的白莲力士组成的威震江湖的滚刀肉阵法。

    看来,敌方宗师刘洪、茅子元不出,怕是没谁能是这位李朔的对手。

    “不愧是昔日曾经纵横西域沙场的一代战将,‘山海铁蹄下,翻云覆雨,没黄沙!弦上箭,裂悲风,旌旗书吾名!’,这般盖世豪气,无敌之神勇,唯有李朔将军能当得。”

    寒山真人眸中神内敛,知道这李朔向来冷傲,也不以为意,神色如常道:“不过,还是要谨慎小心一些。区区三十名白莲力士,就让我联军损失了好几个帮派,阵亡数百名一二流的好手。妖雾大阵尚未散去,这片北芦荡内还不知道埋伏了多少白莲妖道,在伺机而动,不可冒然行事。再等小片刻,烈日很快就会升起,这浓雾自然会散去,我大军再前进不迟。”

    “不错,真人说的对,还是稳重一点好!再被白莲力士这样偷袭一波,怕是我联军要军心不稳。”

    众小帮主们纷纷点头赞同,想到刚才遭到的白莲力士的突袭,数个小帮派被杀的崩溃损失惨重,都是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