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05 赵太守
    西洞庭山岛屿,联军正在和巨鲸帮交战。

    此时,离西洞庭山岛数里之外,一片隐蔽的太湖水面上,两艘大型战船在湖中芦苇荡内飘荡。

    在其中一艘大型战船上,除了赵居贞这位新任吴郡太守之外,还有姑苏城的王县令、娄县的蒋县令等等十三位县令,以及吴郡太守府的十余位佐官,王主薄、李长吏等等。

    甚至连王富贵这位王主薄的儿子,王县令的侄子,也以王县令贴身护卫的身份,待在这艘战船上,并未随药王帮众弟子一起前往太湖岛屿,和巨鲸帮水匪厮杀。

    船首,设有一桌。

    笔墨纸砚俱全,早为赵居贞太守大人准备好。

    大唐文人皆好诗,赵居贞身为朝廷进士和郡守太守,自然也好这一口。

    尤其是在围剿巨鲸帮,建功立业的时候,更要写上一首赞颂之诗,向陛下,向天下人,歌颂他这番吴郡剿匪的丰功伟绩。

    光会打胜仗,那是莽夫将军,名气不显。

    必须会写诗,传遍天下,那才能名满整个大唐。也好让陛下和世人都知道,他赵居贞一代儒将之名。

    “晓登缥缈峰,直上一千尺!”

    赵居贞观望西洞庭山岛屿上的险峻高峰,大墨挥毫,信手拈来。

    这次围剿巨鲸帮之战,他从邻郡调集了四千水军甲士,又从吴郡江湖征召了上万弟子精兵。

    又有寒山真人、寒鸦、李朔、韩平山、孙白鸿这五大宗师亲自出征,胜过巨鲸帮四五倍的实力,只要不出太多意外和差池,攻下缥缈峰的巨鲸帮总舵,应该也就是半日之内的事情。

    “太守大人好文采,登高望远,笔力干净利落!卑职自愧不如啊!”

    王县令在一旁候着,睁大了眼睛,看到赵太守写了一句,连忙大声赞叹。

    赵居贞握笔凝思,不由拧眉。

    这王县令本事没有几分,拍须溜马的功夫倒是深厚。

    若非王氏是吴郡的世家大族,在吴郡十三县内根深叶茂。他需要借助王氏的力量安抚地方豪绅,否则他真想让王县令滚远一点。

    “大壑静不波,渺溟无际极。”

    赵居贞没理会王县令,望向辽阔无垠碧波平静的太湖,又想到一句颇为大气象的佳句,挥笔书写一句。

    “此句气魄,比上一句还更加宏伟,胸中有丘壑,气象万千啊!赵大人此番志气非凡,这是要一举平定太湖水匪之患!跟令弟在西域大破突厥吐蕃的联军,相得益彰!赵大人一门四进士,其中还有两位是将才!”

    王县令神奇的又睁大了几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惊叹道。

    “闭嘴!”

    赵居贞有些懊恼,喝道。

    这写诗要全神贯注,被王县令这一插嘴打岔拍马屁,他都快忘了自己要写什么了。

    王县令顿时被喝斥,连忙牢牢的闭上嘴巴,只是继续张大了眼睛,看赵居贞下笔。

    赵居贞寻思许久。

    直描的景色有了,大气魄也有了,铺垫够了,接下来要开始赞颂。

    他又落笔:“沛恩惟圣主,祈福在方伯。”

    圣主,当今陛下也。

    方伯,也就是指他这位吴郡太守也。

    前半句颂了陛下恩泽天下,后半句顺带表扬了一下自己造福地方的功劳。

    “妙,妙不可言,点睛之笔!”

    王县令激动的脸都红了,鼓掌大赞。

    “王县令,看出妙在何处?”

    赵居贞对这一句颇为自得,不由问道。

    “赵大人率我等众官兵将士一举灭了巨鲸帮水匪,造福吴郡上百万户百姓,这不正切合这句诗之深意。赵大人这句诗,若是被陛下看到了,必得陛下嘉许。上上之句!”

    王县令连忙道。

    “王大人,你这拍须溜马的境界,也是不凡啊!”

    赵居贞对这几句赞颂之诗,也颇感到满意。对王县令这个拍须溜马的深厚功力,是又好笑,又好气。

    他写这首赞颂之诗,就是希望能让陛下看到,能够时时想起自己这一番剿匪平定吴郡的大功劳,加以提拔。

    没想,王县令居然也看懂了其中深意。

    “太守大人谬赞!如果让下官写诗,肯定写不来,但是品鉴诗的好坏,还是可以品出几分真髓味道来!”

    王县令脸皮厚,讽刺他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报,太守大人!我联军战船在太湖,击破巨鲸帮水鬼拦截,孙白鸿帮主施展奇技,灭敌方水鬼一千。”

    传令兵送来一份捷报。

    战船上,众官喜色。

    “报,太守大人!我联军登陆西洞庭山岛,在北芦荡遇到十里妖雾大阵,遭到白莲力士狙击。李朔大人击而破之,大破妖雾大阵,白莲教损失一批精锐主力!”

    传令兵频频的将前线的喜讯捷报传来。

    前线的战事虽然偶尔会遇到一些意外的麻烦,比如湖里的巨鲸帮水鬼、北芦荡的白莲教妖道,但是都被五大宗师一一击破,一切顺利。

    联军正士气如虹,小胜两场,已经逼近缥缈峰山脚下。将巨鲸帮总舵一锅端,看来也是半日之内的事情了。

    赵太守闻讯,欣喜。

    每得一喜讯,他便写上一段诗,连写数段诗歌,意气风发。

    大型战船上,一片喜色融融。

    众位县令、太守府的佐官们喜不自禁。

    “太守大人,用兵如神也!”

    “一代儒将,明至实归!“

    有王县令这位功力深厚的拍须溜马之辈带头吹捧,众县令,太守府的众佐官们岂会落后,纷纷急着向赵太守道贺,提前祝太守大人旗开得胜,在朝廷宏途似锦,日后位列朝班,一代卿相。

    王富贵看的眉飞色舞,心头羡慕。

    他发现自己习武五年,虽成江湖一流青年高手,但心底依然还是更喜欢这种谈笑如风的官场。赵居贞大人这才是一代儒将的风度,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无需亲自上阵,已经将敌人打的灰飞烟灭。

    赵居贞太守听了这些战报,欣喜,对一些细节倒也不感到意外。

    朝廷早就想剿灭白莲教了,只是巨鲸帮的水匪坐大,官府忙着对付巨鲸帮,抽不出空来对付白莲教。

    娄县的白莲教和太湖的巨鲸帮勾结,参加此战,虽有些意外,但还是可以承受。毕竟,联军拥有四五倍的优势。

    哪怕白莲教和巨鲸帮勾结,联军依然拥有二三倍的优势。这次白莲教大举来到西洞庭山,正好一并剿灭。

    不多久,又有战报传来。

    “报!天鹰门一千弟子为先锋,误中陷阱,遭到水匪围攻。天鹰门精锐弟子被灭一半,侥幸逃脱出来,但已经丧失士气,无法再战!”

    “报——!铁剑门主韩平山,为了掩护天鹰门弟子撤离,壮烈阵亡!”

    “报,寒山真人已经下令全军,开始攻打缥缈峰,为韩门主报仇!如今两军正在缥缈峰,揽月崖山寨堡垒戮战。”

    传令兵急报。

    “什么,韩平山宗师阵亡?!”

    赵居贞神色大震。

    这接二连三突然传来的噩耗消息,让王县令、王主薄、众官员们一时都惊懵了,不知所措。

    联军在二三倍的优势下,居然阵亡了一名宗师,只剩下四名宗师。而且天鹰门这五大帮之一的精锐,几乎被灭掉一大半,战况不妙。

    这样一来,联军仅仅只剩下两倍的优势去攻打险峻的缥缈峰,随时可能被巨鲸帮逆转战局。

    “铁剑门主韩平山,吴郡内成名已久的七大宗师之一!传闻他施展一柄重剑,风雨不透,万剑不穿。这还没到两军决战的一刻,他怎么就早早的阵亡了?!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韩宗师,走好!”

    王县令挽泪,痛哭道。

    王富贵脸色苍白。原本胜券在握,一片大好的战局,这怎么转眼就开始急剧恶化?!

    “太守大人,前线的战况似乎有点不对劲!这太湖是巨鲸帮水匪的地盘,万一前线战败,我们就危险了,我等还是速速撤往的姑苏城,等待前线的消息。”

    王主薄脸色惊变,急忙劝道。

    赵居贞望向吴郡的众大小官吏。

    众官员们脸色苍白,无不慌乱失措,纷纷劝说赵太守,先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观望战局变化。

    赵居贞不由对众官吏大感失望。

    他身为吴郡最高长官,岂能在这个关键时候,撤离太湖!

    如果这一战败了,联军三千水军官兵和吴郡四大帮上万弟子覆灭的话,吴郡将再也没人能阻挡巨鲸帮的肆虐。

    巨鲸帮的水匪们可以去攻打吴郡十三座县城。整个吴郡十三县城池全是一些老弱城丁,都将落入巨鲸帮的悍匪之手。

    这吴郡可是江南河运中枢,鱼米粮仓。

    吴郡一旦糜烂,落入水匪之手,整个江南诸郡都将陷入动荡。

    在西北跟突厥和吐蕃作战的朝廷主力大军若是粮草供应不上,大唐天下危矣!

    他赵居贞将成为朝廷罪人,有何颜面再见陛下。赵氏名门也将因此而蒙羞,被天下人唾骂。

    他纵然是战死沙场,也绝不逃。

    “不,决不能撤!此战必须胜,否则本太守当以死谢天下!”

    赵居贞浑身冰凉,脸色铁青,毅然弃笔,“来人!取本太守战甲,本太守亲赴缥缈峰,率援军,与巨鲸帮决一死战!”

    “太守大人,不可去冒险啊!您万一有个闪失,吴郡谁来坐镇?”

    王县令慌了,急抱赵居贞大腿。

    “文武官员,都随本太守上战场!此战若败,吴郡十三县尽数沦陷贼手,你们一个都别想独活!”

    赵居贞脸上冰冷,一脚将王县令踹开,披上一袭早被好的崭新战袍。

    他纵是文官太守,也早准备沙场赴死之决心。

    两艘大型战舰,迅速向西洞庭山岛屿靠岸,很快在北芦荡登陆。

    这两艘大型战舰内藏有精锐甲士弓兵一千,这是赵居贞留下来的最后一支力量,唯一能够支援联军主力的力量。

    太湖的战况紧急,联军和水匪双方的实力差距开始大幅缩小。必须立刻率这剩余的兵力,投入战场以扭转战局,为朝廷镇压巨鲸帮叛逆。

    赵居贞率众官吏和水军甲士们下了战船,穿过北芦荡。

    半途上,正遇到天鹰门柳大总管、寒姝等人带着的一群数百名弟子残兵,一个个浑身浴血,士气哀戚低落,抬着诸多的同门遗体,缓慢的撤离了战场,退往湖边。

    赵居贞摇头,天鹰门一千弟子仅剩下三四百,士气已经被击垮,叫上他们也无用,便不予理会,匆匆率军赶往缥缈峰支援联军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