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07 黄昏,鸦啼声声!
    落日,夕阳西下。

    不知何时,一名黑袍蓑衣人腰携三尺青锋,无声无息如幽影出现在墓碑旁,戴着一顶箬笠看不清面容,将一株白色花放在斐兴丑的墓碑上。

    他默默的看着墓碑好一会儿,没惊动在墓旁的两人,直接消失不见。

    “你哥来了。”

    苏尘坐在墓碑旁,捻着草叶,望着北芦荡的动静。

    吴郡还活着的六大宗师,此刻都到齐了。哪些人会成为祭品,很快就能清楚。

    寒姝坐在墓碑的另一旁,脸上浮现疑惑之色。

    苏尘怎么知道她哥来了?

    柳大总管带着天鹰门残余的弟子运送同门尸骸会姑苏城去了,但她没走。

    她哥是吴郡第一刺客,平日做什么从来不跟她说,也没人知道他的行踪。连天鹰门差点被灭门,都不见他出现。她心中,多少有些怨气。

    ...

    孙白鸿为了掩护溃败的联军主力从缥缈峰撤退,在山脚下释放了诸多的毒虫毒物,让水匪大军颇费了一点时间去清理它们。

    不过,这都是不影响大局的小事。

    这西洞庭山岛屿就那么大,船只早就毁坏殆尽,就算让给官府联军一个时辰去逃,也逃不到哪里去。

    巨鲸帮水匪一万、白莲教三千弟子,寒山道观数十名一流道士高手,庞大的水匪联军进入十里北芦荡。

    寒山真人居中,策马缓行。

    巨鲸帮帮主刘洪和白莲教主茅子元各乘坐骑,一左一右各率领本部精锐白莲力士、水匪大小头目,拱卫中间的寒山真人,进入十里北芦荡。

    刘洪颇为羡慕的看着茅子元手下那数十名忠心耿耿的白莲力士,身上都覆盖着一层淡淡的黄光护罩。

    这是寒山真人卖给茅子元的金甲灵符,价钱不菲,但非常管用,每一道金甲灵符至少可以抵挡十余次一流高手的劈刺。敌人还来不及刺穿金甲,他们早就把对手给砍死了。

    刘洪看着颇为羡慕,也曾向真人求购过。

    但寒山真人不愿卖给他。

    说是白莲教被官府和江湖世人污蔑为妖道,既然是妖道,那画出一些妖邪祸众的“妖符”也不足为奇。

    但巨鲸帮这样的江湖帮派,若是也有诸多的灵符,哪就太可疑了,会引来不必要的猜测,疑心到他寒山真人身上。

    刘洪听了,寒山真人行事谨慎,也是这个理。

    但他总是隐隐觉得,真人对茅子元有些偏心,对他有些戒心,这种好东西不肯卖几张给他。

    刘洪也不敢显露出任何的不满,寒山真人来历神秘,一身实力高深莫测,手里这种神奇的灵符有不少,并不止金甲符,谁也不知道有多少神奇古怪之法符。

    刘洪恭维道:“真人,韩平山已死,李朔只擅长征战,药王孙白鸿翻来覆去也就只有那些毒药手段,二人非我等之敌。此战应该没有多少悬念了!”

    茅子元也连忙道:“这都仰赖真人的神机妙算,运筹帷幄,将吴郡江湖众大小帮派上万精锐、朝廷数千官兵诱至本岛,一网打尽。这吴郡十三县再也没有反抗之力,很快便是我们的天下。”

    虽有药王孙白鸿施展奇术,在太湖灭水鬼堂一千水鬼。

    后有和李朔战神在北芦荡大发神威,诛杀三十名身有金甲的白莲力士。

    但这些都是小事,不足以逆转寒山真人耗费十余年,早就部署好的大局。

    连身为先锋的一代宗师韩平山,都中计战死,天鹰门险些被灭门。在攻打缥缈峰之时,朝廷联军更是损兵折将,死伤无数。

    联军已经崩溃,逃至北芦荡的湖畔,只剩下最后的垂死挣扎。

    寒山真人平淡道,“李朔、孙白鸿二人,自然不足为虑。唯一可虑的,只剩下那寒鸦了。”

    “不错!”

    “这倒是。”

    刘洪、茅子元二人深以为然。

    他们也不怕李朔和孙白鸿,但是怕吴郡第二宗师寒鸦这位刺客。

    毕竟,日防夜防,总有百密一疏的时候。同样是宗师境的高手,只要稍一疏忽,就可能被杀死。

    最麻烦是,天鹰门是忠于朝廷的鹰犬,寒氏一门是死硬派。不灭掉寒鸦,他们寝食难安。

    “寒鸦这人也怪,你们说打仗之前,他不露面也就罢了。天鹰门差点被灭门,他居然也忍下了。缥缈峰联军大败,这仗眼看都快打完了,他怎么还不出现?他就坐视不管?!”

    刘洪疑惑道。

    “寒鸦能忍,忍常人所不能忍,所以他才是吴郡第一绝代刺客,第二宗师高手。犹在你我之上!”

    茅子元叹道。

    寒山真人沉默良久。

    刺客,不是战将。战场上的胜败,不是刺客的义务。真正的刺客只做一件事情,杀人。杀他想杀的人。

    其它,都是干扰,必须置之于身后,不去理会。

    甚至,刺客从不露面。不露面那是刺客,露面了就是死士。注定了,寒鸦是个孤独的刺客,迥然一人。

    寒山真人淡淡道:“他的目标,不是你们。”

    “那他想干什么?”

    刘洪诧异。

    “他只想杀本真人而已。他盯了我许久,只是一直找不到我的破绽,也看不破本真人的图谋。因为我也一直在等着他,提防着他。他这人有一个很特殊的癖好,白日从不出手,只在落日黄昏,鸦啼之后才下手。”

    寒山真人说着,罕见的露出一丝冷笑。

    寒鸦这一二十多年常年闭关苦修,只为能超越他。不露面,也是在找一个最合适的机会,刺杀他。

    看这天色,夕阳西下照耀着血色般的缥缈峰,也到看落日黄昏时分了。这片北芦荡,是最好不过的刺杀之地。

    刘洪、茅子元神情愕然。

    如果说寒山真人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那寒鸦就是个闭关修炼的狂人,同样很少在江湖上露脸。他们对寒鸦只是耳闻,所知极少。

    更没想到,寒山真人对这神秘的寒鸦的情报,掌握的这么细致。难怪真人才是吴郡第一高人,其他人只能仰望,望尘莫及。

    “呱~!”

    前方,突然几只夜鸦,从芦苇丛中惊起。

    “停!”

    寒山真人突然勒马,挥手令水匪大军停下,冷漠的望着前方一望无际的芦苇荡。

    虽然,没有任何异常的气息。

    但是他本能的感觉到,不对劲。

    刘洪目光阴霾,心头凛然,悄然退后了数步离寒山真人远了一点。副帮主李彪、等众水匪头目一流高手们,迅速将帮主刘洪紧紧的护卫住。

    “快,众力士护驾!”

    茅子元想到那寒鸦,便有些心悸。

    周围一群二三十余名身上泛着淡黄光芒的白莲力士,团团的将他们的教主护卫在中间,戒备着周围的动静。

    但是,前方的芦苇丛,夜鸦啼了几声之后,便没有任何动静。

    上万水匪大军这样僵持着不敢动,也不是办法。

    寒山真人沉声道:“青木,你们四人到前面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他随手一拍,打出四道劣品的灵符,淡黄色加持在他们身上。他也知这几道劣符,面对宗师没多少用处,但聊胜于无吧。

    “是,师尊!”

    四大亲传弟子脸色有些发白,但是不敢抗命,立刻各持清风宝剑,四人背背相靠,联手戒备着,小心翼翼的往前方探路。

    他们四人走出数十丈远。

    “呱~~!”

    突然,一声鸦飞鼓噪。

    前方芦苇丛中隐约可见,黑衣人,箬笠,寒衣,腰携三尺青锋。

    “不好,是寒~...!”

    四大亲传弟子惊骇,急忙转身就逃。

    “锵——!”

    那黑影陡然间消失,青锋出鞘,一道乌光掠过。

    芦苇,轻风摇曳。

    青木、青山、青云、青石狂奔至寒山真人座驾前,却是满脸的惊恐骇然,脖子一道浅浅的裂缝,“噗嗤”冒出血来,齐齐倒地身亡。

    他们身后,已然不见任何踪影。

    寒山真人淡漠的看了倒地的四名亲传弟子一眼,他一勒马,离开水匪大军,独自往前行走了数十余丈。

    “寒鸦,出来吧。”

    “你也清楚,绝不是我的对手。天下各地动荡,从西北到南陲,处处流民烽火,各地皆有义军,已是多事之秋。不如你我联手,吞并吴郡十三县,起兵割据江南富饶的数十郡!

    本真人有刘洪、茅子元相助,已经劫了大批官军粮草,筹足了数万大军起兵造反的粮草,足以席卷江南各郡。只是苦于手下没有强力之将才!你若愿意为我效命,这天下也有你一份。”

    “我杀尽了你的亲传弟子,你不恼恨?”

    一缕幽幽的声音,在芦苇荡内四处飘忽不定着,淡道。

    “本真人欲图大事,岂只是凡夫气度。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你若愿意归降,他们五人为大业献身,死得其所!...况且,巨鲸帮差点便灭了你天鹰门上下,杀了你妹妹,这并非我本意。就以他们的命,当做抵消,以平息你的怒火。如何?”

    寒山真人眼帘低垂,遮掩着眸中之芒,辨别着声音的方向,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