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08 背水大决战
    “韩平山兄的性命,我天鹰门六百弟子的性命。光青木青石这几条命,可远远不够平息我心头之恨。”

    那飘忽不定的幽音说完,不再响起,在芦苇荡内彻底沉寂。

    “呱!”

    数只鸦惊起。

    巨鲸帮帮主刘洪和白莲教茅子元在坐骑上,问声蓦然惊回头,却见在二里外的芦苇丛水匪上万大军之中,“噗嗤~!”十余颗人头血溅飞起。

    周围的众多水匪们被滚烫的热血溅了一身,都是满脸懵像,不知道何时寒鸦就潜伏在了他们身旁,惊骇的跌坐在地上大叫。

    一名宗师境刺客在这一万三千兵马的水匪大军之中,信步游走,斩杀十余人头,如探囊取物。

    水匪大军顿时大乱,陷入惊恐之中。

    死的人虽然不多,但有人在他们上万水匪大军之中,在他们身边,肆无忌惮的开杀戒,这是何等令人恐惧,人人自危。

    他们纵然是结阵相守,也防备不了这突如其来的猎杀。

    若是在平原开阔之地,倒也容易看到敌踪接近,他们至少心安一些。

    但是,偏偏这一万三千水匪联军已经进入了这十余里茂密的芦苇荡内,周围视野范围内全是芦苇和少数水匪,无法看到远处的情况。

    鸦啼一声,必有十数余人头飞溅,落地,惨叫惊恐之声传遍数里方圆。

    这鸦啼之声,已经到了令水匪们闻之胆寒的程度。

    “这混蛋!”

    刘洪手捏铁折扇,气的脸色发青,浑身发抖。

    寒鸦若是来刺杀他,他也能交手过上几招,拖住寒鸦。

    可是偏偏对着他手下那些水匪喽啰们下手,在水匪之中肆无忌惮的制造恐吓,瓦解水匪们刚打了胜仗的高昂士气。

    最令人头疼的是,寒鸦的游走速度太快,隐匿身法惊人。一杀即遁走,根本无从发现他的踪迹。

    “寒鸦,你就算再能杀,又能杀几百人!一千人就到头了吧?改变不了此战的大势。现在你不跟我交手,终有真气耗尽之时,等你耗完了真气,连跟本真人交手的资格都没有!”

    寒山真人望着北芦荡,冰冷喝道。

    “寒鸦!”

    “他是吴郡宗师境的刺客寒鸦——!”

    水匪众头目、水匪喽啰们,被一片恐惧的气息所笼罩,早先大胜的士气几乎快要丧尽。

    寒山真人不惧这宗师刺客,甚至不惜以他们这些水匪喽啰们的性命,给寒鸦泄愤。

    可是他们怕啊!

    他们的小命只有一条,谁愿意就这样不明不白,下一刻突然人头落地。

    寒山真人等了片刻,依然未等到寒鸦的回应。

    他顿时勃然大怒,一拍马背,一身大袍如雄鹰腾空而起,施展绝世轻功在芦苇荡,水匪大军的头顶上,奋起急追,欲猎杀。

    但是。

    依然只见鸦影,不见人踪!

    寒鸦是吴郡最巅峰的刺客,敛息隐身之术,高明的难以想象。

    这上万水匪大军之中,到处是恐慌的水匪,十余里芦苇丛摇曳耸动,惊恐尖叫,气息极度混乱,几乎完美的掩盖了寒鸦的身影和气息。

    这才小片刻的功夫,水匪已经死了二三百名之数,从水匪堂主级的头目到最底层的喽啰,遇到则死。

    寒山真人追了片刻,无果,气的脸色铁青。

    寒鸦知道不是他的对手,根本不与他交手。

    这样下去,水匪大军连这十里芦苇荡都走过不去,就要被无处不在的恐惧给吞噬,丧尽士气,败退回缥缈峰。

    寒山真人不再追逐,足尖点在一株高高的芦苇上,冰冷的目光扫视着周围数百丈方圆的动静。

    突然,他瞥见一抹乌光,在芦苇丛闪烁。

    寒山真人立刻急速腾空飞扑过去,同时手捏一道正品火色灵符,一甩而出,“去!”

    “呼——!”

    一道火球灵符在那片芦苇荡的上空炸开,化为一团汹汹炙热的大火球,飞落下去炸裂开来,覆盖了那一片数十丈范围。

    一个大队上百名水匪被这股从天而降的烈焰火球所覆盖,惊恐尖叫,烧的血肉模糊,惨叫之声惨绝人寰。

    这火焰凶悍异常,烧入骨肉,惨叫翻滚着。

    周围的一些水匪们,还想去扑火搭救他们,可是一粘上火苗,连他们自己身上也烧了起来,被烧伤。真气雄厚的水匪,勉强以真气抵挡少许火烧之害。

    附近的水匪们纷纷恐惧,连滚带爬逃离的远远的,坐视着这上百名水匪被烧死,再也没有人敢去搭救。

    寒山真人飞落在火球爆炸的附近,冷漠的脸庞扫视着被烧焦的每一具尸骸,试图分辨里面有没有寒鸦的尸首。

    但全烧模糊了,也看不出来。

    地上,掉落了一柄三尺乌色青锋,应该是寒鸦的宝剑,但也被烧的几乎快化。

    不管寒鸦有没有被烧死。

    北芦荡内的水匪大军之中,惊悚骚乱,总算是平静下来。

    “真人,寒鸦死了没有?”

    巨鲸帮主刘洪和李彪、白莲教主茅子元,率领众多的水匪头目和白莲教头目们,匆匆赶到现场,看到上百水匪们被烧的尸骨无存,被烧的一塌糊涂。

    “走吧!纵然没死,怕也伤的不轻,不再是威胁。现在去会一会,赵居贞赵大人!”

    寒山真人冷漠道。

    刘洪和茅子元望着寒山真人高深莫测的背影,无不心惊胆寒。

    可惜,这恐怖的大威力火灵符只有真人手里才有,并不卖给他们。而这仅仅是显露出来的手段而已,还有多少厉害的手段没有露出来,他们也不清楚。

    ...

    十余里芦苇荡,无数芦苇在骚乱耸动,水匪大军已经杀到了北芦荡。

    赵居贞赵太守,李朔帮主,药王孙白鸿,率等八千水军和江湖帮派弟子,在湖畔背水列阵以待,屏息凝神,望着芦苇荡方向的动静。

    但是,足足半个时辰,他们迟迟不见水匪上万大军出现。

    听到芦苇荡内,隐隐传来惊恐惨叫。

    不多久,又听到一声轰的巨响,一股火焰冲天而起,似乎有许多人被活活烧死。烧焦的难闻气味,甚至飘到了湖畔边。

    终于见,芦苇丛晃动,一个黑袍斗笠血人,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

    联军众江湖弟子么大惊失色。

    这黑袍箬笠血人,赫然是久久未曾露面的天鹰门主寒鸦。

    他来到阵前,口中咳着血,单膝拜倒在赵居贞面前道:“太守大人,寒鸦尽力了!寒山妖道妖符实在惊人,非人力可敌。”

    众官兵和江湖弟子们哀色,又增了许多。

    连天鹰门主宗师寒鸦,也惨败在寒山真人之手,身上有火烧过的痕迹,逃得快,否则差点被烧死。

    妖符!

    又是妖符!

    李朔、孙白鸿相视一眼,都是惊色。也不知那寒山妖道手里,还有多少这样的妖符。

    “寒宗师!非你之过,是本太守算计不周,误信了这妖道,以至于引狼入室!...早知如此,本太守就不该策划此战,以至于大军被困死在这太湖西洞庭山岛屿上!”

    赵居贞连忙上前搀扶起寒鸦,脸上凄凉。

    李朔连忙沉声道:“太守大人,不可丧失信心!我八千子弟虽陷绝地,看似是必死之局。但正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众将士、江湖弟子背水一战,效法当年秦末战神项羽之壮举。哪怕我军战死,也要重创水匪主力。待朝廷下一次援军赶至,也能少许多压力。”

    赵居贞微微点头,收起悲凉之心,喝令全军准备最后的决战。

    联军上下官兵和江湖弟子们,不论是青年高手们,还是底层的三流喽啰弟子,一个个神色悲戚,鼓起最后的勇气,准备绝地反击。

    最前方持盾精锐甲士,中间众江湖弟子,后排远程弓箭手可覆盖百丈之距,紧紧列阵。

    ...

    北芦荡,芦苇丛摇曳。

    终于,水匪大军从北芦荡里面鱼贯而出来,抵达湖畔。

    寒山真人、刘洪、茅子元,三位首领亲率巨鲸帮水匪、白莲教、寒山道观大军,走在最前面。

    距离赵居贞太守率领的联军阵前,仅仅二百丈。

    寒山真人面色淡漠,他身后跟随的人马最少,只有数十名一二流的寒山道观的道士高手。

    但没人敢丝毫的轻视。不管是在官府江湖联军,还是在水匪联军之中,他都是无可置疑的主帅,在大军的正中。

    左侧,是铁扇纶巾的白面书生刘洪。他身后,是副帮主李彪,以及众多杀气腾腾的水匪头目,近万水匪大军。

    右侧,是白莲教茅子元教主,手持一柄拂尘,一副威严天尊的庄严摸样,身后跟随着白莲教三千精锐弟子。

    众白莲教弟子的衣袍上,皆绣白莲。身份越高贵,则莲花数量越多。

    在白莲教的阵营前方,大约有二三十名白莲力士,他们赫然一个个全都身上泛着黄色光芒,如同身披金甲,刀枪难如。

    “哎呦,赵大人、李朔将军,你们不是挺能逃的吗,从缥缈峰下来一口气逃到这北芦荡,怎么不逃了?赶紧跳湖逃命啊!”

    刘洪骑着一匹骏马,手中摇着一把铁折扇,看到对面赵居贞太守率众军一副严阵以待的摸样,脸上嘲讽之色。

    赵居贞却不看刘洪这水匪头子,他勒马前出十丈远,痛心疾首的朝寒山真人高声呼道:“寒山真人,你身为寒山道观之主,世外高人,吴郡江湖白道领袖,是百姓心中的活神仙。

    你为何要助纣为虐,和巨鲸帮、白莲教走到一起?

    你这是图什么?

    只要你悬崖勒马,助本官剿灭巨鲸帮,本官可以向朝廷请旨,封你为寒山真君,受吴郡万民朝拜,得享之不尽的滔天荣华富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