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09 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赵居贞在两军阵前,悲烈的高呼质问。

    这不只是他心头的疑问,更是众大小帮主、江湖帮派弟子都十分不解的疑惑。

    甚至,这也是巨鲸帮刘洪、白莲教主和众水匪、白莲教弟子们憋在心头的疑问。

    “本真人图些什么?”

    寒山真人怔怔出神,似乎陷入沉思。

    江湖威望?

    享之不尽的财富?

    滔天权势和地位?

    他是吴郡第一宗师,吴郡江湖领袖。哪怕放眼江南数十郡江湖,也是最顶尖的大宗师,已经走到了武道的尽头。

    除非更上一步,踏入那梦寐以求的仙者之境,才有望在他之上。

    而这样的修仙之人,在江南数十郡是没有的,至少他这数十年来没遇到过。

    曾经留下过一些传说痕迹的仙者,也早就离开了。这红尘凡俗之中,没有他们迫切想要的东西,滞留于凡俗,纯粹是浪费宝贵的寿命。

    寒山真人心中自然是很清楚这些。

    白面书生刘洪和白莲教主茅子元,转头瞥见到寒山真人这副沉思的神色,两人都是心头咯噔一下,有些心惊和发虚。

    巨鲸帮四处打劫勒索为生,看似挺来钱财,但这活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很不稳定。这几年巨鲸帮吞并了吴郡众多小股水匪,扩张的太厉害,养着这上万的水匪兵马,每天人吃马嚼,哪有什么钱财粮食剩余。

    数月前巨鲸帮缺粮,穷极了,水匪们有内乱的危险。刘洪这才逼不得已,想着去弄一大批粮食回来。

    正是有了寒山真人这位白道领袖做大靠山,他才一狠心,搞一把大的,铤而走险劫了大运河的朝廷官粮。否则,他隐忍了数十年,也只是干一些打家劫舍的活而已,没干过这近乎于起兵造反的谋逆之事。

    白莲教就更别提了,数十年蜗居在娄县境,帮内上万弟子全是一群苦哈哈穷苦人和流民。能填饱全帮上下的嘴,每年青黄不接之时不饿肚子,已经是教内高层和底层教徒们最大的奢望。

    钱财也积攒了少许,但全被教主茅子元用来向寒山真人购买金甲灵符了。

    事实上他们身无余财,也没什么好处可以给寒山真人。

    朝廷要是能够忍痛大度割肉,给寒山真人一笔丰厚的好处,金银珠宝数不胜数、光宗耀祖的荣耀、世代承袭的爵位,比他们这巨鲸帮水匪和白莲教,强上不知多少倍。

    偏偏,这位吴郡声望无二的寒山真人选择了另一条路。主动找上他们,谋划搞一个把他们两人惊的不行的大计划,把朝廷水军官兵和吴郡江湖大小帮派诱至太湖西洞庭山岛屿,尽数坑杀。

    这对巨鲸帮和白莲教来说,都是从天而降的大喜事,暴增了他们一方的实力,看到了起兵造反成功的希望。

    刘洪和茅子元心头自然也有隐忧,担心寒山真人突然反悔,把他们俩给坑了。

    “本真人也不想这样...我苦修《蜉蝣诀》数十载,若是能修成仙道,这红尘世间的富贵、权势,于我如浮云,挥一挥衣袖便走。

    可惜,我殚精竭虑,费劲心思数十年寻求那无上之道,依然无果,如今六七十岁依然看不到希望,已经绝望了。罢了,跟你们说这些,你们也不明白我心中之痛!

    至于我现在图什么,就不劳太守大人费心了。我想要,自会取,无需朝廷施舍!”

    寒山真人从沉思回忆之中,恢复过来,望着对面的赵太守淡淡道。

    赵居贞不由绝望。

    哪怕他以朝廷之名,许之以无数的财富、权势地位,也无法让寒山真人回心转意。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剩下死战到底这一途。

    王县令在联军之中探出头,高呼痛叫起来:“寒山老妖,你这阴险的叛徒,坑杀我吴郡上万江湖子弟,名声尽毁,必遭万民之唾骂,断子绝孙!”

    白面书生刘洪面带杀色,浮现冰寒之意,一挥铁折扇指着王县令破口厉斥道,“闭嘴!你个酒囊饭袋王县令,给我刘洪提鞋都不给配,有什么资格在两军阵前说话!

    你这狗官,你们王家一族祸害了多少平民,还有脸说我们,今日本帮主就拿你的狗头祭旗!

    还有你,赵居贞。你不就是仗着自己是赵氏名门的进士,才能轻而易举的成为吴郡太守吗!今日,便看看是你这进士厉害,还是我这秀才厉害!

    此战结束,寒山真人是这江南的王,我刘洪便是这吴郡之王!虽不能称皇称帝,但这大唐皇朝的天下也当割一块,让我刘洪享用。”

    刘洪在两军阵前,厉声痛骂。

    他刘洪乃秀才之身,也曾经赴京赶考,但屡考不中,怒而为匪。平生最痛恨的,就是朝廷的举人、进士。

    他对天下的举人、进士,都有着莫名的恨意。

    这些昏庸之辈都能封官进爵,连那废物王氏都能成姑苏城的县令。凭什么他刘洪有经世之才,足以治理一州一郡之地,却偏偏不能中举人和进士,谋个一官半职。

    既不能当官,便一怒为匪,成为巨鲸帮之首,专和官府作对。他平生最痛恨举人进士,而这赵氏一门兄弟四进士居然跑来围剿他,这叫他如何忍得!

    “真人,别跟他们废话了,杀吧!”

    刘洪狞笑,便一挥铁折扇,便欲拔马前往阵前,杀赵居贞祭旗。

    “且慢!”

    寒山真人却沉声喝止了蠢蠢欲动的巨鲸帮匪首刘洪,沉声道:“赵居贞大人,你一门兄弟四进士,在朝堂内外也算颇有名望,难得的栋梁之才。你若愿意归降于我,日后本真人席卷江南,封官进爵,自然不在话下!

    别负隅顽抗了,投降吧!本真人留下你们的命,并非仁慈,只是想收拢你们这些残兵败将而已,否则早将你们杀光。可别怪我不给你们投降的机会!!”

    “呸!我赵氏一门名满天下,岂会从贼。”

    赵居贞没有理会,拔马回到联军阵前,和李朔帮主、孙白鸿、寒鸦等人并肩而立,厉喝:“全军准备开战!”

    “寒山真君,神威盖世。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巨鲸帮刘洪高举铁折扇,振臂一挥。

    吼吼!

    巨鲸帮上万水匪在挥舞着刀枪,齐齐发出怒吼。白莲教三千弟子在高呼,挥舞着白莲教旗,声威震天。寒山道观的道士们在沸腾,剑光寒芒。

    轰!

    轰!

    水匪一万三千大军大步踏前,从二百丈之外,一步步逼近联军八千军阵。

    “长枪兵竖枪,弓箭手瞄准前方一百丈——!我军背水一战,八千吴郡子弟视死如归,谁胜谁负还未可知!此战无关生死,只为守护吴郡万民!”

    李朔横枪勒马,厉声高喝道。

    在他身后,八千甲士和众帮派江湖子弟,脸庞无不显露悲壮之色。背水一战,能不能看到明日升起的朝阳,就在此刻。

    “妄图抵抗,不知死活!既然不投降,那就全诛杀!”

    寒山真人的脸色不由沉了下来,随手亮出五张火色灵符。

    五道火色灵符“飕!飕!”飞射而出,在半空中化为五枚滚滚的火球,高温的烈焰几乎扭曲了天空,呼呼飞向联军的大阵。

    恐怖的火焰气息,笼罩向众江湖弟子。

    “火妖符!”

    “联军完了!”

    寒鸦闭目长叹,他刚刚从火球逃生出来,联军中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火球的恐怖。

    赵居贞太守,李朔、寒鸦、孙白鸿三位宗师,和众小帮主们,八千甲士和江湖弟子们手持刀枪弓箭严阵以待,绝望的看到。

    天空上五枚大火球无可阻挡的,从天呼啸降。

    突然,骤变陡生!

    这五枚大火球似乎被一只无形的大手虚空捏住,在半空中停下。

    呼!

    五个大火球骤然倒飞了回去,齐齐朝巨鲸帮水匪、白莲教、寒山道观的一万三千大军拍了下去。

    “轰!轰!轰...!”

    整个北芦荡水匪大军,化为一片惨绝人寰的炼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