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10 仙威凛天下
    寒山真人、刘洪、茅子元等众水匪联军的首领们,都是脖子僵硬,艰难的回头,往身后北芦荡望去。

    只见,他们后方的巨鲸帮水匪和白莲教弟子联军,被五道从天而降的汹汹大火球砸中,陷入大片热浪滚滚的火海之中。

    水匪联军现在排着密集的攻击阵型,随便一个坠落的大火球溅射开来,都能轻而易举的波及到几百人。

    这五个火球齐齐落下,把一大片范围全覆盖,逃也逃不出去。意味着至少一千多水匪在这一瞬之间,被大火球爆炎覆盖。

    火海里,无数的水匪、白莲教弟子们化身成一个个火人,翻滚着扑打着身上的火苗,鬼哭狼嚎着,哭喊着求救。

    “救命啊,烧死我啦!”有一些水匪冒着火,拼命往太湖边跑去,可是还没有跑出十几步远,就被火烧的倒地。

    “兄弟,给我一刀痛快吧!”

    一个浑身是火被烧的皮开肉绽却还未死的水匪,从火海中爬了出来,哀嚎着向其他水匪苦求。

    附近一名水匪壮着胆子上前,猛然挥刀,将那水匪给砍死,结束了他这一生的痛苦。

    没人敢去救,沾上这火非死即伤,所有的水匪和白莲弟子们都胆裂心骇,只恨爹娘少给自己长了几条腿,拼命离这些大火远一些。

    “没有任何东西碰到了火球,它们便被反拍了回去,这...这是有人在用神念控制?”

    寒山真人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唾沫,心头一阵寒栗。

    “这...这怎么回事?”

    刘洪和茅子元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明明是朝官府联军头上飞去的火灵符,突然这火灵符就降落到了水匪联军的头上,他们悲凉的几乎快嚎哭出来,身子发软,心都在颤抖。

    这难道是寒山真人和新任太守赵居贞联手做的局,要灭掉巨鲸帮和白莲教?

    他们巨鲸帮和白莲教一向对寒山真人恭敬有加,也没得罪真人啊!

    真人你不出来带头,他们继续窝在太湖和娄县,安稳的做打家劫舍的水匪和白莲教。真人你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杀了官兵又杀水匪,弄出这么多事情来。

    赵居贞太守、李朔等众帮主们率领的联军八千子弟阵营,众江湖弟子们更是一个个目瞪口呆。

    他们已经准备好背水一战,赴死,局面却突然神奇的逆转了过来。

    ...

    寒山真人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一颗颤抖的心,冷静下来,朝联军阵营望去。

    终于,他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在离两军阵营不远处的一座土坡上,起了一座新坟,土是新泥,碑是新岩,应该是下午才刚刚起的一座新坟。

    斐兴丑之墓!

    没有人会在战事打的正酣烈的时候,有这闲心起这么一座新坟。

    这座斐兴丑之墓的墓碑旁,一名药王帮的青衣弟子席地而坐,站起身来,淡漠的目光看着他、刘洪和众水匪大军...感觉,就像看一群死人一样,分外的刺眼。

    那名神情淡漠的药王帮青年弟子站起身来,信步而走。

    三两步之间,已经到了两军阵前。

    寒山真人目光冷缩。

    他曾经率官兵联军攻往缥缈峰的时候,在山脚见过这名青衫弟子一面,他抱着一名天鹰门弟子的尸体,和柳大总管、寒姝等天鹰门众弟子离去,但是没看出此人有什么特殊,也完全没在意。

    现在,这名青年又站在他眼前,他依然丝毫感觉不出此子的修为境界。

    此子有强大的神念!

    这意味着,眼前这个青衫青年,实力犹在他这武道巅峰宗师之上。...这必然不是凡俗中人,是真正的仙者。

    仙者,他梦寐以求的境界!

    寒山真人心都在颤抖,脸色早已经苍白失血,仿佛泄了气一般。

    面对这样一位修仙者,神念控制力远在武道宗师之上,凝如实质。他扔出去的火球灵符越多,反被夺取,只会死的越快。

    “原来我吴郡还有一位天道骄子,是老夫眼拙,自大了。刚才阁下为何不干脆降下那五道火符,杀了老夫!五道火符一落,老夫尸骨无存。”

    寒山真人在一瞬间,仿佛衰老了十岁,叹道。

    “我还有几句话未说完。真人或许不记得我这无名小卒,但我铭记感激了真人十余年。所以,不能让真人死的不明不白,死不瞑目。”

    “你是?”

    寒山真人疑惑。

    苏尘朝寒山真人,礼了一礼道:“十七年前,你曾帮我诊病,告诉我爹娘一个药方子,才让我得以活命。这‘尘’字,还是您老帮忙取的。”

    “哦,渔家子,苏尘。”

    寒山真人恍然回想起来。

    十七年前,那个风雨飘摇的寒夜,一对渔翁夫妇跪在寒山道观门外,求三天三夜。

    那些年,他刚刚成为寒山观主没几年,所以常常待在道观主持局面。

    姑苏城百姓听闻他神异,登门相求之人无数。

    他哪有功夫一一理会。

    不过,后来听说,这娃是得了流出青石泪的奇症,实在离奇,稀世罕见,满城的大夫都诊不出病因,这才求到寒山道观,期盼有奇迹。

    他一时心奇,这才出了道观一看。

    他诊了一下,其实看不出什么名堂,只知这是世上罕见的早夭之症,基本活不了几年。此类天生之疾,千奇百怪,都是早夭之病,救不了。

    他也不好说看不出来,便托词说这是天恨病,用参药补元气或可救一时。能不能救,那得看上天的意思了。渔家多贫寒,多半也没这钱财去买参药。

    那两粒青石,他还仔细研究过。研磨成粉,命大弟子青河服用,以观其效。结果次日,青河面色犒黄,如同一夜之间老了一二岁。

    这青石应该是病石,便不再去碰。

    “原来是你这苦命的渔家娃儿!那是早夭之症,治不了,本真人也无能为力。其实,我也就随口一说,当不得真。没想十七年了,你还没死,却是命大。只是本真人有些奇怪,你既是贫寒的渔家子,怎么又成了修仙之者?”

    寒山真人凝望着苏尘,叹道。

    苏尘拱手一礼,道:“托真人的福,命大不死。真人或许是无意之言,但对我是救命之恩惠。

    自少年时,我便常常听爹娘提起真人之恩。每次我经过寒山道观,总想着报恩。可是,滴水之恩,这倒也容易回报。

    这救命之恩,反而越不知该如何报。三年前,我无意间发现令徒青河,和恶贯满盈的水匪丁十三勾结。真人深受姑苏城百姓爱戴,他这是在给真人脸上抹黑。我一怒之下,潜入他的房内收集通匪之罪证,免得他玷污真人之名誉。

    没想到,发现了一卷奇书,一时好奇,原本想着借此惩罚一下青河道长,便带走了。没想,那是真人的修炼之书,结果青河被真人惩罚斩了一臂。我一时心惧,也不敢再去道观,更不敢见真人。

    为免得真人死不瞑目,特告知真人!”

    “那窃仙书之人是你?!”

    寒山真人错愕,心头郁闷的差点吐血。

    难怪他五个亲传弟子,翻遍整个吴郡,都找不回那卷《逍遥游之蜉蝣诀》。居然落在苏尘的手里,难怪苏尘一个渔家子无缘无故,居然能成为修仙者。

    “快,联手杀了他!夺回本真人祖传仙书!”

    寒山真人急切,拍手一张正品金甲力士符,打在自己身上,化身为一尊金光璀璨的金甲力士。手中,抓住另外三张不同的灵符。

    他一人绝非苏尘对手,唯有三大宗师合力,或许有一分侥幸。

    刘洪和茅子元早就惊疑不定,知道眼前这青年是可怕的敌人,只等着寒山真人喝令发难。

    “折扇斩!”

    刘洪目光一沉,立刻手中铁折扇一甩。

    如同一柄半月之弧刃,蕴含着强劲的真气,“呼”飞旋着朝苏尘绞杀过去。

    “锵!”

    铁折扇飞到半途,突然分解,化为十八柄乌光飞刃,刀刃全都沫剧毒,如一大片乌刃闪烁的风暴,如一张大网,绞向苏尘。

    “杀——!”

    白莲教主茅子元急声大喝,二三十名白莲力士冲出阵前,挥舞大刀冲杀向苏尘。

    苏尘轻哼冷笑,手掌覆盖一层青光,挥手一抓。

    十八道乌光飞刃尽入他的手掌之中,蕴含少许法力,反手一甩。

    噗!

    噗!

    众白莲力士纷纷中毒飞刃,噗通倒地。

    刘洪见有一道乌光朝他射来,不由神情大骇,拍掌轰在坐骑上,起身爆退,却听惨叫一声,那一道乌光射穿了他的胸膛甲胄和护体真气,坠落在地。

    副帮主李彪急忙抱住刘洪,慌忙掏出药瓶,往刘洪口中塞了几颗解毒丸。拖着刘洪就往水匪后军逃去。

    苏尘神情冷漠,大步朝前走去,欲杀三人。

    “快,护教!”

    白莲教主茅子元高喝,再次有数十名白莲教头目一流高手们,高呼着教主神威,疯狂冲出阵前,朝苏尘围攻过去。

    苏尘一抬手。

    周围草地,数片薄薄的叶片飞起,每一片蕴含青芒,凌厉如飞刀绞杀过去。眨眼间,数十名一流顶尖水匪头目,瞬间毙命,抵挡不了他分毫。

    “呔~,临兵豆者,皆阵在前。仙兵降临,助本教主诛杀妖孽!”

    白莲教主茅子元见苏尘在逼近,不由慌了,连忙从腰间的一个布囊抓出一大把的兵豆子,朝水匪军阵之前洒出。

    “嘭!”

    水匪阵前,冒起一阵白色烟雾。

    烟雾之中,只见数十名面无表情的大力士冒地而生,一个个粗壮孔武,目中神光毕露,大步流星的朝苏尘围过来。

    “咦,这是什么妖术?”

    苏尘有些吃惊,谨慎了几分。

    这并非寒山真人仙书之中,所记载的那些灵术。莫非这白莲教茅子元的手段,另有来历?!

    寒山真人往他自己身上施了一道金甲力士符,手中数道灵符“土牢灵符”、“流沙灵符”,和众大力士一起,朝苏尘奔袭而来。

    他不敢用火灵符,那是取死之道。武者手段也对付不了苏尘,唯有寄望于他剩余的灵符。而这几张灵符,需要近距离才有困敌之效。

    “木箭!”

    苏尘抬手,冷然。

    一道威力强悍的木箭在半空中凝结,朝五十丈之外的寒山真人爆射而去。

    “你修成灵术了!”

    寒山真人惊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躲避不开,砰的被木箭击飞出十余丈开外,金甲上寸寸裂痕,快速崩解。

    他被巨大的冲击力,震的脸色煞白,差点吐血,惊骇,急忙又释放一张金甲力士符护身。

    “砰!”

    寒山真人又被一道木箭击中,金甲力士符再次被击碎,倒飞出十丈开外,摔在水匪大军阵前,大口吐血。

    苏尘这才抽出空,对付那些大力士。

    一片青芒,朝这些众力士绞杀过去。却见,青芒透体而过,并未费多少力气便击碎了那些大力士。那些大力士如泡沫一般,纷纷幻灭。

    ---

    ps:写完,唉,又改了半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