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12 茅教主和《白莲灵经》
    水匪上万大军手持刀枪弓箭,惊惧的望着阵前的这位神秘的青衣仙人,无不惶恐,步步后退。

    这是真正的仙人,可不是那些装神弄鬼的乡野道士。

    不论是寒山真人这位“吴郡第一世外高人”,受吴郡万民敬仰。还是白莲教茅教主的妖异手段,追随的教众极多。但他们都不敢称自仙人。

    这位神秘的青衣仙人一出手,面对寒山真人、茅子元、刘洪联手围攻,转瞬之间打的他们非死即伤,仓惶败退。

    这不是真正的仙人,如何能做到。

    巨鲸帮主刘洪早就重伤昏厥不省人事,被副帮主李彪带着逃入大军深处,不知去向。白莲教主茅子元畏惧退缩在白莲教三千弟子阵中,不敢露脸。

    寒山真人在太湖畔,挥掌自毙。

    他这一死,巨鲸帮近万水匪大军最后的希望覆灭了,陷入群匪无首的混乱之中,空有上万大军,却无一名有足够威望的首领可以发号施令。

    “真人死了!没指望了,弟兄们各自逃命吧!”

    巨鲸帮水匪的大军之中,不知是谁悲凉的喊了一声,一万多水匪大军军心动摇不战自溃,如溃塌的河坝一样在十里北芦荡内崩逃,一泻千里。

    苏尘默然的看了一眼地上寒山真人的遗骸,疾速的身影“飕”飞入水匪万军之中,追逐匪首刘洪、白莲教主茅子元。

    “剿灭巨鲸匪军,正在此时!诛杀一匪,赏银十两!全军杀——!”

    李朔见水匪大军开始崩溃,立刻厉声喝令,提枪纵马奔出,率八千甲士和江湖子弟追杀巨鲸帮、白莲教和寒山道士联军。

    “兄弟们,杀水匪啊!”

    “杀——!”

    众甲士、青年豪侠、江湖弟子们早就憋了一股悲壮之气,此时不追杀,更待何时。

    顿时,在各帮主的率领下,他们手持着刀枪开始冲锋,漫山遍野疯狂追杀水匪和白莲教余孽。

    西洞庭山岛屿,水匪尸殍满地,遍布芦苇丛、太湖畔。

    ......

    苏尘冲入水匪大军之中,抓到一名水匪堂主级的头目,逼问副帮主李彪和匪首刘洪在何处。

    那水匪大头目发现自己被仙人抓住,吓得差点崩溃,连忙磕头拜头,称帮主已经逃入后方北芦荡,不知去向。

    苏尘立刻去追。

    片刻,没追到刘洪、李彪,却意外看到了在一大群白莲弟子保护和簇拥之下,仓惶逃命的白莲教主茅子元。

    茅子元带着一群教众一口气逃到岛屿湖边,一回头看到苏尘就站在他身后十丈远处,顿时吓的牙齿咯咯颤抖。

    “上仙饶命,饶命啊!小的也就是被寒山真人、刘洪逼迫,才来这里助阵,绝不想和上仙为敌。”

    茅子元想到苏尘的手段,心如死灰,扑通一声跪下,五体投地的猛磕头,嚎啕大哭。

    苏尘凝眉,这位娄县大名鼎鼎的白莲教主,怎么这么没骨气。

    苏尘并未立刻杀他,有一个疑惑尚未解开,沉声道:“你从哪里学来的妖术?”

    “禀上仙!那些金甲灵符,都是寒山真人,那妖道卖给小人的。小人真正会的,只有这《白莲灵经》上的法门。”

    茅子元连忙从腰间解下一个青囊袋,双手高举过头顶,双腿跪地上前献上。

    苏尘冷漠的接过青囊袋,“哪来的?”

    “数十年前,小人有一次在山中修道,偶然发现一副仙人骸骨,它遗体旁有这个青囊袋。这袋中装着一册仙书,还有一些灵种。

    小人得此仙物,发现里面玄妙异常,十分欣喜。后来借着这青囊在娄县装神弄鬼,混成了一代教主。但小人知道外面厉害的人太多,得这白莲仙书之后,也只小心的龟缩在娄县一心修道,不敢去外面。没想造反,也不曾做恶。只是收拢一些流民和无家可归的百姓,只要来我白莲教,便有一口饭吃。

    那些帮派势力,都严防死守,不让他们进娄县建立分跺。您老身穿药王帮弟子服,在江湖上待过,应该也知道,我从不出娄县去参与江湖打打杀杀争地盘。

    直到一年前,寒山真人和刘洪一起来娄县找到我,说天下要乱,人生不过百载,何不痛快一把。我们三方联手干一票大的,先把吴郡占了,然后席卷江南诸郡,割地称王。他们还说,现在的大唐天子昏庸无道,早该换人了,凭什么他们就不能称王。

    若是不从,他们就先联手灭了我这孤家寡人的白莲教。反正其它众江湖帮派,跟我白莲教不合,是绝不会来援救我白莲教。

    我怕啊!

    但不是我自己怕死,我死了,白莲教那上万弟子和老弱妇孺怎么办?有我在,至少没有江湖帮派,鱼肉娄县的百姓!

    寒山真人为了诱惑我,还主动卖给我一些金甲灵符。我一时脑子发热,心中又惧怕他们对我下手,被他们二人蛊惑威胁,这才屈服入伙,上了他们的贼船。这非我本愿,上仙千万勿要降罪!”

    茅子元磕头痛哭。

    苏尘默默的看了他一眼。

    娄县的确是吴郡少有的清静之地,收拢流民,没有任何帮派能在那里鱼肉百姓。但白莲教本身会不会鱼肉百姓,他不知教内的情况,也不能下定论。

    大体来说,这茅子元不像寒山真人、刘洪一样是大奸大恶之辈。但他受了蛊惑威逼,踏出了娄县,卷入这场太湖之战,便是自取灭亡。

    苏尘没说话,打开青囊袋看了看,里面有一卷仙书《白莲灵经》。

    “术一:撒豆成兵。灵黄豆,经过特殊的栽种之法,培养成为临兵豆,口诀为‘临兵豆者,皆阵列在前’!”

    “术二:剪草为马。灵草,经过特殊的栽种之法,培养成为灵马草。‘灵马仙驹,皆阵列在前’!”

    “术三:葫芦藤兵。一条灵葫芦藤,经过特殊栽种之法,培养为一串葫芦法兵。口诀为‘葫芦法兵,皆阵列在前’!”

    苏尘翻看了开头的几页白莲灵经,这一看,颇为诧异。

    并非修仙功法,而是一些奥妙的灵术。这些灵术倒是颇有意思,这还仅仅只是其中三个而已,里面还有不少其它类似的灵术。

    回头,待他有空闲之时,仔细研究一下这卷《白莲灵经》。

    苏尘又将青囊袋翻了个底朝天,发现除了仙书,里面就只装着一些黄色的灵豆子,还有少量灵草种子,葫芦种子。

    但这些灵豆子一个个都干瘪,散发着极其惨淡的灵气。

    苏尘这一看,顿时隐约明白过来。

    这些“临兵豆”,很缺灵气。释放出来,自然毫无威力可言。

    这册《白莲灵经》里面记载了诸多类似的灵术,都需要“临兵豆、寸草、灵葫芦等”之类的灵物,才能施展出来。

    布囊里这少量的干瘪灵黄豆,威力极弱,只能装神弄鬼,吓唬一下那些愚民。遇上稍微厉害一点的狠角色,用这些临兵豆对敌就是找死。

    “寒山真人不知道你有灵术?他对你这《白莲灵经》不感兴趣么?”

    苏尘疑惑道。

    白莲教主茅子元连忙解释道:“我这《白莲灵经》里面的灵术,无法直接施展出来,必须先栽种出这些临兵豆。

    但寻常的地方,根本栽种不出来。需要灵田才行。

    我好不容易才在锭山湖的岛屿之心,找到一小方的灵田,可以栽种灵兵豆。但是产量极低。一年才产一株,结出几十个豆豆。十余年来下来也不过数百余颗这样的临兵豆而已。

    寒山真人也曾问过我修的灵术,但他发现这临兵豆太难种了。他有更好的制灵符之法,也不贪图我这灵书。

    小的也很疑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临兵豆不像仙书里记载的那么厉害,没什么威力,只能用来吓唬一些普通武夫。”

    苏尘打断他道:“你对寒山真人,了解多少?”

    “小的了解不多,只在闲聊之时,无意间听真人感慨提起过一次。他是从一座朝歌仙城来的,那是仙人聚集之地,那种地方才是人间仙境。他就是从朝歌仙城,辗转来到吴郡。”

    “朝歌仙城在哪里?”

    苏尘一惊,问道。

    茅子元不由哭腔道:“那是仙人聚集之地,世外仙境,这小的怎么知道它在何处。寒山真人只是随口感慨一句,并没细说此事。小的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去问他的来历啊!”

    说着,他小心翼翼抬头道,“您是仙人,不知吗?”

    苏尘冷冷的瞪了他一眼。

    心中却是失望。

    茅子元并不是真正的修仙者,寒山也死。虽得了一个朝歌仙城的线索,但这天下之大,也不知从何处找起。

    “上仙大人,求饶一命!”

    茅子元一颤,知道自己多嘴了,拜在地上,拼命求饶。

    “你求我也没用!”

    苏尘收了青囊袋,默然的看了茅子元一眼,道:“你是太湖之战的三大匪首之一,我兄弟阿丑的身亡虽非你白莲教下的手,但也脱不了干系。朝廷的赵太守,江湖帮派的李朔等帮主,他们也绝不会饶你性命。自决吧!

    叛逆乃是株连九族的死罪,这岛上参与此战的三千白莲兵,谁也逃不掉。至于娄县的那些白莲教老弱妇孺,亲眷子女,我会跟赵太守提一提,让他手下留情,给他们一条活路。”

    “唉~...谢上仙恩典!”

    茅子元拜在地上,逃也逃不掉,悲凉的望着周围跪了满地的上千白莲教徒们。没人敢反抗仙人之威力,反抗也没用。大局已败,他终究还是免不了一死。

    他长叹一口气,拔剑自刎,血溅三尺,气绝而亡。

    “叩谢仙人大恩!”

    “教主!我等追随九泉之下!”

    周围的上千名白莲教徒们泪流满面,纷纷拔刀剑自绝。朝廷和江湖联军的追兵很快便会赶来,他们被困岛上,也都没有活路可走。

    苏尘沉默的看着遍体尸首,心头轻叹,转身而去,继续去追杀刘洪、李彪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