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14 小钦差和大司马
    赵居贞和太守府的佐官,以及吴郡的数十位地方官员们匆匆赶到湖畔渡口。

    却见一艘低调并不展显的大船已经靠岸。

    这朝廷钦差特使乘坐的官船,却并未打出朝廷钦差的旗号。显然,也是怕在这太湖湖面,遇到水匪打劫。

    赵居贞心中猜测着这位钦差大人此番来意,怕是想捞一笔功劳,心头并不痛快,只是不便得罪,按惯例吩咐众大小官员们在湖边列队迎接。

    这艘大船上,并肩笑谈着走下来两位官员,身穿官袍的那位是钦差特使王守澄大人,另一位则是中年青衫书生,江州司马。

    其余跟班、随从、护卫数十名,尾随在后。

    赵居贞和吴郡众官员们看到这一幕,都疑惑不解,钦差王大人是陛下跟前的红人,那江州司马是地方小官,怎么并肩走一起了?

    “赵大人!恭喜啊,本钦差奉陛下之命来视察剿匪的情况,这才刚赶到,便听到了剿灭巨鲸帮水匪的喜讯,特赶来道贺!”

    王钦差大笑道。

    赵居贞一礼,笑道:“王大人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

    “对了,这位是被陛下贬到江州的白大人。他听说吴郡这边水匪闹的厉害,正巧本钦差出使吴郡,便一同南下,过来瞧瞧吴郡的匪患,严重到何等程度。”

    王钦差指了指旁边这位青衫书生,笑着为双方介绍道。“这位就是赵氏一门兄弟四进士,老三赵居贞大人!”

    “我只是路过此地,顺便看看匪情。不日,便要乘船沿长江前往江州任职,赵大人不必介怀。”

    青衫书生笑了笑,朝赵居贞微微点了点头。他的官职比赵居贞太守低好几档次,但神情语气却很淡泊,听了赵氏名门赵居贞的名头,也依然把赵居贞看成是寻常之辈。

    他从长安城而来,前往江州赴任司马的途中,并未穿官服。

    江州在吴郡的长江上游江西境内,管辖三座县城。吴郡的巨鲸帮水匪之乱一旦蔓延,席卷整个吴郡千里方圆的话,必然会威胁到上游并不远的江州一带。

    所以,他顺道和钦差一起南下来到吴郡,想亲眼看看吴郡匪患严重到了什么程度,去了江州赴任之后,也好早做水军剿匪的准备。

    “白大人?”

    赵居贞对那青衫书生有些眼生,心头更是疑惑不解,陛下跟前的钦差大人,怎么和一个被陛下贬江州的司马走一起。

    江州司马,是江州刺史的高级僚佐,是正六品级,俸禄也算颇高,但并无多少实权。往往是被朝廷贬斥之大臣,受到的职衔待遇。

    比他这正四品的太守要低好几级别,更别说跟朝廷钦差大人比了。

    但这位王钦差介绍起白大人来,好像很开心,也不避讳。甚至觉得被贬并江州不是坏事,而是值得夸耀高兴的好事。

    钦差不怕此事传到京城,惹来陛下生气?!

    “赵大人,你还没猜出咱这位白大人是谁?”

    王钦差见赵居贞满脸的疑惑之色,不由大笑道:“还能有谁!当然是我名满大唐,新乐府诗坛领袖白居易白大诗人。

    前段时间,咱们这位白大人直言上谏,又惹得陛下不悦,说‘这小子,是朕提拔上来,才坐上高官之位,却总惹朕不快,朕实在受不了他。去,到江州吃上几日江风,清醒清醒。’。便把咱们这位深受帝宠的白大才子,打发到江州去了。”

    钦差大人谈起这段传遍了长安城的笑话,捧腹大笑,实在开心不已。

    白居易!

    两篇《长恨歌》、《卖炭翁》,名动大唐的白大人!

    赵居贞脸色惊变,连忙快步上前相迎,紧握着白居易的手,极其激动道:“哎~呀呀~~,白居易白大人!赵某眼拙,仰慕已久啊!日夜奉读白大人的名作,常常深夜感怀泣泪,只恨不能和大人亲谈。”

    大唐一代诗人超级文人,居然就这样突然的出现在他面前,惊的他这太守一时间手足无措。

    这真是喜事连连。

    前脚才剿灭了巨鲸帮的水匪,后脚便遇上大唐一代文人。

    他这小小的吴郡太守四品官,根本入不了陛下的眼。跟这位陛下面前的红人,皓月般的大唐一代诗人比起来,简直就是萤火之光,黯淡无色。

    “白大人的那一篇《长恨歌》,‘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深得陛下赏识,招在御前听用。

    又一篇《卖炭翁》,‘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写尽了百姓之疾苦,得天下士子落泪归心!”

    赵居贞一时激动的手足无措,紧握着白居易的手,昂首仰望着白居易,崇慕道:“白大人且宽心,陛下也只是一时恼你直言上谏,才会故意贬你去江州。

    等你再作上一篇佳作之诗,陛下想到你的好,恐怕又会八百里加急招你会长安。前程似锦,犹在我这小小四品太守之上。”

    “走,去姑苏城,赵某为白大人和钦差大人接风洗尘!”

    赵居贞连忙又朝身后的王县令吩咐道,“王县令,你速去姑苏城,亲自安排接风洗尘宴席!”

    这接风洗尘宴,当然要派最会拍须溜马的王县令出马,才能办的漂亮,让两位大人满意。

    赵居贞也没想,自己居然还有重用到王县令的时候。

    王县令满脸通红,激动的连连点头道:“是是!下官一定安排好!在姑苏城挑一最热闹,最好的地方,为白大人、为钦差大人接风洗尘!让三位大人满意!”

    王县令满脸的崇拜和仰慕,那激动亢奋,那简直比见到钦差还亢奋百倍。

    大唐的读书人,谁人不知道文坛领袖白居易!

    那可是他这小县令的偶像,没想到居然大驾光临姑苏城。他这姑苏县令,这会一定要施展出毕生的手段来取悦这位诗坛领袖才行。

    说不定白大人一喜,顺手把他写入诗中,那他王亨通可就名传千古了。

    “有了!”

    王县令脑子急转,突然兴奋的一拍大腿,想到一处绝妙的地方。

    姑苏城烟雨楼,即将举办一场花魁大会,热闹喜庆又繁华,众花魁们花枝招展。最适合为这位白居易白大人,还有钦差王大人,接风洗尘。

    对!

    就烟雨楼的三楼,设下一桌宴席,观赏这吴郡最大的花魁盛会,保准能让三位大人满意无比。

    ...

    赵居贞将这西洞庭山岛屿剩下的剿匪事情让水军校尉们去处理,迎了江州司马白居易和钦差王大人,便乘船前往姑苏城。

    一路上,三位大人谈着剿匪的详情。

    赵居贞谈及,在剿灭巨鲸帮之战中,官府联军差点被寒山妖道、白面书生刘洪、白莲教茅子元三大匪首打的覆灭,出现了一位苏上仙,这才一举扭转乾坤,反败为胜。

    “咱们大唐...真有修仙之人?”

    白居易和王钦差闻言,都是深感震惊,有些难以置信。传说中的仙人故事,他们倒也耳闻过,没想居然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之中。

    “若非亲见,我也不信。”

    赵居贞感叹。

    半途,赵居贞突然接到手下官员报来一桩姑苏城外的纵火案。纵火事小,但因为涉及到寒山道观,必须禀报到太守处。

    “太守大人,寒山道观被人一把火烧了,那些留在道观的小道士们如鸟散。有人看到,是一名药王帮的一名青衫弟子放火烧的。这寒山道观本来应该是官府上门查封的,只是晚了一步,没想到被人一把火烧了。问此案该如何处置?”

    那官员询问。

    赵居贞愕然,有几分惋惜道:“寒山道观是寒山妖道的老巢。这一把火烧了寒山道观,这事也就是苏上仙做的出来...随他去吧,就当是寻常的失火案处置,吩咐走水司们抓紧救火!”

    这寒山道观是四五百年的古观,姑苏城西门外的名胜之地,有许多大唐的著名诗人在道观内留下过墨宝古迹。那寒山真人其实只是最近几十年才成为观主,烧了未免可惜。

    不过,烧了就烧了吧,谁又还敢去管苏上仙想干什么。他这四品太守,在苏上仙面前也得毕恭毕敬,说不定日后还有仰仗苏上仙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