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16 照铜镜,梳红妆
    烟雨楼。

    夜幕初露,带着几分寒凉。

    阿奴正在三楼香闺房之中,偎依西窗旁,眺望姑苏城远处一盏盏大红灯笼高挂,灯火阑珊的街头。

    只盼,能看到那两个熟悉的身影,归来。

    前日太湖,江湖帮派和巨鲸帮水匪打起来。阿丑和苏公子去了穹窿山,至今未归,杳无音信。

    这两天,她日上西楼望三十遍。听得行雁来也,立于春萧院。闻得声马嘶,盼断垂杨线。空存得故人书,不见离人面。

    她心中神思不宁,只能耐下心思。

    妆台案几,玉手执朱笔,墨染素笺。填着一首名词牌《卜算子》。

    这两日,李妈为了让她静心练舞,弹古琴,奏琵琶,准备参加这场花魁盛会,避免受到打扰,几乎见不到外人,只是在这大闺房中独处。

    直到傍晚时分,为了让她盛装打扮一番,才允许两名丫鬟进来伺候,沐浴更衣梳洗。

    “你听说没有,这场战打赢了!各个帮派弟子都陆续回来,你哥回来了吗?”

    “回来了...托苏上仙的福气,运气好捡回一条命来。”

    两名丫鬟在低声议论这两日才结束的太湖之战。

    青楼本是消息灵通之地,江湖上的各种消息很容易便能打听到。

    “仗打赢了!”

    阿奴惊喜的问道。

    “是啊,小姐,打赢了。”

    “听说巨鲸帮被打的落花流水,还有,那寒山真人居然是幕后主使者!听说这妖道早些年还纵容道士勾结水匪,暗中祸害良民富商。这次叛乱,又害死了众多的江湖弟子,真是坏透了。”

    “天呐,谁曾想到,咱们吴郡第一世外高人,居然是巨鲸帮的大后台。好在他终于自己跳出来,暴露了真面目,否则谁人知道他是大恶的妖道。而且还被我们的苏上仙给一举诛杀了!”

    丫鬟们连连点头。

    “苏上仙?是谁?”

    “药王帮的苏尘苏上仙,起先谁也没想到这位药王帮的执事,居然如此厉害和低调。他出手,逼得寒山真人自毙,白莲教茅教主自刎,巨鲸帮主刘洪自焚。”

    “苏公子...怎么成了上仙?!”

    阿奴震惊。

    但不管怎样,她依然是充满了欢喜。

    他能回来太好了!

    “对了,那你们听到天鹰门的消息没有?”

    “天鹰门?唉,听说各大小帮派里,就属天鹰门的弟子死伤最惨重,差点被灭门。他们是先锋,结果半途中了水匪的埋伏,死了一大半。

    辛亏天鹰门的英雄阿丑出手,牺牲了他自己,拼命救回了剩下的其他人。否则,天鹰门这次只怕要被灭门。”

    “哐啷!”

    阿奴身子一晃,碰了妆台,脸色刹那间苍白一片。

    阿丑,战死~,死了?!

    不,不会!

    怎么会这样。

    “阿奴小姐,你怎么了!”

    两丫鬟脸色大变,急忙搀扶她。

    阿奴娇容苍白,无力的勉强站着。

    心中一阵绞痛。

    爹娘去世的早,她比弟弟年长一岁。打小时候,姐弟俩在天鹰客栈相依为命,长姐为母,拉扯着弟弟长大。

    那年,阿丑得了咳病,没银钱买草药,眼看快熬不下去。

    她为了筹银钱,被迫自卖县城里的大户人家当婢女,只求能买药救弟弟一命。不曾想,那大户人家女主人心嫉,转手又将她经手李妈卖进了烟雨楼。

    她在青楼学歌舞琴艺的那几年。阿丑每逢有空,便会偷偷来烟雨楼后门,悄悄见上一面,跟她说些知心话。

    有一次,他很开心,说结识了一个兄弟苏尘,两意气相投,决定投奔药王帮和天鹰门闯江湖,日后要成为江湖上的一流高手。

    阿丑说,终有一天,他会成为江湖大豪客,挣够大笔的赎身银钱。等她出阁的那天,风风光光将她从烟雨楼里赎出来,让这姑苏城再也没人敢瞧不起他们。

    弟弟投奔天鹰门,日日勤修苦练,得苏尘相助,常一起切磋武技,实力涨的飞快。

    那些年常听阿丑聊起苏尘,她心底也不自觉也多了一个周庄渔家子弟的单薄身影。

    那段时间,她心底不知有多高兴,为阿丑赞钱买药材,也为他们感到高兴和骄傲。

    三年前,她学成琴术刚刚在烟雨楼出道的时候,不曾想第一位客人竟然便是药王帮弟子苏尘,她还被吓了一跳。只是,她也不敢说什么。

    这些年,她不愿让江湖人知道,阿丑有个在青楼的姐姐。怕耽搁了弟弟在江湖上的前程,引来江湖是非之辈在背后诋毁,乱嚼舌根。

    后来,她成了烟雨楼的台柱,私下接济了一些银两给阿丑修炼武道。但烟雨楼看的紧,和弟弟见面的机会渐渐少了,最近一年更是未曾私下相见聊过天。

    姐弟二人只能在这西窗台和街道边,遥望上几眼,知道彼此一切安好。

    哪怕在街头遇见,她也不敢和弟弟相认,只在心中牵挂。

    前几日,她受邀前往天鹰客栈青年夜宴,意外遇到阿丑,再次见到苏公子。那是她这一两年最开心的时候。

    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和阿丑,久未重逢苏公子同桌吃上一顿饭,夹上几片佳肴,那便是她最幸福的一刻。

    没想到,短短两日,一转眼,物是人非空悲切。弟弟果真成了天鹰门的英雄,却战死在太湖战场上。

    弟,姐姐其实从不求你能成那盖世英雄。

    只盼,你能平安归来!

    阿奴闭着双眼,紧抿着红唇,娇躯轻颤着。

    可是,哪怕阿丑战死了,她也不敢当众为他哭丧。若是,江湖中人知道阿丑有一个在青楼的姐姐,死了也遭人背后诽议,损及他在天之英灵。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顾。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漫枝头,莫问奴归处...!”

    阿奴低头,看到妆台,红纸上填的这首词牌。

    残词断,泪潸然。

    字字诛心,句句泣血。

    ...

    香闺房里,香台青烟袅袅。

    阿奴木然静坐在妆台前,任凭丫鬟给她梳妆打扮。

    铜镜中,倒映出一张的绝美娇容,似娇似凄。

    十六七岁,正是少女最娇美动人的时候。

    这张熟悉的脸庞,是姑苏城里今晚最娇美,最昂贵的脸庞。姑苏城里无数大豪客大富商,一掷千金只为今宵欢醉。

    弟,姐姐要出阁了。

    回来看姐姐一眼,好么?

    阿奴心中凄凉,眸眶两行青泪,无声流淌。

    两个丫鬟慌了,连忙给她擦拭眼泪,跪在地苦求,“阿奴小姐,今夜花魁大会,可是您出阁的大日子,可不能哭啊。妆容花了,嬷嬷会打死我们的!”

    阿奴却是止不住心头的悲恸,泪如珠链,寸断心肠。

    她们劝不住,连忙出去找李妈来劝。

    “怎么了?”

    很快,李妈焦急的挥着手帕,赶来阿奴的香闺房。她可是期待着阿奴能够夺下今晚这吴郡花魁。若是哭坏了妆,误了花魁会,那可出大事了,她也担待不起。

    她见阿奴哭的伤心,也不明所以,只以为阿奴是害怕出阁,连忙好言劝慰道。

    “阿奴,出阁是迟早的事情,这是咱们青楼的清倌人都要过这一道坎。咱虽不像寻常女子出阁嫁人为妇,但好歹能得一大笔银子,足够半生用之不尽。咱们青楼女子,哪一个不是命里如此。”

    阿奴擦去泪,强颜欢笑,轻声道:“妈妈,我知道,这是阿奴的命薄。就是...忍不住...很快会好的。”

    李妈顿时笑了,道:“妈妈就知道阿奴一向乖巧懂事,自来烟雨楼就从未忤逆妈妈,让妈妈为难。”

    “来,李妈今儿亲自为你梳头。”

    李妈朝那两丫鬟吩咐道:“你们两个丫头片子去盛水,给阿奴姐洗一下妆容,重新上妆!”

    “是,妈妈!”

    两位丫鬟连忙替阿奴梳洗打扮,补上妆容。

    “阿奴啊,今日是你出阁的大喜日子,就像出嫁一样,要风风光光,要开心一些。咱们青楼女子,这辈子都会有这么一遭。

    想那长安城名满天下的名妓谢阿蛮、鱼幼微、霍小玉,她们也不过如此。咱们吴郡的阿奴的歌舞,也不比她们任何一位差。”

    李妈絮絮叨叨的说着,帮她梳头妆道:“这两年,你在吴郡江湖的名气也已很大了。到了十七岁,正是芳华正茂的年龄。出阁挣的银钱,比那些帮派豪侠在江湖上拼命挣一辈子都多。再不出阁,日后这身价就要慢慢下降了!”

    “嗯!”

    阿奴端庄的坐在铜镜前,看着铜镜中陌生的婆娑娇容,听着烟雨楼内喧嚣热闹,一时眸雾濛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