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18 王氏世家
    烟雨楼。

    众豪客们、大富商、公子们望着舞台中央,刚刚舞那一曲霓裳羽衣舞的阿奴小姐跌在舞台上,琴弦断青泪流,他们不自觉也是脸颊泪水,看的痴了。

    满楼上千宾客,正一片死寂无声。

    突然,一楼传来一声粗俗无比的激动大叫,打破了烟雨楼的短暂静寂。

    “阿奴小姐,我是王富豪,我是姑苏县令大公子,你还认得我吧!上次宴席,咱们还见过一次。我家有权有势,有我罩着你没人敢欺负你,嫁给我当小妾吧!”

    坐在一楼大厅最前面的姑苏县令家的王富豪王大公子激动的满脸通红大叫,像魔怔了一般激动的跳了起来,往舞台中央冲去。

    他是烟雨楼常客,对这阿奴小姐可谓是朝思暮想,神魂颠倒。

    碍着吴郡四大帮之一马帮的强横势力,一直求阿奴而不得。现在马帮终于舍得将这摇钱树,拿出来出阁竞拍了。

    他早准备好了大把的银票,准备跟众大豪富商们争夺这首夜权。不过,最好还是抢回县衙去,以解相思之苦。

    “王公子,请按烟雨楼和江湖规矩来!”

    “您今晚出价最高,阿奴今晚便是您的!”

    “若是能在最高价上加几十倍,阿奴小姐的卖身契,就归您了!”

    立刻有几名马帮的护卫高手,冲了过去,一把套住胳膊死死拦下这位县令王公子,免得他冲上舞台,干扰这花魁的竞拍。

    “你们这些混蛋,别拦着我!阿奴小姐是我的,谁敢跟我争!”

    王富豪杀猪一样激动的大吼大叫,又踢又咬,只是挣扎不脱这几个护卫的阻拦。

    他看到舞台上那娇美婀娜的舞姿,简直连魂都醉了,心都酥了。看到她摔倒在舞台上泣泪,浑身都在激动的发抖。

    所有宾客们都沉浸在一股莫名的悲切之中,缓不过来。

    被王富豪这位姑苏县第一纨绔子弟,杀猪声的惊叫给惊醒。

    真是煞风景。

    不过还好,以马帮的势力,也镇得住这位王大公子。

    “好!”

    “好一曲霓裳羽衣舞!”

    “阿奴小姐!”

    “吴郡花魁!”

    满楼众宾客终于回过身来,纷纷鼓掌大喝,沸腾了起来,掌声震天,都在高呼着阿奴的名字。

    毫无疑问,阿奴名气之盛,成为今晚姑苏城当之无愧的花魁。

    李妈挥着香帕,一扭一扭的走上舞台,脸上都笑成了一团花。

    这样热烈受捧,阿奴今晚出阁的首夜权,拍卖价钱肯定飞上天,成为烟雨楼有史以来卖出的最高价。

    她朝台下最近的王富豪道:“哎呀,王大公子,冷静~,冷静啊!今晚是阿奴小姐出阁大喜之夜,你若出得起价,她今晚自然是你的。你要想将人从烟雨楼赎走,回家当小妾,那价钱可就不是一般的贵喽!就不知王大公子有没有带足银两啊!

    本届姑苏花魁毫无争议,非阿奴莫属。今夜也正是阿奴小姐要出阁的大喜日子。可谓是双喜临门!闲话不多说,阿奴小姐的首夜权拍卖,正式开始!一千两白银起步,每次加价至少一百两!”

    李妈趁着这股热乎劲,众大豪客大富商们都正沉浸在狂热的气氛之中,连忙宣布这首夜出阁权,开始拍卖。

    “我,一千五百两!”

    “一千九百两!”

    “两千三百两!”

    “三千,三千!”

    众年青高手,大富豪们,惊醒过来,纷纷出钱抢夺。

    “闭嘴,老子五千两!她是我的王富豪,谁敢跟我争!三班衙役伺候,让他出不了姑苏城。”

    王富豪眼睛都红了,大吼一声,怀里掏出一叠厚厚的银票,砸在那舞台上。

    眨眼之间,拍卖价飙升到了瞠目结舌的五千两白银高价。

    五千两白银,仅仅只是为了争夺这一夜的风流!这首夜出阁权的竞拍价位飙升速度之快,简直难以想象。

    王富豪王大公子这突然翻了一倍的天价,顿时把不少青年豪客给惊到,让许多有心参与竞拍的富商们也犹豫起来。

    一来这价位确实已经极高,不是一般的昂贵。二来这王富豪王县令的大公子急红了眼,争不赢,怕是不会善罢甘休带衙役找事,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竞拍到了这个价,不少人已经纷纷选择了放弃抢夺。

    王富豪一把压倒了烟雨楼内的众多竞拍之声,一时急不可耐,等不及老鸨李妈宣布最终的结果,便想要爬上舞台,高声大嚷,“阿奴,我的心肝啊,我来啦!”

    幸亏有马帮几名高手们及时压住他,否则他能直接爬上舞台上去。

    ...

    烟雨楼三楼,一座豪华大包厢。

    白大人走了,只剩下王钦差、赵太守和众大小官员,在等着看这花魁会的最终结果,看苏上仙会不会出现。

    赵居贞坐在席上,冷眼瞧着一楼王富豪那副丑态,道:“王亨通,令公子可真是威风啊,五千两银票如粪土,在这众宾客豪商中力压头筹!

    本太守在此接待朝廷钦差王大人、白大人,也不过花费了数百两银的酒水钱而已。令公子这是天上哪来一阵大风刮来的银票,才能在这销魂金窟,挥金如土!以你这县令的俸禄,如何供得起令公子的挥霍。解释一下吧?”

    “这...”

    王县令脸色惊慌失措,吓得满脸的大汗。

    他这次陪钦差大人、赵太守来烟雨楼赏花魁会,是悄悄私下安排进来。为了让三位大人与民同乐,也为了安全起见,自然并未对外声张。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德行,打小被他大夫人给宠坏了,打不的骂不得,成了一个花天酒地的纨绔子弟。

    王县令身为姑苏县最大的父母官,县城内他说了算,大儿子常常在城里烟花之地小打小闹,有他照应也出不了什么大事,所以他平日里也懒得去管束。

    只是今天特殊,赵太守和钦差王大人一起驾临。在这姑苏县城里,他这县令反而变成最小的芝麻官了。

    王县令哪知道,他儿子王富豪平日花天酒地也就罢了,今晚居然会拿了那么多银票来烟雨楼争这首夜出阁权。

    就不说苏上仙那边的事情。光是当着赵太守和钦差王大人的面,挥金如土,这已经是惹上了大麻烦。

    王县令恨不得冲出去一砖头拍死那坑爹的货。

    “大人,我们王家是吴郡世家大族,在吴郡略有一点薄财积蓄,那王富豪实在是顽劣胡闹,让两位大人笑话了。”

    王主薄见王县令乱了方寸,快应付不过来,连忙帮着解释。

    “是是,我们王家是吴郡世家头等大族,良田万顷。下官也略有积蓄,从不敢收刮民脂民膏。小儿那五千两银票,是我夫人从家中积蓄里给的。”

    王县令慌乱中也醒悟过来,连忙解释道。

    赵居贞脸上更是露出嘲讽之色,道:“哦,那你们王家又是侵了吴郡百姓多少良田,方有这良田万顷!”

    “大人!下官嘴贱...只是信口一说,当不得真。其实家中田产不多...不是..略有田产!”

    王县令吓得浑身发抖,噗通跪下,心乱如麻不知该如何辩解。但田产不多的话,王富豪那肆意挥霍的五千两银票又是从来的?收刮民脂民膏?不好解释啊!

    “大人!”

    王主薄一惊,噗通一声拜倒在地上。知道说错了话,不敢再多说。

    这赵太守一门四进士,在朝廷显贵那是可以上达天听,不好应付。

    赵居贞冷哼,看着王县令、王主薄等人,目光冰寒:“哼,一个王氏豪门便鲸吞万倾之田。只需区区十余户你们这样的世家,便足以瓜分尽这偌大的吴郡。

    贫者无立锥之地,他们如何能不成流民,卖儿卖女为奴为婢!但凡有一口饭吃,谁会离家奔走江湖!

    那些药王帮、马帮等江湖大小帮派的底层子弟,有多少是家中贫寒,才被迫投身帮派。甚至不得不落草为寇、聚众为水匪!这场吴郡巨鲸帮之祸乱,差点席卷整个吴郡,没你们王氏造孽在先,岂会凭空而降,引发这滔天之祸?!”

    王县令、王主薄跪在地上,吓得两股颤栗,背脊生寒。

    赵太守若是把这引发巨鲸帮罪,加在王氏一族的头上,朝廷追究起匪乱的根源,要收拾他们吴郡王家,怕是给王家引来灭顶之灾。

    众大小官员们更是噤若寒蝉,不敢帮衬着说话。他们...有多少是吴郡世家子弟,名门权贵出身。

    赵居贞冷笑道:“你们心里别以为,是我赵居贞要灭你们吴郡世家。

    巨鲸帮这把火是暂时扑灭了,但还有娄县白莲教上万教民。白莲教就算扑灭了,他们后面还有满街数不尽的流民和乞丐。

    你们这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自己早已经迫不及待的挖好了一座大火坑,迟早把你们世家老小的命全都埋葬进去,何须本太守动手。

    本太守在吴郡为官数年便走,也就管的了眼前的几年。你们种下的祸根,最终还是要自己去受。”

    赵居贞神色冷漠。

    他知道这些世家大族子弟,根本就听不进他的话,只当是耳旁风。今晚过后,该怎样还是怎样,能捞多少算多少。

    他也并未打算真的追究。

    出任吴郡太守,当几年的官便走,只能保这眼前数年,也管不了太长远的事情。剿灭巨鲸帮之后,吴郡重建,郡内很多事情,目前需要王家这样的世家出财出力。

    王钦差不由笑着,拍了拍王县令的肩头,安慰道:“赵大人,瞧你这把王大人吓得,尿都快吓出来了。

    别慌,眼前这不是有赵太守顶着吗,至少在他任内的几年,还能庇护得吴郡百姓的周全!今晚的花魁会结果已出,也是该处理斐兴奴小姐赎身的正事了!先看看,那苏上仙会不会出现。”

    他还未亲眼见过修仙之人,对那吴郡的苏上仙颇为期待。

    ----

    ps。今天周二,还有两章写完替阿奴赎身的剧情。这周末31号,最后一段苏尘还乡,刚好写完本书卷一的武者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