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20 江湖事了拂衣去
    三楼大包厢内。

    赵居贞太守看到那青衣斗笠人出现,不由松了一口气。上仙亲自出面,以黄金赎走斐兴奴的契书,他也无需再画蛇添足了。

    他也不说话,只以指沾了点茶水,在桌上潦笔写了“苏上仙”三字,便立刻抹去。

    钦差王大人看了,顿时明白过来。

    原来这位神秘的青衣斗笠人,便是那位在太湖西洞庭山岛屿,逼得寒山真人自毙、茅子元自刎、刘洪自焚,毁了水匪上万大军的苏上仙。

    别说姑苏县衙和吴郡太守府,哪怕是再加上吴郡四大帮、众小帮派,甚至还有被剿灭的巨鲸帮、白莲教和寒山道观加在一起,也招惹不起这位神通莫测的仙人,只能敬而远之。

    钦差王大人的神情却是异样的激动起来,“他就是...传说中的仙人?”

    仙人远离红尘世俗,向来跟凡人很远。他也是头一次,离仙人这么近。

    “正是。我正准备写一份战报奏章,向陛下禀明太湖之战的细节,陈述上仙的功劳。”

    赵居贞点头。

    “不不!”

    王钦差连忙摆手。

    “怎么?”

    赵居贞不由诧异不解。

    他甚至有点担心,王守澄是不是想要私下吞下这笔功劳。

    这位苏上仙打完仗之后,这两日便不见踪影,也不要朝廷的赏银,估计是根本没打算要这份朝廷的天大功劳了。

    王钦差却是迷着眼睛,低声笑道:“赵老弟,你以为灭了巨鲸帮,便能入天子的眼?臣子为朝廷剿匪分忧,那是本分,算不得什么。你可是把另一份天大的奇功,从指缝里溜走啊。”

    “这,我有些不明白,如何是大功?如何飞黄腾达?请王大人细说!”

    赵居贞一愣,更疑惑了。

    对陛下心思的了解,他当然不如这位陛下跟前的钦差宦官。

    虽然他赵居贞不屑于专营,但他也不会跟加官进爵过不去。

    想要在朝廷一展抱负,必须成为朝堂上的高官大臣。而这一切,还得先被陛下欣赏,看得上才行。

    “只有知陛下心头冷暖,才能简在帝心啊!

    你不在长安,不了解情况。陛下这些年,渐老了,国事托于诸位大臣。别无所好,唯一心得那长生之路而已。

    陛下便曾私下亲口透露,他有寻仙问道之意,只苦于没有仙人引路。

    陛下若知道吴郡出现一位苏上仙,会是何等的惊喜!如果能够请苏上仙入长安,陛下定会拜为国师!

    你我请仙人入长安,立下大功一件,何愁陛下不龙心大悦!

    有陛下的龙颜大悦,有苏上仙的关照,你我等人彼此照应,何愁你我不飞黄腾达!届时,大半个朝堂,都是你、我、苏上仙,我们说了算,那是何等的威风!

    赵老弟啊,这才是一份天大的奇功,足以让你我一起真正的飞黄腾达!”

    “陛下,会拜苏上仙为国师?!”

    赵太守闻言,震惊。

    陛下这些年,不如以前英明神武,行事常常有荒唐之举,言官自谏也劝不了。连深受宠的白大人,因为劝谏多了,都被陛下不喜,被贬去江州。

    原来,陛下这些年是痴迷寻仙问道,居然到了如此程度。

    但,他也阻止不了此事。

    赵居贞默然,心头另有心思。

    陛下这寻仙的心思已生,想阻止,几乎不可能。

    苏上仙已经扫荡了吴郡的妖孽,何不干脆顺水推舟,引苏上仙人入长安。斩除盘踞在朝堂上的奸邪,何愁天下不太平?!

    苏上仙的话,定然能比言官还管用,或能劝谏陛下的一些荒唐行为。

    届时,他赵居真也是中兴之臣,功在千秋!

    “钦差大人妙哉!正应该如此办!就依钦差之意,去请苏上仙来密议一番。问问他是否有前往长安,出任国师之意。”

    赵居贞打定心念,笑道。立刻招来几名小吏,吩咐准备去私下请苏尘过来。

    两人各怀心思,相视一眼,皆是欢喜。

    ...

    烟雨楼的众大豪客、大富商、权贵公子们,都瞪大了眼睛,望着那枚铜钱在空中徐徐飞过,落在阿奴手里。

    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这不是宗师的真气。

    是仙人的神奇力量。

    他们再一次亲眼看到,苏上仙施展神秘的力量。

    虽是一枚小小的铜币,仅仅不足一钱之重,但是不靠任何真气之力,便能凌空悬浮起来,这已经远远超越了江湖中人的能力,属于神仙之力的范畴了。

    “苏...上仙!”

    “他果然是苏上仙...他来了!”

    很多江湖大豪客们激动的浑身颤栗,似乎再次感受到了,当日在太湖北芦荡湖畔,那种仙人降临的恐怖威压。

    仙尊的天威莫测,执掌芸芸众生。

    颤栗!

    那是对那种力量,本能的恐惧。

    激动!

    那是因为他们再次见到了那位,在北芦荡官府和江湖联军几乎崩溃的边缘,施展神威仙术,一举逆转战局的苏上仙。

    “苏上仙!”

    “他真的是苏仙人,翠儿,我是在做梦吗?”

    “苏上仙...是他,他救了我哥哥的性命!啊,我居然亲眼看到他了。”

    众多烟雨楼的姑娘们,隐约猜测到,这位神秘人的身份。

    甚至,有姑娘尖叫起来,幸福的几乎快要晕倒。

    自太湖一战之后,整个姑苏城里的百姓,无不在传颂,这位在江湖大军败亡之际,力挽狂澜,一举击溃巨鲸水匪联军三大匪首的苏上仙。

    他不仅仅救下了吴郡众帮派的数千名江湖精锐子弟,更是彻底剿灭了为祸吴郡上百年的巨鲸帮,助官兵们彻底铲除太湖水匪,还吴郡一个太平。

    他还诛杀了巨鲸帮后台,曾经的吴郡第一世外高人,寒山妖道。

    不管是姑苏城的平民百姓,还是朝廷官府,还是江湖帮派,甚至于她们这些青楼女子,无不对这位年少的苏上仙,无比的崇拜和仰慕。

    可是苏上仙行踪缥缈,自太湖一战后,这几日便不见,未曾在姑苏城、吴郡江湖上露面。

    ...

    青衣箬笠人没再看烟雨楼内,无比激动的众大豪客、大富商、那些崇拜的青楼女子,直接又挥了一下手。

    剩下四箱宝箱,被一起打开。

    黄金!

    全是金光澄澄,耀眼刺目的黄金。

    四口装的满满的黄金宝箱。

    “刚才那口是买契书的钱。剩下四口宝箱,其中一口万两黄金珠宝,存在姑苏的钱庄,由阿奴小姐亲自支配。

    另外两口又药王帮、马帮、铁剑门、天鹰门,各一半。最后一口由吴郡其余数十小帮派均等分。这些三大口箱子的黄金,是作为保费付给你们,保护阿奴小姐今生安宁的费用。”

    青衣箬笠人望了一眼,烟雨楼内众激动的帮派豪客,语气冰寒道:“她的安全,就由你们四大帮和众小帮派一起负责。作为代价,若是她出了事,你们四大帮和吴郡江湖的大小帮派,一起给她陪葬!”

    烟雨楼的众江湖豪客们,惊的倒吸一口冷气。

    用三口三万两的黄金让整个吴郡江湖四大帮和大小帮派,一起联保阿奴今生。

    若是出事,则给阿奴陪葬。

    吴郡江湖上宗师境界高手便有三位之多,其余底层弟子何止一二万之众。江湖多少人的性命,压在阿奴小姐身上。

    若她出事,吴郡所有帮派,便是鸡犬不留!

    众多年青豪杰,听的心惊肉跳,额头血脉都在搏动,遍体生寒。没一人敢出言反对。

    “上仙有命,莫敢不从!”

    “谨遵上仙法旨!”

    烟雨楼内,李朔、寒鸦、药王孙白鸿三大宗师,各从包厢内出来,毕恭毕敬拱手一礼,以帮主之身份亲自接下了这份保单。

    青衣箬笠人处理完这些事情,才瞥了一眼钻入桌底下的王富豪,眸中冷漠。

    不小心,踩了王富豪的手掌一脚。

    “哎呀,痛死了我啦!上仙,小的有眼无珠,别杀我!我不知道那是您老看上的女人。富贵表弟~,爹~,快救我啊~~,我要死啦!谁来救我啊!”

    王富豪王大公子藏身钻在桌子底下,被踩的一只手骨头都断裂,不停在抖索颤抖,像杀猪一样凄厉惨叫。

    烟雨楼这满堂豪客们,尽皆死寂无声,谁又敢救他!

    王县令脸色苍白从三楼的包厢里跑出来,两股颤颤,噗通一声屈膝跪倒,磕头道:“上仙,小的管教无方,恳请上仙饶了小儿一命!从此以后小的关他一辈子,绝不敢再放出惹事非。”

    王富贵脸色发白,跪地,叩首道:“苏师...求上仙,饶在下堂兄一命!”

    苏尘漠然看了他一眼。

    王县令帮他儿子求饶也就罢了。王富贵这么傲骨的一个人,居然愿为了救他堂兄的命一跪。

    这姑苏王氏的气数,看来一时半会,还倒不了。

    “滚吧!”

    “谢上仙!”

    王富贵心头悲喜交杂,没想到苏上仙居然会给他一个薄面,再叩首。

    苏尘处理完烟雨楼之事,步出烟雨楼外,往苏河方向大步流星而去。

    这个吴郡江湖,是阿丑梦中的江湖,也是韩平山、寒鸦、药王孙白鸿、李朔他们耗尽一生的江湖。

    江湖渐远,他已经不再属于这个吴郡江湖世界。

    此间江湖事了,该回去了。

    ...

    烟雨楼内,众豪客、小帮派帮主们都急了,他们早就想要求见苏上仙,只是前两日见不到人影,没机会而已。

    “苏上仙,且慢走!在下飞鹰门主,欲拜上仙为师,请仙尊收留!”

    “苏上仙,你乃我救命恩人,从今往后你的话就是天命,比皇帝老二还管用,江湖上谁敢为难阿奴小姐,我李铁布衫将他大切八块!”

    一名粗豪铁汉跳出来,大吼。

    “对!”

    “在下黑狗帮帮主黑狗,谁跟仙人过不去,就是跟我疯狗过不去!”

    “苏上仙,我黑熊帮帮主护驾来迟,我从今往后便是苏上仙座前的黑熊卫。王富豪这小子,敢跟苏上仙抢女人,再敢出来招摇,老子下回见了一巴掌扇死他!”

    之前还安静心惊的众江湖豪客们,一下子全都跑出来,急急追赶苏尘的身影,想要一个追随效命的机会。

    太守府的那些小吏匆匆而去,片刻之后却脸色土灰的回到厢房,禀报:“大人,苏上仙走了,他走的太快了,我等追出去,他已然不知去向!”

    “什么,赶紧去找啊!”

    赵居贞顿时急了。

    苏上仙身上,寄托着他的梦想。如果苏上仙愿意和他联手去长安,得陛下的信任,不再信任那些奸佞小人,他赵居贞或许有望成为大唐中兴之臣。

    他心中最怕的是,苏上仙根本看不上那些凡俗世间的富贵,理都不愿搭理此事。

    “这,属下不知从何找起啊!”

    那些小吏慌乱道。

    “一群废物。”

    赵居贞大急:“神仙也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吴郡十三县就那么大,找不到一个神仙,要你们这些酒囊饭袋干什么!王县令,去把你们姑苏衙门的衙役、壮丁,都派出去找!只要他还在吴郡之内,就能找出来!”

    ...

    众吴郡的官员,江湖大豪客们,没想苏尘说走就走,不由心急追出。

    但是追出烟雨楼外,却是骇然。哪怕是李朔、寒鸦等宗师高手,也连苏上仙的影子,都追不上。

    来的突兀,走的也干脆。

    姑苏城寂静黑暗的街道上,空荡荡的,早不见踪影,仿佛世间从来没有这个人出现过。

    只在烟雨楼内,留下五口金光璀璨的宝箱,证明着苏上仙曾经来过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