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23 滔天功名和富贵
    姑苏王县令的官船一靠岸,上百多名披红带彩敲锣打鼓的衙役们抬着匾牌,上百名挑夫担子紧随而至。

    周庄水乡一下热闹起来了。

    众村妇、渔民们,张屠夫夫妇,还有媒婆、小寡妇等等,纷纷慌忙避让在道路两旁,拜见县令大老爷。

    苏老爹和苏老娘惊慌失措,也想要躲到路旁去叩拜县令,却被苏尘双手一按。二老都稳稳当当坐在桌席上,没能动分毫。

    “小官,叩见苏上仙大人!”

    王县令看到酒席中间坐着的苏尘,脸上露出激动之色,快步上前,苏尘叩了一礼。

    能够安稳坐在一旁的,当然只有苏上仙的老父老母了。

    “叩见两位仙父、仙母大人!”

    王县令又赶紧向苏尘旁边的苏老爹、苏老娘深深的躬腰一礼。

    苏老爹和苏老娘自打张屠夫来了之后,整个人便有些懵,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见到王县令向儿子,又向他们两人叩拜,那更是感觉天旋地转,浑浑噩噩。

    他们苏家世代打渔,受了一辈子的穷,这一辈子见过的最大的官也不过就是乡正和衙役班头了。从未见过尊贵的姑苏县令大老爷,更别说县令大老爷居然向他们行大礼。

    当然,也没人敢说他们二老失礼。他们也无需做任何事,只需接受县令老爷的拜见就行了。

    “王县令,你这副阵仗,是干什么?”

    苏尘看着王县令,淡淡道。

    他这趟悄悄回来见爹娘,就是生怕动静太大,也好清静的和爹娘、二弟三妹处些天。

    但这王县令如此大张旗鼓,这周庄怕是再无片刻的清静可言。

    王县令连忙露出谄媚之色,讨好道:“苏上仙,非是小官要打扰上仙的清静!但您可是在围剿巨鲸帮一战,为朝廷官府、为吴郡百姓、为吴郡江湖子弟,立了天大的奇功啊!

    这份剿灭巨鲸帮水匪的头等大功,您不认领,谁也不敢认领啊!姑苏城里的富商、百姓们,从此可以安心走在各条河道上,都强烈的希望为上仙献上一份薄礼。

    您瞧那挑夫们的上百担子的上等绸缎、瓷器财货,那可不是小官送的,那是全姑苏城百姓们一起送您老的。

    您打完这一仗,就无声无息消失了。在烟雨楼露了一面又不见了,可让我们上下找的好辛苦啊!

    我这刚得到张班头的消息,便将早就准备好的东西带来,先来一步拜见上仙,来周庄稍稍布置一番。

    很快,钦差王大人,太守赵大人,还会带来朝廷给的功劳犒赏。甚至还有那些江湖帮派,药王帮孙老、天鹰门寒鸦、马帮李朔等宗师,也会率弟子赶来周庄,拜见上仙,以叩谢上仙在太湖之战的救命大恩!”

    苏尘默然。

    既然人来了,那就先这样吧。

    王县令连忙吩咐三班衙役们,把镇子里最大一座宅子,周乡绅一家老小清出门,将大宅院都空出来。

    也好有一个体面的地方,来招待吴郡太守赵大人、朝廷钦差王大人,以方便众人拜见上仙。

    ...

    姑苏县城往周庄的水道上,三艘巨大的官船正在缓缓航行着,载着大批的财货前往周庄。

    赵居贞得知苏上仙出现在周庄的消息,十分心急,立刻带着众太守府的官员们赶往周庄。

    他派人找了苏尘好几日子,但是一直找不到人。

    现在终于又得到消息,苏尘出现在周庄,他生怕苏尘又消失而去,连忙和钦差王大人兼程赶来。

    赵居贞生怕苏尘再度离去,他又落了一个空。

    “快,休要耽搁!赶紧,跑快些!”

    嫌乘船太慢,心切之下,他换上轿子,催促八名衙役们抬轿子飞奔。

    “赵太守驾到!”

    “钦差王大人驾到!”

    数十名衙役抬着两副轿子健步如飞,后面还跟随着三四百名一路快跑的官兵。

    吴郡太守赵居贞带着吴郡十三县大小官吏驾临,前前后后至少近千人。

    此外,吴郡江湖各大小帮派的帮主高层们,更是成群策马而来,抵达周庄拜会苏上仙。

    ...

    赵太守、钦差王大人,以及吴郡众江湖帮派,众人簇拥着苏上仙、苏氏二老和弟、妹,聚集在周庄的一座大宅院。

    苏尘来到大堂,正座坐下,看了赵居贞、钦差等众人一眼,神色淡漠道:“赵大人此番来周庄,不知是何意?”

    “下官赵居贞,拜见苏上仙!此行拜见上仙,有两件事情。其一是寒山妖道遗留下了一些符箓和杂物,,望上仙处置。还有朝廷下发的一笔剿匪赏银和财货,也需下官亲自交给上仙。其二,则是关系到当今天子。”

    吴郡太守赵居贞连忙朝苏尘行了一个大礼。

    身为朝廷四品命官,坐镇一方的太守,除了朝廷之上叩拜大唐天子,在家中叩拜父母和祖先之外,是绝无朝别人下跪之可能。

    当然,仙人是非常特殊的例外。仙人,即天!拜仙人,乃是向天叩拜之意。

    赵居贞拜见苏尘,说明他的来意。

    很快,有官吏们送上一个木盒,装着寒山真人遗留的一些符箓和杂物。另有官差,抬上几口沉重的大箱子,里面沉甸甸数万两白银。

    苏尘并未拒绝。

    “当今天子有寻仙问道之心,愿以国师之礼以待上仙,盼望上仙能够移驾国都长安。”

    赵居贞这才继续说道。

    大庭院内,众江湖帮派帮主、豪客们都低声惊呼。

    天子寻仙问道,朝廷赐位国师,那可意味着权势滔天,享之不尽的财富。比待在这小小的吴郡,不知强多少倍。

    “不知苏仙人,可愿前往长安为护国仙师?”

    赵居贞恭敬,小心询问道。

    “我无意江湖和朝堂...我要的你们给不了。你们给得了的,非我所欲。太守大人回去吧。”

    苏尘淡漠道。

    他对那些送礼的,也并不拒绝,只是淡泊的收下。

    天子想要寻仙问道。

    但修仙之道,他自己也只是才初窥一二,还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办。哪里有什么能力,去指点当今的天子。

    “这...”

    赵居贞太守大人,王钦差,和众大小帮主们面面相觑。

    这就干脆的拒绝了?!

    苏上仙一心仙道,看不上世俗的滔天富贵,这倒也不难理解。红尘之间无尽的繁华,无上的功名利禄,只对他们这些俗人有用。

    苏尘昨夜将那五万两黄金都撒出去,可见滔天富贵在他眼里,真如粪土一般低贱。仙人心里想要的,他们根本没有。

    毕竟,他们也没有真正的见过哪个仙人,留恋红尘世俗的。

    王钦差,赵居贞太守相视一眼。

    他们早有另外的准备,以讨好上仙。既然上仙不想要,那上仙的家人总需要这些吧。仙人看在眼里,多少总会有所表示吧。

    钦差王大人满脸笑容,问苏家二郎,道:“小兄弟,你想要什么?当将军,当朝廷大官?”

    苏二弟茫然,不懂什么是将军,道:“我想吃肉。”

    赵居贞连忙插口问道:“小弟,你想读书吗?”

    苏二弟想了想,这次认真的点头道:“想,爹说,读书人最有本事了。”

    赵居贞大喜道:“我乃当朝进士,这苏二郎的启蒙老师,非我赵居贞莫属!来人,改苏家幼子为吴郡第一等良家子,本太守为其亲传之师。”

    王钦差顿时心塞,郁闷吐血。

    这赵太守太会挖墙角了,你一个赵氏名门的当朝大进士,当八九岁孩童的启蒙亲传老师,你还要脸吗!

    王钦差连忙朝苏三妹道:“苏小妹,你想要什么?”

    苏三妹畏缩的躲到爹娘的身后。

    “苏老爹、苏老娘,您二老有何愿望?”

    王钦差无奈,只能问二老。

    苏老爹想了好一会儿,哆哆嗦嗦道:“老朽打了一辈子的鱼,其它也不习惯。这一两年就寻思着,能换一条大渔船,也好下湖打鱼!”

    顿时,满堂众官员,江湖大豪客们都是哄然大笑。

    有苏上仙这位儿子,下半辈子还需要下湖打鱼吗?恐怕鱼都会抢着跳到兜里来!

    “苏老爹稍候!来人啊,拿衙门的田、地、山、湖泊的契书来!”

    赵居贞连忙道。

    他扶着苏老爹,率众官员们出了大宅院,指着远方的一座湖畔吩咐道:“苏老爹,瞧那座湖!划湖五十里,从湖面到湖里的鱼,到湖底下一根水草,从此世代归你们苏家,改名苏仙湖。”

    他指着不远处一块地,道:“从此地,划地一百亩,起苏家大宅一座,为苏仙府!”

    他指着远方的良田道:“划周庄良田百顷一万亩,归苏家!”

    他又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山道:“划周庄山林百顷一万亩,更名为苏仙山,归苏家!”

    “凡此种种,立下湖契、地契、山林契、房契,各一份,以酬谢苏上仙,为朝廷,为吴郡百姓,为吴郡江湖,立下的盖世奇功!”

    在一旁的姑苏城王县令听了,心中肉痛的吐血。

    姑苏县境内根本没有多余的无主良田,这些全要从王家族产里割划出来。

    赵太守事先曾对他说,“划归苏家的田地山林,都要从你们王家出。这次巨鲸帮之祸,就先放过你们王氏,如若不然,这次巨鲸帮的祸源,就得你们王家去背。”

    王县令肉痛无比,却不得不答应。要不然,这朝廷的罚鞭子打下来,王家怕是更痛。

    “这...这是多大啊?”

    苏老爹和苏老娘,恍恍惚惚,整个人如在梦中。

    他们世代打鱼,一生住在这一艘仅仅能容身的老旧小渔船上,在岸上无一寸立足之地。完全不知道,五十里湖泊、百亩大宅、一百顷良田、一百顷山林的是多少。

    在旁边的张屠夫,连忙谄笑道:“苏老叔,您老眼睛朝那边看过去,只要能看到的良田,以后都是您苏家的田!只要能看到的湖,那都是你家的湖。那一整座的大山,快比得上一座药王山了,那是你家的山。您家一百亩宅子有多大?估摸着可以住个上千人吧。您老这一辈子...祖孙三五代都不用愁了!”

    这官府朝廷这边,总算是完事。

    很快,吴郡四大帮派和众小帮派,纷纷献上他们早准备好的各种大礼。

    其余一些江湖豪客们纷纷上前,叩拜,咬破手指,滴血起誓。他们也不敢去求苏上仙,只能去求苏老爹苏老娘。

    “我等在太湖一战,皆身受上仙救命大恩。日后以苏老爹为我吴郡江湖帮派公认的祖师爷,以后苏家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只要我等一口气在,休想动吴郡苏家一根毫毛。”

    “苏老爹在上,徒子徒孙叩见祖师爷!泣血为誓,绝不敢反悔。”

    “我等愿世代为苏家效力,护卫苏家!”

    苏老爹都慌了,哪敢受他们这样跪拜,急忙扶他们起来。

    苏尘看着,默叹。

    这一转眼,苏家已成眼看已经成了大势,属于吴郡的一等强豪门客无数,比之那些吴郡世家还强势。

    这江湖上的攀附之人,如过江之卿,赶也赶不走。这倒不全是为了讨好苏尘,而是跟着吴郡这个新兴的势力崛起,他们也能得很多好处。豪强门下的门客,那也是可以在各地横着走。

    苏尘知道劝不动他们,只能听之任之了。

    当日,周庄苏家的上百亩大宅院开始动工,姑苏城来的数以百计匠人和上千名杂工们,在这贫瘠的乡野之地,凭空造起一座青砖黑瓦大豪宅。

    苏府的正门上,高挂“苏仙府”三个大字匾牌。

    两侧,则是那两副“吴郡真仙”,“恩泽万民”的金字大匾牌。另有两座青石大狮子,数十名壮汉用船从姑苏城搬运了过来,镇守门宅。

    ...

    夜里。

    趁着人少,清静的时候。

    苏尘见了苏老爹、苏老娘二老一面,将一个密封的锦囊,交给二老。

    “这个锦囊,里面记载了五口箱子的埋藏之地,不要打开。弟弟如今拜师赵太守,日后等他考上举人、进士,三十岁后成就了一番大业,行事稳重的时候,再将这锦囊交给他。让他起出这五口箱子。”

    “至于三妹,让她拜师天鹰门主寒鸦,研习武道。日后留在你们身边,照料你们。此事我已经跟寒门主私下吩咐,你们也无需操心。他们四大帮都受了我恩惠,这些年也会看护一二。”

    苏尘慎重交代。

    他无法留在家里一直看护。

    走之后,别的也不担心。二老眼界小,二弟三妹又太年幼,就怕骤富之下受人蛊惑把持不住,肆意挥霍,金山银山也会在十多年里挥霍一空。

    眼前再多的地产和财货,若是守不住,到头来也是一场空。

    但只要二弟跟着赵居贞太守,成年后能学的一身本事,留下那五大口的箱子,苏家也能东山再起。

    苏老爹和苏老娘连连点头,仔细藏好。

    这一二日,苏尘又陆续处理了一下杂事。他将寒山真人炼制的几份金甲力士符,交给了赵太守和钦差王大人,还有几位大帮主,也算给他们一些回报。其它符箓他们也不会用,只有这个是防御型符箓,可以用来防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