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29 樵中仙(第3更,求月票)
    苏尘和阿奴,带着白莲力士来到山脚,偏僻的一觉,找到了那户姓吴的樵夫人家。

    却见,在这座木屋有一名年龄有近百岁,满脸皱纹的慈祥老妪,正在屋前的灶台熬煮着早粥。

    她年龄虽老,却是耳聪目明,见有两名外地来的客人登门来访,连忙热情招待他们进屋来坐。

    这座山脚小村很少有外人来访,若是有人登门,村民都是非常热情。

    苏尘上前询问,才知道,原来这相貌祥和的老妪正是那吴樵夫的老母亲。她丈夫早已离世,只和儿子独自居住在这山脚下。

    苏尘略一感知,这老妪只是普通的老妇人,身体健朗,但并无奇特之处,不曾修炼过武道。

    老妪自言,她儿子前日背着斧头进山伐樵去了,也不知还要几日才会出山。往常,短则三五日,长则要一个月,才会从深山老林里出来。

    苏尘在屋里随意看过去。

    除了看到几副猎杀的虎豹、狼熊皮毛之外,意外的看到墙角堆着一些有灵气的木柴,但是被堆在墙角,被老妪当成灶台烧饭的柴来烧。

    还有一些木碗、盛饭的木杯子、筷子,居然全都是用灵木打造成的。甚至,连木屋内,老妪睡觉的一副木板床,都是用整块的灵木打造而成。

    苏尘打量到那木床,不由的心头一震。

    这些灵木里的灵气虽然微弱,寻常人看不出来。如果放在繁华城池,那就是最上品的木材,可以卖出极高的价钱。就这样当柴火烧,也实在是太浪费。

    他越发感觉这位吴樵夫,并非寻常之辈。这是他在各地寻仙问道,游历一年以来,遇到的最神异的人。

    这意味着两件事情。

    这吴樵夫很至少是一位有超凡感知力的武道宗师,甚至可能是修仙之人,隐居在此地。因为只有宗师以上的感知力,才有可能发现这是灵木,并用它们来制成灵木器具。

    而且,这莽山之中,应该有整棵巨大的灵木,方有可能打造出这样的床具。这在其它大山大川,是极为罕见的。至少苏尘并未在其它地方见到过,只发现了一些很小的零碎灵材料。

    “我进这莽山去看一看,稍候便回。”

    苏尘决定亲自去看一看情况,出了木屋,将几份防身的灵符和一把临兵豆交给阿奴,低声交代了一番,决定去莽山里找一找。

    阿奴点头,带着那三个白莲力士,在这山脚木屋等着苏尘回来。

    ...

    莽山,高大而险峻,林深而草密。

    想要翻越这座大山,哪怕是最有经验的猎户,用绳索飞勾,也极其的艰难,至少耗费数日的功夫。

    朝阳东升而起。

    苏尘青衣身影迎着金光灿烂的朝阳,在这座大山之中健步如飞,如履平地,不多时便翻越过去。

    翻过这座莽山,远方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大山,一座一座连绵,望不到边际。

    苏尘望而兴叹,难怪那小村子的村民们对莽山望而生畏。这无边际的山脉,寻常凡夫根本过不去。

    苏尘继续在这大山之中,四处寻找。

    这大山之中,随处可见深涧,绝壁和悬岩。

    前方一座大瀑布,倒挂悬川。

    瀑布山水,从千丈高峰溅落而下,触石飞溅,山水渗珠,飞沫万千,在朝阳之下,晴霁光而映七色,化雨露而聚甘泉。

    苏尘过了瀑布。

    突然,听到对面一座大山之巅,传来一个洪亮的歌声。

    苏尘不由一振,寻歌声而望去。

    这歌声嘹亮雄浑,粗犷而豪迈,在大山大河间缭绕,传到大山遥远之外。

    苏尘攀岩而上,看见数里之外的山巅之处。

    “呦~!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苍径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

    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收来成一担,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无些子争竞,时价平平。不会机谋巧算,没荣辱,恬淡延生。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却见,有一名壮年樵夫大汉,腰下虎皮袄,坦胸赤膊,双手持一把巨斧,引吭高歌,在砍伐着一株巨木。

    朝阳东升,金灿灿的阳光照耀在这位壮年樵夫身上,如同一尊浑身绽放神光的天神一般,夺目耀眼。

    那柄巨斧足有半丈长,似铜似铁,厚重无比。

    劈斩之间,风声呼啸,何止上千斤之重。

    “呼,轰!”

    一斧下去,巨木开裂,山石震动。

    呲!

    苏尘惊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哪怕是一代宗师境高手,拥有千斤的爆发力量,但平常用的兵器也不会超过一百斤。上千斤那是极限的力量,挥舞几次,就会力竭。

    哪怕是他这样的修仙者,打出几十次上千斤力道很容易。但是不停的挥动那上千斤的巨斧,去砍伐那树木,却做不到。

    这樵夫,分明就是一名修仙者,而且绝对是天生神力的修仙者。方才可能频繁的挥动巨斧,千百次的劈砍树木。

    “好一位吴樵仙!”

    苏尘一时看着惊呆住。

    这位伐樵的大汉,应该就是村民们口中的吴樵夫。那粗犷豪迈的歌声,意境悠远,更是令人如痴如醉。

    苏尘听了小半响,才回过神来。

    这是他踏遍千山万水,找遍了几乎半张大唐山川地形地图,遇到的第一位真正的修仙者。

    苏尘并未贸然过去,而是在数里之外观望这位吴樵夫。

    这位吴樵夫手持千斤巨斧伐木,依然是信手拈来,丝毫不觉疲惫。沉醉于伐木,完全对外界的情况不加理会。如此强悍的神力,肯定在他之上。

    苏尘细听樵夫的歌声。

    歌声豪迈雄壮,如晨音暮鼓。在山涧河谷回荡,震撼数十里山川。放在世俗凡尘之间,这绝对是一等一的豪杰,比那宗师李朔和韩平山,强悍不知多少倍。

    这等世间罕见的豪迈人物,隐居这山野小村,醉心于当一名樵夫,应该是心性极为纯正之人,不是心性邪恶之辈。

    苏尘寻思了一下,这才决定上前攀谈一番,询问他是否知道朝歌仙城的去处。这毕竟是他这一年,遇到过的唯一一位修仙者。若是错过,还不知哪年哪月才能遇到其他的修仙者。

    他翻越山崖,来到峰顶,朝吴樵夫抱拳一礼,问道:“这位大哥,可是山下老百姓所称的吴樵仙?”

    那樵夫汉子正醉心于伐木,没想到居然有人上山,专门找他,不由一愣。

    樵夫大汉拿汗巾擦了一下额头的大汗,打量了苏尘一眼,爽朗的笑道:“这大山恶瘴重重,常有豺狼虎豹出没,等闲之辈无法来此地。小兄弟能独身来此地,也非凡夫俗子!村里没人叫我吴樵仙,都叫我吴樵夫。小兄弟进山来找我,不知有何事?”

    苏尘连忙道:“在下苏尘,从江南一带而来,寻访修仙同道。偶然间路过山下小村,听说吴大哥神异,便找了过来。不知吴大哥怎么称呼?”

    “我姓吴,世代都以打樵伐木为生,山野村夫,也没什么名。托个大,苏小兄弟你叫我吴大哥,或者直呼吴樵夫也行。这都是小事,不打紧!”

    吴樵夫摇头道。

    苏尘愕然。

    这位修仙者,居然是世代以伐樵为生。而且居然只有姓,没有名。

    他也不好再多,只好道:“原来是吴大哥。小弟四处寻访名山大川,想要寻找修仙同道聚集之地。我曾听别人说,有一座名为‘朝歌仙城’的地方。吴大哥可知道,朝歌仙城在哪里?”

    吴樵笑着,指了一指远方道:“你还真找对了地方。朝歌仙城已经不远,从此地过去,翻过数百十座大山,走个数千里就到了。对我等修仙之人,跋山涉水是寻常小事。”

    苏尘不由大为惊喜。

    他和阿奴找了一年,一直在找寻朝歌仙城的下落,如今终于找到朝歌仙城的消息了。只要知道是在这片大山脉之中,接下来就很容易了。

    苏尘和吴樵夫攀谈着。

    在那片山脉之中,有一座宏伟大山,名为朝歌灵山。

    这灵山,乃是一条天地灵脉之所在,灵气汇聚。

    千百年来,无数的修仙者们寻访到此地,见此处灵气非常浓郁,便惊喜的在这里结庐而居。

    哪怕没有任何灵物,仅仅只是在这里定居,修炼速度也远超过其它地方。

    况且,这朝歌灵山一带灵物颇多。

    这里成了众多修仙者们的聚集之地,久而久之,形成一座仙灵之城。成了一座非常适合修仙者长期定居的仙城。

    “吴大哥神异惊人,定然也是一位修仙者。不如,我们一起去朝歌?”

    苏尘欣喜道。

    “家有百岁老母,父亲早丧,母亲居孀。再无兄弟姊妹,只我一人。凡人百岁而终,家母只怕寿元无多,需要有人在身旁照料。

    我做这伐樵的营生,在村子里可换几文钱,籴几升米,自炊自造,安排些茶饭,供养老母。朝歌仙城虽是伐樵的好去处,但我也去不得,过些年再说吧。

    小兄弟要去找朝歌仙城,自行前去便行了。只要往大山之中找去,并不难寻。”

    吴樵夫摇头。

    “原来如此,既然如此,小弟也不强求!”

    苏尘这才明白,为何吴樵夫已经是修仙者,却依然在这山脚小村隐居照顾百岁老母,乃是行孝之子,心中不由钦佩。

    “苏小兄弟既然找来,也是缘分。等我伐下这株巨灵木,带它回去,兄弟到我家去坐上一坐,喝两杯热酒。”

    吴樵夫热情道。

    “好!”

    苏尘点头。

    他也正想和这吴樵夫多聊一聊,也好知道更多修仙,还有朝歌仙城的事情。

    “稍候片刻!”

    吴樵夫在双手吐了口唾沫,使劲搓了搓,让苏尘走远一点。然后他紧握住手里的一柄巨斧,朝眼前这棵参天巨树砍去。

    “轰~!”

    苏尘之前发现吴樵夫是一名修仙者,太惊喜和振奋,以至于竟然忽略了眼前这棵大树的不凡。

    他这才震惊的发现,吴樵夫砍伐的这棵山巅巨木,是一株桂花巨树,树腰有一丈之宽,神异非凡。

    吴樵夫这一斧头巨力劈砍下去,仅仅只砍进去足足小半尺深。

    但是他一将斧头拔出来之后,这桂花灵木的伤口溢出一些乳白色的液体,居然以肉眼可见的迅速恢复如初,竟然砍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