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31 悲伤,逆流成河!(第5更)
    苏尘、阿奴和吴樵夫三人前往朝歌仙城,不多久来到了途中一座修仙家族兴建的庄寨。一圈青石砌成数丈高的围墙,圈了数里方圆之地。

    像这样的庄子人口不多,大约上千人,大多都是同族同姓。庄寨里只有少量的修仙之人,其余大部分还是修仙者的后裔,一些凡人在庄子里居住。

    苏尘和阿奴两人这才知道,原来这朝歌仙城周围方圆数百里之内,这样庄寨的数量也挺多,凡人的人口甚至要远超过仙城里的修仙者。

    他们大多都是是修仙人的后裔,世代定居在朝歌仙城附近的庄寨,极少会离开去大唐的世俗城池生活。

    庄寨门口,有一卖酒肉茶水的铺子,仅一位凡人店主在忙碌着。

    苏尘三人在大山之中走了小半个月,准备先在这酒水铺子歇一歇脚,吃上几碗汤面,便去庄寨里找吴樵夫说起的那位吕老夫子。

    这路上,吴樵说起这位吕老前辈的神奇之处。

    “这位吕老哥在朝歌仙城,是赫赫有名的老前辈,他修的是极其罕见的‘天机术’。这是一门上古流传下来的测天算命之神术。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读书数万卷,当过云游道士,涉略极广,无所不能。踱步可知人之命数,掐手能算天命。这天下事情,没有他不会的。”

    “跟吕老哥比起来,我就是一个孤陋寡闻的山野樵夫,微不足道。苏兄弟若是能得他照拂,去朝歌城,肯定没问题。”

    吴樵夫眉目飞扬,唾沫横飞。在言谈之间,显然是对这位神通广大的吕老前辈,极为尊敬。

    “这么厉害!”

    苏尘不由听的好奇,想要见识这位吕前辈高人。

    ...

    三人正喝着茶水。

    突然,看到庄寨里面一名七十多岁白发乱糟糟的老头,带着一名十五六岁的小随从跟班,背着行囊狼狈从寨子里跑出来。

    一名四五十岁的泼辣妇人,拿着一把扫帚追在糟老头的后面,破口大骂:“吕夫子,你个窝囊废,去朝歌做了趟生意,又亏了四五百块灵石,你要把家里的灵石都败光是不是!”

    那糟老头正埋头狼狈的跑着,被那妇人骂窝囊废,不由心头火气,不由回头怒骂道:“呔!你个妇道女流之辈,也敢辱骂丈夫!”

    那泼辣妇人顿时劈头盖脸,朝糟老头吐了一口,啐骂道:“你个没用的酒囊饭袋,你做生意亏了本钱,还反过来怨我!”

    糟老头红着脸,辩解道:“做生意折了本钱,那是运气不好。做生意,盈亏都是常有的事,你这能全怨我?!”

    妇人大骂道:“你宋老哥让你去朝歌城看守城门,不怕亏本钱。一个月好歹稳挣数十块灵石,你为什么不去?”

    糟老头顿时受了刺激,暴跳如雷:“我吕夫子堂堂七尺男儿,岂能当一个看城门的狗!老子去浪迹天涯,也不受这份气。”

    “滚!给我滚出庄寨,再也不要回来了了!”

    那妇人抓着扫把便打过去。

    糟老头却不敢还手,只是四下狼狈逃窜,庄寨里不由一阵鸡飞狗跳。

    庄寨子不少的凡人,都在自家门前看笑话,朝那糟老头指指点点。显然,这事情不是一两次,经常发生。

    那糟老头是一名修仙者,但他们丝毫也不畏惧,他们这些族人才是这座庄寨的主人。而那糟老头不过是一个上门入赘过来的修仙者,偏偏还是一个干什么都不成的窝囊废,自然在庄寨里没什么地位。

    “吕...吕老哥...他这是怎么了?!”

    吴樵夫看到庄寨里这副鸡飞狗跳的场面,却是惊呆。

    这糟老头不是别人,正是他极为尊敬和仰慕的朝歌仙城吕前辈,吕老夫子。

    今日,他带着苏尘、阿奴两人前来找吕老前辈,便是想让这位经验丰富的吕前辈为二人引路,提携一二。没想到居然看到吕老夫子被他家泼辣的婆娘追打,这副狼狈不堪的场面。

    “他就是吕前辈?”

    苏尘听到这位便是吕前辈,差点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吴大哥口中那位英明神武的吕前辈,原来这副摸样。

    他和阿奴,一阵面面相觑。他们没看到什么奇人,只看到一个被妇人追撵的上蹿下跳狼狈的白发糟老头。

    阿奴眸中的神色,顿时高度警惕起来,朝苏尘使了一个眼神。

    公子,这老头不会是一个江湖骗子吧?

    吴大哥常年在山村隐居,在家侍奉老母,根本没去过朝歌仙城。也很少跟外面的修仙者接触,性情天真烂漫,怕是很难分辨这样的江湖骗子。

    这一年多来,她和苏尘寻仙问道,见识了不少,早有默契。

    一个眼神,便能看出对方的心思。

    “嗯,咱们小心点便是...。”

    苏尘深以为然的点头。

    这糟老头这副寒酸又狼狈的摸样,一看就是一个江湖上混吃混喝之辈。

    江湖上的这种人,最擅长的就是嘴巴上胡吹海吹,天上地下唯独老子最牛逼。但实际上,本事低微的一塌糊涂。

    偏偏还喜欢到处蹭吃,混喝,专门去哄骗那些天真烂漫的老实人。像吴樵夫这样隐居山村,心思纯正的仙者,最容易被这种江湖骗子给哄骗了。

    看来不只是江湖,连修仙界之中,也不乏此种混吃混喝的骗子。

    但吴樵夫毕竟对这吕老夫子极为崇拜。

    苏尘看在吴大哥的面子上,也不便直接揭穿这老头的老底,免得吴樵脸上也难看。

    ...

    那吕老夫子在庄寨子里东躲西蹿,直到那泼妇怏怏而去,才总算是逃过一劫。

    他垂头丧气的带着那名小跟班,背着行囊往庄寨外面而走,准备离开庄子。

    途径庄子门口的酒水铺子,他意外看到吴樵夫、苏尘和阿奴等三人在喝茶水,不由惊喜。

    “吴老弟,你怎么来了?”

    吕老夫子倒也丝毫不尴尬,和吴樵夫他们三人在一桌坐下。

    “在下小张,三位好!”

    他那个年轻的小跟班,朝三人笑了笑,也随即在旁边,乖巧的坐着。

    苏尘眉头微微一跳。

    他这才不经意的发现,不仅吕老夫子是修仙者,他这位不起眼的十五六岁跟班随从,也是一名年轻的修仙者。

    “吕老哥...你和嫂子刚才这是?”

    吴樵夫反而坐立不安。

    “唉~,一点烦心的家务事。我不过是在朝歌做生意,亏了几百块钱灵石的本钱而已,这婆娘一直死揪着不放,天天骂娘!此事休要去提。”

    吕老夫子摆手,神情颇为失落。

    他虽修炼了天机仙术,早早便成一名修仙者。

    在朝歌城里修仙,需要吃灵谷,买灵丹提升修为,要修炼灵术,要买法诀秘笈、灵器、灵符,吃穿住行,样样地方都缺不了灵石。

    否则,修为提升缓慢,实力提不上去。

    他这大半生去做各种营生挣钱,一事无成,没一样做好的。在朝歌仙城不管做什么生意,从来是只亏不赚灵石。这修仙修的他贫寒潦倒,很是失意。

    “这庄子我是实在待不下去了,只能走。对了,吴老弟你怎么来了?”

    “我新结识了一位新来的修仙者,想让老哥帮衬一二。”

    吴樵夫不再提此事,向吕老夫子介绍了一下苏尘和阿奴,他们是从江南一带来的修仙者,打算去朝歌仙城修仙。

    “好说!修炼上有什么不懂的,只管问我!”

    吕老夫子点头,高呼一声,“店家,来五碗肉汤面,加灵兔肉!咱们边吃边慢慢聊,吃饱了便去朝歌。”

    那酒水铺子的店家,很快给他们五人端上了五碗肉汤面。

    吕老夫子皱眉,拿筷子在面碗里挑了挑。

    却发现,唯独他碗里的灵兔肉又小又薄。

    明显比苏尘、吴樵夫、阿奴,甚至他那小跟班那四碗肉汤面里的肉,要少了几大片。

    “店家,你这是什么意思?”

    吕老夫子一拍桌子,不由大怒,朝那店家骂。

    “没少放,你那碗肉融化成汤了而已!”

    店家掌柜也是庄子的人,平日对吕老夫子这位窝囊废的上门女婿颇为轻视,故意在他的碗里少放了几块肉。

    “你个凡人,也敢欺辱我吕夫子...莫非仗着你是庄子里的人,我就不敢收拾你不成!”

    吕老夫子看出来,那店家故意欺他,不由气的浑身发抖。

    他破口大骂,唾沫横飞。这店家哪里是吕老夫子的对手,直把店家骂的不敢开口。

    “你...我...!”

    突然,吕老夫子指着那店家,越说越激动,突然捧着肉汤面碗,嚎啕大哭起来。

    泪流满面,老泪纵横。

    吴樵夫惊呆了,连忙把自己碗里的大块肉,夹给吕老夫子道说:“吕老哥,不过区区一碗肉而已,不至于如此。来,我这碗里的肉给你!”

    苏尘和阿奴惊愕,也是连忙把肉夹给吕老夫子。

    吕老夫子却是看也不看,只哭的撕心裂肺。

    “我哭的不是肉!我难过啊!我吕夫子七十岁,修仙大半辈子。做什么事都不成,做一件败一件。在城里做点小买卖,居然亏出几百块灵石,亏的一塌糊涂,老本都蚀光。

    我现在居然沦落到,为了这一小碗肉,去跟一个凡人斤斤计较争吵!

    我可不就是一个窝囊废么!

    我这辈子算修个什么仙啊,也就剩下二三十年的命,这辈子怕是就这样完了!这根本不是我要的苟且人生啊!”

    顿时,酒水铺子里的众人,突然听到吕老夫子这番嚎啕大哭,都陷入了死寂一般的沉默。

    吕老夫子这大半辈子,是活的多么苟且和悲催,七老八老了,还哭的这样撕心裂肺。

    悲伤,竟逆流成河!

    “吕...前辈!”

    苏尘心头猛然一震,望着吕老夫子。

    默然。

    曾几何时,他在姑苏城颠沛流离,何尝不是这样,被恶狗追撵,被乞丐欺辱,只为了一碗剩饭汤水饱肚子,蝇营狗苟的活着。

    世上之人,有多少人,是不是过这样的人生。

    常常深夜里独自一人,忽然悲从中来,恸哭流泪。心头的苦,无人诉说,咬牙吞下埋在肚子里,从不敢让任何人知晓。

    每天,拼死拼活的干活,却还是一贫如洗。

    苏尘长叹,心有凄凉。

    他还年青,倒也没有吕老夫子这七八十岁,一大把年纪却依然过的穷困潦倒,浑浑噩噩。

    到了吕老夫子这一大把年纪,还是平庸的修仙之辈,一事无成,那种心头的绝望和悲凉,绝不是旁人能体会的。

    吕老夫子嚎哭了好久,哭的老眼里泪水都流不出来,终于平息下来,握着吴樵夫和苏尘的手,道:“两位老弟,老哥这副狼狈,让你们见笑了。

    你们还年青,千万别觉得时间还很多,咱们炼气期修士其实也就一百年的寿命。只争朝夕,抓紧一切法子,多挣灵石来修炼,提升修为!

    且不提成为筑基期修士,拜入五仙宗,那些遥远的事情。至少,也要修炼到炼气后期,要在这朝歌仙城,争到一份有脸面的地位吧。

    别像老哥一样老了老了,修为还是平庸的炼气中期,想做点买卖也挣不到灵石,一事无成,被人看轻。

    纵然心头再多的悲伤,追悔莫及,可又能怎样?!我也没有几年的命,老泪纵横,也只是徒惹旁人,看上一场笑话而已!两位老弟,莫要走我老路。”

    吴樵夫和苏尘,都是郑重点头。

    这吕老夫子这大半辈子,过的很窝囊,也是一个可怜的老前辈修士。但他至少是真的拼过,只是人生失意,才会如此的悲伤和绝望。

    ------

    ps:

    元旦!

    2018年1月1日。

    只想对自己说,从今天,从每一天起努力!不要等到明天。

    莫要像吕老夫子一般,老了,却发现光阴已逝去,白发早生。只能徒然的,为那几片面碗里的肉,起争执。悲伤,逆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