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32 天机术和灵髓
    “这庄子是待不下去了。”

    “此去朝歌仙城,一把老命豁出去了,不会再回来。混不出个摸样,就老死在外面。”

    “我那婆娘才四五十岁,比起我这糟老头,风华正茂。罢了,不拖累她了!”

    吕老夫子抓起桌上的酒水,猛灌了几口,毅然的写了一封休书,丟给那店家道:“休书一封,给你们家大小姐,我吕夫子跟那婆娘和离!以后,一别两宽,各自安好,再不相见!”

    苏尘、吴樵夫、阿奴等人,默不作声。

    别人的家务事,他们自然也不好多说。

    按理,劝和不劝离。

    但是他们也亲眼看庄子上下对吕老夫子,酒水铺里一个卖酒水的凡人店主都敢给吕老夫子脸色看,可见吕老夫子在庄子里地位之低下,也实在待不下去。

    “我和两位老弟一同去朝歌城吧,走!”

    吕老夫子丢下两块灵石的肉汤面钱,提起行囊,叫上他的那名小跟班,招呼了苏尘、吴樵夫、阿奴等三人。

    五人离开了庄寨,往朝歌仙城而去。

    前方是一片大平原,再走七八十里,便是一座千丈的宏伟朝歌灵山。这灵山占据一处灵脉的核心,灵气异常浓郁。

    而那座修仙者聚集的朝歌仙城,正在朝歌灵山之巅,大片灵雾缭绕之地。

    “对了,吴老弟。上次我邀你去朝歌城,你没答应。怎么这次却来了?”

    吕老夫子问道。

    “家母百岁寿尽,不久前已然仙逝!恰好结识了这位修仙新人苏小兄弟,颇为投趣,便一起来朝歌。路过这庄子,顺道来看看吕老哥。”

    吴樵神色黯然。

    “放心,以后吕老哥领你们上路,修仙大道!”

    吕老夫子安慰了几句,道。

    他在朝歌仙城是老资历的修仙者,堪称老油条。对朝歌仙城的熟悉,修仙的经验,比山村来的吴樵夫和远方来的新人苏尘二人,丰富不知道多少倍。

    有他指点,能少走许多弯路。

    “苏小兄弟,你可是觉得我这般窝囊,一定很没本事,不能领你们修仙?与其我给你们领路,还不如你们自己去闯荡朝歌仙城?”

    吕老夫子看向苏尘,意味深长笑问道。

    “这...”

    苏尘不由尴尬。

    是有一点,觉得吕老夫子在朝歌仙城混的不大好。但这话,怎么说得出口呢。

    “其实你想差了!我沦落到如今这副穷酸落魄,并不是因为我本事差!

    我出生朝歌仙城十大世家之一的姬家。朝歌仙城有八百个大大小小家族,姬家那是最顶尖的世家之一。

    我自幼修的又是姬氏世家,最古老的一门‘天机术’仙道。能占卜,预测修仙者的天命,预测行事的凶吉。

    我给别人算天命,那是一算一个准。但话说回来,这给别人算命算多了。自己的气运就流失了,变得很倒霉,以至于干什么事都不成。而且,这算命,从来只能算别人,算不准自己的命。”

    吕老夫子摇头叹道。

    苏尘、阿奴等人好奇的听吕老夫子述说,这才知道。

    以前,吕老夫子并非寻常的散修,或是是小家族子弟。却而是朝歌仙城十大世家,正儿八经的大族子弟,出身颇为显贵。

    姬家的仙术不少。而这天机术,是家族里最难修炼的一门仙术。姬家很少人去修炼,此术修炼的最高明的,便是吕夫子。

    吕夫子年青的时候,天机术修炼有成,在姬家年青一辈中是佼佼者,颇为自得。为了挣灵石,在朝歌仙城开过一家算命馆,专门给修仙之人算天命,占行事的凶吉。

    每算必准。

    当时名气很大。

    随便占一卜,至少要收上百块灵石的费用。他挣了灵石,都拿来用来修炼。

    但才开了不到一年,便不敢再开下去。如果算命不准,那倒也罢了。恰恰因为他算的太准,让他的气运流逝的太快,逢事必倒霉。

    后来几十年,吕老夫子勉强熬到炼气中期,改行做了各种其它的生意买卖去挣灵石。但是一直霉运高照,怎么也甩不脱早年留下来的衰运,把早年挣的灵石全亏光了。

    朝歌仙城的修仙者们大多认识吕老夫子。若论朝歌城里那位修仙者的霉运最强,非他吕夫子莫属。

    “苏小兄弟,相逢即是有缘。我就用这天机术,算一算你的天命仙缘!”

    吕老夫子道。

    “这不是会让你减运吗?”

    苏尘惊讶。

    “无妨,只是随便帮你看一看灵髓而已。我这天机术占卜,只有改了你的命运,才会减我的气运。只要我不尝试着改你的命,就不会减我的运。”

    吕老夫子笑道。

    修仙之人,灵髓就最重要的天命。他主要是想看看,苏尘的灵髓成长潜力。

    苏尘这才同意。

    吕老夫子施展出天机目法诀,他的眉心处仿佛浮现了第三只眼,一道微弱的灵芒闪过扫视了苏尘的脊椎部位一眼。

    发现有很淡薄的青气,萦绕在苏尘的脊椎上。

    “你这木系灵髓倒也一般...在诸多的散修仙者之中,应该属于中品吧!你日后的修仙前途,我也说不上来。

    几百几千名平庸的散修里面,总是有少数冒尖之人。苏老弟好好修炼,还是有望可以在朝歌仙城出头。”

    吕老夫子淡笑道。

    “吕老哥,这灵髓是什么,做什么用的?”

    苏尘讶然询问。

    “这灵髓,是修仙者体内一小节最有灵性的骨髓,也是修仙之根本。你不管修炼任何一门功法,或者是吃入灵物,都是从外界汲取灵气进体内。

    这灵气,先要通过你的这根灵髓,转化为元气,才能被元神吸收,壮大自己的元神,提升自己的修为境界。

    而这灵髓的品质高低,直接决定了灵气转化为元气的效率。哪怕你每日都吃大补的灵丹,但灵髓这非常低级的话,这些充沛的灵气也会统统浪费掉,根本吸收不了。

    寻常的修士看不到自己的灵髓。必须用特殊的测算天命手法,才看到修仙者的灵髓,就知道此人的成长潜力有多高。灵髓品级高的修仙者,在朝歌仙城很受欢迎!”

    吕老夫子知道苏尘是新人散修,很多常识一窍不通,详细介绍道。

    苏尘呆了呆,他是中品木系灵髓,修炼一般。

    这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毕竟,他也就是从江南水乡出来的一名平凡修仙之人。得了“青石泪”的早夭之病,本来是早就死了。

    若非在穹窿山,阴差阳错的被大鱼怪吞入腹,机缘巧合之下封闭六识,进入了识海灵山,恐怕这辈子也未必能踏上这修仙大道。

    后来他进入江湖,也是误打误撞。稍有一步差错,便无缘仙途,更有可能万劫不复。能修仙,这对他来说,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事情了。

    跟他的这段曲折凶险的江湖经历比起来。吕老夫子是朝歌仙城姬氏修仙族的后裔。吴樵夫大半生也过的非常平淡,无意间踏上修仙之路。

    “吕老哥,你自己的灵髓如何?”

    “占卜算命之人,不能去测算自己的灵髓!...不过,我年青的时候,没有减运之前,修炼元神的速度非常快。不只是元神,灵术也修炼的非常快。

    我这灵髓,估摸应该至少算是上品吧。只是后来减了太多气运,修炼就变得非常缓慢了,最近十多年更是停滞不前。”

    吕老夫子摇头。

    “哪吴大哥的灵髓,品级如何呢?”

    苏尘不由问道。

    “不必不必!不必给我测算,我不信这个。”

    吴樵夫连忙摆手推辞。

    “哈哈,吴老弟是我吕夫子这辈子,发现过的最神奇的仙者,整个朝歌仙城就他这么一位。

    整个朝歌仙城,所有修仙者都必须依照着前人留下的功法来修炼。唯独他,不用任何修仙功法、不需要服灵丹、吃灵谷。每天伐樵,就是在修炼他的仙道。

    这可能跟他的天生血脉体质有关系,他只要一挥斧头,浑身血脉便激发,整个人便如同是一个在自动修炼的熔炉。

    吴老弟这仙道,旁人羡慕不来。我也不敢给他算命,他这命太厉害。给他算命,我何止是走霉运,怕是会直接折寿!”

    吕老夫子大笑道。

    “吕老哥,你这说的太夸赞。我四十岁,也才炼气中期而已,在朝歌仙城一抓大把,也就一般。”

    吴樵夫被吕夫子这般夸耀,只讪讪而笑。

    “不!你这可不叫一般,你是没有修炼过任何一种功法,也没吃过什么灵丹、灵谷之类。四十岁便到了炼气中期,那绝对不是一般的强悍。你的灵髓潜力太强了。换成别人,一辈子也不可能达到炼气中期。”

    吕夫子连连摇头。

    苏尘朝阿奴看了一眼,问道:“吕老哥,能否帮阿奴也测一测她的灵髓?看看她的修仙潜质如何?”

    吕老夫子看了一眼阿奴,摇头道:“看不到。她是凡人,炼气期的元神都还没有凝结,体内还没诞生灵髓。必须得她先成了修仙者,元神和灵髓才会同时在体内出。...不过,有很多凡人是没有灵髓,永不可修仙。她能否修仙,得尝试过之后才知道,这个真没人敢说。”

    “看不出能否修仙?!...那,有什么办法能让一个凡人,踏上修仙之路?”

    苏尘一愣。

    他和阿奴这一年多来,走便千山万水,寻仙问道,终于寻到这朝歌仙城,一是为了解决他自己修仙遇到的问题,二来也看看能否让阿奴寻得仙缘,改天命。

    阿奴不由也神情紧张起来,这关系到她能否留在朝歌仙城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