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39 小炼丹坊
    苏尘买了炼丹术玉简,以及三张低级的炼丹药方,有去夜市上寻了少许灵露草、灵芝草、清风灵草等灵药材的种子,回去试种。

    现在唯一缺的是,炼丹需要一间炼丹作坊,有炼丹炉和空旷的场地,以免人打扰。

    苏尘打算在朝歌仙城,找一处能够让他炼丹的地方。

    他找到吕老夫子,老夫子熟知朝歌仙城,门路也多。

    吕老夫子听苏尘想学炼丹,吓了一跳,很是惊诧。

    “炼丹这个行业,门槛可是极高。朝歌仙城号称八百修仙家族,但真正能培养出炼丹匠、炼丹师的,也只有十大世家、数十家豪门家族,他们才做得到,专门培养的几名炼丹士,转职从事炼丹这一行业。

    每一炉灵丹,都要耗费数十、甚至上百块灵石的灵药。炼废一炉灵丹,直接亏损了,寻常修士根本顶不住这样的损耗。

    那些小修仙家族,财力底子薄,风险太高,大部分都不敢去碰这一行业。通常经营一家灵田农庄,种些灵谷,积攒财力。至于散修更别提了,所有积蓄搭进去,也不够填这个坑。

    苏老弟,你之前做米贩子,不是生意挺好的吗?也挣了不少灵石!”

    吕老夫子连忙劝道。

    “夫子,我就是想学一学。没有足够把握,我也不会随意去炼丹。”

    苏尘笑道。

    他当然知道炼丹这一行的风险之高,花钱如流水,远比灵田种田的风险要高。

    只是,他不想一辈子就当一个捣腾灵谷,一两谷子挣一块灵石的米贩子。

    他有灵山,自种草药。有这条件,总要学到一门高级些的手艺来。别说洗髓丹能不能炼成,哪怕没能炼出来,学得一门炼丹术那也是非常划算的事情。

    “你如果只是想在炼丹坊当一个炼丹学徒,帮忙给炼丹匠人打下手,每月挣些灵石。只要不自己炼丹,这倒是没有多大的风险。

    这样吧,我认识一位老友,小修仙家族出身。他开了一家小型炼丹作坊。我带你看一看!”

    吕老夫子却以为苏尘只是想学挣钱的手艺,并不是自己炼丹。他想了一下,想到一个门路。

    修仙世家和豪门家族也有大型炼丹坊,但是他们只从家族内招人,不收外人学徒。

    只有小型炼丹坊,偶尔缺人手,才会招几个当下手打杂的学徒。

    吕夫子和苏尘两人,正来到朝歌仙城内一条小巷子。

    随处可见青砖琉璃瓦房屋的小巷子内,有一座小型的炼丹坊,但已经停工。

    却见,这炼丹作坊的一位中年坊主,正满脸的神色愁苦,遣散了几名学徒和杂工,将这炼丹坊关门了。

    任谁一看便知道,这小炼丹作坊经营不下去,这是倒闭破产了。

    “李老弟,你这是怎么了...”

    吕夫子惊诧道。

    他知道这位李坊主早年拜师一位老炼丹师,学艺十年归来,准备自立门户建炼丹坊,进入炼丹行业。

    这座小炼丹坊才刚开张半年呢,眼看着却是倒闭,经营不下去。

    “唉,吕老哥,我这炼丹术还是没有学到家。实在经营不下去,准备关了,把作坊盘租出去。改行做点小买卖。

    早知道,十年前就该听你一句劝,不去学什么炼丹术。现在家族里积蓄都空了,只剩下十几亩薄灵田,可以勉强支撑一二,不至于断了粮。”

    那神色愁苦的李氏炼丹匠人,看到吕老夫子,不由长叹道。

    他就是这小修仙家族的家主。

    他们一家三代修仙,积攒了一些本钱。为了家族的长远考虑,学了门炼丹术,打算博一搏前途。

    他太自信了,在炼丹术上略有所成,便开了炼丹坊,想带领他这个小修仙家族走向更兴盛强大的计划。

    开了这小型炼丹坊,投了一二千块灵石。这大半年来亏损严重,成丹率太低了,投一千亏五百,根本挣不回本钱。

    “李老弟,多积攒些灵石,过些年重头再来吧!好歹你家也是三代修仙,还是有希望振兴起来。”

    吕夫子不由唏嘘,安慰几句。

    朝歌仙城号称有八百修仙家族。想要达到‘修仙家族’条件,必须三代之内皆诞生修仙者。一代断掉了,都会被剥夺修仙家族的称号。

    小修仙家族,其实也就比那些散修,处境稍微好一些。

    但只要一代出现败家的子弟,或者是经营稍有不慎,便会衰败下去,家族也容易瓦解。

    年年都有数十家以上的小修仙家族,退出八百修仙家族的行列。

    当然,也有新的修仙家族冒出来,进入朝歌八百家族之行列。

    苏尘不由深感同情。

    他看这小型炼丹坊,院落虽小,但是安静的独栋。

    炼丹炉、柴房、水井等设施一应俱全。

    这院内,还设置有一座微型的“隔幕”阵法,可以屏蔽内外界的气息。以防被外界的神念,窥探,干扰。

    而且此处在朝歌城内,比城外安全多了,炼丹的时候不容易被干扰,出意外。

    “李坊主,你这炼丹坊,租金多少钱?”

    苏尘不由问道。

    “一日一块灵石,一月三十,也不贵。这作坊虽小,但是拿来当仓库之类,还是挺合适的。”

    李坊主打量苏尘一眼,是年纪应该新来的散修。

    他当然不会以为苏尘想炼丹,只以为苏尘想租下这地方,做买卖,经营囤货之类。这一日一块的灵石价钱,就相当于在朝歌仙城里租住一间客栈的价钱。

    他将炼丹作坊租出去,一月也能回个三十块灵石,也能弥补一下家用。

    “成!那就租下这作坊!”

    苏尘立刻道。

    他交了租金,那李坊主便给了大门的钥匙,见作坊租给苏尘用。

    “苏老弟,事情办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再说,老哥我先去忙了。”

    吕老夫子也没多想,便走了。

    这炼丹坊已经倒闭,苏尘肯定学不成什么炼丹术。租个仓库,做生意之类,倒也并无什么不妥。

    他也知道,苏尘最近大半年,灵谷生意做的不错,家里几乎每日都能吃上灵谷,甚至捣腾一些灵草药在贩卖。

    ...

    苏尘租下这间小型炼丹作坊,关上门以免外人打搅。屏蔽外界窥探的微型阵法,只需要在阵法盘放上一块灵石,便能启动。

    他取出一粒临兵豆,撒豆成兵。

    “噗~!”

    幻化出一个白莲力士,将这小庭院打扫干净,劈柴、生火、清理炉渣,挑水,干各种杂工的活。

    炼丹需要烧炭,需要颇多的低级灵木。

    吴樵夫经常在深山伐灵木,然后把灵木送到朝歌仙城,卖给各个作坊。但他刚来朝歌也没多久,缺少老主顾。又不善言辞,每次卖灵木都颇为头疼。

    苏尘直接将吴樵夫砍的烧炭灵木买下来。

    吴樵夫也无需再为卖灵木犯愁,砍了灵木,往这炼丹作坊送过来便是。

    苏尘有白莲力士打杂,也无需亲自动手做零碎小事。

    他只需要专心的盯着火候,全心开炉,炼制灵丹就行了。

    从最低级的一阶下品“灵露丹”开始。

    要研究炼丹术,手里自然先要有一批灵药。

    像灵露草的市价,需要三块灵石一株。自己种灵露草的话,成本却很是低廉,一块灵石一株就够了。

    炼制成“灵露丹”这样的最低级一阶下品灵丹,也是炼气期修仙者用来修炼灵丹,市价卖十块灵石。

    灵露草是苏尘自己种的,成本极低。炼失败了一炉,亏损几块灵石,也不心疼。而十炉里只需炼成一炉,便能挣回本钱。

    换成其他炼丹士,这样低的成丹率,早就亏的吐血了,不敢做下去。

    因为成本低廉,苏尘可以承受三倍以上的炼丹失败率。

    随着他炼丹经验丰富,炼丹术缓慢提升上来,炼出正品灵丹渐多,哪怕仅仅两成的成丹率,都能挣到高达一倍的利润。

    这种成本上的巨大优势,是其他炼丹士可望不可即的。

    ...

    李坊主将这座炼丹坊租给苏尘,以为苏尘只是拿来囤货,便很少过问。

    偶尔有一次,他路过这炼丹坊,却从院外,意外的发现小院内的丹炉升起了烟火,火光闪烁,似乎在开炉。

    炼丹作坊里面开启了小型的隔绝阵法,无法用神念去探查情况。虽看见火光,却无法看到更多。

    “这小子,不会是在炼丹吧?”

    李坊主张望了几下,吃了惊。

    很快,他露出一副深深的同情和怜悯之色。

    这年月,新人散修,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他这小修仙家族,多年的炼丹学徒,都亏的一塌糊涂,炼丹作坊衰败了下来,几乎没了翻身的本钱。

    苏尘这么一个新来的散修,竟然也敢去碰炼丹术!

    怕是租个一两月,就要灰头土脸的滚蛋。

    不过,李坊主也不会去说什么。

    好歹也是一个月三十块灵石的租金。

    这小型炼丹坊很难租出去,那些世家、强豪家族,早就有他们自己的大型炼丹坊。其它的小修仙家族,也未必愿意租他的作坊,只能当仓库住出去。

    “哼哼,等着瞧。看你能熬上多久!”

    李坊主摇头走了。

    这一晃,便是大半年过去。

    他每月都来一次,找苏尘收取租金。

    经常见到,苏尘脸上确实灰头土脸,但那是炼丹烧炭的灰尘。甚至有时候炸炉,把衣服都烧焦不少,弄的一身的炭灰。

    李坊主心头疑惑,等了这么久,却总不见苏尘灰头土脸的卷铺盖走人,苏尘究竟在里面鼓捣一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