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45 小队出发
    苏尘独自静坐品着小酒,看着酒馆内的修士们进进出出,三五结伴,往云梦泽方向而去。更优质的阅读搜索笔趣里biquli.

    那白衣华服公子,手持着一柄白玉折扇,求了好几个有炼气中后期高手的队伍,但是别人瞧不上他的这点炼气期一层的微末修为,不愿意带他。

    小半日下来,他神情不由有些焦虑。

    说起来,他在大唐世俗界那也是大富大贵的人家,生在繁花似锦的长安城薛府,名薛慕贤,生来富贵无忧,被封安乐侯。本来这一辈子在长安,当个纨绔子弟也就过去。

    偏偏他不安生,十七八岁便外出游山玩水。游历山水十余载,居然侥幸碰上了一桩仙缘,带着几分稀里糊涂的踏上修仙大道,寻到了朝歌仙城。

    但来了朝歌仙城,他才发现世代修仙者不乏其数,他这样运气好恰得仙缘的,也就是一名小散修而已,算不得什么。

    若是就此离去,他又舍不得这难得的仙缘。

    这朝歌仙城处处都要灵石,修炼功法、灵术、灵器、灵丹、灵谷,哪一样都少不了灵石开销。

    但在城里挣灵石太难。

    薛公子哪里受得了商铺作坊那些干活的辛苦,寻思着去云梦泽猎杀一头妖兽,或者寻一二株灵草,也一样能挣些钱。

    只是,传闻云梦大泽的妖兽颇为厉害,炼气初期修士独自前往容易丢了性命。

    最少也要一位炼气中期修士带队,才能稍微安全一点。

    薛慕贤也留意了酒馆内的苏尘也有好一会儿,腰携一柄青木灵剑。能购买的起一柄中品灵剑,这可绝不是新来仙城的散修能够做到,只怕是一位小有实力的炼气三四层修士。

    只是,他看苏尘脸色冷漠,拒绝了不少的队伍邀请,似乎在等人,故而一直不敢上前攀谈。

    薛慕贤等了两个时辰,也不见苏尘有动静动静,这才鼓起勇气上前拱手道:“这位兄台,可是打算去云梦泽?可否提携小弟一二...?”

    苏尘却一抬手,指了指酒馆内道:“两人不够,那边还有两位,那个蛮子,还有带剑的女子。你去问问他们去不去!”

    “啊~...多谢兄台!”

    薛慕贤一愣,还以为苏尘要拒绝,突然反应过来,脸上顿时一阵狂喜。

    他立刻去邀请苏尘指的那两名炼气初期。

    一位是身披豹袍的蛮夫,跟他一样,早在酒馆内焦躁的等了多时。

    另一位却是一身世俗侠女劲衣打扮的绿衣女子,刚来到云梦泽酒馆,想寻人结伙同去云梦泽。

    他们二人听薛慕贤说,有位炼气中期修士愿意带他们一起去云梦泽,不由惊喜,连忙答应下来。

    愿意和炼气一二层修士搭伙,同去云梦泽的炼气中期修士,真不多见。

    很快,在薛慕贤的邀请之下,他们三名炼气修士都坐到苏尘这一桌,彼此介绍一番实力。

    四人这一入座,才发现苏尘最为年青,才二十一二岁的摸样。

    其余薛慕贤、绿衣女子都已经二十六七岁,而那豹袍蛮汉更是三十多岁。

    但苏尘修为最高,他们三名炼气初期修士也不敢丝毫不敬。

    “在下自我介绍一下,薛慕贤,长安城人氏。去年刚修炼,才炼气期一层!日后还望几位兄台多多提携!”

    薛慕贤笑道。

    “在下巴勒,本是南疆的一名宗师。偶得仙缘成了炼气修士,寻来朝歌仙城一心求仙道,在此地也熬了四五年,见了点世面,炼气期二层的修为。”

    那身着豹袍腰携弯刀的蛮汉子,粗犷声道。

    “在下蜀中剑客李飞霞,刚踏上炼气期一层境界,寻来朝歌仙城不到半年。。”

    那绿衣女子乃是剑客出身,颇有几分英气,眉目顾盼,笑道。

    她在城里找了一段时间的活,发现挣不到灵石,这才打算去云梦泽碰碰运气。

    苏尘听他们介绍,询问他们之前可否去过云梦泽。

    薛慕贤和李飞霞都摇头,只有巴勒曾经去过一次,在云梦泽外围转了一圈。但是他修为太低,也没有什么收获,空手而归。

    苏尘沉吟了一番。

    这样的四人小队修为偏低,实力也弱,经验可以算得上没有。怕是只能在云梦泽的外围,探探情况了。

    这支队伍的最大好处是,至少他不用太担心其他几名炼气初期修士会在背后动心思,没有后顾之忧。

    “我名苏尘。来朝歌也不多久,看来大家都是刚来仙城的散修新人。既然结伴成小队去云梦泽历练,也算是一场缘分。

    我这也是头一去冒险,也没多少经验!不过,我领队的话,还是希望三位能听从我的安排,以免在云梦泽出事。

    若是能在云梦泽寻得灵草,或是猎杀一二头妖兽,按修为来分配。我拿四份,剩下巴勒拿二份,你们各一份。”

    苏尘朝他们正色道。

    这些事情还是要先谈妥,免得小队内有人不满。

    “可以!”

    “行,此行一切听从苏兄!”

    其余三人皆点头,这样的冒险历练支队伍,向来是修为最高的修士领头。

    至于收获的分配,按众人修为来分,那是最为公平。

    ...

    此时,一名灰衣修士带着两名二十余岁的年轻男女修士,行色匆匆来到城南附近的街道,往云梦泽酒馆而来。

    他们准备前往云梦泽,猎杀一头桃树妖,只是还缺点人手。

    “比兄,以你炼气期五层的实力,再加上我们二人都是炼气三层,这份实力应该够对付那桃树妖了。再邀请人,杀了那树妖,得的好处也不够分。”

    那名年轻男子道。

    “不行。就凭我们三人,拿不下那二百年修为的桃树妖,还得再找一两个帮手。万一失手,被它逃走,怕是再难找到它的踪迹。

    若是我们受了伤,更会耽误小半年的时间。此事还需谨慎一些,至少再请一名炼气中期修士同往。”

    那灰衣修士沉声道。

    五年之后,便是五大仙宗的拜仙门弟子遴选,他要在这五年内踏入炼气期七层,可不想中途出任何问题,这会浪费他大量的时间。

    他们三人之中,也就他自己炼气中期的实力最强一些。另外二人都是炼气初期,差了不少。

    说实话,若非他需要几名帮手,想拿猎杀桃树妖的最大好处,他也不想带郭石、唐紫嫣这两名炼气三层的修士去云梦泽猎杀桃树妖。

    那颗桃树妖虽仅仅二百年的修为,但是生长在云梦泽灵气浓郁之地,实力已经相当的可怕,几近于炼气后期的实力。

    纵然能成功猎杀那头树妖,都是他出力,损耗的力气也太大,划不来。宁可一次少挣一些,找一二名炼气中期修士,分担一些压力。

    灰衣修士三人正低声交谈着,离云梦泽酒馆近了,便不再多说。

    灰衣修士在酒馆门口四下张望,打算寻一名认识的炼气中期的修士,加入他们这支队伍。

    他无意间看到酒馆内的苏尘,却是一愣,道:“苏道友!”

    “比兄?”

    苏尘正准备和巴勒、薛慕贤、李飞霞等三名修士出发,见那灰衣修士进入酒馆,认了出来。

    二年前那个卖了他一粒洗髓丹的灰衣修士,朝歌仙城比氏世家弟子比方。这近两年没见,比方似乎比以前的实力增强了许多,似有炼气五层的实力。

    他这两年没去夜市摆摊,也很少去夜市,没再见到这灰衣修士。

    “两年未见,没想在这里遇到苏道友!我正准备去一趟云梦泽,做一桩买卖,想邀一位同伙,苏道友不知可愿一同去?”

    灰衣修士顿时笑道。

    “我刚邀了几名同伙结队,正准备出发。多谢比道友相邀,日后有机会再看吧。”

    苏尘看了一下旁边,神情变的紧张的薛慕贤、巴勒、李飞霞三人,摇了摇头。

    他有了小队,而比方也带了两人,不方便走一起。

    灰衣修士看了薛慕贤他们三人一眼,都是炼气初期一二层修士,这样的小队非常弱,不由有几分疑惑。

    但他也不好过问。

    苏尘向比方拱手告辞,便和小队三人离去,出了城南仙门,往云梦泽而去。

    “唉...”

    比方看苏尘离去,不由露出无比遗憾之色。

    他是想和苏尘这位散修结交。

    只是不巧,每次遇上都匆匆而去,几乎没有机会结识。

    他身后的郭石、唐紫嫣二人,打量了苏尘一番,看苏尘年龄跟他们二人差不多,都疑惑不解。

    朝歌仙城的十大世家、数十豪门家族,他们大多数都认识。

    但是并不认识苏尘,应该是一名散修。

    “比兄,你怎么对一介散修如此客气?他的气息,似乎也才炼气四层吧,在朝歌仙城也是随处可见。”

    郭石疑惑道。

    修仙者如果不主动收敛自己的气息的话,都有灵压外放。越强的修士,灵压越强。苏尘的灵压气息,也就比他略强一些。

    “是啊,才炼气四层...”

    比方摇头苦笑。

    他一叹,未多说。

    要知道,两年前他见苏尘,苏尘也才炼气一二层左右而已,便花费九百五十块灵石买下了他的一粒洗髓丹。这才过了多久,就炼气期四层了。

    他卖出了那枚洗髓丹,得了一笔额外丰厚的灵石收入。再加是这两年挣了一些,修为也是飞快的提升到了炼气期五层,增强了不少。

    指不定,过几年,苏尘就把他抛在脑后了。

    散修的财力远不如世家弟子的底蕴丰厚。

    但是散修人数不少,都是从最艰难之中苦熬出来,韧性出奇的强。历年以来,朝歌仙城的散修之中,屡屡诞生过极少数的厉害角色。

    能站在散修群体之巅,那也是大佬级的人物,堪比大修仙家族最出色之辈。

    “你们日后见到此人,客气一些。尽量结交!”

    比方叮嘱道。

    郭石、唐紫嫣见比方如此,神色却颇有些不以为然。

    此人又不是什么散修大佬级的人物,有必要吗!比方兄怎么对一位散修这么重视。

    比方看他们神色,叹了一口气,不再多说。

    过了半个时辰,比方邀请了一位炼气中期的熟人。

    一行五人结伴离开朝歌仙城,往千里之外的云梦泽之中,猎杀那颗桃树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