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48 落魄邪修的打劫(第3更)
    巴勒他们三人先上,抄后路包围,迷惑这头妖狼。

    苏尘则从正面出手,找机会突袭这头妖狼。

    那碧蓝色的妖狼看到三道修士的身影从山岭旁出现,绕向它的身后,不由一惊。

    “快,你们俩从那边围住它!我强攻。”

    巴勒持宝刃弯刀,朝妖狼飞扑过去,厉吼一声,手中弯刀注入金色法力,闪现一抹金色凌厉光芒。

    李飞霞和薛慕贤则各持利剑、折扇,从另一侧朝冰狼围攻过去。

    他们没有灵兵,只有世俗铁匠打造的宝刃、宝剑。

    并非不想买,只是他们囊中羞涩,朝歌仙城里动辄一二百块灵石才能买得起一柄一阶下品灵兵,实在买不起。不过,哪怕是世俗宝刃,一旦注入法力之后,也还是有不错的威力,勉强可以用上一用。

    妖狼谨慎的退后数丈,想逃,但它很快发现这三名炼气初期的修士实力低微,也不过如此而已,不由露出不屑。

    它正饥饿难耐,正好猎杀这几名修士来吃。

    妖狼立刻大口一张,一道湛蓝色幽深的水箭,便在口中凝聚而成。

    “飕!”

    那道一尺上水箭,散发着碧蓝色寒光,爆射而出,朝巴勒射去。

    巴勒一惊,手中弯刀爆出一大团威猛的金光,朝水箭劈去。

    “铛~!”

    巴勒一刀将袭来的水箭劈水,被震退数丈。

    他惊骇的发现,手中的宝刃弯刀上出现了细密的裂痕,有开裂的迹象。怕是再抵挡一下水箭,就要废掉。

    李飞霞从侧面冲至,手中宝剑带着火光炙热之气,一记飞斩,刺在妖狼背上的皮毛上。

    “锵!”

    宝剑如劈砍在坚韧如铁的毛发上,仅仅斩下数十根毛发,留下一道浅痕,刺不进它的皮肉之中。

    妖狼大怒,朝李飞霞扑过去。

    “冰箭术!”

    薛慕贤神情有几分惊慌,知道凡兵伤不了它,连忙手掐一道冰系灵诀,凭空释放出一道尺长冰箭,朝妖狼袭击而去。

    “砰!”

    冰箭轰在妖狼身上,顿时打它一个踉跄,浑身狼躯披上一层寒冰凌。

    妖狼恼怒的回头朝薛慕贤望去,怒冲过去。

    “快,联手抵挡住它!”

    巴勒、薛慕贤、李飞霞三名炼气期初期一二层修士,拼命联手围攻这头水系妖狼,但是缺乏强力的攻击手段,显得无比的狼狈。

    苏尘看的皱眉。

    这头水系妖狼的实力一般,估摸着一阶下品,堪比炼气三层修士。

    但巴勒他们三人比这妖狼更弱,在朝歌仙城时间尚短。

    巴勒估计是把挣到的灵石都用在修炼上,舍不得买灵兵。

    而薛慕贤则只来得及修炼了一门冰箭术的灵术。

    李飞霞才来朝歌仙城数月,更是连灵术都还没学,只能以火系法力注入宝剑,增强威力。

    他们三名炼气初期修士的实力太弱了,这样下去别说杀死这头妖狼,怕是会被反杀。

    “束缚术!”

    苏尘立刻一掐木系法诀,一道青光一闪化为一道青色藤蔓,射向妖狼。

    这道青色藤蔓,化为一道灵蛇,迅速缠绕妖狼的前肢,将妖狼一双前足束缚。

    那妖狼正和三名炼气初期修士缠斗,没想到还有一名修仙者潜伏在远处的山岭,朝它偷袭,捆缚住了双足,顿时惊慌撕咬,想要从这青色藤蔓中挣扎脱身。

    可是,这得费些功夫,它已经来不及了。

    “轰!”

    一道大威力的火球符紧随而至,砸在妖狼的脸上,把它脸部炸的皮开肉绽,完全无法看清楚任何东西。

    苏尘身影一晃,从山岭冲至,青木灵剑爆出一道丈长凌厉的青芒,斩向妖狼咽喉。

    “噗嗤!”

    锋利的青木灵剑,瞬间切开了坚硬的狼皮,刺入它的咽喉五寸之深,斩断了气管和血脉。

    妖狼疯狂挣扎了数下倒地,血流一地,很快没了动静。

    一击斩杀!

    苏尘收剑。

    巴勒、薛慕贤、李飞霞三名炼气初期修士,退后数丈远,惊魂不定。

    他们跟这头妖狼激斗了一场,几乎脱虚,纷纷在原地打坐恢复体力和法力。以他们三人的实力,根本搞不定这头低级妖狼。

    果然,还得至少一名炼气中期修士出手才行。

    “苏兄,还是得靠你出手才行!”

    薛公子神色无比兴奋道:“这头水狼的皮毛完整,说不定还有一枚低级内丹,还有上百斤的水狼肉,那可是至少能卖到一百多块灵石。这灵狼肉灵气足,大补!”

    “这一仗还行。若非你们拖住它,我也无法轻松一击斩杀。先把它拖到山岭上去,今晚烤狼肉吃。回头将皮毛卖了换灵石,你们挣够了灵石,得先去换一柄灵兵,多学一两道灵术。要不然杀一头低级妖兽都够呛!”

    苏尘收了青木灵剑,平淡道。

    他打量山岭四周一眼。

    刚才激战妖狼,动静不下。猎杀完,才恢复宁静。

    云梦泽的深夜,分外安静。

    暗夜之下,也看不远,四野寂静无声。

    他们三人兴奋的将水狼拖到山岭,一处背凹露宿之地,拾取木柴,升起一堆篝火,割下一副碧蓝色的狼皮毛,然后烤灵狼肉吃。

    灵狼肉也能卖灵石,但不如自己吃掉,还能增强修为。卖灵狼肉得了灵石,还得去买灵谷,麻烦。

    四人吃完一顿烤灵狼肉,便在岩石下一座小洞窟,找了干净之地,各自歇息。

    苏尘疑惑的瞥了一眼远处的暗夜之中。

    暗夜中看不到。

    但是他隐隐感觉,似乎有一种被什么窥视的感觉。

    苏尘从青囊袋中掏出两粒临兵豆,又取出一截吠柴木,朝洞窟附近岩石下远处一丢。

    ...

    云梦泽。

    一名年约四十余岁,衣衫褴褛的炼气中期修士,有气无力的独自走在大泽之中。颇为很显老,头发灰白,胡须拉渣,身上不少的污垢。

    想到这些年,在云梦泽过着四处躲藏的日子,马汝才就很懊悔,早知如此,就不该一时生贪念,去劫杀其他修士。

    不错,他是邪修。而且还倒霉的暴露了身份,在朝歌仙城通缉榜上,挂了名号的邪修。

    这倒不是说他修炼邪门功法,而是因为他因贪图灵石财货,劫杀过朝歌仙城的其他修士。

    修仙者通过正常的途径挣灵石,太过艰难。自然会有修士心生邪念,惦记上其他修士的财货,劫掠其他修士,一夜暴富。

    但是,这其中也巨大的风险。

    不被发现也就罢了,确实能挣一笔横财。可一旦这种行径暴露,那这一生就毁了。

    朝歌仙城的世家大族修士最痛恨这种打劫行径,必定会发出追杀通缉令。自此无法再进入朝歌仙城,甚至连接近仙城都不敢。

    仙城卫会对邪修进行追杀。寻常修士也会追杀他们,只要杀了通缉榜上的邪修,就能在城主府拿到一笔数百块灵石,甚至上千块灵石的颇为丰厚赏钱。

    而且,邪修拜入各大仙宗的路也彻底断了。

    只要上了朝歌仙城的通缉榜,各大小仙宗都一概不招录。从此仙路断绝,成了修仙界的孤魂野鬼,只能远离仙城。

    正是因为这种巨大的风险,稍微有一点理智的修士,都不会干这种自断前程的事情。

    朝歌仙城那些一心想要拜入仙门的炼气后期高手,更忌讳此事。

    马汝才本来也没想干这打劫的事情。

    只是他前些年,修炼太缺灵石了,一点一点挣灵石难熬。他想着自己在云梦泽劫杀其他修仙者不会被发现,心存侥幸,干上几票挣些灵石,便收手不干。

    结果,做了一次尝到甜头,便再也停不下来。

    过了半年,他在云梦泽里一次不慎失手,被打劫的对象逃走,逃回朝歌仙城向城主府举报。

    朝歌仙城立刻发出通缉令,要求他回去和受害者当面对质。

    他手上沾了好几名修仙者的血,哪敢回去。被对质审问之下,一旦露出马脚,那就是死路一条。

    他从此不敢在朝歌仙城露头,只能躲藏在这片漫无边际的云梦泽之中,浑浑噩噩的过日子。

    没有灵谷,没有灵丹,没有任何补给,灵器也无法修补,衣衫破了也无法换....什么都没有,只有妖兽和瘴气,比孤魂野鬼还悲惨。

    马汝才甚至不敢轻易跟其他朝歌仙城的修士照面。

    一旦被炼气中后期高手认出来,就是无至无休的追杀。他的人头在通缉榜上,至少值五六百块灵石,比一阶中品妖兽还更值钱。

    他想要修炼下去,唯有一途,继续在云梦泽之中,劫掠其他低级修士,获得灵丹之类的资源。

    只是,这很难。

    大部分进入云梦泽的队伍,都有至少一二名炼气中期修士,甚至炼气后期修士领队。打劫他们就是找死。

    他在云梦泽外围,已经浪迹了两个月,毫无所获。

    突然。

    马汝才闻到空气中飘散着一缕异香,不由使劲嗅了嗅,脸色一变。

    摄妖香!

    有摄妖香的气味,肯定有小队的修士在附近几十里内猎杀妖兽!

    这摄妖香十块灵石一炷,炼气初期的修士根本用不起。恐怕是炼气中后期修士,在猎杀妖兽。

    这样实力的修士小队,他是没有实力去劫杀的。

    马汝才犹豫一下。

    要不要回去,叫刁老大、赵老二他们两个过来?!

    这二人也是邪修,炼气中期实力颇强,被朝歌仙城的修士们追杀了好几年,不得不在躲藏在云梦泽深处,三人抱团求生。

    但回去的路程有点远,要耽误不小的功夫。等他回去找人过来,只怕这猎杀小队的人都走了。

    “先过去看看情况吧,万一是很强的小队,只能放弃了。”

    马汝才暗道,飞快的潜行了过去。

    不多久,听到狼嚎和几名修士的激斗之声。

    相距数里之外,他在夜色下,看到三名炼气初期修士在围猎一头水系妖狼。

    三个废物!

    马汝才心头不屑的冷哼,却又是惊喜。

    他单独一人,自然是不敢向实力雄厚的小队下手。但这三名炼气初期修士的实力薄弱,却是最适合不过。

    他正好洗劫,抢一些补给,还有修炼所需的材料。

    马汝才正等着这三名炼气修士和妖狼都各两败俱伤,他好出去捡便宜。

    突然,山岭之中潜伏着还有一名青衣修士出手,一举击杀了那头水系妖狼。

    “这个修士倒是稍微厉害一点!”

    马汝才神情沉凝,在数里外观望了许久,这支小队原来有一名炼气中期修士和三名炼气一二层修士。

    不过,还是偏弱。

    他唯一需要对付的,就是那炼气中期修士。

    以他炼气四层的修为,不能正面硬攻,必须偷袭才行。只要偷袭杀了此人,另外三名炼气初期修士不足为惧。

    三个炼气初期修士、一名炼气中期修士和一头水系妖狼,这可是一笔横财。够他用好几个月了。

    ...

    深夜。

    马汝才耐心的在沼泽地里潜伏了几个时辰,直到接近黎明时分,起了云烟大雾,视野只有一百丈远,他这才从怀中取出一枚隐息灵珠。

    这是一阶中品蜃灵珠,这是法幻蜃珠,有不错的幻法隐身之效果。

    这枚蜃珠逸散出一团薄薄的雾气将他笼罩,浑身上下如覆盖了透明的水琉璃,几乎淡薄不可见,连他的气息也完全被蜃雾遮蔽。

    他手中多出一把土系灵刀,悄无声息的朝山岭靠近,准备趁着夜色偷袭。

    马汝才爬上山岭,转过一片岩石,摸到了苏尘等人歇息的洞窟旁。

    刚到洞窟口,他却看见,有两名腰圆臂粗的魁梧白莲力士,瞪圆了一双铜锣眼睛,如同两尊门神,木愣的站在洞窟口守门。

    还有一头灵犬,慵懒的趴在地上。

    它突然惊悚的站了起来,盯着前方空旷之地,使劲的嗅了嗅。并未看到什么东西出现,但是它敏锐无比的鼻子,嗅到了异常的气味。

    马汝才止步,神情愕然,脸上难以置信。

    灵犬?

    这是哪里冒出来?!

    他从未见过有修仙者,饲养灵犬的。更何况,居然还带到云梦泽这种凶险的地方。难道他们不嫌这灵犬碍事吗?!

    “呜~!”

    灵犬吠叫嘶吼了一声,嘶牙裂嘴,猛的一跃而起,朝前方一片空旷之地扑咬过去。

    马汝才暗怒。

    该死,好好一场偷袭,硬是被这灵犬给毁了!

    偷袭不得,只好强攻了!

    先杀了这该死的灵犬!

    马汝才一刀劈向扑咬过来的灵犬,黄色刀光一闪,“咔嚓”一刀两截,却见劈断了一截木柴。

    木~,木柴?

    他神情一愕然,郁闷的想要吐血。这是什么该死的幻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