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67 神秘凶险的溶洞
    “一株千年洗灵花!”

    苏尘不由惊望了过去。

    他曾经花费了好几年的时间,在数万里云梦泽各处冒险。

    自然是很清楚,哪怕是在云梦泽的十大凶险地,也极少发现有三百年份以上的灵草药。

    朝歌仙城每十年一次的仙宗任务,逼得那些炼气巅峰修士们,在广袤的云梦泽内收刮三尺,冒险去一切可能的地方去搜寻一百年以上的灵草药。

    哪怕是在一些深水湖泊,诸多一阶妖兽盘踞之地,能够生长到二三百年份的灵草药,也非常罕见。总有少数的炼气巅峰高手,能够找到那些隐藏在深处的灵草药。

    可是,这座神秘的地下溶洞内,居然长着上千年份的灵草药。

    这意味着,至少有一千年,没人进入过这里了。

    谁不眼红?!

    别说苏尘这样的散修。

    哪怕是朝歌十大世家的嫡系弟子,周褒姒、庄不凡、宋云、唐长松等众多世家修士,也不曾见过哪怕一株生长了千年的灵草药。

    “这...”

    众修士们一时震惊错愕,无不深吸一口,凝住了神色。

    他们在震撼之余,

    同时,心底有着一股无比强烈占有的欲望,在疯狂的蔓延。

    这地底神秘的溶洞,灵气比云梦泽和朝歌灵山还浓郁。

    而且此溶洞非常巨大,他们看到的才冰山一角而已。

    既然在这洞口,便发现生长一株,那溶洞深处就有可能长第二株,第三株...哪怕一口气发现数十株,也丝毫不奇怪。

    别说朝歌仙城,哪怕是神州五大仙宗,也缺少一千年以上的灵草药。

    随便一株千年灵草药,都可以卖出数千块灵石。这座未知的神秘溶洞内,很可能蕴藏着滔天的修仙资源,让一名筑基期修士用之不竭!

    这里的千年灵草药,不仅仅可以完成仙宗任务,让他们顺利的拜入五大仙门。更可以,让他们在筑基之后,依然修炼无忧...直到顺利的问鼎金丹大道,挤入五大仙门的高层长老之列。

    那时候,他们何止是受朝歌仙城羡慕的五大仙宗的筑基弟子。哪怕在神州五大仙宗,也一样是众筑基修士仰望的金丹前辈。

    问题是,这里足足有二十余名炼气期修士!

    每人均分一下,落到每个人手里的资源,也就所剩无几了。或许够他们拜入五大仙宗。但是,想从筑基修炼到金丹的话,肯定是不够的。

    这让他们每一个人,心中都如挠痒痒一样,又痛又恨。

    ...

    庄不凡凝目望着灵池中的那株千年洗灵花,脸色阴晴变幻,修长的手掌青筋暴起,不由自主的握紧了腰间的灵剑。

    “杀光所有人,吞了这座地底溶洞内的所有修炼资源?”

    他心底有着无比强烈的欲望。

    只是,从小在庄氏家族中受到的嘲讽和屈辱,让他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欲望。他用了十多年,才戴起了一张,让他自己都恶心的“温文尔雅雍容大度的庄公子”的脸孔,将自幼遭受的嘲讽和屈辱全都洗白。

    除非有足够大的诱惑,才值得他去冒险撕破这张脸皮。而这座地底溶洞潜在的资源,已经让他这个庄氏世家最年青的族长心跳急剧加速,值得去冒险。

    要说实力,他庄不凡当然有足够的实力,可以一举杀光这里所有炼气期九层修士。包括周褒姒这个冰系灵髓的炼气九层天骄,也无法跟他抗衡。

    因为,庄氏祖传《蜉蝣篇》第二法诀“蜕变诀”可以让他突破炼气期十二层,傲视众修士。

    而更恐怖的第三法诀“化羽诀”,激发所有的元气和寿元,更直接让他一步踏入“伪筑基”。

    “伪筑基”并不是真正的筑基。

    只是化羽诀激发了全部潜力,将最后十年的寿命几乎燃尽,达到筑基修士的实力。但只剩下一百日的命可活,所以才加了一个“伪”字。

    唯一的破解之法,那就是必须在这短短一百日之内,服下筑基丹踏入真正的筑基,才能破解这百日之命的。否则,犹如蜉蝣一样,百日一过,一阵无比的绚烂过后,立死。

    好在,这也不是大问题。五大仙宗的正式弟子,都会被赐予一枚筑基丹。

    伪筑基跟筑基修士的实力是一样,这里的二十多名炼气期九层修士,全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

    庄不凡也敢杀人。

    谁阻碍他,他就敢杀谁。二十年前他还是十岁少年的时候,就用了三年之久,费尽心机把庄氏世家的嫡长子给害死,做的滴水不漏。至今没人知道是他下的手,今天他才从家族里众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成为周氏世家最年青的族长,否则这族长怕是也轮不到他来做。

    唯一值得顾虑的是,五支小队所有炼气九层修士都死了,唯独他活下来。

    这很可疑。

    他回去之后,怎么跟朝歌仙城的众世家解释?

    这里的二十多名炼气后期修士,大多都是朝歌世家大族的嫡系子弟。一口气死了这么多炼气期弟子,震惊朝歌仙城,他们的家族必定会发了疯一样调查此事。

    朝歌仙城现在有各大小仙宗特使们数十人之多,他们全都是出身各个世家的筑基修士。他们一旦插手调查,发现蛛丝马迹,疑上他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不行!’

    庄不凡深吸一口气,硬是把自己杀光所有人,独吞这座地底溶洞的疯狂欲望给压了下去。

    除非,他能找到一个不露出任何马脚的办法,否则决不能将众人都杀光...顶多,找合适的借口,杀掉一部分,减少一些人来分赃。

    ...

    不只是庄不凡杀心大起。

    众修士们心中都在急速寻思着,万一要是有人动手争抢这溶洞内的千年灵草,杀还是不杀?能不能杀的赢?

    众人心中颇为忌惮,脸色都是阴晴不定。

    宋云、唐长松这两位小队长,分别出自宋氏世家、唐氏世家,年纪青青修炼到炼气期九层巅峰,祖传绝学并不弱,只是名气要比庄不凡、周褒姒逊色一些。

    “飕!”

    突然,一名锦衣修士足下一点,身影化为一道幽影瞬间朝灵池中冲了过去,想要将那株千年洗灵花灵草药抢在手里。

    刷!

    一道金色厉芒爆闪,斩向他后腰。

    那锦衣修士大骇,连忙放弃去抢洗灵花,跃开数丈,拔灵剑回首怒目而视一名褐衣修士道:“褚立,你想干什么?你若敢杀我,朝歌城通缉榜上必有你的大名!”

    众小队顿时纷纷拔出灵兵,剑拔弩张,纷纷警惕的盯着其他小队的修士。若是动手打起来,他们肯定是先帮自己人。

    苏尘朝吴樵夫和吕老夫子使了一个眼色,不动声色的退后几步,挡在法力虚弱的阿奴和张小弟前面。

    众修士若是为了争抢而一窝乱战打起来,唯有先求自保,以待时机。

    “哼,那也是你动手抢夺在先。”

    那褐衣修士并未继续出手,收起金灵刀,冷声道:“这朵千年灵花是所有人一起看到的,王兄这么急迫的想要一人独得不成?按照先到先得的规矩,那也是别人先看到,轮不到你去拿!若是见者有份,那也是好处均沾!”

    那王姓修士似乎也知道自己有些理亏,强自辩解道:“这溶洞如此之大,肯定还有不少的千年灵药。你们也可以继续去找啊,何必非要跟我争。”

    周褒姒扫视了二人一眼,沉声怒道:“两位,都逃命沦落到了这个境地,你们还有心思争夺灵草!

    就不想一想,我们被暗涌吸入这地底溶洞之中,原路根本出不去。若是没有其它的出口出去,被彻底困死在此地怎么办?你们就算抢到大把的千年洗灵花,又能拿它来干什么,在这里炼丹洗髓不成?”

    众小队的修士们不由一愣,紧接着则是沉默,紧张的气氛稍微缓和了一下。

    周褒姒这话没错。

    他们还没有探查过这座巨大的地下溶洞。

    还是先找到离开之路,再谈其它。

    否则,没有出路的话,他们就要被彻底困死在这地底溶洞之中。根本谈不上完成仙宗任务,更别说成为筑基修士。

    “看看周小姐,再看看你们!都大度一点,别像没见过世面的散修一样那么没出息!走吧,去看看这溶洞有多少天材地宝。”

    庄不凡淡淡道,负手走在前面。

    众修士们默默的往这座溶洞深处走去,仅仅走了一里多远。果然,这座巨大的溶洞的峭壁,灵水池,随处可见奇花异草,其中有不少是灵药材,这一会儿功夫便看到了五株千年灵草药,还有不下数十株的数百年灵草药。

    但是,他们此刻已经没有丝毫的兴奋,反而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他们发现,溶洞的地上,有一具具的骸骨,或躺,或坐。或是被灵剑灵刀所杀,或是死因不明,丝被妖兽所杀。

    这些人族修士的骸骨,并未完全化掉。有的是数百年以前遗留的,也有最近一百年之内的新骸骨。

    宋云看到一具穿着宋氏族服的遗骸斜躺在岩壁上,不由一惊,快步上前,从骸骨中翻出一面族牌,愣神许久,才伤感道:“这是我家一位叔祖....七十年前,他在云梦泽消失不见,没有任何音讯。没想,居然是在这里丢了性命!”

    众修士们心哀,他们突然发现,自己远远低估进入这座地底溶洞的人族修仙者的数量。

    这一千年之内,怕是远不只有他们这些修士,曾经进入过这座地底溶洞。

    但是,这些来自朝歌城的修仙者,全都成了地上的枯骨,没人走出去过。

    众修士们望着前方的溶洞,毛骨悚然之余,更是心底发寒。外界,一直没人知道这座神秘的地底溶洞,这究竟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