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70 冰丝
    苏尘小队五人从凹洞内出来,准备寻找出路。

    张小弟在前面带路,他在这昏暗的地下溶洞之中,没有丝毫的方向感,也不知该往那边走,脑子一团迷糊,带着众人在溶洞内随意乱走。

    但是,走了小半个时辰,好几次进入溶洞死胡同,无路可走,只能退出来往回走。

    而且,他们也没有遇到其他小队,似乎都消失在了这座至少不下五六十里的巨大地底溶洞内。

    苏尘皱眉,深感忧虑。

    张小弟在瞎转悠,甚至同一个地方转来转去,他稀里糊涂也弄不清楚,同一个地方曾经走过好几次了。

    苏尘心头不由暗道不妙。

    张小弟走的路,应该是生路。

    但是,张小弟却依然在溶洞内兜圈子,找不到任何出路。难道说,这座地底溶洞内根本没有出口?

    苏尘疑惑的望了一眼吕老夫子。

    吕老夫子也是纳闷,这种情况很少出现。难道是他进迷仙峡谷的时候施展了一次占卜术,是凶卦。这倒霉的坏运气,已经压过了张小弟的好运?

    ...

    地底溶洞内,离苏尘等人十余里之外。

    周褒姒小队沿着一条地底溶洞一直走着,或许这是主溶洞,一行人走了很远,也未到尽头。

    正走着,周褒姒突然听到水花的汩汩喷涌之声。

    她惊讶的发现,黑暗的石壁上,正有一口喷出丈高涌泉的灵泉。前面的溶洞都是石壁封渗出少许流水,并未见到过这样大量喷涌的灵泉。

    周褒姒一愣,突然想到什么,露出惊喜之色,飞身过去。

    她发现,这口喷泉的泉眼大约有拳头大小,通向石壁内的深处。她立刻抽出灵剑,朝泉眼挖掘。

    “周小姐,怎么?”

    小队内,其他几名修士都是疑惑。一口灵泉而已,挖它干什么?

    “这口灵泉大量的喷涌,很可能是通向一条地下河。从这灵泉挖下去,如果能找到一条地下河,或许我们可以沿着底下河出去。”

    周褒姒惊喜道。

    “地下河?不错,这灵泉真可能连通着地下河!”

    小队众人顿时都反应过来,连忙惊喜的用灵刀灵剑,挖掘这灵泉。

    这口灵泉仅仅只有拳头大小,人自然无法进去。

    只有挖开一尺宽,才能让人通过。

    然而,半个时辰过去。

    周褒姒五人挖掘的疲惫,法力耗去大半,却绝望的发现,这地底岩石太坚硬了。

    这是历经无数年地火淬炼的坚硬岩石,他们用手里的灵剑,拼命挖了半个时辰,也才挖出十几块拳头大小的碎石而已。

    甚至连他们手里灵刀灵剑,刃口都开始钝卷。

    这口小小的灵泉,根本无法让他们逃生出去。

    这怎么办?

    周褒姒小队众人绝望。

    ...

    地底溶洞内,一条溶洞岔口。

    庄不凡带着小队五人,小心翼翼的走在这条溶洞通道之中。

    这几日,他们偶尔和其他小队有过遭遇,甚至爆发过冲突,斩杀过一人。不过,他们很快逃走,庄不凡也不急于赶尽杀绝。

    他们正在这条溶洞内探查着。

    很快发现,这条溶洞的尽头是一座数百丈宽的灵水池,洞顶的钟乳石往下滴着一滴滴的灵水。在灵水池中央,一株散发着浓郁香气的千年水莲子。

    这朵灵莲已经缔结了莲子,被一片粉色的氤氲之气笼罩着,无比诱人。

    这水莲子并非五大仙宗任务所需之灵草药,但却是一种可以修士们直接食用的灵莲子,对淬炼身体非常有益。

    但是让庄不凡等五人感到震惊的是,这灵水池边横躺着三具新的尸体。

    一名修士飞身过去,震惊的回头,朝庄不凡说道:“老大,是唐长松...他们小队就剩下三人,全死在这里!”

    “莫非他们发生了内斗?...但也不应该啊,他们才三人,瓜分这株千年水莲子不就行了!不至于贪心到一个人想独吞吧?”

    “就算谁想独吞,至少也该活下一个人来!”

    小队众人皆惊。

    虽然各支炼气小队之间,并不信任。但小队内部往往是合作了数年,甚至十余年的同伙修士,彼此还是很信任的。

    庄不凡冷凝的目光,冷漠的打量了唐长松等三名修士的尸体。

    伤口刚刚凝固不久,估计在一二个时辰之内死的。

    他们身上没有灵刀、灵剑留下的伤口,也没有强烈打斗的痕迹,完全不是自相残杀。

    甚至也没有妖兽的咬痕。

    而是一道奇怪的平整伤口,整齐的切断了他们身躯,导致身亡。

    他们临死之前,全都睁大了瞳孔,仿佛不敢置信自己会死。

    死的非常诡异。

    “唐长松的实力也相当不错,他怎么毫无反抗之力,就死了?”

    小队众人仔细的查勘一番,都感到浑身冰凉。

    “别去碰尸体和那株千年水莲子,都退出去!此地诡异,不可久留!”

    庄不凡心头冒出寒意,脸色深沉,缓步退后,转身便走。

    他担心,这株千年水莲子旁边存在着某种陷阱。

    不知是人,还是妖兽设下的。

    “快走!”

    小队众人们心生恐惧,神色慌张,匆匆往这条溶洞通道外退去。

    突然,走在最前面的一名炼气期九层修士小队成员的头颅,无声无息平滑的骨碌碌掉落了下来,气血飞溅喷涌。

    他毫无痛觉,直到发现自己头颅坠地,和身躯分开,才惊恐的发现不对,试图扶住自己的脑袋。但是为时已晚,头颅和身躯早已经分开。

    “谁!”

    “不好,有偷袭!”

    庄不凡小队众修士们尽皆骇然,纷纷拔出灵刀灵剑对着溶洞内的四方,不敢丝毫动弹。

    他们完全惊懵了,四双警惕的眼睛,扫向四周可疑之处。

    看不到任何陷阱,也没有发现袭击者。

    但是,他们小队内,一名炼气期九层修士,就这样毫无声息的死了!

    “切割而死?”

    “莫非...!”

    庄不凡脸色发青,他手持灵剑,神念之力完全外放,小心翼翼的缓步来到那名队员的死亡之处,他瞪着锐利的眼睛,仔细的打量前方,心中似乎有所猜测。

    终于,他凑近了,才骇然发现,离鼻翼前仅仅五寸处,存在一条近乎完全透明的丝线,连着两侧的洞壁。

    这是一道冰丝线,站在稍远处,肉眼便完全不可见,却锋利如刃,切肉如泥。

    正是这道透明的冰丝线,将他小队的一名迅速往外走的成员给切割死了。

    庄不凡背脊上冒着冷汗,伸手轻轻捏着这根冰丝线,轻轻的一揉捏,哪怕手指上蕴含了法力,也完全捏不断这道坚韧丝线。

    他用一柄灵剑去尝试切断它,冰丝线反而如切泥一般,切入了灵剑之中。

    二阶冰丝,透明,坚韧,锋利!连炼气后期修士的神念之力扫视,都难以察觉它的存在。

    这绝对是一头筑基期的妖兽,所吐的二阶冰丝!

    这溶洞内有一头神秘的筑基期妖兽,盯上了他们这支小队,在狩猎他们!

    庄不凡惊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背脊冒出一股寒意。

    该死,这是在逼他用出压箱底的本事!

    -----------

    ps:早上7点赶火车,地铁,飞机,中途不停的转车,直到下午17点才到家。这几年身体一直不大好,每次坐火车、坐飞机都会晕吐,出门一趟就是在折腾自己。回来顾不上休息,先码一章出来。抱歉,让大家久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