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74 变脸
    周褒姒手持一柄冰灵剑,孤身一人在溶洞内疾奔,亡命而逃,不时回头望向身后幽暗的溶洞,脸色苍白,美眸中尽是惊恐之色。

    她从未遇到过如此诡异和可怕的杀戮。

    不久之前,她正带着自己的这支小队打算离开这条溶洞,另寻出路。却突然遭到了神秘的袭击,短短数息之内,接连死了四名成员。

    以他们炼气期九层的修为,竟然不是一合之敌,也无法发现敌人的踪迹。

    她在逃命的半途中,意外遇上了宋云小队。那神秘的猎杀者,似乎掉头追杀宋云一伙修士去了,并未继续追杀她。

    她才得以逃脱,如今孤身一人在这溶洞内逃亡。

    “这样下去,迟早还是死路一条!其他五支小队遇到此兽,怕也是凶多吉少!...不行,得尽快找到溶洞内其他活着的人,否则孤身一人被那妖兽猎杀,肯定活不下去。”

    周褒姒心里无比的绝望。

    她寻思了一会儿,紧抿着红唇,毅然转身往溶洞外而去。

    ...

    地底溶洞,中段。

    庄不凡在溶洞内游庭信步,似游人一般,欣赏着沿途的溶洞奇光异景。

    不多久,他看到前方横七竖八倒着五六具尸体,正是周褒姒小队成员和宋云小队的几名成员。

    庄不凡上前翻看着周褒姒小队和宋云小队的五六名炼气修士尸体是否彻底断气。

    他们临死前的各种惊恐和挣扎神色,全是被那只筑基期的冰灵蚕的冰丝杀死的。

    算起来,冰灵蚕已经杀死了超过十余名炼气期修士,溶洞内剩余的修士已经不多了。

    “唐长松小队死绝。”

    “周褒姒小队死了四人...就剩下她一人了!她可是我朝歌仙城赫赫有名的冰山美人,冰灵髓天赋极品,极佳的双修道侣,若是死在这里,那就可惜了。

    她现在被冰蚕追杀,定然极其惊恐,若愿意臣服,在此地将冰清之躯委身于我,倒是可以考虑救她一命。否则...哼~!”

    “宋云小队还剩下两人...宋云必须死。”

    “苏尘小队五人至今不见他们的踪迹,怕是逃到某条溶洞的深处,找地方躲藏起来不敢露面...一群胆小鬼。但是逃也没用,这地底溶洞无处可逃。很快,不超一日,你们都会死绝!只剩下我庄不凡,还有臣服于我的周褒姒,活着走出去。”

    庄不凡盘算了一下,嘴角露出一抹满意的阴冷笑意。

    这只受伤的冰灵蚕,在他的驱赶之下,果然很好的完成了他的“厚望”,替他杀死了其他小队的炼气期修士。

    他不沾染一滴血迹,便能独占了这座修炼资源丰厚的地底溶洞。

    看来,只需再过一二日,他便能收集所有的千年、数百年灵草药,离开这座地底溶洞,拜入五大仙宗。哪怕五大仙宗特使们进入溶洞内探查,也找不出任何可疑之处。

    这个结果,对他来说简直完美无瑕,没有一丝一毫的隐患和破绽。

    朝歌城的世人只会传颂他庄公子,身陷绝地毅然施展祖传绝学,救得美人脱险,留下一段传奇佳话。

    而他庄不凡有了这些丰厚修仙资源,在五大仙宗勤修苦练,问鼎金丹大道之路也将是一片坦途。他和冰山美人双宿双飞,谁不羡慕?!

    ...

    突然,前方一条溶洞内,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有四五人之多。

    庄不凡正幻想着日后在仙宗的美好前程,闻声不由眉头一皱,抬头望去。正看见吕老夫子、苏尘、吴樵夫等小队一群五人,从溶洞内鱼贯而出。

    呃!

    他们四五个散修居然还敢出现,果然是不怕死。

    庄不凡目光之中满是不屑,但突然想到了什么,隐隐绝对不对。

    不对!

    冰灵蚕明明追着宋云等人,进了这条溶洞,他们五人又怎么从这条溶洞里活着走出来的?

    宋云等人呢,那只筑基期的冰灵蚕呢?

    庄不凡诧异的扫视了一眼这五人。

    突然,庄不凡看到苏尘,眼睛都瞪直了。

    其他人倒也没什么,这小队长苏尘,竟然踏入了筑基期境界,身上散发着一股强烈的筑基境界威压。

    庄不凡心头一时震骇,完全难以置信。

    这地底溶洞内,除了他庄不凡之外,竟然出现了第二名筑基期修士!

    这太荒谬了,这怎么可能?

    他可是修炼了庄氏祖传《逍遥游之蜉蝣篇》功法,方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从炼气期九层一举踏入伪筑基期境界,拥有及强大的战力。

    苏尘又是怎么做到的...莫非也是修炼了了《蜉蝣篇》功法?

    但苏尘修炼什么功法,这也不是关键。关键是苏尘已经成为一名筑基期修士,必定会跟他争夺这座地底溶洞的修仙资源。

    一山难容二虎,这地底溶洞的丰厚修炼资源,只够一人修炼到金丹期。又岂能被两名筑基期修士瓜分!

    庄不凡在这一瞬间,心思急转,心头大恨。

    “必须杀了苏尘!”

    “若是不杀此人,这溶洞内的灵物至少要被他瓜分走一半,定然无法一人独占!”

    庄不凡微眯着阴冷的目光,望着苏尘,脸色阴沉不定,手中紧扣着一柄“飞羽”飞剑法器。

    筑基期修士其实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拥有了法器的筑基期修士,至少要拥有一柄低阶飞剑法器,才能够爆发出巨大的杀伤威力。否则空有一身的修为,也不过是一副空架子而已,战力依然很有限。

    庄不凡有足够的自信,以他的飞剑,杀死一名没有法器的筑基修士,只要杀了苏尘。那么诛杀尽吕老夫子、阿奴等炼气期修士,丝毫不是问题。

    庄不凡正欲动手,却意外瞥见苏尘的手中,竟然同样握着一柄光芒璀璨的飞剑法器。

    飞剑!

    庄不凡眼眸一跳,气的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这苏尘只是区区一介散修,不仅像他庄不凡一样踏入筑基期修士,还拥有一柄价钱六七千块灵石以上才能购到的飞剑法器!

    在朝歌仙城,几乎没人卖法器,只有各大世家、强豪家族才有祖传法器的传承。

    这苏尘又是哪里弄来的一柄飞剑!

    庄不凡深吸一口气,压下了心头浓烈的杀心。

    两人都是拥有飞剑的伪筑基期修士,实力在仲伯之间。一旦杀起来,胜负是五五之数,谁都没有稳赢的底气。

    稍有不慎,杀之不成,死的便是他庄不凡了。他前程一片大好,不久便可拜入五大仙宗。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山,因为一个意外而身陨道销。

    苏尘已经筑基期,他想利用冰灵蚕,杀尽这些修士,已经不可能。

    哪怕他亲自出手,也没有把握稳胜杀死苏尘,便剩下一途,只能合作。

    ...

    苏尘走在小队众人的前面,目光警惕的打量了前方庄不凡一眼。

    他对庄不凡没交情,也并没有什么偏见。

    只是因为庄不凡是寒山真人庄无悔之子,他对这位庄不凡庄公子,本能的有些提防和警惕。

    庄不凡身上灵压异常强烈,应该是施展了“化羽诀”踏入了“伪筑基期”,成了一名筑基期修士,手中还有一柄飞剑法器,怕是庄氏祖传的法器。

    同样伪筑基期的修为实力,而且拥有飞剑,苏尘自然是丝毫也不惧庄不凡。谁死谁活,打了才知道。他一只有筑基期的桃夭相助,胜算应该有七八成以上。

    只是,苏尘有些投鼠忌器。

    若是自己一人,他也不介意和这位庄公子打一场。但身边阿奴、吕夫子、吴樵夫、张小弟等四人都是炼气期修士,极弱。

    自己若是和庄不凡打起来,怕他们会遭到波及。

    庄不凡可不是灵智极低的二阶冰蚕,那么好对付。他纵然对付不了自己,但临时前拼一把,以飞剑杀几个炼气期修士,却还是很容易做好的。

    “庄公子,这些人是怎么死的?”

    苏尘看着五六具尸体,问道。

    “苏兄台,别误会!”

    庄不凡阴冷的目光立刻消失,小心的收敛起心中的杀意,转眼间露出一副灿然温和的世家公子笑容,令人感到如沐春风,和蔼亲切。

    他朝苏尘、吕夫子等人摇头,轻叹道:“他们可不是我杀的。我原本带小队在找出路,却遭到一只筑基期冰灵蚕的偷袭,它杀了我的几名兄弟。

    我大怒之下,被迫施展出祖传绝学,踏入筑基之境。正要追杀它,却被它逃了。我追踪至此地,发现这五六具尸体。正继续追那冰灵蚕,想替他们报仇!”

    苏尘瞥了一眼那些尸体。

    尸体上身上的平滑完整的伤痕,并无飞剑的剑痕,的确那只冰蚕的冰丝所杀。

    至少,庄不凡未曾对这些修士下手。

    “诸位世兄,安息吧,我庄不凡一定会为你们报仇!”

    庄不凡温和英俊的脸庞,露出几许愤怒之色,咬牙切齿,挥手将那几具尸体死不瞑目的眼帘合上。

    随后,他这才望着苏尘小队五人,诚挚的询问道:“苏兄弟、吕世叔,你们可曾遇见到那只冰灵蚕?我去将它杀了,免得它再害人!”

    “不必了,那只冰灵蚕杀了宋云二人,已经被我当场诛杀了!”

    苏尘淡淡的看着庄不凡道。

    他有些怀疑庄不凡是不是在其中动了什么手脚,放纵那冰灵蚕杀了这些炼气修士。但是,此事无凭无据,也不能信口开河。

    庄不凡听到冰灵蚕死了,不无遗憾,微微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尽快去找出路吧。溶洞内还活下来的修士,应该都在这里了。我并未发现周小姐,或许她还活着,看看能不能找到她。仙宗任务已经过去三四日之久,我们剩下时间不多了,尽快找到出路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