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78 抵达宗门
    当日傍晚,又一支修士小队从云梦泽返回,神州五大仙宗至此遴选满了十支小队,招募这一批的所有正式和记名弟子。

    次日,数十余辆灵驹马车,载着众位仙使和新弟子们,离开朝歌仙城,奔赴遥远的神州五大仙宗。

    朝歌仙城众大小家族修士们纷纷相送五十里,寄望着新人记名弟子们能在仙宗仙运宏达,成为正式弟子。

    筑基期修士仙使们皆可御剑飞行,甚至带上一人。

    但人多就不行了,以他们的神念驱动飞剑,也载不动上千斤之物。拜入仙门的新人弟子众多,只能乘坐灵马车而行。

    ...

    苏尘和阿奴同乘坐在一辆灵马车厢内,他掀开帘子,回头望了一眼渐渐远去的朝歌仙城和巍峨雄伟的朝歌灵山。

    他记得自己和阿奴千山万水寻觅仙缘,刚抵达朝歌仙城的时候,才十八岁。结识了吴樵夫、吕老夫子等人,一同结伴在朝歌修行。

    刚来朝歌颇为窘迫,靠着在灵山种灵谷来维持修炼,后来又炼出了低级洗髓丹,大幅改善了修炼资质。在云梦泽修炼了四年之久,方才达到炼气九层之巅。

    在朝歌仙城修炼看似短暂,这一晃已经是八年之久,甚至要超过他在姑苏城待的日子。

    只是,他在朝歌大部分时间忙于修炼,为了能够及时拜入仙宗,在云梦泽中数年如一日的苦修。

    以至于,他对朝歌仙城的熟悉,还不及那座遥远的世俗姑苏县城和周庄水乡。

    这八年里,他从懵懂无知的炼气初期修士真正踏入修炼之路,一跃踏入了伪筑基境界,甚至拜入了神州五大仙宗。

    苏尘放下车厢帘,心中轻叹。

    这朝歌仙城,是他踏入修仙界的起点。不知不觉竟然在此地度过了八年的岁月,可他对朝歌的记忆,却寥寥无几,很是模糊。

    他所识之人,不过两掌之数。

    或许,这就是修仙之人“山中无岁月,寒尽不知年”。

    为了能拜入五大仙宗,他片刻也不敢浪费和怠慢,渺茫不知八年的岁月已过。

    “公子,那日吕夫子说,你施展化羽诀踏入伪筑基之后,便只剩下最后一百日的寿命。这短短一百日,能够完成真筑基吗?!”

    阿奴看苏尘有些沧桑的脸色,有几分担忧。

    真筑基修士有二百年的寿元,扣除掉“化羽诀”损耗的一百年寿命,也还有长达一百年的命。

    “无妨,你看那庄不凡日日谈笑风生,不也浑然没事的人一样吗!等我们到了蓬莱仙宗,得到筑基丹,自然能完成筑基。”

    苏尘淡笑。

    阿奴轻轻点头,在苏尘旁边坐着。

    庄不凡在前面的一辆灵马车,他耳尖,听到苏尘这话,不由大笑道:“苏兄这话不错,你我拜入蓬莱仙宗为正式弟子,可见乃是天命所归,仙运宏达。岂会这么容易就死!苏兄以散修之身份成为蓬莱仙宗正式弟子,实在是非凡之辈,日后在蓬莱仙宗,还要请苏兄多多赐教!”

    “不敢,日后望不凡兄多指教!”

    苏尘淡淡道,撇了撇嘴。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这话他信。

    蓬莱仙宗特使姬正元和庄柏两名筑基修士,是朝歌仙城十大世家姬、庄出身,所以才被派来朝歌接应本届新人弟子前往仙宗。

    庄不凡因为蓬莱仙宗仙使庄柏的缘故,最后也选择拜入蓬莱仙宗。

    虽是同族,但世家大族人口众多,彼此也谈不上亲切。只是同族之人,因为共同的家族利益,彼此会关照。

    蓬莱仙宗的内部,有着众多的古老世家。

    像吕夫子、庄不凡这样朝歌仙城传承古老的十大世家弟子,在各大仙宗都有世家同族的亲故旧友,同气连枝,当然不会故意让自家人吃亏。

    姬元正、庄柏这两位蓬莱仙宗的筑基修士师兄,跟吕夫子和庄不凡是世家同族子弟,对他们一行十人自然颇为关照。

    众辆灵马车跋山涉水,两位仙使知道庄不凡、苏尘的寿命无多,为了赶时间日夜兼程赶往蓬莱仙宗,每日只停歇不足一个时辰让灵马稍作休息。

    新人弟子到了蓬莱仙宗,正式进行拜师之后,方能获得筑基丹赏赐。

    ...

    数辆灵马车在原野上飞奔,颠簸的山路,依然如履平地。

    车厢内,阿奴不知不觉,斜靠在苏尘身旁渐渐沉睡,车辆轻微的颠簸,她的轻软如絮身子颤呀颤,胸脯两团轻柔弹绵,令人心神随之荡漾。

    这些年,或许是因为修仙的缘故,她容颜越发娇美,肤如凝脂。恬淡柔美的脸庞,五官轮廓鲜明,黛眉微蹙,带着一缕忧色。

    苏尘看着她精致的脸庞,轻叹。

    他心情沉重,闭目内视灵山元神。

    嘴上跟阿奴说不必担心,但心中的真正煎熬和焦虑,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蜉蝣篇》化羽诀,强行将炼气期九层拔高至伪筑基期的境界,所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灵山上的那一株青莲元神,十二片元气莲叶,每日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枯黄,光芒黯淡,甚至萎靡下去,仿佛等待着寿尽凋谢。

    这一眨眼已经过去好几天。

    每过一日,便是一年。

    所谓度日如年,也不过如此了。

    到了蓬莱仙宗之后,每一位正式弟子都会被宗门赐予一枚筑基丹。

    但是,筑基丹固然可以大幅提高筑基成功率,其实并不保证绝对筑基成功。

    这完全因人而异,有修士天赋上佳,只需一枚便踏入筑基。

    而有的炼气九层修士,连服三四枚筑基丹也是依然无果。

    苏尘自然也不敢确定,这一枚筑基丹能否让自己踏上真筑基期境界。若是一枚筑基丹不够,他也不知该去哪里再弄筑基丹来救命。

    只是,苏尘也不想让阿奴太担心自己,只能谈笑安慰。

    ...

    一月之后,众辆灵马车飞奔至东海之滨,传说中的蓬莱仙宗。

    蓬莱仙宗,位于大唐中土东海之滨的蓬莱半岛。

    整个半岛横亘着数条灵山大脉,蓬莱仙宗便是建立在这灵山大脉之中,成为传承上万年的古老仙宗大门。

    一片无边无际的灵烟灵雾,从海上弥漫飘来,如烟锁灵山,笼罩着这数万里秀美灵韵的仙境之地,占地极为辽阔。

    凡人若至此地,在烟雾中迷茫不知方向,仙踪不可寻觅。深山中,更有猛虎、妖兽无数,不可跋涉。

    姬元正驱马车抵达山前,在一片濛濛灵雾之前,手持一块蓬莱仙宗弟子令牌,朝护山阵法一挥。

    却见这浓郁的灵雾一触即散开,显露出一条五丈宽数百里远的笔直青石大道,通向渺渺灵山之中。

    众辆灵马车在这大道之中疾奔,一个时辰之后,方才抵达一座长达十里的铁索桥,这桥是上等寒精之铁打造,坚韧异常,可抵御数百年厉风吹刮,横跨数座天堑山峰。

    铁索桥竖着一块数十丈巨大的岩石巨碑,上书四个虬蝤大字,“天堑寒桥”。

    这座寒桥是进入蓬莱仙宗的门户,非修仙者不可通过。

    “见过姬师叔、庄师叔!”

    有十名身穿蓬莱仙宗青衣弟子服的炼气后期修士正在寒桥旁值守,见姬元正、庄柏等两名筑基修士,连忙拱手恭敬施礼。

    姬元正下了马车,面色淡漠,只是朝他们微微的点头,带着苏尘、庄不凡、吕老夫子等十名新人弟子一起下了马车,往寒铁索桥上而行。

    “今年新入门的十名弟子怎么这么奇怪,差别巨大。有两名新人是筑基修士,还有炼气八层七十多岁的老头,居然还有一名炼气四层修士!”

    那些值守的炼气修士看见今年的新人弟子,都十分诧异,低声碎语。但奇怪归奇怪,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

    苏尘踏上天堑寒桥,顿时感到烈风袭来,不由以法力护身。

    这天堑铁索之桥两座千丈高峰之上,峰下几乎深不见底。毗邻东海,高空海风罡气十分剧烈,日日吹刮如刀。

    哪怕是炼气后期修士,足力惊人,在桥上也被吹的摇摇晃晃难以站稳,需要紧握寒铁索才能前行。

    若是凡人上这桥,怕是一阵狂风呼啸过来,便如柳絮一样被吹刮的无踪影。

    苏尘身为筑基修士,以法力护身之后,倒是没有太多感觉,走在阿奴前面替她遮挡住烈风。

    张小弟修为太弱,惊的两股颤颤,被吕老夫子和吴樵夫两人拉着,跟着两位仙使和苏尘、庄不凡等众人,往桥对面一座灵山大峰而去。

    “对面灵山大峰,名曰‘烟涛峰’。有一座新人弟子殿,所有的底层炼气弟子都聚居此地,修炼、领取任务之地。

    你们十人之中,有八名炼气期的记名弟子,将安排在那里修炼,听候任务差遣。直到成为筑基期修士。

    至于苏尘师弟、庄不凡师弟,你们二人身为正式弟子兼筑基修士,另有更好的居住修炼之地。

    正式弟子有不少好处,每月有一小笔固定的俸禄,繁杂之事无需自己操劳。吩咐记名弟子去做便行了。

    等会你们在弟子殿登记完弟子身份,宗门便会发下了一枚筑基丹,你们就尝试着尽快筑基吧,预祝两位仙运亨通,顺利筑基。

    还有,在仙宗内别胡乱走动。我仙宗底蕴深厚,金丹前辈不在少数。有不少的地方是金丹前辈住处,冒然闯入,会受罚的。日后你们对仙宗熟悉了,也就了解了。”

    姬元正边走边解说着。

    他心中暗自摇头,对苏尘和庄不凡两人不是太乐观。

    这两位朝歌后辈,居然都修炼上古功法《逍遥游之蜉蝣诀》,而且还敢去使用,他也算是开了一次眼界。

    指望一枚筑基丹就能突破筑基,这概率并不太高,那真是把小命当赌注来豪赌。

    像庄柏,以及蓬莱仙宗内的不少庄氏修士,大多都不修炼《逍遥游》。甚至修炼了的,后来也放弃了,改修其它功法,免得其中诸多的后患无穷。

    “多谢姬师兄指点!”

    苏尘和庄不凡跟随在后,都是拱手。

    尽快完成筑基,这对他们两为寿命无多的伪筑基修士来说,才是头等大事,其它皆要排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