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81 千年玉髓芝和筑基丹方
    “不知哪位师兄弟有五百年份玄冰灵草?我正准备炼一副玄冰丹,有镇神祛魔之效,可防止走火入魔。但还缺了一味灵药材,不知哪位师兄弟有此药,我愿以一株五百年的赤火灵草交换。”

    “张卓师兄,这玄冰丹可是三阶灵丹。一旦炼成,便踏入了炼丹大师之境界!提前预祝张道友炼丹成功!”

    众修士们三五成群的热切交谈着,不少人望向张卓,神色中夹杂着羡慕之色。

    别说尝试着去冲击炼丹大师境界了,他们很多人连一副三阶灵药材都凑不齐,至少要耗费十余年的功夫。

    苏尘听大厅内数十位炼丹士们谈的热闹,不由竖起耳朵,想听听他们都在讨论一些什么。

    “王师兄,成为炼丹师有什么要求?”

    苏尘沉吟一会儿,朝王秋问道。

    “只要能够炼制出任意一种二阶灵丹,便可以炼丹师自居了。如果想要成为炼丹大师,那必须炼制出一种三阶灵丹才行。想要炼成三阶灵丹,谈何容易!”

    灰须老头王秋对大厅里的众炼丹士们,神色明显不屑。

    曾经,他也对蓬莱仙宗的同辈筑基修士们百般讨好,但是没哪个小团体愿意接纳他,明里暗里被排挤。

    如今,他熬了三四十年苦修成为了一名炼丹大师,在蓬莱仙宗的筑基期修士之中也算颇为厉害的角色,也不屑于搭理宗门内的一群炼丹师。

    王秋跟苏尘讲解起来。

    炼丹境界和灵丹的划分是挂钩的。

    能炼出一阶灵丹的被称为炼丹匠,这一阶灵丹主要是给炼气期修士日常修炼所用。而炼丹师则以炼制二阶灵丹为主,供应给筑基期修士使用。

    炼丹大师则可以炼制少数三阶灵丹,这是金丹修士用的灵丹。

    其实,王秋至今也只掌握了一种三阶灵丹“龙力丹”的炼制术,出丹率并不高,但也算得上是一名炼丹大师了。

    这是大概的划分。并不意味着炼丹大师,就可以炼制所有的二阶、一阶灵丹。事实上一名炼丹大师,也就会炼制十几种常见的二阶灵丹。

    “那筑基丹属于几阶灵丹?以王师兄炼丹大师的实力,可否炼制出来?”

    苏尘带着几分好奇之色,问道。

    “咳~!”

    王秋差点呛到口水。

    附近好几名炼丹士闻言,都看了过来,无不翻白眼侧目。

    问出这种问题明显是一位炼丹术新人,稍有一些常识的,都不会敢去提筑基丹。

    “这筑基丹,是炼气期修士突破筑基用的丹药,在炼丹理论上属于二阶极品灵丹。但哪怕炼丹大师也没办法炼。

    因为筑基丹的配方里,有一味主药,是一千年的药材‘玉髓芝’。这种千年份的药材,只有仙宗才有雄厚的实力栽培出来,金丹长老才能拿到这样的药材用于炼丹。

    我们这些筑基弟子,是无缘接触的。所以就不必去多想了。”

    王秋干咳了几声,无奈。

    在野外的灵山大川探险,偶尔也能发现一千年份的灵药材,但是这种几率太低了,供货非常不稳定。

    所以神州五大仙宗,都是自己在仙门的灵田之中栽培,耗时长达千年才种出来,拥有稳定的灵药材货源。千年之后便开始收获,年复一年诞生新的筑基修士。

    而那些新兴的小仙宗没有千年时间的积累,根本无法炼制筑基丹,无法稳定的培养出一批一批的筑基弟子。

    神州五大仙宗都是传承了万年的古老宗门,甚至还有数千年、上万年前种下的绝世珍灵,用于培养金丹修士。五大仙宗内的雄厚底蕴,绝非小门小派可比。

    “千年玉髓芝!”

    苏尘神色一震,心头却是大喜。

    他手里有五株千年灵药材和数十株数百年的灵药材,其中一株便是千年玉髓芝。炼制筑基丹的主药。

    “王兄可知道,哪里有筑基丹的配方?”

    “这座藏书阁是蓬莱仙宗最大的书库,藏便有诸多的炼丹配方,有些金丹长老研究出了新配方,都会存在这藏书阁。不过,其他人想要看的话,需要花大笔的灵石购买才行。里面应该有筑基丹配方。”

    王秋想了想,说道。因为知道自己用不上,他也从未去找过筑基丹的配方。

    苏尘暗自点头,看来这趟是来对。在这藏书阁果然有大量的炼丹配方,或许可以找到筑基丹的丹方。

    “对了,今日授业的是哪位金丹长老?”

    “我蓬莱仙宗仅有的三位金丹长老,兼首席炼丹宗师之一‘孙真’。此老的炼丹术惊人,但脾气是出了名的又臭又硬,谁也难入他的眼。”

    王秋脸上愁苦,一声长叹。

    这数十年,每次孙长老开讲授业,他都必定会前来听,并且找机会亲近孙长老,期望着有朝一日被这位金丹长老看上,成为入室弟子。但是,孙长老看不上他,这么多年也拜不入这位孙长老门下。

    整个蓬莱仙宗,也没有谁能入这位孙长老的法眼,至今未曾收徒。

    苏尘和王秋闲谈之际。

    陆陆续续,又有好几名筑基修士进了藏书阁,择地而坐。

    苏尘瞥见庄不凡也进来。

    ...

    直到接近午时,众炼丹士们期盼已久的金丹长老孙真终于来了。

    “呼!”

    一头庞大的双头鸠灵兽呼啸而至,飞落在藏书阁外。

    孙真长老从坐骑下来,步入书阁大厅。

    他容貌威严,大约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但实际已经超过二百多岁了。金丹修士拥有长达五百年的寿元,容颜衰老极慢。

    恐怕在座的众筑基修士们一二百年后全都老死,他依然是这副中年容貌。

    “弟子拜见孙师叔!”

    众筑基修士们纷纷从团蒲上起身,神情仰慕,恭迎孙真长老。

    孙真长老淡淡点头,直接开讲。

    他授业颇为随意,想到哪里说哪里,也不管众修士们能否听懂。

    “炼丹之术!最常见的是火法炼丹,以灵炭、地火、火油等等为炼丹火源。但其实,还有天雷,寒水,阴风,土埋法炼丹,甚至以太阳真火、太阴真火炼丹,威力极大。不过,只有极少数炼丹宗师能够掌握!

    今天,本长老便给大家讲讲各种炼丹法门的奥妙之处。天雷炼丹极为霸道,可瞬间成高阶灵丹,但稍有不慎便炉毁药焚,只适合极少数药材。而土埋炼丹之法,往往耗费数年之久,方可成丹。”

    孙真传授炼丹之术,一讲便是一个时辰。

    苏尘听的震惊,如痴如醉。

    他还是头一次知道,炼丹原来还有如此的法门。天雷、地火、阴风、太阳真火...皆可用于炼丹。

    ...

    庄不凡听了一小会儿,便坐立不安。

    他听庄柏师兄说这里有金丹修士在授业,不由兴奋而来,想听听金丹修士的修炼经验。结果却是讲炼丹之术,并非仙道。

    他只修炼仙道、战技和灵术,并不修炼丹术之类的法门。

    这种仙道之末的伎俩,交给炼丹师就行了。

    他若是修炼成了金丹长老,仙宗的高层,何愁没有灵丹可用。

    他不由懊悔,有这时间在这里听炼丹术,还不如去拜会一下蓬莱仙宗的庄氏世家的前辈们,想法子再弄来二枚筑基丹。

    庄不凡瞥了一眼不远处的苏尘,心中纳闷,“苏尘这家伙,听的津津有味。他不会是想去炼丹吧?伪筑基的麻烦尚未解决,他居然还有心思去研究炼丹术!临时抱佛脚也来不及啊!”

    他不由心头一声冷笑。

    若是在七十日之内,筑基不成,死了的话,一切皆休。

    他可是知道,苏尘身上至少有五株千年灵草药和数十株数百年的灵草药。苏尘若是熬不过这短短数十日,死了,这些价值不菲的灵物,可不能便宜了别人。

    ...

    一个时辰之后,孙真长老的授业终于讲完。

    众筑基修士们纷纷热情的上前,向孙长老讨教炼丹术上的疑惑,望得解惑。

    “你这一身脏灰,也不收拾再来听课。被本门其他金丹长老们看见,以为炼丹士都如你一般邋遢。成何体统!”

    孙真目光扫过众人,突然皱眉盯着王秋,沉声喝斥。

    王秋连忙惶恐倒地便拜,急道:“孙师叔,弟子王秋,这数月以来沉浸于炼丹,不知外间岁月。今晨突然想起,孙师叔今日授课炼丹术,弟子生怕错过,顾不上更衣沐浴,便匆匆赶来。望师叔赎罪!”

    “哦!回去换一身干净炼丹服,不可丢我炼丹士的脸面!”

    孙真脸色终于好了一些。

    他也不理会众人,直接乘双头鸠飞走了。

    “是,弟子王秋谨记教诲,送孙师叔!”

    王秋却是满脸的喜色,恭送孙真远去。

    虽然挨了一顿喝斥,但众炼丹士之中,他是唯一的一位和孙长老多说上几句话的弟子,能在孙长老心中留下几分印象。

    苏尘看的惊得目瞪口呆,还有这样的法子,跟金丹长老套近乎。

    王秋师兄早在开讲两个时辰前就到了,明显是故意留了这一身衣裳脏炭灰,盼着被孙长老训斥一番。

    金丹长老的授课结束之后,众筑基修士们纷纷三三两两的结伴离开观海听涛藏书阁。

    苏尘却是留了下来,上了藏书阁的二楼,想找到筑基丹的配方。

    在藏书阁第七层,存放着大量的丹方。所有丹方,都是明码标价。

    苏尘果然找到一份写着“筑基丹”的丹方,但是被一纸封印所封着。纸上标注着,此丹方乃是一位前辈金丹修士所留。需要支付足足二千块灵石,方能取走丹方。

    苏尘看这价格,差点没吐血。

    哪怕是筑基修士,也得辛苦好几年,才可能挣到二千块灵石。

    但他无奈,取了这筑基丹的丹方,向看守藏书阁的弟子,付这一笔购买丹方的灵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