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84 神奇的《化蝶篇》三诀!
    苏尘手中拿着这枚小小的筑基期《化蝶篇》玉简,玉简透着一丝丝冰凉,他不由想到一些事情。

    炼气期的《蜉蝣篇》三道法诀,分别是“早期-蛰伏诀”、“中期-蜕变诀”,最后一道法诀则是“后期-化羽诀”。

    而灵蝶,恰恰是化羽之后的一种高级状态。

    莫非,炼气期《蜉蝣篇》功法和筑基期《化蝶篇》功法,有什么内在的联系之处!

    关看这两侧玉简的名字,就很容易能想到,《化蝶篇》应该要比《蜉蝣篇》更高级,是进阶篇,要强很多。

    “《蜉蝣篇》虽有诸多的弱点和弊端,‘蛰伏’期修炼太过缓慢,而‘蜕变’和‘化羽’又大幅消耗寿元,但其实它的威力已经非常强大了。若非化羽诀,我在云梦泽的地底溶洞,也对付不了筑基期的二阶冰蚕。

    《这化蝶篇》在《蜉蝣篇》之上,想来应该更胜一筹。”

    苏尘想到这里,不由满心期待。

    他往这枚《化蝶》玉简内注入少许的法力,让仙诀显化出来。

    很快,陈旧的玉简焕发一阵阵的耀眼白色光芒,里面浮现出许多细小蚊蝇的字迹,几乎细微不可见。

    苏尘以神念观看玉简,对里面的字迹一目了然。

    “上古飞天仙诀《逍遥游》,据传有八篇传于世,然大多遗失不知所踪。本卷记载其中第二篇筑基期功法《化蝶篇》。”

    “《逍遥游之化蝶篇》总仙决。”

    “吾酣睡于漆园,忽如一夜梦来,化为栩栩然胡蝶也,惬意愉悦翱翔天地,逍遥于宇内,不知周也!觉醒,方知我为周也,非蝶也,怅然若失。”

    “蝶者,逍遥游天地。吾辈,困于尘俗!”

    “庄周梦蝶,亦或蝶梦庄周?我是庄周乎,我是蝶乎?渐觉身非我,迷茫蝶与周。”

    “故曰: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此乃天人合一也!吾之大道,在逍遥游天地,寻仙道之究极。”

    “《化蝶篇》分三层法诀:分别是:‘化蝶诀、魂归诀、蝶器诀’。仙诀如下,第一化蝶决....。第二魂归诀...。第三蝶器诀...。”

    苏尘细细体悟,这篇《化蝶篇》总决的奥义。

    《化蝶篇》法决,记载的是那位上古前辈酣睡梦蝶的一段感慨。迷惑于究竟是人梦到了蝶,还是蝶梦到了人?

    可这谁又能分得清楚。

    但是,蝶逍遥游于天地,不思不念,无拘无束。

    而人却困苦于尘世之中,俗务缠身,为官,为商,多少争名夺利,百般无奈。

    所谓修仙,不正是追求蝶一般,在天地中逍遥游,大自在。

    最终这位前辈恍然大悟,唯有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方能超脱于拘束,此乃《逍遥游》修仙诀之真谛奥义。

    “逍遥游...大自在!这应该是这位前辈的终极追求,才写下《逍遥游》这部修仙功法!”

    苏尘沉吟许久,也是心中感慨。

    他姑苏县的世俗红尘中历经十八年。修仙之后,也有近十年,修仙者比世俗红尘的凡人强太多,但是又何曾一日超脱天地?

    修仙之人,一样为了一日三餐灵谷而奔波,为了能得修仙资源而去冒险和拼杀,为了提升修为而日夜苦苦修炼。

    谁又能轻易的获得超脱。

    也不知道修炼到什么境界,才能够做到“逍遥游,大自在”的程度。

    感慨归感慨,但是现实很严峻。

    在二个月之内若是无法筑基,他就要面临寿尽而亡的危机。人死犹如灯火灭,到时候也谈不上什么人梦蝶,蝶梦人了。

    苏尘放下这份心思,继续看《化蝶篇》的具体使用仙诀。

    “第一,化蝶诀:施法者将自身神念分出一缕,灭灵蝶之神识,寄予灵蝶之躯。以人之神念驭蝶,借蝶之躯而翱翔天地。可令灵蝶采集灵露、花蜜,用于施法者修炼,种种妙用无穷。”

    “第二,魂归诀:寄予灵蝶之躯的一缕神念,放弃灵蝶之躯,回归本源,可大幅强化本源神念。切记,灵蝶一旦意外死亡,寄予灵蝶的一缕神念未能及时魂归,将随之消失。需在蝶亡之前,将神念回归。”

    “第三,蝶器诀:将蝶之躯,炼化为蝶型法器,为修仙之躯的延伸,可施展蝶之灵术。此乃炼器之术也。”

    苏尘飞快的看了这三道法诀的介绍,细细品味,大感其中奥妙无穷。

    这第一诀化蝶诀,是将他自己的神念剥离出一小缕,强行抹去灵蝶的灵识,从而占据灵蝶妖虫之躯。

    灵蝶是一种低灵智的灵虫,脑子极小,它们的自主灵识非常弱。

    这也是修仙者可以抹去其灵识,一缕神念寄居于蝶躯的原因。

    若是妖兽之类就不行了,它们脑和灵识非常强大,这“化蝶诀”是做不到的完整抹去灵识的。强行去占据妖兽的头颅,灭其灵识,容易遭到反噬。

    “控制一只灵蝶,让它去采集灵露、灵花蜜。无需花灵石买灵谷来供自己食用,这倒是一个修炼省钱的好办法。这位前辈,真是能异想天开!”

    苏尘欣然。

    他不由细细寻思起来。

    自己手里,有几枚金凤妖蝶的虫卵,可以孵化出幼虫蚕,培养出筑基期的灵蝶。

    还有,那只二阶冰蚕,如果抹去其灵识的话,便能完美的控制它的行为。

    突然。

    苏尘神色一怔,想到一个事情。

    这冰蚕现在是二阶,一旦它结蛹化蝶,很可能会晋升为一只金丹期的冰蝶。正常情况下,高阶灵兽是很不愿意听从低级修士的命令,甚至会逃走。

    桃夭这个二阶桃树精,以前在他还是炼气期修士的时候,就总是故意反抗他的命令,肆意妄为。只是被他摘走了所有的法术桃花,无法逃走而已。

    直到他成为伪筑基修士之后,桃夭才老实下来,不敢再闹事折腾。

    可以想象,一旦这只筑基期的冰蚕进化为一只金丹冰蝶,以它强横的没边的实力,是绝不肯屈服于自己这筑基修士的命令。

    但是,自己用化蝶诀,抹去其灵识,将其彻底控制的话,则完全不同了。

    这只金丹期的冰蝶,直接成了自己的第二分身,根本无需担心它不停命令。

    岂不是意味着,他筑基期修为,便能直接拥有金丹期冰蝶的强横战斗力!?

    “化蝶诀,可以直接抹去二阶冰蚕的灵识。我自己的一缕神念取而代之,对它进行完美的控制!等它结蛹,晋升三阶金丹期...!”

    苏尘想到这里,浑身激动的颤栗。

    这《化蝶篇》果然是神奇无比。只要用的好,异想天开,妙用无穷。

    但是很快,苏尘想到一个困难之处,却又神情平静下来。

    他不知道这二阶筑基期冰蚕,还要多久才化为一只三阶金丹期的冰蝶。

    十年?

    还是百年之后?

    他曾经将冰蚕放入方寸灵山之中,看看它会不会像桃夭一样快速成长,一日成长一年。

    但是结果并不如意。

    桃夭是木精灵,在灵山中可以如灵草一样,一日如一年。

    而这只冰蚕不行,依然如外界一样缓慢。

    如果是一二百年之后,冰蚕才结蛹化为金丹期冰蝶的话,他也就是真筑基修士,也未必活那么久,那对他也没多大的用处。

    “且慢...我还有《蜉蝣篇》仙诀!”

    苏尘仔细琢磨了许久,突然目光一亮,又想到另外一个妙用。

    “我的神念寄予一只灵蚕,这个分身,不知能否施展出《蜉蝣诀》的‘蛰伏、蜕变、化羽诀’仙诀?

    如果能的话,一阶炼气期灵蚕化羽之后,暴涨为二阶筑基期灵蝶,岂不是也实力暴增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