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91 小丹会,赴会
    王秋和张卓二人正急切的和苏尘说着,突然看到最后一间三阶炼丹室开门,顿时吓了一跳,没想到金丹长老突然出关了。

    这位金丹修士正是蓬莱仙宗的三位炼丹宗师之一史天雷,在仙宗炼丹界的地位,仅次于孙真这位首席炼丹宗师。

    “弟子王秋、张卓,见过史师叔!”

    两人急忙拱手施礼,不敢有丝毫怠慢。

    苏尘是头一次见到这位金丹长老,也连忙跟着两人一并施礼,好奇的打量了一位这位金丹长老。

    “你们几个在这炼丹室门前吵吵嚷嚷,如妇人一般呱噪,成何体统呢!不知道这炼丹室,乃是清静之地?!”

    史天雷脸色深沉,原本已经糟糕的心情更是不悦,沉声朝二人喝斥。

    王秋、张卓两人无故白白挨了一顿训斥,却像老鼠见了猫一样,神色恭谦低垂着头,不敢丝毫辩解。

    他们不用多看这位金丹长老阴沉的脸色,就知道肯定是炼丹失败,这会正在气头上,逮着谁训谁,谁敢顶嘴辩解!

    史长老瞥了一眼苏尘,没有任何印象,估计是筑基期新人,也不知为何出现在这三阶炼丹室外,和王、张二人聊的热火朝天。不过,他也没兴趣知道一名无名筑基修士在这里干什么。

    史天雷盯了他们三人一眼,冷哼了一声,不再理会,离开铜炉山,御剑往远方一座小灵山而去。

    王秋、张卓二人毕恭毕敬的躬身,目送史长老远去,才松了一口气。

    这位史长老脾气暴躁,可不好伺候,幸好不是他的亲传弟子,否则每天都要兢兢战战度日。

    张卓见史长老走后,连忙来到那间三阶炼丹室,嗅了嗅空气中有些焦气味,又发现炼丹炉有一些药渣,里面有四阶玲珑草的成分,也不知是炼什么灵丹妙药。

    “四阶玲珑草,亏了少说有五千块灵石。难怪史长老这副脸色这么差,金丹修士虽然不差这些灵石,但也会肉痛的很!”

    张卓心里颇有些幸灾乐祸,暗自庆幸自己之前在炼丹室内行事稳重,发现心神不宁,便立刻停下炼制三阶玄冰丹。否则一旦丹毁,现在怕是比史长老还要气急败坏。

    王秋却不管史长老炼失败了丹,还是缠着苏尘,想询问出一个究竟来。他是一个炼丹痴,遇到疑惑问题若是不解决,茶饭不思,恐怕大半个月都睡不着觉。

    苏尘无奈,不得不从须弥戒内取出一瓶二阶聚灵丹让王秋看看,自己真的是在三阶炼丹室内炼制这些二阶灵丹。

    这些是他为了炼制出筑基丹,才拿这些聚灵丹来练一练手,熟悉一下许久未用的炼丹术。

    否则,还真不好解释自己在三阶炼丹室里干了些什么。

    王秋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瓶二阶聚灵丹,全是新鲜出炉的灵丹,温度还很高,一股残余的浓浓火气逸散出来。

    他不由惊讶,这些是二阶聚灵丹,而且品质相当不错,没有残次品。

    但这只能证明苏尘是一名炼丹师。不能证明苏尘在三阶炼丹室里干了些什么,肯定还有其它什么绝密之事,隐瞒着他们。

    张卓却是眸光一转,心中有了一个主意,笑道:

    “苏师弟,你能炼制出这么多的二阶聚灵丹,已经确认无误是炼丹师的水准了。以你这个的年龄晋升炼丹师,那可是少见。

    这是可喜可贺之事啊,我准备邀请蓬莱仙宗的众位炼丹师,三位炼丹大师,举办一场‘小丹会’聚会。一来大家交流切磋一下炼丹术,顺便交易各种灵药和小极品的宝物。二来也算是贺喜苏师弟晋升炼丹师,如何?”

    在蓬莱仙宗,炼丹士们经常会举办这样的小聚会,彼此交流切磋,并且交易各种炼丹灵药和小宝物。

    自然,这也是一个炫耀众炼丹士实力的聚会,亮出各种小极品的宝物争奇斗艳,凸显自己的实力和地位。

    既然苏尘不肯透露在三阶炼丹室内的秘密,那他就用这小丹会,来试探一下苏尘的深浅,或许能发现一些什么。

    在蓬莱仙宗,能够达到炼丹师境界的修士,已经不多,仅仅五六十位而已。每隔几年,才偶尔会有一位新晋的炼丹师出现。

    而炼丹大师更少,目前也就三位。

    绝大部分炼丹师都是熬到三四十岁成炼丹匠,到六七十岁以上才成为炼丹师。王秋这位炼丹大师更是一百多岁。

    像苏尘这样年纪轻轻不足三十岁,便一跃成为炼丹师的,非常少见。

    “张师弟这主意不错!这次小丹会,我也参加!”

    王秋立刻道。

    他很少参加炼丹师之间的小聚会,不想浪费时间去攀比,在炼丹圈子里颇为孤傲。

    但是这次既然是祝贺苏尘晋升炼丹师,他不想看着苏尘这位颇有“炼丹天赋”的青年师弟,被张卓给拉拢过去,也决定参加这次聚会。

    “这...也罢!那便去吧!”

    苏尘苦笑,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

    王秋是炼丹大师,张卓也算是资深炼丹师。想要在蓬莱仙宗的炼丹圈立足,当然不能太孤立。

    他们两位盛情邀请,不好不去。

    否则比王秋还不合群,在蓬莱仙宗炼丹圈怕是不好混。日后自己走炼丹这条路,遭到众炼丹师的排挤,也会百般不顺畅。

    而且,这样的聚会,本身也有一些好处。

    他毕竟是一名新人,对灵物的积累尚浅。说不定,可以从其他年长炼丹师的手里,掏到一点极品小宝物。

    三人商量好日子和地点,决定三日之后在蓬莱仙宗的“问仙酒楼”,举办炼丹师们的小丹会,便各自离去。

    张卓先行离去,他交友甚广,邀请众炼丹师去了。

    王秋和苏尘则结伴而行,返回住处。

    苏尘有些好奇,这种小丹会能邀请一些什么修士来参加,有没有什么比较厉害的人物?

    王秋摇头,却是一声长叹。

    “蓬莱仙宗乃是万古传承宗门,代代繁衍生息。各种小圈子,早就根深蒂固,外人很难进入。想要真正融入蓬莱仙宗的核心层,谈何容易。

    本宗真正的核心是金丹修士圈子。独占一座小灵山,漫山遍野都是灵田、灵药园和果园,源源不断的大量修炼资源和财力。他们根本不需要分心去做任何事情,一心修炼便是。

    其次是核心外围圈子,是金丹修士受宠的嫡系子嗣和亲传弟子。嫡系子嗣稍微从长辈手里分到一点好处,便足以修炼之用。亲传弟子们把持着宗门上下的权力,随便都能得到大量的好处。

    像我们这些炼丹师圈子,其实是边缘圈子。大多数也就是一些略有闲钱的筑基修士而已,地位中等,唯有靠着辛苦专研炼丹术,挣点灵石来应付修炼的开销。炼丹师之中,侥幸突破金丹期,才会继续以炼丹为业。

    我们这些炼丹师最好的前途,莫过于拜师一位金丹期炼丹宗师为师,才能真正进入蓬莱仙宗的高层圈子。否则像我、张卓之辈,不过是为宗门效苦力而已。成金丹太艰难,这辈子估计也就是这样了。”

    苏尘默然。

    蓬莱仙宗占据东海之滨灵山主脉,方圆数万里,灵山不下千座,宗门内的修炼物资数不胜数。

    炼气期弟子何止十万之众,身为正式弟子的筑基修士也超过数千名。

    金丹修士约上百位,独占一座小灵山。不成为一名金丹修士,自然是无缘蓬莱仙宗的核心。而不拜师金丹修士的话,核心圈子的边都沾不上。

    不过,王秋虽说炼丹师圈子是仙宗的边缘,但其实炼丹师这个小圈子也不好进。

    绝大部分的底层炼气修士,甚至很多的筑基修士,只能可望而不可即。因为炼丹这一行太烧钱了,没有足够的财力积累,想炼丹都没这个本钱。

    身为修仙者,手里想要有“闲钱”来支持炼丹,那也是要有真本事才行。

    ...

    半道上,两人道别。

    苏尘回到山峰自己的小别院,将以前的物品全都拿出来,精心挑选了一番。

    这小丹会,或许能从其他炼丹师、炼丹大师手里淘到一些小极品的宝物。

    但他自己也要准备足够份量的东西,否则谁愿意跟他换。

    苏尘翻找了一番,却是苦笑。

    他手里一直也没什么好东西,也就青囊袋、符箓玉简、低级灵珠、一柄低级飞剑法器等等,拿不出手。

    想在灵山种出一点什么来,耗费时间要很久,也来不及。

    他手里真正有份量的,只有云梦泽的地底溶洞得来高级灵药材。一株千年玉髓芝炼丹用掉了,还有一株千年灵药拿去换了筑基丹的其它灵药材。

    仅剩下三株千年珍稀无比的灵草药,以及五株六七百年份的灵草药。

    不过,这样高年份的灵药,对于其他的炼丹师来说,也是极有吸引力的奇宝了。超过五百年药龄,哪怕金丹修士手里也罕有。只有蓬莱仙宗的宗门大药园,才有如此高年份之灵物。

    三日一晃而过。

    准备妥当,苏尘这才赴会,御剑飞往蓬莱仙宗的一座山峰。

    这座山峰遍布琼楼玉宇,有众多的大型商铺、楼阁、酒楼,专门售卖高档货物,不像弟子殿广场那些摆摊的一样,大多都是低端零散货。

    苏尘落在山峰半山腰,他望见一座“问仙酒楼”的灵阁,门前正站着十多名貌美的侍女迎宾客。

    “苏老弟,可算来了!已经有几十位炼丹师们到了!”

    却见张卓笑迎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