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93 灵宝交换
    “诸位请看!”

    王秋却是一笑,徐徐揭开法袋一角。

    刹那间,法袋内一片濛濛霞光外泄。火色霞光、青色霞光、金色霞光、黄色霞光、蓝色霞光、湛蓝霞光、淡青霞光,足足露出七色霞光。

    这七色霞光交相辉映,一时间照耀的三楼大厅光华灿烂。

    “七宝葫芦?!”

    “怎么会如此之多!”

    众炼丹师们一看法袋内泄出如此多色霞光,无不神色大骇。就连最稳重的两名炼丹大师,都是满脸的震骇,难以置信。

    在修仙界中,多宝葫芦乃是变异种,本身就很罕见。而“多宝”的数量越多,自然是罕见中的罕见。哪怕仅仅只是三宝、四宝,都足以令人震惊。

    居然是七宝葫芦!

    按照多宝葫芦的行情规矩,每多一宝,价钱翻一翻。

    这意味着,在灵葫芦原价上要翻足足七翻。那就是足足一百二十八倍,这价钱简直是逆天了。

    “这...怎么可能!”

    张卓目光呆滞,手都在颤抖。

    王秋炼丹大师这是哪里得来的如此稀世之宝。

    如果这七宝葫芦的品阶也不错,达到二阶上品灵物、或者是三阶灵物的话。恐怕王秋的身价,直接超过他们大厅内任何一位炼丹师和炼丹大师,这大厅内无人可及。

    苏尘看的愕然,他虽然对多宝葫芦的稀罕程度了解不多。

    但是蓬莱仙宗的众炼丹师、炼丹大师们都是见多识广之辈,见多了各种小极品宝物,他们如此震惊之色,这七宝葫芦怕是无比的罕见。

    苏尘不由想到青囊袋《白莲灵经》里记载的一道“葫芦藤兵”灵术,这稀罕的七宝葫芦,或许有不错的用处。

    “王师兄,这,你这七宝葫芦是几...几阶?”

    张卓颤抖着声音道。

    灵葫芦材料,在市面上的价钱,依照品阶各有不同。

    一阶是灵器级材料,炼制出来给炼气期修士用的。一阶下品是一百块灵石,中品二百,上品三百。

    二阶是法器级材料,炼制出来的是筑基修士用的法器。二阶下品是一千块灵石,以此类推。

    三阶也是法器级材料,炼制出来的是金丹修士用的法器。三阶下品起步价高达一万块灵石。

    以上是灵材料的价钱,并非法器。

    只要这七宝葫芦达到二阶上品,价格之高足以令人色变,怕是王秋的仙运要彻底翻身,

    王秋看众炼丹师们满脸的震撼神色,不无大感快意。如此被众炼丹师们惊羡,那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但问到品阶,他却不由露出遗憾之色,“可惜,此七宝葫芦的品阶太低了点,才一阶下品。”

    王秋将法袋完全打开,从里面取出一条葫芦灵藤。

    只见,这一条数丈长的青色灵藤上,结着七个绽放着截然不同霞光的灵葫芦。或许是时间有点久了,这条灵藤上的叶子都已经快枯萎。

    众炼丹师们纷纷上前,近距离鉴赏这根罕见的七宝葫芦。

    苏尘也在其中,他好奇的摸了摸这根青藤,查探它的生机。但是发现这条灵藤生机黯淡,已经枯黄,看样子快要死了。

    他不由暗感到惋惜,不知能否救活它。

    “一阶下品灵器级材料!”

    厅内的众炼丹师们紧张的神色顿时松了下来,彼此相视一眼,露出虚惊一场的神色。

    众人心里飞快算了一下,一阶下品以一百块灵石起步,就算翻一百二十八倍,那就是价值一万二千八百块灵石。

    因为品阶太低,起步价也低,哪怕翻了如此之多倍,总价依然还是很低。这也就是一件二阶中品法器的价钱。

    只能算是一件小灵宝。

    “这七宝葫芦采摘的太早了,如果让它多生长个几百年成为二阶,甚至长个千年成为三阶灵宝的话,此灵宝一出世,恐怕整个蓬莱仙宗都要震惊。”

    “不错,此灵宝品级还是太低了,要成长起来才是真正的极品啊!”

    甚至有炼丹师惋惜起来。

    不过,这话也就是说说而已。哪怕这七宝葫芦是他们的,他们也不会种几百年上千年,到时候他们早就死了,这七宝葫芦能成长为几阶,又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此等野生的灵宝,能生长到一阶,已经是十分不易。想养到几百、上千年,谈何容易!”

    王秋摇头。

    这条七宝葫芦并非他自己发现采摘下来的,而是蓬莱仙宗的一名炼气期的炼丹学徒,在离蓬莱仙宗数千里外的一座深山野岭,采摘野生灵药,无意发现的一株野生变异灵葫芦。

    那炼丹学徒发现这条野生灵葫芦,欣喜若狂,哪里管它品阶低,当然是立刻采摘下来占为己有。

    这天生地长之物,他不立刻采摘下来,一旦被别的修仙者发现,那就是别人的东西了,没谁会跟他讲道理。

    但这位炼气期的炼丹学徒,并没有拿此宝在弟子殿前广场上摆摊售卖。

    此物是一阶灵物,只适合给炼气期修士当灵器用。但是偏偏七宝葫芦的价格,按惯例是以多一宝翻一翻来计算,价钱高的离谱,却根本不是炼气修士用得起。

    对于自保之力极低的炼气期修士来说,手里有一件价值上万块灵石的灵宝,那可不是福事。搞不好其他炼气期修士眼红之下,夺宝杀人,也不在话下。

    那炼气期弟子得了此七宝葫芦,反而日夜恐惧,谁也不敢透露。他思来想去,决定卖给一位信得过的筑基修士,最为稳妥。

    但他接触的筑基修士不多,只有跟王秋炼丹大师有渊源。他是王秋的一位炼丹匠徒弟的徒弟,算得上是徒孙。

    那炼丹匠根本没有余财,买不起这价值上万块灵石的七宝葫芦。炼丹学徒便直接找到王秋这位师祖。

    王秋见这徒孙拿此罕见的灵宝来拜见自己,一时间也震惊欣喜,最终仅仅只用六千块灵石的半价,买下这条七宝葫芦灵藤。

    价钱虽低了一半,但那炼丹学徒也十分满意了。能安全将如此昂贵的灵宝出手,所得的收入,足够一名炼气期修士修炼到后期巅峰。

    王秋喜得了这条稀世罕有的七宝葫芦灵藤,爱不释手。整个蓬莱仙宗,也只有他手里唯一这一条七宝葫芦。

    但在这阵热情过后,最终还是发现,此物固然是“稀世罕见”,却颇为“鸡肋”。

    因为这根七宝葫芦品阶太低,才是一阶原材料。

    至于把它种在地里,继续养大?!

    将多宝葫芦从一阶养到二阶,少说也得耗上几百年的心血。这期间,还要花费大量的精力来照料它。

    王秋可没觉得,自己能活到那一天。

    王秋都已经是筑基中期修士,自己根本用不上。

    寻常的炼气期修士连几百灵石都舍不得花,哪里买得起如此昂贵之物。

    金丹老祖们的嫡孙们,炼气期的时候,一咬牙倒也买得起。但是他们很快就会成为筑基期修士,买来干什么呢?

    花费如此昂贵的灵器,最大的用处反而是拿来炫耀,此外也没什么用处。

    王秋思来想去,也只有将这稀世七宝葫芦,在小丹会“亮宝”,当成是炫耀的资本。看看有哪位炼丹师喜欢,也可以拿小极品的灵宝,跟他交换。

    “王大师此七宝葫芦,非等寻常。”

    “不错,就是品阶稍低,若是二阶,哪怕倾家荡产也要买下的冲动。”

    众炼丹师们品鉴一番,颇为羡慕。

    但是说到交换,却无人想换。

    这七宝葫芦是罕世稀有的炼器材料,但不是炼丹材料,他们无法自己炼制。用不了,只能拿来当炫耀品。用差不多一万块灵石的小极品灵宝,换这条七宝葫芦,他们还是很舍不得。

    苏尘心中迟疑,要不要拿三株六百年份的灵药,去跟王秋大师换这多宝葫芦灵宝。

    这条一阶下品的七宝葫芦灵藤太低,换来也没什么用处。

    除非,能够救活!

    把它养到二阶,才物有所值。

    只是,这条灵藤的生机黯淡,已经枯黄,看样子快要死了。他以前只在灵山里种过种子,也不知道这样濒死的葫芦灵藤,能不能救活。

    若是能救活这条七宝葫芦,那就挣大了。

    苏尘不由一咬牙。

    罢了,试一试吧。就算亏了,三株六百年份的灵药,对自己也并不是损失很大。

    “王师兄,你看这三株灵药,换你的这条七宝葫芦如何?”

    苏尘从须弥戒内,取出三株灵草药。

    “六百年的赤露药、玄月灵草、琉光灵草?”

    王秋脸上神色一滞,难以置信。

    这三株六百年的灵药,价值倒也完全值得一万多灵石。这可不是寻常筑基修士和炼丹师,拿的出来的财力。

    苏尘居然舍得花费如此之多,换他这条颇为鸡肋的一阶七宝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