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96 不务正业的炼丹师
    苏尘对庄不凡素来没有什么交集,也谈不上好恶,只是不想和这位庄公子走得近。

    当初在云梦泽的地底溶洞,情形非常险恶,但因为苏尘和庄不凡几乎同时踏入伪筑基境界,彼此顾忌之下,也未曾有过真正的斗法冲突,均分了溶洞内的丰厚灵药。

    庄不凡在所有人面前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笑容,颇为亲切客气,令人难以拒之千里之外。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庄不凡以同门师兄弟的身份主动来拜访,苏尘也不好不让他来。

    待庄不凡走后,苏尘总觉得自己的住处不太安全,光是一个小型的阵法光罩威力不大。只能防小贼,无法抵挡其他筑基修士强行破罩而入。

    苏尘便立刻找吴樵夫帮忙,前往蓬莱仙宗的深山老林,找了一株野生的二阶上品的桃花灵木。

    此二阶上品灵木的树皮非常坚硬,哪怕苏尘以飞剑去劈砍,也仅仅只能伤其树皮半寸而已。

    苏尘和吴樵夫将它整株挖起来,搬回来移栽在他的院子中央。

    没事的时候,苏尘便让桃夭这个木精住在这株灵桃树里,当做“看门树妖”。

    桃夭也不是总待在灵山,每天烈日炎炎和夜里月圆之时,都会出来汲取日月精华。

    苏尘修炼的时候,或者短暂离开的时候,便让它住在这一株二阶桃树里,镇守宅院。

    万一有人擅闯院子,它化身桃树妖,也能及时发现阻挡。以这株二阶桃树妖的实力,等闲筑基修士也难以短时取胜。

    深夜有此株桃树妖看门,无疑安全大增。

    ...

    在蓬莱仙宗的这一年多下来,苏尘也很少出门,除了每隔一二十日偶尔去铜炉山炼丹之外,其余时间都在小院家中闭门修炼。

    苏尘晋升筑基期二层之后,发现自己青莲元神的那一朵花苞,也打开了第二瓣花瓣。

    估摸着,这朵青莲花的九片花瓣全开,就是筑基期九层了。

    “若是我有朝一日,突破金丹期的境界...青莲元神莫非会缔结出一粒莲子?金丹和莲子,倒也颇有相似之处。”

    苏尘不由心中暗自寻思着。想到此,他不由好笑。

    除了修炼和炼丹,其余精力自然在灵山里种灵葫芦。

    灵山的一亩灵田,长宽约各八丈。

    其中,那株七宝葫芦灵藤、筑基丹的一批高级灵药、以及炼制普通灵丹用的诸多低级灵药材,占了一亩灵田一半的地方。

    苏尘划了剩余的一半的地方,交给桃夭去试验栽种变异的灵葫芦。

    葫芦灵藤非常大,一个灵葫芦架要足足占地一丈,一次可以栽种三十二株葫芦灵藤的幼苗。这样能大幅提升获得多宝葫芦的效率。

    短短一年多四百余天下来,总共试验了四批灵葫芦,每批种三十二株。每十天会结出一批小灵葫芦。

    让苏尘遗憾的是,广种薄收之下,至今未曾有一株同根生的三宝葫芦出现。

    不过,二宝葫芦倒是出现了三次。

    这让苏尘也聊以**。

    只是,其中两株带有木、水、土葫芦,是弱属性,炼成法器后战力偏弱。

    苏尘只留下另一株二宝葫芦,生长状态颇为良好,而且是“木、金”二宝。这金系威力足,正好可以弥补他战力不足的缺陷。

    至于单宝葫芦收获自然更多,如冰、风葫芦等等。

    但苏尘是木系修仙者,他的法力是青色木气,只能使用木系法器。无法使用其它系冰、风的法器。

    只有多宝葫芦是例外,像“木、金”二宝葫芦,乃是同根生一套法器。

    他只需要驱使其中一个,便自动同时驱使另外一个。

    苏尘将单宝葫芦全部废弃,和那些试验失败的灵葫芦灵藤一起铲掉,在灵田里当肥料,免得浪费它们的灵气。

    桃夭继续在灵山里栽种灵葫芦,看看能否种出三宝以上的葫芦。

    苏尘没有拿多宝葫芦去卖。

    这多宝葫芦本是稀罕之物,如果在市面上多出现几个,很容易引起惊诧和怀疑。

    再说,这多宝葫芦自己有就行了,何必让其他筑基修士也拥有。苏尘可不想自己在仙宗闲逛的时候,遇到其他修士也腰间挂着几个二宝、三宝葫芦。

    他仅仅只留下一株二宝葫芦,让它在灵田里继续生长,继续结出更多的小葫芦,并且提升品阶。等它成长到二阶上品,再炼制成一套筑基期的二阶小极品法器。

    ...

    灵山之中,除了种满了灵草药和葫芦灵藤之外,也多了六只炼气期的金凤蝶一阶中品幼虫,还有一只二阶冰蚕。

    那六只金凤幼蚕从卵中孵出,一出生便被苏尘饲养,很容易就被驯化为灵虫。

    而冰蚕不一样,它是野生的,有强烈的反抗意识。

    苏尘足足用了一年多时间,才驯服那只野生的二阶冰蚕。

    这只二阶冰蚕跟桃夭比起来,虽然显得蠢,但其实它已经有低级的灵智,颇为怕死。

    耗了几个月,它饿急了,才勉为其难的接受了苏尘的“投食”,吃一点灵露水和灵蜜。

    这是野生妖虫转化为驯化灵虫的关键一步。若是它绝食,意味着完全无法驯化,只能杀了烤着吃掉。

    苏尘经常饿着它,等它饿急了,便对它进行驯化,只有听话才给一点点的食物。

    苏尘又用了大半年,把它驯化的听话,服从命令。直到它彻底温顺驯服,才将它放入灵山内,交给桃夭去继续训练。

    苏尘也不知这只冰蚕,还要多久才能结蛹化蝶,踏入金丹期境界。

    桃夭每天拿桃枝训它,逼它每隔数日吐一根长长的冰丝。防止它储备实力,同时也能获得颇为珍贵的二阶冰丝材料。

    这冰丝材料用处颇多,有着极佳的“神念穿透、视力穿透”效果,是炼制“隐身”法器的顶尖级材料。

    苏尘收集这些冰丝原料,准备数量足够之后,炼制成一件隐身法器。不过,这也要漫长的时间才行。

    ...

    苏尘不止在灵山里种灵葫芦,还在自家的院子内外,周围的灵田,也成片的种上灵葫芦。

    他去了一趟蓬莱仙宗的大型农庄,花灵石回买来一些已经种了一二十年的灵葫芦藤,直接移栽到院子里。

    这样不需多久,葫芦灵藤便能结出小灵葫芦,也省了他不少时间。

    当然,他也没指望能在这种地方,种出多宝葫芦来,主要还是为了掩人耳目。让别人知道他种的灵葫芦多,日后见他用二宝三宝葫芦法器,也不会觉得太奇怪。

    这些灵葫芦在尚未老化之前,除了用来炼制灵葫芦法器之前,其实也是可以吃的,像灵谷一样,其灵气可以被修仙者所吸收。

    苏尘偶尔栽几个灵葫芦下来,炒成一片灵菜佳肴,和灵谷米饭一起食用。

    ...

    苏尘居住的山峰院子,虽地处偏僻,却也是经常有人来上门拜访。

    这一年下来,主动前来串门的修士,颇有络绎不绝之势。

    沈冬这名炼气后期的小商贩,经商的脑子颇为活络,自上次挣了不少灵石,便经常跑来苏尘这里寻商机。

    苏尘也需要沈冬这个对蓬莱仙宗很熟的炼气期修士,帮忙寻药材。他将自己炼制出的二阶灵丹卖给沈冬,再由沈冬去转手卖掉,省了不少事。

    除了沈冬之外,更多的自然是蓬莱仙宗的众炼丹师。

    如张卓资深炼丹师、王秋炼丹大师等人。

    王秋大师在蓬莱仙宗的朋友很少,难得结交了苏尘这样一位同样散修出身的同门师兄弟,也颇顺眼,便隔三差五便常来苏尘串门,美名其曰切磋、交流炼丹术,其实就是混吃混喝,顺便打发炼丹之余的闲暇时间。

    苏尘回回都以灵葫芦菜肴,招待王秋。

    这灵菜佳肴当然美味。

    但吃的次数多了,难免还是会腻味。

    王秋心头难免发虚,暗自寻思:莫非苏师弟发现一阶七宝葫芦的用处不大,才回回炒这灵葫芦菜肴来暗示他的不满?但他若要换回来,那是绝对不能换!

    好不容易才将一阶七宝葫芦脱手,他可不想再收回去。

    好在,苏尘压根没提这事,让王秋白担心了许久。

    这日,王秋和苏尘在院中一株桃树下坐着,吃完饭,品尝着小酒。

    王秋看到苏尘的院子内外,到处都栽着灵葫芦藤,很是纳闷道:“奇怪,苏师弟,怎么忽然对这些灵葫芦这么感兴趣了?怎么满院子都种上了灵葫芦?”

    “啊,王师兄有所不知。我最近打算从事灵农,尝试种多宝葫芦。只是难度有点高,一时半会种不出来。”

    苏尘端起杯盏尝着小酒,淡淡道。

    “灵农,你是打算做一个不务正业的炼丹师吗?!”

    王秋差点一口灵酒喷出来。

    炼丹师兼灵药师,比较常见。毕竟,都跟灵药材打交道,种一种灵药也无妨。

    但是炼丹师兼灵农,这可是根本没有人这么干。

    不过,苏尘真要是如此打算,恐怕蓬莱仙宗的炼丹师们都要松一口气了。

    灵农这一行看似简单,随便一名炼气弟子都可以干。但是真正深入下去,成为灵农师、大师,其难度丝毫不在炼丹师、炼丹大师之下,耗费精力和时间也是极大。

    苏尘分心它顾,这炼丹术境界的提升恐怕就要很缓慢了,或许可能一辈子也无法成为一名炼丹大师。

    这苏师弟果然是想法异于常人。

    不过,想要种出多宝葫芦,难度奇高,那可不是寻常的灵农可以做到。

    至少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灵农师,耗费上百年,方有少许的希望种出三宝葫芦。

    “苏师弟,种多宝葫芦,必须成为灵农师。你炼丹师兼灵农师,忙得过来吗。”

    王秋吃惊道。

    “还好,闲暇时种种,也不费事!”

    苏尘淡淡一笑。

    灵山里的灵葫芦是桃夭在打理,做各种变异试验,他也不费什么神。

    而院子住处的大片灵葫芦灵藤,掩人耳目而已,真正的用处也不大。等日后自己种出多宝葫芦,蓬莱仙宗的众人也不会觉得太奇怪。

    他需要的是灵农这么一个身份。

    苏尘真正要亲力亲为去做的,其实是另一件事,炼器。

    这是他深思熟虑之后的打算。

    这多宝葫芦种出来之后,需要炼制,才能成法器。

    若是有一天,他要将养到高阶的七宝葫芦摘下来,炼制成一套极品法器,这稀世法器一出,肯定会掀起掀然大波。

    谁不眼红?谁不想夺走?蓬莱仙宗的金丹长老们恐怕也坐不住。

    他觉得,还是自己炼七宝葫芦更靠谱。

    现在便学到一门炼器术,自然有备无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