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97 仙宗隐秘
    苏尘笑着,又说道:“我是木系修仙者,只能使用木系法器。而木系法器的威力普遍偏弱,日后跟别的金系、火系修士斗法,颇为吃亏。

    我去藏书阁仔细查阅过仙典,发现‘多宝葫芦’法器,是罕见的能够以一驱多的法器。只要其中一个是木系法器,就可以使用一整套不同属性的葫芦法器。如此一来,我这单木系的战斗力,也不再是弱点。

    所以才萌生了当一名灵农师,种‘多宝葫芦’的念头。再说,我这灵农也不是什么都种,只专精于灵葫芦这一种灵物而已。广种薄收,低级小葫芦可以拿来吃,高级的多宝葫芦可以炼制成法器,一举多得,也挺不错。

    我这个想法,也是多亏了王师兄的那根七宝葫芦的启发!以后我若侥幸种出二宝三宝葫芦,炼制成极品法器,一定请王师兄喝几杯。”

    “灵农...种灵葫芦...炼灵葫芦法器!这不仅仅是灵农,还是准备走炼器师的路线啊!这不务正业的炼丹师道路上,彻底不回头了。”

    王秋听的有些懵。

    他这才有些明白过来。

    苏尘种灵葫芦的这个想法,不是一时冲动,而是为了提升战斗力的长远考虑。

    炼丹士中不少人是木系修士,战力偏弱,所以才专精于炼丹术。但敢于分心兼顾灵农,甚至还打算去炼器来增强战力的,那是绝对没有。

    任何一名筑基修士的财力和精力有限,谁敢这么做?样样都做,一个弄不好,全是低水平,最后什么都捞不着。

    如此奇想,也就苏尘这样的初生牛犊不畏虎的新人修士,才做得出来。

    “苏师弟!来,敬你一杯酒,祝你成功!”

    王秋长吁短叹,举起杯盏闷了一大口。

    这些年他在蓬莱仙宗,也挺郁闷。炼丹术是修炼到了顶尖水准,但他也就筑基中期修为,战斗力更是一般。

    苏尘和王秋两人在院中一来二去,喝了不下四五杯。

    王秋大师的酒量不行,偏偏爱喝,喝上两三杯灵酒便酒气冲脑就一副醉醺醺,脑子晕乎,舌头发卷,而且还特喜欢发牢骚,一肚子苦水往外倒。

    苏尘倒也没介意。

    因为王秋大师的一些牢骚话,也让他了解了不少蓬莱仙宗的隐秘。

    这些事情,不是王秋这位在蓬莱宗门混了四五十年的炼丹大师说出来,他是很难接触到的。

    “苏师弟,你刚入宗门没多久,也没人跟你提,有一件事可能还不知道。”

    王秋喝的醉醺醺,想到他这些年的苦闷,又牢骚起来。

    “哦,何事?”

    苏尘好奇。

    “我耗费四五十年心血,成了一名炼丹大师。以我现在的大师级炼丹术,拜不拜一位金丹期的炼丹宗师为师,根本没多少区别,哪怕炼丹宗师也指点不了什么。

    可是,为何我还一心想拜一位金丹长老为师?削尖了脑袋,往金丹长老们的身边贴近去?”

    王秋醉眼迷蒙道。

    “这是为何?”

    苏尘也有些奇怪。

    “我告诉你蓬莱仙宗的一桩秘密..当然,其实也不算机密,核心圈子的筑基修士都知道,只有底层弟子不知而已。

    我蓬莱仙宗的一座山峰上,有一株神秘的灵树,所结灵果可以助筑基九层修士缔结出金丹。此灵树有我宗的元婴老祖亲自坐镇,旁人连山峰都不得靠近,根本窥视不得。

    每隔十年,老祖会赐下十枚灵果,可助本宗的筑基修士踏入金丹大道境界。我宗的筑基修士多达数千名,但灵果只有区区十枚而已,数百之中挑一。你说,灵果给谁?”

    王秋苦闷道。

    在偌大的修仙界,或许还有其它办法可以结成金丹。但是在蓬莱仙宗,这是唯一的正途。近万年来的金丹修士,莫不如此由此途径成的金丹修士。

    “神秘灵果,可结金丹?”

    苏尘心头不由一震。

    他只知道筑基丹可以让炼气弟子筑基。

    但还是头一次,筑基修士如何缔结金丹的消息。这关系到他日后如何成为金丹修士,无疑是很重要的消息。

    王秋只是抱怨吐苦水,自然也没指望苏尘能说出答案。

    “数百之中挑一,争夺之激烈,可想而知。想要竞争这灵果,第一条,就是先被一位金丹修士举荐上去。

    我蓬莱仙宗万古宗门,非常讲究代代传承。每一位金丹长老都可以举荐一人,总共举荐出两百位筑基修士。这些筑基修士,要么是金丹长老们的嫡系后裔,要么是其亲传弟子,从无外人被举荐。

    只有这两种人被举荐,才能继续去争夺前十名,方有一丝希望去得到老祖赐下的十枚灵果。而剩下的数千筑基修士,连参加争夺的资格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可奈何。”

    王秋苦闷无比的挠着头,长叹道。

    这就是为什么他苦苦修炼炼丹术数十年,一直指望拜入孙真金丹长老门下的原因。每一位金丹修士,都掌握有一个举荐名额。

    “这么难...”

    苏尘不由呆住。

    王秋辛苦数十年,依然无法拜任何一位金丹修士为师。

    这么说来,像他这样的散修出身的筑基修士,那几乎是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像我等炼丹士,其他金丹长老根本看不上。唯有拜三位金丹期的炼丹宗师,方有希望。

    只是,想要被三位炼丹宗师看上眼,收为弟子,非常难。我苦苦拜了孙真长老数十年,但他也未曾对我另眼相看。

    苏师弟还年青,若是早早踏入炼丹大师境界,展现出惊人的天赋。或许三位炼丹宗师会另眼相看,收为亲传弟子。讨得师尊的欢心,指不定就能得到一个举荐名额,得到争夺灵果的机会。”

    王秋叹道。

    他自知希望渺茫,若能拜师,早就拜了。对苏尘这番话却是肺腑之言。

    “这...!”

    苏尘惊愕了半响。

    他想了许久,还是摇头。并不觉得拜金丹长老为师,是一条通向金丹大道之路。

    他有自知之明,哪怕真的成功拜师,自己也从来不是那种能取悦师父,让师父另眼相待的弟子,自己的性子很难讨师父的喜欢。

    当年他在姑苏县城,那也是拼命苦修展示自己的能力,丝毫不比其他四位弟子差。但李魁师父从来没正眼看过他,也未曾在乎他。

    可见,能力如何,和是否受师父喜欢,那是两回事。

    ...

    王秋大师喝多了灵酒,醉醺醺说着一些话,牢骚了数个时辰之后方才离去。也难怪他如此苦闷,前方无路可走,心中自然郁闷。

    苏尘送走了王秋大师,脸色沉凝了许多。

    原本,他还指望着,能在蓬莱仙宗内找到一条金丹大道之路。

    但现在看来,此路是异常渺茫了。

    数千筑基修士,仅仅二百名弟子被金丹长老们举荐上去,二十里挑一。这二百名弟子之中,仅有十人能得神秘灵果,二十里条一。

    像他这样无亲无故的筑基弟子,连第一关都过不去。

    不过,不管外界形势如何。他还是要继续按照自己的计划行事,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同时增强自己的战力。

    强烈的紧迫感,油然而生。

    他只有一百年的寿元,要比其他筑基修士少了近一半。

    靠人不如靠己。

    他也不指望,拜一位金丹师父助自己踏上金丹大道。还是凭自己本事,踏实一些,哪怕这条路艰难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