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00 拜师金丹
    在铜炉山聚集的十多名炼丹师,听到孙青宁代金丹长老传来的这道口谕,不由一个个神色震撼,无不回头望向苏尘。

    他们异常复杂的眼神中,带着嫉妒,或是心酸,夹杂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凄凉味道。

    众人当中年龄最高的一位老资历炼丹师,已经有近一百五十余岁,眼看着步入垂垂老朽的暮年,也没多少年好活了。

    而上百岁的炼丹师有好几位,筑基修士的人生已经过了一半。而剩下的几位也都是六七十岁的炼丹师,勉强也算“年青”之辈。

    他们在蓬莱仙宗辛辛苦苦的筹集灵药材来炼丹,炼出灵丹拿去卖了换回灵石买药材,周而复始,炼了近一辈子的灵丹,至今无缘炼丹大师之境。

    蓬莱仙宗内,至今也仅仅只有王秋、朱子瑞、陈阳峰等三位炼丹大师而已,且都是一百岁以上成炼丹大师。

    可是,苏尘呢?

    他年纪轻轻,才不到三十岁而已。从炼丹师到踏入炼丹大师,耗时三年而已。

    如此短的时间内,接连迈过了两道大门槛。一举踏入炼丹大师境界,更是成为了金丹修士的亲传弟子。

    这其中的任何一道门槛,他们这群炼丹师都要付出毕生的心血,苦苦追寻,却依然遥不可及。

    苏尘却从一位跟他们平起平坐的炼丹师,突然就变成了望其项背,遥不可及的金丹长老亲传弟子。

    他们这群炼丹师们心中此刻的心酸和难受,比刀绞还痛。

    张卓资深炼丹师神情呆愣,张合着干裂带着苦涩的嘴巴,无处话凄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这些年拼命想要追赶上王秋大师,晋升炼丹大师之位,争取能够拜一位金丹期炼丹宗师为师。

    蓬莱仙宗的三位炼丹宗师极少收徒,另两位已经各收了一位炼丹大师,仅剩下首席炼丹宗师孙真长老尚未收徒。

    可是现在,梦“咔嚓”一下碎了。金丹长老们短时间内不可能再收弟子。

    ...

    苏尘听到孙青宁这番话,不由吃惊。

    心头的震动,丝毫不比其他炼丹师少。

    他这两年大量炼丹,只是想弄一个炼丹大师的身份,做幌子而已。这样他挣的灵石多,修为提升快,也能够很好的被炼丹大师的身份所掩饰住。

    他从一开始就打算自己埋头做自己的事,根本没有打算拜一位灵丹宗师为师的念头。

    被收徒,对他来说也很是突兀。

    仿佛突然之间,就跨过了蓬莱仙宗内的无形屏障,从一名边缘的筑基期弟子,进入接近蓬莱仙宗核心的圈子。金丹修士的嫡系后裔和亲传弟子,这是蓬莱仙宗内,最接近核心层的一群修士。

    其他绝大部分的筑基修士,在仙宗内是属于籍籍无名,默默做事的角色。哪怕是王秋这样的炼丹大师,一样没有多高的地位。

    “苏师弟,你回去好好准备一下,明日来我灵峰,我会引你灵山拜师,勿要失了礼数。。”

    孙青宁淡淡的吩咐完,也没等苏尘说点什么,直接御剑腾空,华虹而去。

    苏尘看到孙青宁态度冷淡,不由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说什么,只是拱手:“送孙师兄!”

    拒绝拜师?

    蓬莱仙宗好像还没有出现过先例,过于惊世骇俗。只有金丹长老的亲传弟子,才有资格参与争夺神秘灵果,如果不拜师,这等于是自动放弃金丹之路。

    苏尘自然不会如此矫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恭喜苏师弟,双喜临门!”

    “日后还望多多提携!”

    铜炉山的一群炼丹师们纷纷向苏尘道贺,语气有些酸溜溜的,带着些许幽怨之色。

    但是以苏尘如今的身份,他们谁也不敢得罪苏尘。

    “苏师弟,恭喜,仙运当头!等拜师完,一定要请老哥喝几杯,祝贺一番。”

    王秋大师打从孙青宁出现之前,情绪就不好了,此时也是一副苦闷和幽怨之色,不比张卓好多少。

    他可是苦苦求了孙长老数十年,费尽心思想拜师。可孙长老看不上,他也徒呼奈何,至今依然不得门而入。

    但苏尘可是一次都没有求过,怎么就一步登堂入室了?!

    “行!”

    苏尘深知众炼丹师们心中百味交加,唯有苦笑。

    ...

    苏尘向众炼丹师们拱手告辞,回到山峰住处。

    焚香沐浴,洗去一身炼丹后的气味,换上了一袭崭新的炼丹大师衣袍,准备了一番。

    他也不知道该准备什么,如平常一般便是了。

    次日,清晨便起来,苏尘御剑来到蓬莱仙宗孙真长老居住的一座小灵山,在山脚飞落下来。

    金丹修士独占一座小灵山,整座小灵山被薄薄光罩所笼罩着,外人不得擅自闯入,否则会触发阵法的警报。必须有人打开光罩,引路才行。

    小灵山顶被削平,是金丹修士居住之地。

    盖起了一座恢宏的宫殿般孙氏府邸,金碧辉煌,灵气盎然。

    前院是成片的仙台楼阁,雕栏玉宇,皆用二三阶灵木和方正的巨型青岩建造而成。

    后院一座巨大的花园,一栋栋精美别致的水榭楼台,灵桥流水,灵花灵草花团锦簇,灵水池中种着娇艳的灵莲,养着一尾尾灵鱼。

    半山腰则是灵果园和灵药园,山脚平缓之地还有一些农庄和灵田,有众多炼气期的灵农在耕作。

    金丹修士虽“独占'一座灵山,但其实并非独住,嫡系后裔和金丹长老们是住在一座灵山,人口颇多。只有那些血缘三代后的分支和旁系,才会渐渐剥离开来,在蓬莱仙宗内另择住处。

    苏尘在山下足足等了一个时辰,孙青宁这位嫡长孙才姗姗来迟的出现,接引他进入灵山之中。

    “苏师弟,等会见了我祖父,他若不问,你无需多话。我会交代你如何拜师,诸多礼仪。”

    孙青宁交代着一些话,神色有些冷淡,并不亲切。

    “是!”

    苏尘微微点头,也不多话。

    片刻之后,两人到了山顶,步入一座金色大殿内。

    金丹长老兼首席炼丹宗师孙真,面色淡漠的高坐在殿上宝座。旁边则是坐在一位美貌端庄的妇人凤眉丹眸,高雅贵气。

    殿内下首,还有五名筑基修士。

    其中两名是孙氏世家的嫡系一代子后裔,是孙真众多亲子中最出色的两位。另三名是二代孙辈后裔,是孙辈中的娇娇者。五人站在殿内两侧,垂手恭敬伫立。

    孙氏世家一脉繁衍的族人众多,筑基和炼气修士何止数百位之多。但是他们不是孙氏的核心修士。

    但真正核心后裔,包括孙青宁在内仅仅六人,二子四孙。

    在往殿外,依然是孙氏的数十名后裔,但并非核心后裔,以及成群的炼气修士仆人。

    他们众人见到孙青宁领着苏尘入殿拜师,无不羡慕。一旦苏尘拜师成为亲传弟子,地位仅次于六名孙氏的核心后裔,比他们这些孙氏非核心后裔还高。

    ...

    孙青宁领着苏尘来到主殿叩见孙真,吩咐苏尘循规蹈矩,行拜蓬莱仙宗的一套复杂的师礼。

    随后,苏尘向师父、师娘行礼,恭敬各献上一杯灵茶。

    孙真接过一盏灵茶,这才正眼打量了苏尘一番。

    苏尘相貌还算清秀,神情沉静,带着少许冷峻,颇有些许久经历练的神韵。

    话说,孙真此前对苏尘毫无印象,到现在拜师仪式,也才真正看清楚这位亲传弟子的相貌。

    他昨日派人去弟子殿查了苏尘的资料,苏尘是散修出身,从朝歌仙城拜入蓬莱仙宗仅三年。极其年青,三年前成炼丹师,三十岁不到便踏上炼丹大师境界。

    能从无数炼气修士之中踏上筑基境界,又从数千筑基修士里脱颖而出,成为炼丹大师,这绝非易事。

    但凡能做到如此的,无不是修仙界难得的年青才俊。

    如此弟子,收入门下,倒也不亏。

    孙真打量了苏尘一番,淡淡点头。转头看向朝殿内的其余六名嫡系子孙后裔,却是脸色冰冷了下来。

    跟苏尘比起来,这些不成器的子孙,让他很是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