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01 拜师礼和举荐名额
    “以散修之身拜入蓬莱仙宗,三十岁不到便修炼成炼丹大师。可见这天下修士之中,才能辈出者不乏其数!”

    孙真点了点头,接了灵茶。

    他转头,却是冰冷着脸色,朝殿内的几名子孙后裔沉声训斥,“你们几个,以后要好生向苏师弟学一学。勤加修炼,勿要荒废!”

    今日有“外人”在场,他给他们留了点脸面,也未直接痛骂他们一顿。但十分不满的语气中,意思却显露无疑。

    你们自幼坐享其成,耗费了他多少财力,却干出点什么成果来了?

    嫡长孙已经四十多岁,嫡长子更是七十多岁,可全都还是炼丹师,修为大多也才筑基初期、中期而已,最高的一个嫡长子仅仅是筑基六层!

    炼丹水平还不如一名从外界仙城拜入蓬莱仙宗,没有多少根基的散修出色。修为虽然高了一些,但只怕不多久就会被追上。

    殿内,六名孙氏子孙后裔脸上都是难堪,垂手低头不敢说什么,但是瞥向苏尘的目光无不暗恼恨。

    要不是苏尘这“亲传弟子”突然冒出来,他们怎么会被拿来当对照,无辜挨上这一顿训斥。

    苏尘感觉到他们恼恨的目光,心头不由咯噔一下。

    孙真这话太刺人,拿他来羞辱孙氏子孙。这些孙氏子孙,怕是把他给恼恨上了。

    苏尘之前也不太明白,为什么孙真长老一直未曾收徒弟,得知自己成炼丹大师之后,面都未见却立刻要收自己为徒。

    但是这一瞬间,他心中却突然明白过来。这分明是拿自己当磨刀石,刺激和打磨这些孙氏子孙后裔用的。

    若是换成王秋等年纪一大把的炼丹大师,他们年纪老朽,不比孙氏子弟强,是起不到这个刺激的效果。

    “敬茶礼毕!献~,拜师礼——!”

    孙青宁在一旁,面无表情道。

    筑基修士拜金丹修士为师的最后一个环节,献上一份厚重的拜师礼,作为对师父的酬谢。

    由此,师徒名分确定。

    拜师礼!?

    苏尘闻言不由一愣。

    他也听说过,但凡学徒拜师学艺,皆需献上一份颇厚的拜师礼,作为学艺的“资费”,这是习俗。世俗凡尘莫不如此,修仙界应该也是沿袭了这种规矩。

    可是,苏尘自加入姑苏县城药王帮拜师学艺,就没有向师父献过什么拜师礼,以至于忘了准备拜师礼。

    难怪昨日孙青宁特意反复的叮嘱,“回去好好准备一番,勿要失礼!”

    原本他还以为是礼节,没想这“礼”原来是指“拜师礼品”。

    苏尘飞快想了想,脸上露出几份犹豫之色,咬牙从须弥戒内挑出三株三百年灵药,恭敬献上。他觉得,这礼不轻不重,应该还算恰当。

    孙真看到这三株三百年份灵药,看向苏尘的目光,却一下子冷了不少。

    蓬莱仙宗的惯例,筑基弟子拜金丹为师,向来是献上厚礼!至少也是四五分之一的家当。

    三株三百年灵药也值点钱,但离炼丹大师的身价差太远。

    一个炼丹大师拜师学艺,就献这点拜师礼?

    前日,苏尘才刚炼出一炉三阶紫火灵丹,居然也没舍得献上。看来此子颇为吝啬财货,眼力劲也不怎么行啊!

    ‘哼,等你以后心急如焚,想要寻一条金丹大道,求着为师给一个举荐名额的时候,看你如何献上一生的积蓄!’

    孙真心头暗嘲,也不在意,以后有的苏尘急的时候。

    “放着吧,以后每月来请安一次便可!”

    孙真神情淡漠,朝殿内众人,吩咐道:“我蓬莱仙宗,大约每十年有一次重要的筑基修士灵果之争,全宗内参与的名额仅仅二百名筑基弟子。我这里只有一个举荐的名额。

    现在离下一次的争夺,还有八年。你们等七人当竭尽全力修炼。八年后,我会从你们之中,择优选一人去。都退下吧!”

    “是,师尊!”

    “是,父亲大人,祖父大人!”

    苏尘放下拜师礼,和六名孙氏核心弟子一起告退,离开宝殿。

    苏尘心中对孙真那番话不以为然,从他们七人中择优选一人,这话也就说说而已,拿来刺激孙氏子弟上进。

    他可不觉,孙真会如此大方,轻而易举的让自己得到那个宝贵的举荐名额。

    殿外的众孙氏族人也纷纷散去。

    ...

    这座巨大的宝殿内,空荡冷清了下来。只剩下金丹长老孙真和孙夫人二人,留在殿内,气氛冷肃。

    “夫君...”

    孙夫人抬头仰望了一眼神情冰冷的孙真,露出忧色,欲言又止。

    原本这唯一的举荐名额,只是孙氏子弟内部之争。落在谁的头上,也都是她的嫡子嫡孙,肥水不流外人田。

    可如今孙真收了一位亲传弟子,偏偏还很有些本事。

    有一个如此鲜明的对照,只怕孙真会对自己的子孙们,越来越瞧不顺眼。

    眼下,孙真可能只是心想着演一场假戏,用这个出色的亲传弟子,逼子孙们拼命一把。

    但八年之后的情况谁有说的准,孙真对众位子孙极其失望之下,又对苏尘反而赞赏有加,变成“弄假成真”?!

    她怕日后自己的子孙吃亏,丢了仅有的一个被举荐争夺灵果的名额。如此一来,孙氏子孙很可能断了金丹之路。

    “夫人觉得我心狠?不顾自己的子孙,反而提携外人?”

    孙真知道她想说些什么,神情淡漠,道:“你以为我没给他们机会?我给了他们太多的机会!

    每十年一次的灵果之争,之前已经让他们去了多少次了?可是,他们六人之中,至今没有一人能争到一枚灵果!”

    他这些年很失望。

    他当然希望自己子孙能有出息。

    可是,孙家众子弟之中,没有一个人能挑起孙家的大梁。

    他不想等自己死后,没人来继承这偌大的孙氏祖业。

    如果孙家的后裔中无金丹修士的话,这座小灵山是要被宗门收回的。

    一旦他死了,树倒猕猴散。

    整个孙氏家族便会化为一盘散沙,四散飘零!

    若是子孙无法托付,那就唯有托付一名足够出色的亲传弟子!

    这是他预留下来的后路,以防万一。

    有一名出色的亲传弟子晋升为金丹修士,多少也会照拂一下孙氏后裔,总比孙家彻底倒了好。

    “刀,不磨不利。他只是一块磨刀石,希望他们能争点气。”

    孙真神情冷肃道。

    孙夫人对自己的子孙有自知之明,“那八年之后...你准备让谁去?”

    “到时候再看吧!”

    孙真冷声道。

    他知道夫人的毛病,心软,见不得自己的子孙们受苦。

    可若是他不来一点狠的,孙家子孙们一个个坐享其福,哪里还有动力去上进。

    ...

    拜师礼结束,众孙氏弟子离了宝殿,各自返回住处。

    孙家长子孙宏和次子孙平,兄弟两人一起结伴而行,神色忧愁。

    他们都是孙家第一代的出色之辈,虽然不是天才之辈,但也不是废物。

    只是,蓬莱仙宗的十年之争,太难了。

    蓬莱仙宗举荐出来的二百筑基修士,个个都是金丹修士的后裔和亲传弟子,哪个是易于之辈?

    二百名中挑十人!

    孙家这些年争不到灵果,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大哥,你说父亲这是在打什么算盘?”

    “父亲大人这次故意当着苏师弟的面,提及灵果一事,很可能是对我们的严厉警告!”

    “每十年一次的灵果之争,我们孙家只有一人能举荐上去。以苏师弟的惊人潜力,他又是炼丹大师,不缺修炼资源,修为提升必定很快。八年之后,他怕是筑基中期修为,已经有资格去争灵果了。”

    “若是这几年内不改变父亲大人的看法,父亲很可能真的会派他去争灵果!这唯一的举荐名额,就落在他这外人的头上了。”

    他们两人都是忧虑。

    孙真这对他们失望,才会突然收了这么一个亲传弟子。

    可是,如何才能阻止?

    要么,他们必须展现出比苏尘更强的实力才行。只是,这太难,他们若是有这本事,早就展现出来了。

    “或者想法子,让父亲大人厌恶苏尘?”

    “难!父亲大人岂是那么好糊弄,他目光一向是洞观若火。连苏师弟献的拜师礼如此之劣,居然也没有动怒。

    可见父亲大人根本没有在意苏师弟的表现如何糟糕,纵然厌恶苏师弟,也不会改变他的决定。

    他在意的,只是我们这些孙氏子弟的表现。我们这些年一直未能夺回灵果,表现太差劲,让他十分不满。”

    孙宏摇头长叹。

    他们两人思来想去,这件事情不是一般的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