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02 师娘有请
    孙青宁和苏尘退出宝殿,领着苏尘在孙氏灵山的后院到处走了一走,见识一下此小灵山的如幻如仙的美妙景色。

    同时也见一下其他几名孙氏核心子嗣,以及孙府上上下下数百口族人,都认识一下。免得在外面认不出来,闹出笑话。

    苏尘见了不少孙氏子弟,但是众孙氏子弟们对他的态度都颇为冷漠,只是碍着他身为孙真“亲传弟子”的显赫身份,才不得不客气招呼一下。

    苏尘对此心知肚明,也不奇怪。

    孙府上下众子弟心底不欢迎他,那也正常。

    孙府里金丹修士的后裔子孙们,本来人数就颇多,可以瓜分资源本来就不够用。

    再来他这么一个亲传弟子,毫无关系之人进来和六位核心子嗣并列。多一个人就少一份资源。指不定什么时候孙真长老脑子一热,就把那唯一的举荐名额给了他这个亲传弟子,金丹后裔们谁会喜欢他?!

    “苏师弟,你既拜师,算起来便是自己人了。天色略晚,不如去我的住处,吃顿晚饭?”

    孙青宁平淡道,邀请苏尘去他家里坐坐。

    “呃...”

    苏尘有些犹豫要不要答应,因为他弄不清楚,这只是孙青宁的一句客套话,还是真想邀请他去吃一顿晚饭。

    相比孙府其他人的冰冷态度,孙青宁还算是好的。

    只是,孙青宁这两日对他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按理不应该会主动亲近,怎么想到会邀请自己去他家中做客?

    孙青宁看到苏尘脸色闪过一丝犹豫,不由淡淡道:“苏师弟可能觉得,我们孙府上下不大好相处,对你这亲传弟子颇为冷淡?!

    其实你想差了。这不是专门争对你,我们家族内部各支各脉,彼此也很冷淡,怨气颇深。

    每一次的十年灵果之争,我们孙家上下,各支各脉都争的不可开交。我父亲、叔父、众堂兄弟之间,为了从祖父这里得到这个名额,哪一年不是明争暗斗,兄弟相争、父与子争,关系能好到哪里去?

    顶多也就是面和心不和而已。若非上面有祖父、祖母尚在,各支各脉不敢乱来,怕是早就一拍两散了。

    蓬莱仙宗的众多金丹修士家族,表面上光鲜亮丽,富贵堂皇。但为了这仅有的一个举荐名额,兄弟反目的,不在少数。

    可事实上,这举荐名额给谁,结果都一样。我父亲去了两次,叔父去了两次,甚至我也去过一次,都是灰头土脸回来,连前五十名都挤不进去,更别奢谈抢到灵果。

    说白了,全都是庸人自扰。我们孙家上下这些子弟各个平庸,根本没这本事,却总是心中奢想着,下一次能把灵果争到手。”

    孙青宁说起此事,都是冷笑。

    他知道自己本事一般,这些年也是看开了,也懒得再去跟父亲、叔父,三位堂兄弟争这举荐名额。

    蓬莱仙宗的很多金丹家族,一旦金丹修士去世,又没有继承的金丹修士的话。整个家族便顷刻间分崩离析,各支脉分家过日子,甚至父子不合,这都是司空常见的事情。因为以前为了争这名额,积怨太深,上面没有金丹修士镇着,谁都不服谁。

    或许有修士觉得,既然金丹修士生这么多子嗣出来争来争去,那干脆就生一个好了,举荐名额就给他,不用争了。

    但是这样做,往往只会更糟。

    金丹修士的儿子,谁敢保证就能成金丹?

    可能这一根独苗,连灵髓都不一定有,炼气期都不一定能成,生来是一名凡人。

    哪怕不是凡人,平庸之辈的概率也极高,天才只是极少数。

    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一个子嗣上,风险更高,有直接断了香火传承的可能。生一堆子孙出来,虽然内斗不已,但至少还有众中选优的机会。

    “只是因为祖父收了你这个亲传弟子,甚至暗示,你也可能得到这举荐名额。所以孙府上下感到了危机,暂时矛头都冲着你而已。你也无需太在意,这很正常。”

    孙青宁淡道。

    苏尘听了孙青宁这番话,不由瞠目结舌。

    这金丹修士家族之内,居然也这么多争斗。

    他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他从见到孙青宁这位孙府嫡长孙,到步入孙府之后,总感觉四周众人都是冷淡的目光对着自己。

    原来自己不仅仅被师尊当成磨刀石,还能起到化解孙府内斗,一致对外的作用。

    难怪蓬莱仙宗的众金丹修士们,大多会收那么一二个亲传弟子,用处多多。

    苏尘想了一下,道:“也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他在孙府上下没什么交情,跟这位嫡长孙弄好一点关系,也是好事。免得处处被孙府的人刁难。

    两人到了孙青宁的住处。

    在小灵山的后山,一座极为高雅的庭院。

    身为孙府的嫡长孙,孙青宁的待遇要比孙氏族人高好几倍,比蓬莱仙宗的绝大部分普通筑基修士要好许多。

    当然,也不是高的太离谱。

    金丹修士的子孙想要用之不尽的资源,那是绝无可能的。

    毕竟,金丹修士还想着晋升元婴得一千年之寿,享受更长的仙运。他们自身的修炼也不会放下,所耗费资源远比筑基修士庞大。

    孙真剩余的少量一些资源,又要给孙府的核心子孙后裔二子四孙修炼所用,平分一下,每个人所得都不多。

    孙青宁让他妻子亲手炒了几个灵菜,招待苏尘这位金丹亲传弟子。

    晚席上,孙青宁也未和苏尘谈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闲聊了几句府内的事情。祖父孙真平日的一些忌讳,让苏尘勿要冒犯。

    用完晚膳,孙青宁终于说出了请他来的目的,正色道:“苏师弟,其实这次非是我请你,是有人要借我这里,见你一面。此事,不能被我祖父和其他叔伯、堂兄弟知道。你我知道便可。”

    说完,孙青宁拱手退出客厅,只留下苏尘。

    苏尘不由诧异,在这孙府内谁要见自己,还需要如此隐秘!不让其他人知道。

    却见,一名美貌端庄的妇人,从客厅一侧出来。

    赫然是雍容华贵,貌美艳丽的孙真夫人。

    孙夫人身后还跟着三名贴身侍女,各持一个纯金色灵盘,被盖子罩着,边缘隐隐散发着异色霞光。仅看这强烈的霞光,便知绝非寻常之物。

    “弟子见过师娘,不知师娘有何事召见?!”

    苏尘吃了一惊,不敢怠慢,连忙躬身施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