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04、205 阿奴筑基、研究灵物
    孙青宁送苏尘出了小灵山的山门,道别之时,再次低声叮嘱道:“苏师弟,我祖母私下见你之事,我等三人知道便可。且勿要跟旁人提,包括我祖父。否则,又会生出不少事端。”

    苏尘神色不解。

    孙师娘召见他,以她和孙真师父的名义,送给亲传弟子几份见面礼,这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谁敢乱嚼舌根?!

    孙青宁见苏尘这疑惑神色,摇头叹道:“你有所不知,世家大族琐事多。我祖父身为金丹修士已经四百岁,年青时的原配大夫人早已经去世,生有三子。其中两子早已经去世,仅剩幼子孙平。大夫人这一房,子嗣众多。

    我祖母乃是后来续弦的二夫人,生两子。长子为我父孙宏,次子是一介凡人,修不得仙。

    孙府子辈中,只有两位尚在。我父孙宏又取了两位夫人,各生不少子嗣。我和我妹孙若香,乃是长房所出。

    祖母送了你三件礼物,又说要把我亲妹介绍给你。此事若被其他房得知,必定嫉妒猜疑其中是否有交易,闹到祖父那里去,说祖母不公偏袒她的长子长孙。这一折腾,至少几年不得安宁。”

    苏尘听的一愣。

    这孙氏家族内的关系,也太错综复杂。

    他还以为孙夫人是原配,众子孙皆是她所生。没想前面还有一位逝世的大夫人,留下了众多子嗣。

    筑基修士仅仅二百年寿命,活不了金丹长老那么长命,原配大夫人死了这倒也是正常。

    难怪,以孙夫人这般精明圆润的手腕,也依然难以摆平孙府内的纷争。

    同母兄弟尚且会争的不可开交,何况还不是一母所出。哪怕孙夫人一碗水平端,也会被其他房所猜忌。

    况且,这碗水还端不平。

    像他这个孙真新收的“亲传弟子”,孙夫人有意亲上加亲,便特意提及孙青宁的妹妹孙若香,而没提其他房的女子嗣。

    罢了,孙夫人的这份心意,他领了。

    但孙家的内务,还是少掺合为妙。

    还有,孙真身为金丹修士,已经年逾四百岁,也就仅剩一百年的寿命,顶多还有十次举荐名额。而每次举荐,能抢到灵果的几率都极低,看来也挺着急孙氏家族的后继无人。日后,这孙家的内争,只会更剧烈。

    苏尘告辞,御剑离开。

    ...

    孙青宁返回庭院住处,拜见尚未离开的孙夫人,有些担忧道:“祖母,孙儿一事不解。苏师弟若是娶了若香,他自然是我们自己人,再送他三样灵宝也不迟。但苏师弟若是对妹妹无意,岂不是就这样白白送了三样奇宝给他?”

    “青宁,行大事者,勿要目光短浅。这三样灵宝是祖母精心挑选出来,品阶都不错,但你祖父研究了数十年也没收获,只在宝库中生尘埃,恐怕早就忘了它们。这份人情,他肯定会心领。

    不过,这三件灵宝想要发挥出用处,必定要耗费极大的财力和心血,至少耗费十年时间和心血,修为自然增长缓慢。八年之后,下次举荐名额之时,苏尘未能及时踏入筑基中期的话,你祖父恐怕不会让他去争夺灵果。你的希望最大。

    但这三样灵宝,也就帮你拖延一时,用处不是太大。你们若是不争气,祖父最终只能让他去试一试,有一个金丹期修为的徒弟,总比没有好。”

    孙夫人说着,问道:“你妹妹那边如何?你可跟她说了联姻之事?”

    “昨日我劝过她,但她还不肯答应。而且祖父收徒之事来的比较突然,孙儿还需要花些时间劝劝她。”

    孙青宁对这个任性的妹妹有些头疼。

    他妹妹自幼娇生惯养,一向自由散漫惯了,听到祖母要帮她选婿,情绪反抗的十分激烈,所以他也不敢让她来见苏尘。

    “那就再劝劝吧,若是还不肯...哼。”

    孙夫人脸色也冷了下来,面带寒霜。

    金丹大族子弟,享受了家族带来的荣华富贵和资源,一旦需要,便随时为家族利益牺牲自己,岂能容她挑三拣四,发小姐脾气。

    ...

    苏尘离开孙府的小灵山。

    他准备回去,仔细研究一下师娘送给他的三件灵宝。

    不过,这事不急,他已经炼制出筑基丹,还是先把阿奴踏入筑基的事情处理完。

    苏尘先去了一趟弟子峰众炼气期弟子的住处,想找阿奴,准备将炼制好的筑基丹给她,助她突破筑基,但是没见到人。

    有几名炼气期的女弟子见到苏尘这位筑基修士来找阿奴,心中羡慕又嫉妒。身为炼气期弟子,谁不想要有一名筑基修士做靠山。

    可是,她们没有。

    但阿奴有,她不仅仅美貌,而且一入山门便有了一名正式弟子当靠山。所以在周围的众炼气期修士之中,还真没人去敢得罪阿奴。

    她们心中羡慕,但也不敢怠慢,连忙告诉苏尘,阿奴这些日子经常在东海之滨的一座新月山崖,修炼琴道灵术。

    苏尘道了声谢,便前往山崖而去。

    远远看见,一名身穿湛蓝色裙衫的倩影,独坐山崖,抚琴而奏。清风徐来,衣袂飘飘,仿若轻灵仙子一般出尘。

    阿奴专注于弹奏,颈脖处露出一抹雪肤玉肌,长长的睫毛花蕊般垂下,一双白壁无暇的纤手轻弹着焦尾琴,琴弦拨动。

    一道道细微的雷弧在她指尖闪烁。

    一片濛濛的雷弧灵气,在她周围萦绕。

    仙音妙曼,雷声鸣动,在天地间空灵回荡。在仙音波的推动之下,周围数里的海浪,似乎也随琴音起伏波动,浪潮叠叠,暗含澎湃之力,威力极强。

    夜色已暮,海面鳞鳞金波,一群灵鸥在远方海浪中掠水飞翔,觅食着水中被仙音波震晕的灵鱼。

    有些炼气期弟子从附近路过,听到这灵琴仙音,不由都驻足,惊叹不已。

    阿奴已经是炼气期九层,达到炼气的巅峰之境。除了筑基修士之外,在炼气期之中也算是最顶尖一小群人了。

    苏尘在远处驻足而立,听了一会儿。

    听琴而知音。

    琴音中似乎有些许茫然之意。

    阿奴似乎有些心事?

    苏尘纳闷,莫非是琴道修炼不顺?或是担忧筑基之事。

    他三年多来,忙着修炼和提升炼丹术,虽然偶尔会探望,但对阿奴关切不多。

    众炼气期修士们突然见到一名身穿炼丹大师服的筑基修士出现在新月崖附近,不由顿时一惊,连忙纷纷离开。

    阿奴弹完一曲琴谱。

    苏尘方才上前,来到新月崖上。

    阿奴听到脚步声,抬头一看是熟悉的身影,不由惊喜,“公子,你怎么有空来了?!”

    “嗯,这几日稍微闲一些,便来看看。阿奴,你有心事?”

    苏尘来到悬崖边,席地坐下,淡笑问道。

    阿奴微低着头,却是未答。

    她有心事,只是不知如何说。

    “可记得,我领你寻仙,说过的话?我带你上路寻求仙缘,但真正能改命,只有你自己。每个人,都只能决定自己的命运。”

    苏尘也没有追问,望着远方波涛万顷的大海夜幕,道。

    他向来只是做自己的事情,很少强求别人,干涉改变别人的命运。

    因为这种改变只是暂时的,改得了一时。但他总有离开的时候,不可能无时不刻都在一起。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只活这一次。这一次活的璀璨也好,活的平庸也好,谁也无法代替别人去再活一遍。

    仅有的几次例外,是出手助兄弟阿丑修炼成一流高手。

    另外一次,便是带阿奴踏上改变命运的寻仙之路。

    原本,苏尘已经安排好她在姑苏城的生活,也并未动这个念头,带她一起寻仙。

    只是在岛上,他祭奠阿丑头七时候,阿奴正巧也来上香。

    他离开前,那一刹的心中不忍,终究还是带她去寻仙缘,改变她在红尘世俗的命运。

    “公子的话,阿奴记得,一刻也不曾忘。”

    阿奴点头,轻声道。

    “凡人之路,百年而终。当年寒山真人自知修仙无望,轰轰烈烈一把造反,如蜉蝣化羽一朝燃尽芳华。他这样做,也不无不可。

    但踏上了修仙者之路,并非可以安享仙运。炼气期也不过百年而已,哪怕筑基也仅仅二百之寿。我仅剩百年之命,稍有懈怠之心,便止步于此。我欲寻仙缘大道...不会停下,等任何人。”

    苏尘双眸出奇的坚毅,望着无边无际的东海,轻声道。

    阿奴心中一颤,眼眶微红,轻抿着红唇。

    她当然知道,这任何人,包括她。

    苏尘修炼进展神速,她若是赶不上...那结果,便是越来越远。

    可是,她现在还未筑基,苏尘却已经是筑基期二层了。

    甚至昨日,有众多底层炼气期弟子传言,说仙宗内诞生了一位叫苏尘的年青炼丹大师,拜金丹长老为师。

    她替苏尘感到无比的欣喜,却又为自己而绝望。

    二十年之后,她或许有望能在宗门内完成巨额的宗门贡献,挣得一枚筑基丹,但这也不敢保证她能够筑基。

    若是无法筑基,那就只有离开蓬莱仙宗一途。

    那时,苏尘已经筑基后期...只怕踏上金丹,也未必不可能。

    她一个小小炼气修士,活不过百岁。和苏尘,只能是错身而过,将更加遥遥不可及。

    阿奴想到这里,咬着嘴唇,眼眶微红,心伤如刀绞。

    可是,她很茫然无措,不知该如何办才能改变这一切。

    “别哭鼻子了!”

    苏尘突然一笑,从储物戒内取出一个小丹瓶,“喏,这是三枚筑基丹。耗费三年,成炼丹大师,新鲜出炉,刚刚炼制出来。”

    阿奴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惊喜,“公子,这是你炼出来的?可是,你怎么有炼筑基丹的药材?”

    她进入蓬莱仙宗已经数年,可是十分清楚。

    除非极少数天赋之辈,否则难以自行筑基。其他炼气期修士想要筑基,都需要筑基丹。

    炼气期弟子想要获得一枚筑基丹,太难了。轻则耗费二十年苦心,拼命完成巨额的宗门贡献,方有一丝希望。

    只有金丹长老手里,才有少量多余的筑基丹,但外人也难以得到。

    底层修士想要自己炼制筑基丹,几乎不可能。且不说炼丹术有多难了,关是这筑基丹的主药,千年灵药,就不知哪里去弄。

    “我之前在地底溶洞得到的灵药,有一味是千年玉髓芝,后来去藏书阁一查,才知道这是这筑基丹的主药。我说了带你寻仙缘,当然不会半途丢下不管。走吧,去闭关,抓紧时间修炼,你已经落后了三年了。”

    苏尘淡笑道。

    “嗯!”

    阿奴破泣而笑,点头。

    她发现,苏尘之前那番话,就是故意吓哭她。

    苏尘带阿奴到他的大院住处。

    有一座安全的地底闭关室,让阿奴安心的服下筑基丹,突破筑基之境界。

    次日。

    阿奴从闭关室内出来见苏尘,美目盼兮,神光粼粼,一身修为已经从炼气期九层,一跃正式踏入筑基期境界,气质也越发的出众。

    苏尘陪同阿奴去了一趟弟子殿,找弟子殿的周执事,更改身份。

    凡是仙宗内记名炼气期弟子踏入筑基期境界,则自动晋升为仙宗的正式弟子,更换身份令牌,并且得到一座独立的大院和灵田。

    周执事神色错愕,一肚子疑惑。

    他记性很好,可是十分清楚的记得,从未曾发放筑基丹给阿奴这名几名弟子。阿奴怎么就突然筑基了?

    极品灵髓天赋,自动突破筑基期境界?那也不对啊,真要是极品灵髓,她早就是正式弟子了。

    不过,周执事看到苏尘这位炼丹大师,蓬莱仙宗首席炼丹宗师新收下的亲传弟子,便识趣的闭上了嘴。

    对炼丹宗师几枚筑基丹并非难事,很可能是苏尘帮她弄到的。

    周执事这个弟子殿的执事,也不过是一名金丹长老亲传弟子而已,当然不敢去为难苏尘、阿奴二人。他没多问,帮阿奴做好一块筑基弟子的身份令牌,并且安排在灵峰单独一座独立的大院。

    筑基期正式弟子的待遇高很多,不再像炼气期弟子一样很多人住一栋楼阁。

    周执事安排了一名筑基修士,带着新晋正式弟子阿奴去各座灵峰,挑选新的住处。刚晋升筑基,还有不少事情要处理,一时也忙不完。

    苏尘和阿奴另约了时间再聚,他则先返回自己所在的灵峰住所。

    他这才有空,将师娘赠送给他的三件极品灵物取了出来,准备细细研究一番。

    一枚高级剑诀,只有剑诀,无配套的法器。

    一枚彩色灵种,但孙真也没把它种活。

    十余粒异虫卵,也不知是什么妖虫。

    苏尘颇为好奇,孙真收集到的这几样奇物究竟是什么东西。

    ---

    ps:今天第一章码的有些晚,干脆把后面的写完。两章合一,一起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