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13 回乡
    苏尘听到周执事提到这三个熟悉的名字,不由眉头微跳了几下。

    这三名筑基修士,他要么都认得,至少也见过一面。

    庄不凡庄公子,朝歌仙城的老熟人了,一起从云梦泽的地底溶洞里杀出来,拜入蓬莱仙宗。

    如今庄不凡踏入筑基期已经五年,也正是下山时候,恰好被安排同一个仙宗差遣,倒也是正常。

    姬元正,是当初从朝歌仙城接引他和庄不凡一起入门的师兄,是吕老夫子的同族,此人品性还行。五年前姬师兄执行过一次任务,又到时间该下山走一趟的时候。

    最后一位葛云。

    苏尘曾在凌云仙兵阁订购法器的时候,见过此人一次。此人颇为高傲,乃是蓬莱仙宗一位金丹长老的嫡孙,跟孙若香很熟。

    “两位意下如何?”

    周执事期待的目光望着苏尘、孙若香两人,希望他们能接下这个紧急的差遣。

    除非金丹高层亲自下令指派,否则筑基弟子在弟子殿接受差事都是自愿,若是不想的话,也无法勉强。

    “嗯!”

    苏尘微微点头,没有推辞。反正都是下山历练,去干什么也没有区别。

    孙若香听闻其中有葛云这位熟悉的金丹世家弟子,不由意外的惊喜,连连点头道:“葛师兄也一起去?太好了,这一趟下山历练,总算不会太无聊。”

    她被家里长辈们安排,跟着苏尘这位其貌不扬,而且还性子木讷沉默,不喜言谈的修士外出去历练,早就郁闷的要死,却又拒绝不得。

    她没想到遇上葛云师兄,简直太开心。

    周执事见二人同意,立刻给姬元正、庄不凡、葛云三人发出一道传音符,让他们立刻前来弟子殿汇合,准备出发。他们三人早就领了这份差遣,只是人手不足,还要再等两名筑基修士而已。

    不多时,他们三人便御剑陆续抵达弟子殿,和苏尘、孙若香两人集合。

    “见过姬师兄,庄兄!”

    “苏师弟,数年不见,修炼进展神速啊,都快赶上我了!”

    众人彼此见过。

    他们五人之中,以姬元正最年长修为也是最高,十数年前筑基,五年前已经达到筑基期三层。

    苏尘刚刚踏入筑基期三层。

    其余三人则略逊一筹,都是筑基二层。

    周执事给他们每人一块蓬莱仙宗巡仙使的令牌,让他们小心保管好切勿遗失。

    庄不凡注意到苏尘的修为,心头不由一震,“筑基三层,好快的修炼进展!”

    他这几年自觉修炼不算慢了,两年前筑基期二层,目前也离筑基三层也不远。没想苏尘居然比他还先一步踏入筑基期三层,这速度简直令他震惊。

    而且,他之前在地底溶洞内得来丰厚的灵药材都换成了修炼用的丹药,顶多用到筑基三层,已经快耗尽。以后他要挣灵石来修炼,肯定会缓慢下来。

    苏尘在离开山门之前,去和阿奴道了一下别,给她留了几瓶聚灵丹。这些灵丹能帮她度过最艰难的筑基初期。

    阿奴有些不舍,但她刚刚踏入筑基初期,正需要留在仙门修炼提升实力,五年之内不会离开山门。

    他此次下山,短则半年长则数年便回来,应该不会太久。

    ...

    苏尘御剑,飞往蓬莱仙宗山门出口“天堑寒桥”。

    其他四人已经在这座桥头等着了。

    众人通过这座十余里的天堑寒桥,以巡仙令牌打开护宗阵法,穿过一道濛濛的云烟石道,离开了蓬莱仙宗山门。

    他们五名筑基修士出了山门,顿时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和惬意。

    在这神州五大仙宗之一的蓬莱仙宗内,上有众多金丹长老们和无比森严的等阶规矩秩序,家族长辈和仙宗前辈不时的耳提面命,一切行事都循规蹈矩,不敢有丝毫的逾越,身上有无形的压力。

    但是离开山门之后,这些无形的压力顿时都消失了。

    哪怕是严肃的姬元正师兄,也露出一副轻松之意。

    “乌青仙城乃是一座小型仙城,偏居北方苦寒的一隅之地,也没什么珍贵的修炼资源。顶多是几个邪修,或者是妖兽作乱。我们五名筑基修士出手,定然是手到擒来,不用半个月就能处理完。不如事后,我们去拜访一下五大仙宗?一路逛过去,见见世面!”

    葛云笑道。

    “五大仙宗有什么好玩的,在他们的地盘上又要收约束。还不如去冒险之地,惊险又刺激!”

    孙若香连忙道。

    “哦,哪里?”

    众人大感兴趣,商量着此次历练的行程。蓬莱仙宗的差遣自然要去完成,不过难得下山一趟,顺便干点其它事情也是可以的。

    “姬师兄,诸位师兄弟。我有件私事要去办一下,三日之内返回。”

    苏尘突然朝他们拱手道。

    他离乡已经近十三年,这次下山,先回周庄一趟探望爹娘。否则错过这次,下一次,他还不知何年何月才有机会。

    “行,我们四人往北方走,应该不会走太快。你三日之后若是没追上我们,那便直接在乌青仙城汇合。”

    姬元正微微点头,似乎猜测到苏尘要去做什么,劝道:“苏师弟,你既然已经是修仙者,还是勿要太挂念凡间为好。否则,怕是会失望。”

    “嗯!”

    苏尘点头和四人道别,约了三日后见,便御剑疾速往西方而去。飞了小半日,他警惕的四下探查,见四野无人跟踪,这才折道南下,去江南水乡吴郡。

    很多人知道他是散修出身,但是没人知道他老家在何处。

    修仙者的恩怨,很少会涉及到凡人。

    但他不得不防。

    ...

    “飕!”

    筑基修士御剑飞行的速度极快,一道虹光掠过数百丈的天空。

    仅仅一日,苏尘便飞入吴郡地界内。

    他伫立飞剑上,朝地面张望,却是吃了一惊。

    只见,吴郡内河道干枯,遍地荒凉,大片的良田干裂,还有一些村镇燃着汹汹的烟火。

    他飞到姑苏县城一带,才勉强看到县城里有些繁华的人气。

    但其实已经比以前的记忆力,萧条了太多,河道水浅,众多的商船、渔船都搁浅在河道中。河运一断,姑苏城自然也萧条无比。

    “这是旱灾!”

    苏尘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一声不好。

    江南水乡之地,人口众多,全靠田、靠水吃饭。平民百姓平日已经很艰辛了,最怕的是各种灾祸。不管是旱灾,还是水灾洪涝,都会出大事,生灵涂炭。

    苏尘一收飞剑,飞落在城外郊野之地。

    随后,他进了姑苏仙城,走在街道上。

    数百丈方圆内,众酒馆、茶楼,江湖豪客,平民们的私语议论之声,尽入他的耳内。

    苏尘听着众多议论声,脸色刷的雪白。

    赵居贞太守坐镇吴郡五年,严厉打击豪强,迁居大批流民到华亭县安居乐业,短暂的繁荣了数年。

    但是他早已经离任,换了一任新太守,和各地县令一起吞没良田,吴郡又变得乌烟瘴气一片。

    姑苏县令王亨通县令离任,也换了一位新县令,但依然是王氏世家之人。王氏世家在吴郡的根基太深,家族良田何止万顷,堪称头号豪强家族。

    吴郡已经连续旱了两年,这几年全郡多了十余万流民,白莲教登高一呼顿时一朝风云起,裹挟了十万流民,攻打了数座县城,抢夺粮食。

    白莲教一举攻陷了王世家族所在的嘉兴县城,王亨通王氏全族上下尽数被吊死在城头上。曾经强盛一时的吴郡豪强家族,一夜之间灰飞烟灭。只有少数王氏弟子不在嘉兴,得以逃脱。

    其他被白莲教灭掉的豪强大族,更是不计其数。

    犹如赵居贞当年所言,自作孽,不可活。他不灭吴郡豪强,豪强终究要死于他们自己之手。

    一时间吴郡内烽烟四起,姑苏县城虽未遭到攻击,但是县城内早已经人心惶惶,乱成一片。

    市井传言,姑苏县城的官府粮仓也空了,眼看着没粮,这场旱灾却未结束,接下来日子极为难熬。

    吴郡四大帮派,同样不好过。

    马帮李朔宗师已经离开,远赴西域战场。没有这位宗师帮主率领,新任帮主统率无力,马帮这几年已经不行了。

    药王帮药王孙白鸿尚在,但已经是近九十岁的老人,早就不管帮务。药王帮后继无人,为了帮主之位内争不休,急剧衰落。

    铁剑门主韩平山早死十余年,少主即位,可是撑不起门面,也是一日日的衰落。

    只有天鹰门门主一代宗师寒鸦,尚还年青。

    但是他当年在北芦荡一战,受了一枚火球的烧伤,这些年伤势不断发作,十多年来被火毒给折磨的几乎不成人形。

    寒山真人的火符,虽没烧死这位一代宗师,却留了残酷的火毒,以真气根本驱除除不干净。

    吴郡四大帮仅剩下唯一一名一代宗师,如今是自身难保,独臂难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莲教这些年如火如荼一般的烧遍吴郡,却没有反抗之力。

    四大帮派面临白莲教的威胁,不得不集结全部的人马,合力龟缩到姑苏县城,保住这个吴郡内重要的地盘。

    但以四大帮派的合力,也只是勉强保住姑苏县城,不被白莲教十多万流民所冲击。

    苏尘走过姑苏县城的街道,一炷香不到的功夫,听着众议论之声,便对整个吴郡的形势,了如指掌。

    他已经明白,这些年吴郡内发生些什么。

    苏尘徒步来到县城内天鹰门的驻地,足下一晃,闪过庭院内众多一二流守卫,来到寒鸦的厢房外。

    当年他离开的时候,曾经安排三妹拜寒鸦为师,也不能坐视不管。

    天鹰门主寒鸦此时卧病在床,冷峻的脸庞消瘦如骷,神光黯淡。他似乎火毒在发作,咬牙着牙根,额头青筋暴起,却愣是一声不吭。

    这火符之火毒,连药王孙白鸿也束手无策,吴郡内没人治得好,只能硬挺着。靠着残余的真气,去抵抗火毒入侵。

    苏尘看到当年的一代宗师寒鸦,受到火毒折磨成如此摸样,不由一声轻叹。

    他从须弥戒内,取出一枚低级解毒灵丹,屈指一弹,破窗纸射入房内。

    “阁~阁下何人?”

    寒鸦手中接住一枚水灵灵的灵丹,不由震惊住。天鹰门内外十多道防线,谁能无声无息的闯进来?

    “吃了吧,此灵丹可解你的火毒。”

    苏尘平静道。

    “谢苏上仙!”

    寒鸦听出了是苏尘的声音,这声音他是永远忘不了,脸上一阵红潮,难以置信。他望着手里的一枚灵丹,挣扎着从病榻上起来,朝门外叩拜。

    苏尘脸色深沉,一跃腾空,御剑往上百里之外的周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