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28 收拾残局 229 封矿
    姬元正和庄不凡两人正在矿道内,神色疲惫不堪的行走着。

    刚进入矿道的时候蓬莱仙宗五名修士,苏尘不见踪影,葛云已死,孙若香失散,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人还走在一起。

    姬元正心中很是担忧。

    而且,万兽仙宗弟子和那两名散修也不知情况如何了。

    金妖蝎的威胁,却始终悬在头顶上,让他感到非常棘手,不知该如何才能杀掉它...或者说,如何才能在它的追杀之下,保住性命。

    庄不凡感到自己这段时间很倒霉,来青乌仙城执行一趟蓬莱仙宗派遣任务,本来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多挣一些灵石,也好用于修炼。结果灵石没挣到,反而被一只筑基后期的金妖蝎给追杀的狼狈而逃。

    四名筑基修士布下陷阱,联手也不是那只金妖蝎的对手,被它追杀。要不是他及时用一根冰蚕丝,拉住葛云垫背,恐怕被金妖蝎杀死的就是他了。

    庄不凡很担忧此事泄露出去,被蓬莱仙宗查出,是他暗中坑了葛云。

    不过,没人知道他手里有冰蚕丝,不会怀疑到他身上....苏尘或许知道,但他孤身一人在这矿道内,孤立无援,恐怕早就死了吧。

    突然,他们两人听到远处矿道,传来连续的激斗声,似乎有好几名修士在斗法,不由神情愕然,相视一眼。

    姬元正露出些许犹豫之色,有人在矿道内斗法,未必是什么好事。这矿道内局面诡异,一旦遇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不过,他们两人还是决定过去看看情况。

    万一其中一方是自己人,也好出手相助。就算激战的双方都不是自己人,如果遇到那只金妖蝎在追杀其他筑基修士,他们也可以出手帮一把。

    现在他们两人的力量已经非常弱,要尽量多找点一些帮手。

    姬元正和庄不凡两人急忙从矿道内出来,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疾奔过去。正到半途,却意外见到一名神色彷徨的女子,正是之前失散的孙若香。

    “孙师妹,你怎么在这里!”

    姬元正遇到孙若香,错愕,颇为惊喜。

    孙若香的实力太弱了。

    他还以为孙若香失散之后,孤身一人,早就遭遇不幸。

    孙若香在原地徘徊着,紧咬抿着红唇,脸色苍白,不知该不该去苏尘那边帮忙。可是,一想到那只可怕的金妖蝎,她就惊的颤抖,不敢过去。

    她突然见到同宗的姬元正和庄不凡两位师兄出现,不由欣喜,想到什么,焦急的指了指前面一条矿道,说道:“姬师兄,刚才苏师兄听到打斗的声音,往那边过去了!我劝他别去,他也不听。你们可要过去帮他?”

    “苏师弟在哪边?不好,快过去看看情况!”

    姬元正脸色一变,急忙喊上庄不凡,往孙若香所指的矿道方向冲去。

    孙若香也连忙跟上。

    现在人多些,她的胆子也大了一些,不再感到恐惧。

    好不容易重新遇上两位师兄,若是再跟丢了,孤身一人在这矿道内,随时可能丢了性命。

    ...

    苏尘淡漠的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之中的万兽仙宗少宗主卫卓。

    卫卓的胸甲被一剑洞穿,刺透了心脏,已经没了任何气息。他太轻敌了,以为有一杆元神法器招妖幡,足以对付寻常的二阶法器,便胜券在握,以至于低估了四柄闪烁飞剑的威力。

    但筑基修士斗法,胜负完全在一刹那。

    而不全然是法器品阶高便能取胜...法器强大固然拥有巨大的优势。但稍有闪失,便是致命。

    卫卓未能预料闪烁飞剑,能够凭空往前跳闪了一尺,未能用招妖幡将四柄飞剑全挡住,结果丢了性命。

    苏尘没再管他,而是看向半空中的招妖幡。

    那杆招妖幡,灵性极高。主人死了,它还依然在半空中耀武扬威,卷裹着三柄二阶极品闪烁飞剑。

    但是没有修士的神念主动控制,它在半空中也不知下一步该干什么。

    “这招妖幡,就是金丹修士用的元神法器?!”

    苏尘惊奇。

    他也曾在蓬莱仙宗听过此类法器,很是厉害,只有金丹修士才拥有元神法器,品阶都是极高,往往是以三阶材料,特殊之法炼制而成。

    苏尘此前从未见过元神法器,这还是头一次遇上。

    他手一招,将这杆招妖幡从半空中,强行摄取在手中。将这招妖幡包裹着的三柄闪烁飞剑,取了下来。

    寻常筑基修士的二阶法器,并无主人一说,谁拿在手里注入法力之后都可以用神念来控制,更换使用者是一件毫无问题的事情。

    所以筑基修士在战斗的时候,抢夺对手的法器,也并不少见。

    但这件元神法器似乎很不一样,苏尘摄取这杆招妖幡,它居然很激烈的反抗,丝毫不愿受他的驱使。

    苏尘将招妖幡抓在手中,试图强行注入法力,竟然也注入不了。

    招妖幡竟然排斥接受他的法力和神念。

    “元神法器还有这种作用?难道它只能原主人是使用?...这却是有些麻烦!”

    苏尘不由皱眉。

    他对元神法器的属性,了解甚少。

    想了一下,他将招妖幡收入空空的木葫芦之中。

    他的三宝葫芦里,金葫芦装了一个噬灵飞蚁巢穴,风葫芦装了闪烁飞剑,只剩下一个木葫芦暂时没有装东西。

    等自己日后有空闲,再来研究一下如何控制这件招妖幡元神法器。

    现在他还有残局要收拾,没工夫来琢磨这些。

    苏尘冷静的目光望向远处的矿道,在卫卓祭出招妖幡之后,妖艳少妇和葛老道两人便慌乱的逃得不见踪影。

    如果能追上此二人,铲除后患,自然是最好。

    但现在想追,也不知道两人逃入哪一条矿道里去了,恐怕没有几个时辰搜寻,也追不上。

    也罢,只能再找机会了。

    先把这里的残局,收拾好!

    苏尘随即祭出金葫芦和风葫芦,将噬灵飞蚁和闪烁飞剑收回来。

    噬灵飞蚁们正在金妖蝎的肚腹内,啃食金妖蝎的骨肉,听到苏尘的召唤,却死活不肯出来。

    它们已经有小半个月没有开荤了,一直在啃灵石和精铁,好不容易吃上一顿鲜美无比的高阶灵兽肉,哪肯松口,只当没听见。

    苏尘无奈,只能将整个金妖蝎遗骸,都装入金葫芦内。让它们在金葫芦内的空间,继续吃妖蝎兽肉。

    不过,金妖蝎的这副金甲外壳,他还是要留下来,不能被噬灵飞蚁们吃了。

    这是非常二阶上品的金系兽甲材料,用来炼制成二阶上品金甲法器,防御力应该非常不错。这种二阶上品兽系材料,极为难得,在市面上恐怕想买都买不到。

    不过,颇让苏尘感到肉痛的是,这群噬灵飞蚁也死了一百多只,剩下大约九百只左右。

    它们不是被毒死,而是被金妖蝎在矿道内翻滚挣扎的时候,给活活压死的。

    ...

    苏尘随手丢出一张低阶火符,将卫卓的遗骸烧个神魂俱灭,从这方天地间彻底消失,以免被人发现是他所杀。

    卫卓身上有些无法烧毁的法器,须弥戒,则被苏尘全都收了起来。

    毕竟卫卓的万兽仙宗的少宗主,这个身份颇太令苏尘忌惮。

    若是被人知道卫卓死在他手里,恐怕蓬莱仙宗都保不住他。

    至于妖艳少妇和葛老道这两名散修,他们并未亲眼见到卫卓身死。恐怕他们临走之前,甚至觉得卫卓胜券在握,死的人是自己。

    他们此刻也不知道卫卓是死是活,无法证实什么。

    再说,妖艳少妇手里竟然有一个驱妖铃能控制金妖蝎,这个身份极其可疑,多半是想要祸乱青乌仙城的邪修。妖艳少妇和葛老道的身份和目的,都值得怀疑。

    只要一口咬定,妖艳少妇和葛老道驱使那只金妖蝎,围攻万兽仙宗少主卫卓。

    那么不管是蓬莱仙宗,还是万兽仙宗,恐怕都会怀疑那妖艳少妇的来历。纵然她说人不是她杀的,那也是百口莫辩。

    苏尘收回了所有死去的噬灵飞蚁,抹去它们的痕迹。

    那些不好处理的痕迹,他干脆打了几张火球符上去,烧成焦黑一片。火符是无法分辨主人,谁打上去的。

    至于妖艳少妇、葛老道和万兽仙宗卫卓、彪汉战斗过的激烈痕迹,那名被葛老道杀死的彪汉的遗体,自然要保留着,这是他们二人围攻万兽仙宗少主卫卓的“铁证”。

    ...

    苏尘将他诛杀金妖蝎、万兽仙宗少主卫卓所留下的痕迹,全部都掩盖,或者抹去。

    不多久,却见三名修士的身影,冲入矿道。

    苏尘目光一寒,朝三人来的方向望去,却见是姬元正、庄不凡和孙若香等三位蓬莱仙宗弟子过来了。

    他冷寒的目光不由收敛,恢复平静之色。

    “苏师弟,你没事?太好了,刚才不是有人在打斗吗?是什么情况,谁在打斗?”

    姬元正见到苏尘安然无恙,不由一喜。但是他没有看到其他修士,不由大为疑惑。

    “刚才方姓妖艳少妇、葛老道两人,以驱妖铃驱使那只金妖蝎,在和万兽仙宗的卫卓两人激战。

    万兽仙宗死了一名修士,葛老道受了重伤。卫卓逃走,方妖妇和葛老道追杀他去了,也不知进了哪条矿道。我刚才躲在远处观战,没敢上前!他们走了之后,才过来查看情况。”

    苏尘摇头,脸色平静,将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

    大体上,在他没来之前,基本也就是这么一个局面。

    只是后来,他参战之后,结果就变得截然不同。

    当然,这部分他不说。

    ...

    姬元正仔细查看了一下那名万兽仙宗彪汉的尸体,以及矿道内留下的诸多凌乱的斗法痕迹。

    基本上跟苏尘说的差不多。

    这条矿道现场,留下了妖艳少妇、葛老道、金妖蝎,以及卫卓和彪汉的斗法痕迹,金钩火网碎片。

    “这事情变得更复杂了。之前来青乌仙城的修士,其他修士要么死了,要么逃了,只剩下我们蓬莱仙宗的四名弟子还活着。

    青乌城蒋城主死了,蓬莱仙宗死了葛云,万兽仙宗、双修仙宗都死了筑基修士,这事情一旦传回各个宗门,肯定会引发掀然大波。”

    姬元正沉声道。

    苏尘不动声色。

    庄不凡、孙若香等人则是点头,都是深感担忧。

    如果是散修也就罢了,死了也没人在意。

    但葛云是蓬莱仙宗一位金丹长老的嫡系后裔。

    而那万兽仙宗卫卓也是来历不凡,此刻却被妖艳少妇和金妖蝎追杀,现在不知去向。

    蓬莱仙宗、万兽仙宗、双修仙宗都死了筑基期弟子,肯定会惊动各个仙宗的高层,派人来查死因。

    若是处理不好,甚至会引起仙宗之间的矛盾。

    “走,去到处搜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万兽仙宗的卫卓!”

    姬元正、庄不凡、苏尘、孙若飞等四人,在矿道内搜寻。

    因为担心遇到埋伏,所以搜的比较慢。耗费了几个时辰,才将矿洞搜了一遍。

    但是搜遍了整个矿洞,他们却没有找到任何活人。

    那妖艳少妇和葛道士已经不见踪影,而万兽仙宗少主卫卓同样“不知去向”。

    矿洞门口的大石,被推开。

    妖艳少妇、葛老道行迹败露,逃走也就罢了。

    但万兽仙宗少主卫卓又哪里去了?

    这令姬元正疑惑不解。

    “姬师兄,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青乌仙城的蒋城主也死了,仙城怕是没人管事。”

    孙若香担忧道。

    “先封闭这座矿洞,以免有人破坏现场。此事我也做不了主,只能将此地的情况,都回禀蓬莱仙宗高层,让宗门高层来定夺!

    至于其他万兽仙宗、双修仙宗这两个仙宗,也要派人去通知一下。不过,延后几日再说,先等蓬莱仙宗的修士赶过来控制局面。”

    姬元正想了许久,此事他也无法做主。

    其余几人都是点头,他们也没有处理此事的经验。

    蒋城主、蓬莱仙宗弟子葛云,以及万兽仙宗两名筑基修士弟子、双修仙宗陈氏夫妇的遗体,依然留在矿道原地。

    三个仙宗要派人来查死因的话,遗体自然非常重要,不能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