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36 索要 237 提纯秘银
    葛长风长老带着蓬莱仙宗众多筑基修士来了青乌仙城,代蓬莱仙宗主持大局,一直颇为忙碌,和其他仙宗一起调兵遣将,为攻打天风峡的魔煞盟做准备。

    此事经过一年的准备,已经差不多,终于稍微闲了下来。

    这一日,葛长老突然招苏尘过去,询问蒋氏世家和秘银矿之事。

    也不知他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听说苏尘和蒋氏家族的长子蒋永私下有过一笔交易,以筑基丹换了一些秘银原矿。

    葛长老在书房召见苏尘,并无外人在场。

    “苏师侄,听说你用一粒筑基丹从蒋氏手里换得了十斤秘银原矿?你勿要否认,此事老夫探听的一清二楚!

    这秘银矿对我蓬莱仙宗非常总要,可以炼制成极大威力的神通法器。宗主已经下令封矿,挖掘的秘银都要送往仙宗。

    你一介筑基修士也炼制不了秘银矿,得来全无用处。不如交于师叔如何?!”

    葛长老盯着苏尘,和颜悦色道。

    他觉得这样直接开口索要,有失金丹长老的风度,又道:“这样,师叔也不亏待你,给你三枚筑基丹作为补偿如何?”

    在葛长老看来,苏尘只是凭空转卖了一手,便足足翻了两倍的利润,已经是得了巨大的好处,该满足了。

    苏尘恭敬的听着,心中不由咯噔一下。

    当年蒋老爷子为了保密私挖秘银矿一事,颇费了一番功夫,只有数十名族人参与挖矿。而那数十名参与挖秘银矿的蒋氏族人矿工们,当年也全都死在了矿洞内,只有老大蒋永逃生出来。

    交易秘银矿,也只有他和蒋氏老大蒋永、蒋氏老三蒋午兄弟二人知道,连蒋家剩下的其他弟子都不知有这笔交易。

    后来,苏尘还听说蒋午莫名的死在城外戈壁滩上,也不知死因。

    蒋永身为蒋家现任家主,把蒋家最昂贵的财货,私下拿去为他自己换了一粒筑基丹,而且三弟也莫名的死了,对此事一直讳莫如深,也是闭口不言。

    这事情,整个青乌仙城应该没有其他人知道。

    苏尘疑惑,不知葛长老是如何知道的这个交易。是蒋永撑不住压力,还是很早以前从死去的蒋午那里得知?

    葛长老私下召见自己,撇开外人。只怕也未必是为了蓬莱仙宗,怕也是他想自己得到这十斤秘银矿。

    不过,苏尘早准备了应对之法,以防消息走漏后金丹修士向他索要这些秘银矿。

    苏尘不由露出为难之色,拱手禀道:“葛师叔!秘银矿洞被查封,矿洞内一切矿物上缴宗门,也是合理。

    但此物是在封矿洞之前,我花了一枚筑基丹从蒋氏手里买来的,按理无需上缴仙宗。我已经修书一封送去宗门,要将此物献给师尊孙真,以贺其四百岁大寿之用。

    我师尊不缺筑基丹,我也不缺筑基丹。我这徒儿也没什么礼物可献,唯有此物稀有,拿得出手。此矿若是半途交给葛师叔,我难以向师尊交代,怕师尊恼怒。”

    “呃...这!”

    葛长老不由凝眉,一时语塞,沉吟起来。

    苏尘修书给了孙真,打算以秘银矿为四百岁寿礼。苏尘手里的秘银矿一事,孙真已经知道了。

    他倒也不怀疑此事有假。

    毕竟筑基期修士手里拿着秘银矿也毫无用处,自己用不了,终究要拿它来换其它的好处。所以他才拿三粒筑基丹,来换苏尘的秘银矿。

    苏尘拿秘银矿去讨好师尊孙真,从孙真那里换其它好处,这无疑是最合理的用途。

    若是他强行索取苏尘手里的秘银矿,肯定会惹恼孙真这位蓬莱仙宗的首席炼丹宗师,自然是不妥当。

    他很多时候还要求到这位孙宗师帮他炼制灵丹,若是和孙真交恶,宗门内凭空便竖了一大敌。

    而且事情若是闹到宗主哪里,他也未必能占理。

    宗主的令喻,是让他把这座秘银矿洞把持在手里,挖掘出大量秘银矿。

    但并未提及蒋氏家族手里的十斤秘银矿。

    十斤秘银矿的量,其实是非常少,里面大部分是杂质,提炼之后剩下恐怕只有几两重的纯秘银,顶多够用来炼制一件极品的三阶元神法器,给一位金丹修士用。

    但对底蕴深厚的万年大宗蓬莱仙宗而言,这区区十斤秘银原矿杯水车薪,根本没有什么用处。

    根本不值得为之兴师动众,甚至为此布置一场围剿天风峡魔煞盟之战,和万兽仙宗等以分配秘银矿的所有权。

    至少也要上万斤以上的秘银原矿,甚至数量更多,淬炼提纯之后才可能用来炼制小神通法器,成为镇宗之器。

    也就是秘银矿用处大,几斤原矿才派上用场。若是换成铜精、玄铁矿,哪怕几万斤原矿,炼去渣滓之后,都还不够炼一柄三阶飞剑用。

    葛长风想到此处,便对苏尘手里的十斤秘银矿失去了兴趣。

    也罢!

    等此番攻打往天风峡的魔煞盟,开启秘银矿洞。

    这一座矿洞的产量应该有不少。他在此主持挖矿,一样可以私下得到不少秘银矿,也不是非索要苏尘手里的不可,为此去得罪孙真宗师。

    “苏贤侄倒是孝心可嘉,既然这些秘银矿是为你师尊贺大寿准备的,那你就留着吧。此番好好表现,说不定得你师父赞赏,举荐你去争夺灵果,得一个金丹大道!”

    “是,谢葛师叔体谅!”

    苏尘松了一口气,拱手告退。

    ...

    苏尘心事重重的在青乌仙城内逛着。

    葛长老这一关,算是暂时过去了。青乌城离蓬莱仙宗遥远,来回要近一个月,想来葛长老也不至于修书一封去求证此事。

    其他仙宗金丹修士,应该也不至于惦记着他这蓬莱仙宗弟子手里的这点秘银矿。

    如今的青乌仙城随处都可见炼气期和筑基修士,前来此地挖矿,已经热闹了不下数倍,不像他们刚来的时候那么冷清。

    苏尘想到秘银矿洞内的那窝噬灵飞蚁,已经有十日时间没去看看它们了。

    他在城内逛了半个时辰,便出了青乌仙城,佯装东游西逛一番,看四下无人。随后,他御剑,飞往秘银矿洞方向而去。

    ...

    飕!

    苏尘御剑飞落在秘银矿洞口附近。

    此时,正有蓬莱仙宗、万兽仙宗、双修仙宗以及青乌城主府派出的数十名炼气期弟子,日夜守在矿洞外。

    连这座矿洞方圆五十里在内,都被禁止开矿。

    四方势力的炼气守卫们一起看守这珍贵的秘银矿座,相互监督着,以防有人私自进入采矿。

    此地,不止有他们这些炼气期修士固定守卫在看守。

    每日都有筑基期巡仙使,会不定时的前来秘银矿洞,并且进入矿道内部查看,以防有人另外挖入口进入矿洞内偷采秘银矿。

    盘查的如此严密,任何人想要偷矿,几乎无法做到。

    苏尘身为蓬莱仙宗巡仙使,自然也是有资格,随时检查这座秘银矿洞的情况。

    “拜见师叔!”

    “参见巡仙使!”

    众炼气守卫们见到一位蓬莱巡仙使出现,连忙施礼。

    苏尘背负双手,淡漠点头道:“今日可发现有任何异常?”

    “未曾发现!”

    众守卫连忙摇头。

    “嗯。我进矿洞内巡视一番,半个时辰便出来。”

    苏尘道。

    “是!”

    众守卫们不疑有它。

    筑基修士短暂的进出矿洞,捡几粒秘银矿砂是可以,但想挖掘到大量秘银矿,根本做不到。

    就算金丹修士来了也一样,纵然有排山倒海之力,也没办法。因为这秘银矿砂太细碎了,散布在矿洞内的岩石中,金丹修士无法将秘银矿砂从岩石里面分离出来。

    必须是矿工长久待在这座矿洞内,将数以万斤重的铜精矿石碾碎,从中筛选出一粒粒的秘银矿砂。这种活,只能让炼气期的矿工来干。

    ...

    苏尘进入秘银矿洞,穿过七八里长的复杂矿道。

    片刻之后,便到了其中一条幽深的废弃矿道内,不起眼的角落。

    他将洞壁上,一块拇指粗的岩石抽了出来,露出里面一个深达数十丈的凹巢洞穴。

    为了隐秘,苏尘都是在洞壁上开一个小口子,让它们藏在洞**去挖矿。

    却见,里面一窝上千只噬灵飞蚁,正在无声无息的吃着铜精灵矿,采集秘银灵矿,把洞壁里面咬的千残百孔。

    那些铜精矿被它们吃了,而采掘到的秘银灵矿则被它们留下,在洞穴中央堆成一小堆,准备献给金色蚁后。

    苏尘手一招,将这一小堆秘银矿摄取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大约有一斤多重,不由微微皱眉失望。

    这秘银矿是伴生矿,铜精矿多的地方秘银矿也多。

    这一年来,这群噬灵飞蚁们在这座矿洞深处,大吃大喝,成长的飞快,全都已经成为一阶炼气初期的噬灵飞蚁,实力强大了不少。

    它们吃矿和采矿的速度,自然也是强化了数倍。

    不过,它们采集到的秘银矿砂,却还是渐渐的减少。

    苏尘不得不每过十余天,便来“巡查”一趟,给它们另换一个凹巢洞穴。在铜精矿较多的地方,打出一个拇指大的小洞,放它们进里面深处吃矿。

    最初,它们十天甚至能采集到十斤秘银矿砂,后来变日渐减少。一年之后的这一次,十天下来,它们也不过是采集了一斤的秘银矿而已。

    “看来这座秘银矿是微型矿洞,产量并不高!日后蓬莱仙宗、万兽仙宗进来大规模开采,恐怕是要对产量失望了。”

    苏尘心头暗道。

    不过,噬灵飞蚁们这一年采集到的秘银矿,已经有大约一百多斤。对他这样的筑基期修士来说,绝对是够用了。

    但让他很是头疼,这些秘银矿该如何提纯?!

    将粗糙的原矿提纯,去除大量的砂石渣滓,是炼器的第一步。

    如果这都做不到,那就根本无法进行下一步的炼器,将秘银炼熔化制成甲具。

    苏尘曾经尝试过各种办法。

    这次,他带来了几块三阶灵木炭,引燃,燃烧出高温火焰,其火力堪比三昧真火的威力,用来熔炼几粒秘银矿砂,看看效果。

    但小片刻之后,秘银矿砂没有丝毫熔化的极限。

    秘银辟法,火焰直接绕开这些秘银矿砂,根本无法将它们炼化。这意味着,任何火系法术,其它系的法术,皆对这秘银矿无效。

    这一幕,让苏尘感到十分沮丧。

    以三阶木炭为火源,这已经是他唯一能够想到的手段了,再没有别的更强的手段可用。

    他手里空有一百多斤的秘银矿砂,但是用不了,还是等于百忙一场。

    “果然还是没用。听说这秘银的提炼之术,在整个神州修仙界也是极大的秘密。哪怕金丹修士也做不到将秘银矿提纯,唯有元婴老祖出手,或有一丝可能。...但我也不可能去找一位元婴老祖,来提纯这秘银矿。”

    苏尘不由摇头,无比的失望。

    这一年下来,冒着被发现的风险,让噬灵飞蚁们在这矿洞内偷偷摸摸的采集秘银矿。一旦被发现,这些噬灵飞蚁全都会被各仙宗的修士们杀死。

    虽然,他手里有金色蚁后,可以再产卵培养出来,倒也可以承受这个损失,敢冒这个风险。

    只是白白忙了一年多收集到这些秘银矿,欢喜了这么久,到头却是一场空,这种失落,让苏尘颇为心情郁闷。

    将这秘银矿交给其他金丹炼器宗师,甚至元婴老祖们帮他炼器,这基本上不用考虑。那绝对是肉包打狗,有去无回。

    苏尘正寻思着,却见金葫芦内的噬灵蚁巢中,有十几只守卫巢穴的噬灵蚁兵,它们一只只都垂涎欲滴的望着秘银矿砂。

    它们一直很想吃,只是这是献给噬灵蚁后的食物,克制着而已。

    苏尘本来收集秘银矿砂,是准备提纯之后用来炼器,自然不会让它们吃。但现在一直用不上,他便随手丢了几粒秘银矿砂,让噬灵蚁后发出命令,让噬灵蚁兵们随意吃。

    它们大喜过望,飞快的扑上去啃咬矿砂,将这小粒的秘银矿砂吃进肚子。

    吃完,它们很快拉出一个小坨子。

    苏尘对这些小驼子,一向敬而远之,都在直接清理掉。

    却见,这几只噬灵蚁兵们飞快的在这些小坨子里面,巴拉巴拉了几下,又挖出一颗更加微小的纯净秘银。

    小驼子外面包裹着的是一些矿渣,里面则是闪亮璀璨的纯秘银。

    它们一只只都叼着这些小微粒的秘银,再次无比恭敬的排着队,热切的目光望着蚁后,殷勤的献给噬灵蚁后食用。

    苏尘看着这一幕,不由震惊愕然。

    秘银和矿渣,居然被噬灵飞蚁给分离开来了?!

    这,这样...也行?

    还有,它们排着队献上秘银想干什么,让噬灵蚁后吃下这些纯秘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