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41 魔修士
    临时营地的石室外,离黎明时分还有一个时辰。

    苏尘步出石室,望着苍茫的苦寒灰沉大地,不由深吸了一口气,清新带着料峭寒意的气息吸入肺腑之中,让他精神一振。

    他在宗门修炼五年,在青乌城又熬了四年,终于踏入筑基中期的境界。在无数筑基修士之中,这也算是中等实力。

    这里虽无大型灵脉,但零散分布的灵矿颇多,修士又少,大地的灵气也显得充足。尤其是靠近深逾万丈的天风峡,灵气更是从峡谷内地底深处逸散出来。

    据说这天风峡谷万丈深渊之下,洞壑无数,聚集的妖兽众多,其中不乏恐怖的妖兽。魔煞盟选择在此地为老巢,也是看中这里的灵气。

    蓬莱仙宗小队的五人,今晚轮到白发老者鲁炜守夜,正在临时营地旁的一座山丘上眺望警戒,提防着天风峡的邪魔修士。

    “鲁师兄,可有发现异常?”

    苏尘早早起来,跟鲁炜交接警戒。

    “一切如常,很安静!”

    鲁炜跟苏尘交接,正准备回去歇一歇,突然察觉什么,仔细看向苏尘,不由满脸的愕然,“苏师弟!呃...你踏入筑基中期了?”

    昨夜他们一群修士吃烤肉喝酒,苏尘还是筑基初期,比他仅仅高一层修为。

    这才过了小半夜的时间,就突破了一个修炼瓶颈?高出足足两层的小境界!

    “嗯,刚刚突破!”

    苏尘点头。

    “恭喜苏师弟修炼神速!”

    鲁炜不由神色百味交加,羡慕无比。

    他是仙城散修出身,大半辈子苦修,炼气期的时候修炼速度的很慢,八十多岁才以炼气期九层记名弟子身份拜入宗门。

    在蓬莱仙宗这些年也并不如意,一直拼命为仙宗干任务活做贡献,在煎熬中度日。

    有的时候,他真心哀。

    他不是天资之辈,灵髓天赋和机缘都很一般。

    觉得,这条漫漫的修仙大道,并不适合他,此生炼气期境界也就到头了。

    他甚至想过要放弃寻求筑基。

    但是,最后的十多年坚持一下,前方却又出现了一丝丝的希望。他在百岁寿尽之前,得了一枚筑基丹,服下之后居然极为侥幸的踏入筑基境界。

    但筑基是极限了,一百一二十多岁了,也才刚刚修炼至筑基期二层而已。后面的境界提升越发的缓慢艰难,动辄需要翻倍的时间,这辈子的极限也就是筑基中期了。

    筑基中期是一个坎,很多事情必须要达到筑基中期才能做。

    像蓬莱仙宗金丹修士的举荐名额,争夺神秘灵果,没有达到筑基中期是没有资格被举荐的。

    苏尘只用九年便踏入筑基中期境界,这在同门的筑基修士之中,修炼速度绝对属于上等。已经有资格得到举荐名额,只要有金丹修士愿意举荐,便有一丝希望触摸到金丹大道。

    鲁炜心头哀叹。

    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苏师弟这般修炼势如破竹的踏入筑基中期,方有一丝希望踏入金丹大道!

    像他这样,是真无望了。

    他也放弃了对修仙大道的追求,只寻思着多干点活,挣一些灵石,为子嗣后辈多积累一些修炼用的财力,免得如他一般上百岁才勉强挤上筑基境界。纵然大半辈子的拼命苦修,寿命也根本不够用。

    “今日轮到我们蓬莱仙宗巡视天风峡谷,你去把其他三人都叫上吧!”

    苏尘道。

    “是!”

    鲁炜回去叫起蓬莱仙宗的沈崭、沈雯兄妹,以及另一位女筑基修士尤兰。

    他们看到苏尘一夜之间,踏入筑基中期境界,也不由惊得愕然,震惊不在鲁炜之下。

    苏尘跟万兽仙宗、双修仙宗和青乌城的修士招呼了一声之后,便领着蓬莱仙宗的这支小队,沿着天风峡数千里大峡谷一带巡视。

    自各大仙宗的金丹长老带着众修士大举前来青乌城之后,扫荡了方圆数千里地界的魔煞盟的明暗哨所,杀了不下数十名邪魔筑基境界修士。

    最近的一年,几乎看不到魔煞盟的探子出现,都龟缩到峡谷内去了。

    所以各仙宗才刚将一座临时营地,设在这天风峡谷边缘一带,近距离监视魔煞盟的动向。

    魔煞盟也有一些金丹修士,但魔煞盟不知道青乌城的金丹修士的底细,畏惧有各仙宗的埋伏,不敢轻易出现,以免遭遇损失。

    ...

    天风峡谷。

    峡谷峭壁内,一条蜿蜒的小道上,有十余名魔煞盟筑基修士正在峭壁徒步而行,巡视着天风峡。

    峡谷内风罡猛烈如刀。

    哪怕是筑基修士,在这天风峡谷之中,也只能步行。

    为首领队的是一名魁梧肥硕的魔修,手提一柄沉重巨锤扛在肩头,双眸血腥红色,狰狞的脸庞扭曲而可怖。

    妖艳少妇赫然在这支队伍内,偶尔抬头看到走在最前面的一名魔修士,却是心惊胆颤。

    此人是魔煞盟主绿袍老怪的亲传弟子,是真正的魔修士,绰号血魔。

    血魔的修炼天资极高,禀赋异常,据说原本是蓬莱仙宗门下一名出色弟子,是仙宗非常年青的骄子,但是因为犯了仙宗戒律而被废了一身修为,逐出宗门。

    他怨恨无比,一怒之下投了天风峡魔煞盟,被绿袍老怪收为弟子,修炼了一门《血魔功》。

    短短数十年下来,不但恢复了功力,反而比之前更为厉害,踏入筑基中期境界。但原本俊秀的面孔和身躯,却也因修炼血魔功而变得扭曲可怖。

    其实魔煞盟内有不少是各个仙宗的叛徒,但大多只是杀人犯事,走上邪道,但是真正愿意修炼魔道功法的并不多。

    魔功跟正常的修仙功法不同,逆天而行,短期内见效极快,战斗力恐怖无比,但是离修仙大道却是越来越远。

    光是金丹期天劫这一关,会引来极强的杀劫,便艰难无比,绝大部分的魔修都渡不过金丹天劫。

    当然,若是血魔能侥幸的熬过天劫,一旦踏上金丹大道,其实力怕是要在绿袍老怪之上,罕有正道修士能敌。

    “这几年,咱们眼睁睁看着蓬莱仙宗、万兽仙宗派出大批修士在青乌城大肆造城,我们却龟缩在这天风峡,被他们仙宗修士给死死压着,不敢出去,真是憋屈!”

    “依我看,我们魔煞盟就应该直接大举夜袭青乌城!趁着蓬莱仙宗的人还没站稳脚跟之前,就将青乌城一举摧毁。等他们改造完了青乌城,我们再去攻打就难了。”

    “盟主总是说要忍耐,这分明就是当缩头乌龟!”

    “就是!我们有北夷蛮修撑腰,实力不比青乌城的修士差多少。盟主太小心谨慎了,只是拍探子去打探消息,探子又不得力!”

    “血魔兄,不如咱们出峡谷,去荒原上猎杀仙宗修士,让他们尝尝厉害!”

    队伍内,几名邪修低声抱怨着。

    这些话,他们不敢当着绿袍老怪的面来抱怨。不过,在血魔面前说说却是无妨。虽然血魔是绿袍老怪的亲传弟子,但这对师徒关系并不亲。

    “去峡谷外面看看!”

    血魔沉声道,双眸中噬血的红光闪动。这一仗他等了太久,早就饥渴难耐了。他修炼血魔功,需要大量灵血来浇灌。

    他对绿袍老怪这些年龟缩在天风峡,也很是不耐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