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44 交手 245 血魔功
    苏尘以风葫芦施展《斩仙飞剑诀》,一招斩了魔煞盟小队的三名邪魔修士,随后他才凝眸的望向远方荒原。

    只见,四五里之外,正有一名魁梧臃肿身躯的魔修,满脸的气急败坏怒吼着,率领一名筑基中期和三名筑基初期的邪魔修士,正疾速往战场这边飞掠过来。

    此魔修大约筑基四五层左右,手持一柄沉重巨锤法器,浑身披着一副铁锁链重铠护甲,急奔之下如一座小山丘在轰然移动。

    只需五六息之后,这队邪魔修士便能赶到。他们的实力,明显比妖艳少妇这一队要强很多。

    苏尘目光沉凝,瞬息明白过来。

    魔煞盟的这支巡逻修士有十人之多,只是分成了两支巡逻小队,一前一后相隔不远而已。

    前队较弱,在近处伏击,并且充当诱饵,缠住对手不令逃脱。

    后队较强则躲在更远处避免被蓬莱仙宗弟子的神念察觉,迅速支援,十息之内赶到。

    这战术本身也没有错,遇上青乌城的其它巡逻小队,怕是已经奏效。

    如果这股魔煞盟修士不是分成两支小队的话,苏尘一发现肯定掉头就走,直接带着蓬莱仙宗巡逻小队撤回临时营地,估计这一仗也打不来。

    这支魔煞盟修士唯一的错,便是低估了这支蓬莱小队的战斗力。苏尘仅仅在一息之内快速的解决了这支魔煞盟小队三名筑基修士,以至于前队在一瞬间就崩溃,完全丧失了缠住对手的作用。

    别说魔煞盟的修士们大为震骇,就连鲁炜、尤兰和沈氏兄妹等蓬莱仙宗修士们,也都被这一幕给震撼住。

    他们之前并未见过苏尘出手,只知道苏尘筑基中期。却从未想过,一名筑基中期修士能强悍到这种程度。

    而且,苏尘拥有二阶极品飞剑,多达四口之数,财力雄厚的令人难以置信。这是绝大部分蓬莱仙宗筑基修士都做不到的。

    苏尘见蓬莱小队众人都被惊愣住,一时忘了出手,不由沉声喝:“快,杀了他们两个邪修!别让他们两伙聚合一起!”

    “杀——!”

    鲁炜不由被苏尘这声厉喝,给惊醒过来。

    他连忙和尤兰,以及沈氏兄妹二人联手,各自以法器和符箓,围攻剩下两名邪魔修士,以夺战功和奖赏。

    那两名邪魔修士早被苏尘吓得魂飞魄散,如何抵得住他们四名筑基修士围攻,转身便拼命想逃。

    只是,已经来不及了,两人在数息之间,就被鲁炜等四人联手以法刀、飞剑,当场斩杀。

    这一支在前面伏击的魔煞盟巡逻小队,彻底覆灭。包括妖艳少妇在内五名邪魔修士,尽数被诛杀。

    苏尘将四口闪烁飞剑收回风葫芦内,并未参与对剩余两名魔煞盟修士的绞杀,以节省飞剑的灵气。

    他的风葫芦内现在有九柄闪烁飞剑,全靠风葫芦缓慢的温养来恢复灵气。一旦飞剑灵气耗尽,以他筑基中期的法力,也只够为其中一半的飞剑补充一次法力。

    而且神念有限,只能施展《葫芦斩仙飞剑诀》第二层剑诀,一次操控四柄。他还未修炼到第三层剑诀,无法一次操控九柄飞剑。

    这门剑诀消耗太大,难以持久战斗,靠自身的法力根本补充不过来。

    只能追求速战速决。

    “准备迎战!”

    苏尘手持风葫芦,冰冷的目光望着远方,气急败坏正在飞赶过来的魔修小队。

    “死——!”

    数息之后,血魔终于赶到战场,狰狞的脸庞上是愤怒咆哮。

    原本还想着毫无损失的全歼这支蓬莱修士小队。没想这才刚开战,他这边就损失了一支小队五名筑基修士,让他失算,颜面大失,如何能不暴怒。

    血魔手中巨锤法器猛然一甩,化为一柄二丈巨型法锤,爆发出阵阵刺目金光,如泰山压顶之势攻向百丈之外的苏尘。

    “斩——!”

    苏尘眸中冷寒,自然不会畏惧,手中一招,风葫芦内又是四口闪烁飞剑爆射而出,疾速迎战那柄巨锤。

    这口巨锤法器仅是一柄二阶上品金系法器,极为巨硕,沉重无比,要远超过这四口闪烁飞剑。

    四口飞剑一同迎战巨锤,在巨锤上留下一道道寸深的痕迹,但伤不了巨锤,竟然也只能勉强的招架住半空中猛砸下来的巨锤法器,令其无法攻击到苏尘。

    “铛~铛~铛~铛~!”

    一阵急促的交锋。

    四口飞剑耗尽了剑体内的灵气,光芒黯淡,缩小为数寸长飞剑,无功而返退回风葫芦内。

    血魔也将耗尽了法力的巨锤法器,收回在手中注入法力,随后再度抛出砸向苏尘。

    苏尘咬牙又从风葫芦内,另外再祭出四口灵光四溢的飞剑,其中三口去招架住血魔的巨锤来袭。

    另外分出一口飞剑,去偷袭血魔。

    但是,血魔魁梧壮硕的身上,披着一副厚重密实的金色重铠护甲,品阶至少二阶上品,几乎把要害之处都保护住。

    飞剑想要刺穿,谈何容易。

    分出飞剑偷袭,非但伤不了血魔,反而招架不住那巨锤来袭。

    苏尘不得已,又将它招了回来,一起抵挡巨锤。

    血魔抽出一柄法刀提在手中,护住全身,看到苏尘抵挡住了他的巨锤,有些难以置信。

    他虽是筑基中期,但神力惊人,战斗爆发力狂暴无比。

    哪怕等闲的筑基中后期修士,战力稍逊一点的话,也要被他巨锤打的落花流水。

    苏尘一时间拿血魔不下,僵持住,但依然还有几分余力,朝战场其他方向瞥了一眼。

    这一看之下,吓的他脸色煞白。

    只见,邪魔修士和蓬莱修士众人正捉对厮杀之中。鲁炜、尤兰和沈氏兄妹等人,实力逊色不少,被其他魔煞盟的修士压着打。

    这些魔煞盟修士中有一名筑基中期修士,打的鲁炜这筑基二层修士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实力明显比高出一截。

    鲁炜脸色铁青,拼命抵挡那邪修的攻势,绷紧牙关死撑着,连求救都喊不出来。

    恐怕鲁炜撑不了十息功夫,就要落败。

    “不好!”

    苏尘不由咯噔一声。

    他现在的实力,也只够勉强应付血魔,取胜无望,只是不至于落败而已。

    可一旦鲁炜战败身亡,那便兵败如山倒,其他人都会迅速败亡。自己立刻便会遭到四五名邪魔修士的围攻,那就必死无疑了。

    他一个人再强,也没有三头六臂对付这么多的邪魔修士。

    “小子,你的实力不错啊,在蓬莱仙宗的筑基中期弟子之中也算是顶尖级的了!可惜,今日遇上我,算你倒霉。受死吧!”

    血魔瞥了一眼战场,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由兴奋的狰狞大笑。

    只要拖住苏尘,令苏尘无法支援其他蓬莱仙宗修士,其他邪魔修士胜出,这一仗他便胜券在握。

    他曾经是蓬莱仙宗极为出色骄子,当年筑基境界的时候,也不如此时的苏尘实力。但拜入魔煞盟,修炼了一门《血魔功》之后,他的实力反而比昔日更胜一筹,压过了苏尘的实力。

    ...

    苏尘心头焦急,神色紧张,急思对策。

    他的三宝葫芦,只有风葫芦可以公开出手。

    正常情况,一个风葫芦的四柄闪烁飞剑,足以解决大部分的筑基境界对手。

    但这血魔的实力太强横了,竟然还在他之上,风葫芦也战之不下。

    他的金葫芦内养着一群上千只炼气期的秘银噬灵飞蚁,木葫芦内的一杆招妖幡元神法器。

    这两口葫芦,比风葫芦还强大,是真正保命的杀手锏。

    但都不可轻易在世人面前显露,否则万兽仙宗知道招妖幡在他手里,肯定会来找他的麻烦。一旦显露,他必须将这里所有的人全部斩杀,包括鲁炜等人。

    “看来,只能动用灵山内养着的那几只灵蚕了。”

    他还有六只炼气后期的金凤灵蚕和一只筑基中期的冰蚕,它们经过长期的驯化,早已经成为他的灵兽。

    苏尘舍不得用冰蚕,还打算将它养到筑基后期,甚至是金丹期境界。

    也只有金凤灵蚕可以一用了。

    “蜕变,化羽!”

    苏尘一咬牙。

    同时,对灵山之中的三只金凤灵蚕强行施展蜕变化羽诀,这三只金凤灵蚕顷刻间化羽,从炼气后期踏入筑基初期的境界。

    他一口气抛出三只金凤灵蝶。

    瞬间。

    三只筑基初期的金凤灵蝶出现在战场上,投入战斗。它们猛的煽动翅膀,释放出一道道狂暴疯狂的大风刃,围攻向血魔。

    它们化羽之后,以寿元强行激发了一切潜能,也活不了多久了,这是此生最后一战,自是不顾一切。

    血魔看到苏尘抛出三只筑基初期金凤灵蝶,腥红的血眸不由一震。

    苏尘的实力如此雄厚,居然还有底牌,一口气释放出三只筑基期金凤灵蝶。

    “《血魔功》,血燃术——!”

    血脉腥红的眼眸中露出疯狂之色,咆哮一声,他浑身毛孔中似乎在喷涌着血雾,仿佛整个人被瞬间引燃,一层血色火焰所笼罩。

    气血,在他体内疯狂的燃烧,化为滚滚的气流。

    这一瞬间,血魔的实力开始狂飙突进一般的疯狂暴增。

    他原本不想施展此术!

    此术代价太大了,疯狂的燃烧着他体内的气血,一息便烧去十分之一的气血。此术仅仅只能维持九息而已。

    若是稍有不慎,未能在九息之前及时停止下来,便会直接将自己焚烧至死。

    可是,他若不动用此术,便抵挡不住苏尘和三只筑基期金凤妖蝶的围攻,眼看要获胜的战局,便会被苏尘给强行逆转。

    “吼——!”

    血魔根本不管那大片的风刃,只以重铠护甲抵挡风刃的袭击,他魁梧的身影一闪便冲出数十丈,一拳爆轰在一只筑基期的金凤灵蝶的蝶躯上。

    它脆弱的蝶躯,如何经得住血魔的拳劲爆轰。

    “轰!”

    一只金凤灵蝶被血魔一拳打爆,瞬间被打的粉碎,化为一团血雾。

    三只筑基期一层的金凤灵蝶加入战斗,仅仅只撑了三息而已,被血魔闪电般的三拳给解决掉。

    苏尘不由神色大骇,身形疾速后退,以四柄闪烁飞剑护在身前,跟血魔拉开足够的安全距离。

    这是什么魔功?

    竟然眨眼间翻了一倍的战力!

    如此狂烈霸道!

    谁能与之一战!

    苏尘不由一咬牙,将剩下的另外三只金凤灵蚕也一起施展《蜕变化羽诀》化为灵蝶,飞快抛出,让它们一起拖住血魔,为自己撤退争取一点宝贵的时间。

    苏尘丢出三只金凤灵蝶,趁着血魔的那柄巨锤耗尽法力退去的一刻,果断的转身便逃。

    “走——!”

    他抛出四口飞剑,逼退那几名邪修修士,朝鲁炜、尤兰等人低喝一声,随即御剑疾飞,往临时营地撤退。

    蓬莱仙宗其余四人也是各自御器,仓惶紧随苏尘逃命。

    ...

    血魔眸中血芒毕露,连续挥拳爆轰了六只筑基期一层的金凤灵蝶,并未立刻追赶苏尘等人,立刻终止血燃。

    苏尘并不知道他的血魔功能持续战斗多久,可是他自己十分清楚。如果苏尘有九只筑基期金凤灵蝶的话,恐怕他也只有死的分了。

    “汲血术!”

    血魔顾不上追杀,当即来到地上的几具邪魔修士的尸体前,一掌插入尸体的胸膛,疯狂汲取尸体内尚未冷却的温热气血。

    施展了血燃术之后,固然能一瞬间实力爆燃,但要以耗血为代价,短短六息消耗了他体内六成的气血。

    血魔原本魁梧臃肿的身体,都变得干瘪了一大半,如同枯瘦一般。

    他必须立刻补充气血,否则会陷入气血衰竭状态,实力大跌。

    血魔施展汲血之术,他施展血燃之后干瘪下去的身躯,吸饱了气血,再次臌胀,整个人都臃肿了起来。

    这门血魔功要以他的肉身为储存气血的器皿,对身躯的改造巨大,体内每一寸地方都要尽量储存气血。正因如此,他原本英俊潇洒的身形,也变得丑陋不堪。

    在旁边的四名邪魔修士们看着这一幕,都是默然,不敢出声。

    他们都知道,血魔施展功法要汲血,哪怕这些尸体是魔煞盟的修士,谁也不敢阻拦。

    “追——!此人潜力极强,但他底牌已经耗尽,必须杀了他,不能放虎归山。”

    血魔吸饱了气血,终于从气血衰竭中缓了过来,眸中血光四射。厉喝一声,率数名邪魔修士,朝苏尘等人急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