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46 独战群魔 247 坠崖
    苏尘救下鲁炜、尤兰、沈氏兄妹等四名同宗修士,化为五道飞虹,御器往天风峡那座临时营的地方向,疾速飞掠。

    他们五人大部分人太弱,斗不过血魔小队的众邪修。

    不过,临时营地那边,还有十多名青乌城的各仙宗筑基修士,只要跟他们汇合,便足以反杀这支魔煞盟邪魔小队。

    苏尘脸色沉凝。

    他很担心,其余四名筑基修士的修为稍弱,飞的不够快,很可能会被半途血魔等修士追上。

    “哥,你撑住,我们很快就能回去!”

    突然,传来沈雯惊慌失措,哭泣着喊道。

    苏尘不由惊愕的回头。

    只见,沈雯正搀扶着另一柄飞剑上摇摇欲坠的沈崭,速度不免慢了下来。

    沈崭脸色煞白,双手捂着自己的腹部,运转法力堵住出血口。他的腹部,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道尺深的剑伤,深可见骨,却是咬牙一声不吭的御剑而飞,不想影响其他人。

    若非沈雯发现,恐怕其他人还不知道他受了伤。

    苏尘神色不由一变。

    沈崭负伤了,若是他能及时逃回去,以上品灵药救治,这伤势虽重,但应该也能救回命来。

    但是受了伤,会严重影响到御剑逃逸速度。他们五人皆御剑而行,离临时营地也有近半个时辰的路程。

    只怕重伤的沈崭逃不出多远,便会被血魔等修士追上,半途截杀。沈雯这副焦急的摸样,恐怕也不愿意弃她兄长而逃。

    苏尘不由叹了一声,“我留下断后,你们走!”

    “苏兄!”

    “你...”

    小队众修士们不由愕然,震惊的难以置信。

    蓬莱仙宗修士虽是同宗,但是筑基期弟子众多,他们五人之间关系谈不上亲近。他们五人,也不过是这次一起被葛长老派遣,驻扎在临时营地,才认识数月,勉强有点熟悉而已。

    苏尘年纪青青便已经是筑基中期,实力强横,日后的前途,比他们几人都强多了。

    说实话,苏尘就算丢下他们独自逃离,他们几人也不会怨恨。

    毕竟谁都惜命!

    他们四人也很清楚,这一仗是打不赢了,甚至可能逃都逃不走。与其大家都死,还不如活下一二人来。

    可是,苏尘居然主动愿意留下断后,让他们四人先行逃走,这不由令他们几人心神震动。

    “走!”

    苏尘冷声厉喝,回头望向身后远处。

    血魔小队尚在一二十里之外,怕是很快便能追来。

    “多谢苏兄!”

    沈雯、沈崭兄妹无比感激的拜谢苏尘,随后,四人带着一股悲愤,拼命御剑往临时营地逃去。

    他们纵然全部留下,也没什么作用,不过是多几人死而已!

    ...

    苏尘看着他们四人飞远了,神色反而更为平静。

    他手里还有金葫芦的秘银噬灵飞蚁,和木葫芦的招妖幡,这两件远超过二阶法器的超阶法器可用,非是不能跟血魔小队一战。

    只是这几个拖油瓶的在这里,不好施展自己的杀手锏而已。总不能在杀血魔的时候,为了保守秘密,把鲁炜他们几个也一起灭口了吧。

    既然沈崭受了伤,正好用这个留下来断后的理由,将他们四人打发走了。

    且不管这一战胜败如何,就算祭出这两件超阶法器,依然斗不赢,他手里还有桃夭的一大把的二阶桃花可施展逃遁之术,足以逃出极远。

    孤身一人,可战可逃,这一仗反而更好打。

    苏尘收了飞剑,衣袂飘飘,从低空飘落在地上,手中多了两口金光灿灿葫芦和青湛湛葫芦。

    风葫芦里的九口闪烁飞剑已经耗尽灵气,补充灵气有些缓慢,短时间内无法再用。

    ...

    血魔从那几具邪魔修士的尸体上,汲取了大量的气血,来恢复自身。耽搁了小片刻,很快,他便率四名邪魔修士追赶上了苏尘。

    “奇了,他怎么独自一人在此地?”

    “莫非有诈?”

    邪魔小队五人看到苏尘孤身一人站在前方一座小土丘山,独自伫立等着他们,无不愕然。

    他们连忙停下,甚至怀疑是否有埋伏,仔细以神念全力搜查周围数里方圆,想要找出蛛丝马迹。其中一名蓬莱修士受了伤,肯定会泄露出血腥的气息。

    但没有任何发现,荒凉的原野上没有任何异常气息。

    真的只有苏尘这位筑基中期修士。

    “你居然敢留下!其他四人呢?”

    血魔血眸中闪过疑色,并未轻举妄动。

    “他们几个太碍事,让他们先回去了。对付你们,一人就足够了。”

    苏尘淡道,一抬手,便从木葫芦里祭出一杆招妖幡。在半空中,无风自动,暴涨为一杆数丈巨大的幡旗。

    三阶元神法器,威力远在二阶之上。

    “元神法器?”

    血魔的血眸顿时瞪圆了,一眼便认了出来,大吃一惊。

    他早就怀疑,苏尘的底蕴雄厚无比,拥有四口二阶极品飞剑,很可能是蓬莱仙宗某位实权派金丹长老的嫡系后裔。

    如今看到这杆招妖幡元神法器,更是确认无疑。

    此物,哪怕是蓬莱仙宗的金丹长老自己也顶多一二件而已,哪舍得给后裔。除非是宗主,副宗主等等数十位少数金丹修士,才有如此财力,给自己的筑基境后裔一件。

    血魔不由无比的嫉恨。

    他也曾经是蓬莱仙宗引以为傲的天骄弟子,但也没有被金丹长老赐予元神法器。甚至还因为犯了一点小错,玷污了一名同宗女弟子,便被宗门戒律堂废了一身筑基期的修为,逐出仙宗。

    他怒而拜入魔煞盟,又被绿袍老祖拿来试验《血魔功》的威力,原先那副英俊潇洒的仙宗公子某样再也看不到,从此沦落到现在这副臃肿身躯,人不人鬼不鬼的丑陋摸样。

    “哼,就算你有一件元神法器,被我们五人围攻,那也是必死无疑!上!”

    血魔心嫉无比,厉喝一声,甩手抛出巨锤法器,朝苏尘砸去。

    “这家伙如此狂妄,兄弟们一起并肩上,宰了他!”

    其余四名邪魔修士们纷纷狞笑,几乎同时朝苏尘包围了上来。

    苏尘眸中闪过一抹冷嘲的寒光,立刻飞射出招妖幡,朝众邪魔修士席卷过去。却见,招妖幡里面包藏着的一大团璀璨银光,在一刹那,四散爆开。

    “轰!”

    上千只炼气中期的秘银噬灵飞蚁,银灿灿一大片,铺天盖地的飞扑向五名邪魔修士。

    其中大约一半,五百多只秘银噬灵飞蚁,围攻血魔。而剩下一半秘银噬灵飞蚁,则分别四股银光飞流,围攻另外四名邪魔修士。

    招妖幡释放大团的秘银飞蚁,随即回防,数丈巨大的幡旗如一副大罩,抵挡住来袭的巨锤法器,护住苏尘自身。

    血魔小队没想到会有如此突兀的变化,如此多的银色飞蚁突然从招妖幡内出现,朝他们袭来。

    每一只银色飞蚁都是炼气中期,相对筑基修士来说很弱,但数量多的令人发麻。

    原本,血魔小队众人还只是诧异,苏尘释放这些这些低阶的银色飞蚁能干什么?他们凭借护身罩,便足以抵御这漫天的炼气期银色飞蚁的来袭。

    可是他们太低估这群银色飞蚁的战斗力了。

    这群秘银噬灵飞蚁,可吞噬一切灵气之物。哪怕是厚厚的灵气护身法罩,对它们简直是大补之物,眨眼功夫被它们活生生咬穿,飞落到血魔小队众人身上。

    众邪魔修士们顿时大乱。

    他们穿了法衣和护甲,也可以抵挡秘银噬灵飞蚁的撕咬,一时半会也咬不穿。

    但秘银噬灵飞蚁们无孔不入,他们身上的法力和护甲只是护住要害,并未护住全部的部位。咬一口,便是一小块肉下来。他们脸上,脖子上,任何部位,甚至眼珠子,都会被噬灵飞蚁给咬的血肉模糊。

    邪魔修士们不由护住血肉模糊的脸庞,痛的惨叫。

    “该死,这是什么灵蚁?它们居然能咬破护体罡气!”

    “痛死我啦!快,弄死它们!”

    邪魔修士们纷纷召回各自的飞剑法刀,去劈砍这群极为灵活的秘银噬灵飞蚁。

    可是,飞剑法刀的杀伤范围极小,薄薄的刀剑锋刃,能杀几只噬灵飞蚁!哪怕一刀一剑可以劈死十多只银色噬灵飞蚁,都已经是极限。

    甚至血魔的巨锤也掉头朝噬灵飞蚁们砸下,也被众多银色飞蚁避开,威力惊人的巨锤根本发挥不出威力,不过砸死十多只秘银飞蚁而已。

    对于庞大的秘银飞蚁群来说,损失简直是九牛一毛。

    “快,法器用处不大,用火烧死它们!”

    血魔护住脸庞,痛不欲生,急忙叫吼。

    血魔小队之中,有一名火系修士顿时释放出大团的火焰,朝秘银噬灵飞蚁们烧了过去。火焰之类的法术,才是大范围的战技,远比刀剑法器的攻击范围大。

    但是让众邪魔修士们更为震惊的是。

    这群神秘的银色飞蚁们,对这汹汹的火焰毫无畏惧,连一只都没能被烧死,依然成群结队的在火焰之中围攻向他们。

    “没用!它们不怕火!”

    “看我寒冰符箓!”

    一名筑基修士猛然一道二阶符箓甩出,大片的寒冰雾气,瞬间笼罩了数十丈方圆。

    这些寒冰雾气,甚至冻的他们这群筑基修士慑慑发抖,几乎气血快要凝固起来。寻常的炼气期灵虫,瞬间就会冻毙。

    但是,血魔小队众人再度感到绝望,那群银色飞蚁毫无所动的煽动着翅膀,疾速的飞来飞去,向他们扑咬。他们几乎快要冻僵了,它们却如常,拼命的撕咬他们身上每一处薄弱之处。

    “怎么会这样!不畏火,不畏寒冰?”

    “这不可能!”

    几名邪魔修士在地上翻滚,剧痛惨叫着,双手拼命猛击自己身上银色飞蚁,在地上翻滚着,恨不得将血肉都抓的撕裂开来。

    周围的地上,到处都是秘银飞蚁的尸体。

    可是,更多的秘银噬灵飞蚁已经在他们身上咬开了一个个血洞,钻入他们体内,啃食他们的经脉和骨髓。这种痛苦,哪里是人所能忍受。

    他们已经奄奄一息,撑不住了。

    想在临死前做困兽之斗?

    根本做不到。

    “不——!”

    而血魔怒吼咆哮着,更是浑身浴血,满身都是被银色噬灵飞蚁给咬出的数十个血窟窿,被它们钻了进去。

    他的身躯比寻常修士要臃肿七八倍,银色飞蚁钻入他的满身肥肉中,一时尚未咬到筋骨。

    但是,他知道,自己绝不会比其他邪魔修士的下场更好。不用多久,便会被这群疯狂的银色飞蚁,给咬成一堆枯骨。

    完了!

    这些邪魔修士全都要死。

    唯有逃回魔煞盟的魔窟,向师尊绿袍老怪求救,或有一条出路。

    血魔不由绝望,放弃了跟这群银色飞蚁缠斗,转身便往天风峡逃去。

    他们厮杀的地方,就在天风峡的边缘,不过数百丈而已。

    血魔纵身一跃,便跳入天风峡,朝万丈深渊俯冲下去。

    “想跑?!”

    苏尘冷笑,金葫芦一招,召回地上四具尸体上的数百只秘银噬灵飞蚁,收回那些死去的秘银飞蚁。随后猛然一跃,追着血魔跃入天风峡谷。

    魔煞盟的老巢,在天风峡谷的数十里对面,这只是笔直距离。但实际上峡谷之中风罡太烈,无法御剑穿过峡谷,必须落到峡谷谷底,从地面穿过去,至少要翻十多倍。

    哪怕是逃入天风峡谷,血魔也别想活着逃回魔煞盟去。

    ...

    苏尘跃入天风峡谷,追杀血魔。

    鲁炜、尤兰和沈氏兄妹四人,半个时辰之后,终于仓惶的返回临时营地,向万兽仙宗、双修仙宗和青乌城的十多名散修士们求援,回去救苏尘。

    只要他们众修士出手,哪怕血魔也不足为惧。

    但临时营地内的十多名筑基修士,却心存疑虑,并不想前去。这都过了半个时辰了,苏尘留下断后以一敌五,等他们赶过去,还要半个时辰,哪里还有活人!

    说不定,魔煞盟修士还要充裕的时间布下陷阱,诱他们自投罗网。

    鲁炜、沈氏兄妹等人正急切的劝说他们。

    却听见,大地轰隆隆的震动。

    众人不由一惊,急忙出了临时营地,查看情况。

    只见,从青乌城的方向,正有一支非常庞大的修士队伍,不疾不徐的往天风峡方向而来。

    这支队伍的最前面,赫然是蓬莱仙城的葛长老等等,十余名金丹修士领队。

    而队伍的中间,数百名炼气期修士,正推动着三辆巨型的战车。

    巨型战车上,架起三个重型灵炮,每一口炮身都足有数十万斤之沉重。每辆战车都有数十个车轱辘,碾压过地面,轰隆隆作响。

    战车周围,则是上千名筑基修士护卫。

    庞大的队伍越过临时营地。

    葛长老冷漠的望着天风峡对面,一挥手,队伍在天风峡边停下。

    三辆巨型战车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对面的峭壁洞窟——那里面,正藏着魔煞盟的老巢魔窟。纵然有天风峡这道天险,也阻挡不了蓬莱仙宗灭掉魔煞盟之心。

    鲁炜、尤兰等众人面面相觑,都是震骇。

    蓬莱仙宗在青乌城足足准备了四年之久,一直隐忍未动,这一出手,便是三辆超级战车重型灵炮,终于要对天风峡的魔煞盟开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