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48 全面开战 249 绿翼蛇牯巢
    从青乌城而来的这支庞大的数千人队伍,来到天风峡边缘停下。

    这支队伍的成员颇为复杂,其核心无疑是神州五大仙宗之一蓬莱仙宗,至少占了一半的筑基修士人力。而且,那三辆一看便威力十足的重型灵炮战车,也是由蓬莱仙宗的金丹炼器宗师亲自督造的。

    其余万兽仙宗和双修仙宗的修士,实力明显逊色许多,各只派了三名金丹修士和二百多名筑基修士前来,各自占了两成的人数。

    最末则是青乌城的散修士,一群乌合之众,三五成伙乱糟糟毫无秩序。

    青乌城本来也没什么实力,但是后来各地的众多散修得知秘银矿洞的消息之后,闻风来到青乌城定居。他们无法加入各个仙宗,只能纷纷投靠加入青乌城,以青乌城修士的身份参与此战,日后也好参与秘银矿洞的挖掘,大挣一笔。

    各仙宗修士也不指望这群散修能成什么事,呐喊助威,跟着打顺风战就行了。

    葛长老指挥队伍众修士,架起三辆战车上的重炮,被推到了悬崖边缘,准备向天风峡对面的魔煞盟开战。

    三台重型灵炮,长达十丈的铜精炮管,对准了对面。众多炼气期修士在周围忙碌,将无数的灵石安放在灵炮的灵石凹槽内,为灵炮缓缓的充能。

    这三台重型灵炮所需的灵气极为庞大,充能颇为缓慢。

    鲁炜和沈氏兄妹等人见到大队到来,却是无比欣喜,连忙求见蓬莱仙宗的葛长老,向其禀明他们不久之前遭遇了一支魔煞盟小队,苏尘留在后面断后,希望长老能派出一队人手,前去寻找苏尘。

    葛长老听后,却是皱眉。

    苏尘居然为了救同宗,而主动断后。

    这让他很意外。

    可大战在即,诸多事务繁忙。

    他是此番围剿魔煞盟的总指挥,哪里有时间去管这等小事。苏尘遭到一群邪魔修士的围攻,怕是早死多时了,派人去找意义不大。

    在沈崭兄妹的苦苦请求之下,葛长老终于还是答应,派出一队十名筑基修士,和鲁炜、沈氏兄妹等人一起去寻找苏尘的下落。

    鲁炜等一行十三四名筑基修士,立刻沿着天风峡,往西方急飞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焦急的赶到当时爆发血战的地方。

    可是,在这座悬崖边,只发现了四具血肉模糊,连法衣都被不知什么东西,给啃咬的不成样子,完全无法分辨是谁的尸体。仔细翻看一番,找到一些琐碎的身份令牌,才发现他们是魔煞盟的修士。

    但是血魔和苏尘并不在其中。

    他们又在周围数百里方圆内寻找,茫茫的苦寒大地,不见任何踪影。

    最可疑的地方,反而是近在咫尺的天风峡谷。人只要掉下这万丈深渊去了,便是毁尸灭迹,无从寻找。

    天风峡谷的谷底有妖兽出没,筑基修士不熟悉谷底,也不敢轻易下去。

    “苏师弟莫非是和血魔激战,一起坠入崖底?”

    鲁炜猜测着,不由哀叹道。

    沈崭兄妹二人不由悲从中来,他们的性命是苏尘救回来的。可是苏尘却失踪...很有可能阵亡了。

    一名并无特殊身份背景的筑基修士失踪,哪怕是蓬莱仙宗,也无法派遣足够的人力去搜寻其下落。

    苏尘若是一直未找到,将会列入蓬莱仙宗的失踪名单。或者数年内未再出现,那多半是阵亡了。

    ...

    天风峡峭壁。

    深深的魔窟内,阴风阵阵,鬼火闪烁。

    绿袍老怪正和魔煞盟的几名金丹长老,商议着最近的势态。

    青乌城聚集了大批各仙宗修士,在为攻打天风峡做准备,让魔煞盟上下倍感压力。魔煞盟虽有北夷蛮族在背后撑腰,但是这些蛮修愿意出多大的力,还难说。

    夹在中土修仙界和北夷蛮修中间的魔煞盟,怕是要第一个倒霉。

    但是魔煞盟派出去的一些探子,最近打听不到青乌城的任何消息,这让他们无法掌握青乌城动向。

    突然。

    绿袍老怪感觉不对劲,有一股非常强烈的预感,仿佛魔窟被什么盯上,有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

    “诸位,可是感觉到了什么?”

    “不错,似有大难!”

    魔煞盟其他几名金丹修士也都是脸色大变。

    金丹修士的感应力极强,远胜筑基修士,若有危机爆发,能提前感应到一些征兆。只是,他们也说不上来究竟是什么危机。

    “走,去看看怎么回事!”

    绿袍老怪立刻起身,深沉着脸率数名金丹长老和众多的邪魔修士,来到魔窟口,望向数十里远方的峡谷对面。

    灰蒙蒙的天空下,他只能看到数十里对面峡谷的一个轮廓,视野中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到。

    但有着天风峡这道天险,寻常的修士根本无法飞跃过来,再强大的实力也难以施展出来。纵然是蓬莱仙宗的金丹修士,也不敢冒险飞跃过来。

    可是,绿袍老怪感到十分强烈的不安。

    他站在这座魔窟外,这种感觉更加的强烈。似乎有一杆威力无比的长枪,对准了魔窟,想要投射过来。

    有元婴老祖携带了小神通法器来了?

    这个可能性不大。

    元婴老祖们要么长年闭关,要么去险地寻找宝物,非关系到仙宗的生死存亡,极少会出现。根本不会掺和修仙界这种寻常的征战,只有金丹修士才会出现。

    在魔窟外,众多的邪魔筑基修士们也在奇怪张望。他们的灵觉迟钝很多,并未感觉到有什么危险。只是金丹修士们的警觉,让他们很是紧张。

    “轰!”

    “轰!”

    “轰!”

    天风峡对面的峭壁上,突然三声爆响,闪起三道极为璀璨的亮芒,照亮了灰暗的天空。

    瞬间!

    三道粗达十丈,匹炼无比的火色光束,穿过数十里峡谷,轰在魔窟口的洞壁上。

    多达二三十名筑基境邪魔修士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瞬间,便被这三道匹炼光束的强烈火色光能,打成灰烬。

    洞壁打出三个上百丈深的缺口。

    “轰隆隆!”

    魔窟内成片的岩石坍塌,砸的洞内的魔煞盟修士们一阵鬼哭狼嚎。

    在魔窟的入口外面,魔煞盟上下耗费上百年才修建起来的一道道坚固的破甲重弩、暗哨等防御,被打出了巨大的缺口,成片倒塌。

    绿袍老怪尚未反应过来,便被其中一道光束的边缘,擦了一下,他被轰出数十丈开外,半边身子焦色,不由喷出一口气血。

    只差一点,再偏过数尺,他就被这光束给一炮摧毁肉身。

    “该死,是重型灵能巨炮!这蓬莱仙宗如此财大气粗,舍得下本钱!”

    这一瞬间,绿袍老怪终于反应过来,震惊的吐血。

    这种灵能巨炮,炮身数十万斤之重,体型超巨大,移动缓慢,乃是各个仙宗用来镇守仙宗山门和大型仙城之物,其它小势力根本没有。

    随便开上一炮,便能消耗上百万块下品灵石,等闲小势力吃不消。

    但这灵能巨炮的光束攻击速度太快了,瞬间可命中数十里方圆之外,将敌人打成灰烬,就连金丹修士也躲避不开,一旦命中,必死无疑。

    金丹修士只能在感应到危机之前,提前躲起来。

    绿袍老祖终于明白过来,蓬莱仙宗修士躲在青乌城待了四年之久,迟迟未攻打天风峡,在干什么。

    就是躲在青乌城内,动用大批的人力和巨量铜精矿,来造这些完全无视天风峡天险的灵能大袍。

    魔窟内,无数邪魔修士吓得魂飞魄散,一片大乱。

    那些邪魔修士何曾见过如此威力的灵能巨炮发威,居然穿过了数十里的天风峡,将这道天险视若无物,直接轰入魔窟内,摧毁洞窟外面的防御设施,疯狂的炮击魔煞盟老巢。

    绿袍老怪受了重创,一把抓住身边慌乱跑过去的一名邪修士,一只手的绿色爪子刺入其后脑,疯狂的汲取其元神。

    这名倒霉的筑基期邪修,元神被抽取了出来,它的元气疯狂的外泄,被绿袍老祖给汲取。

    绿袍老怪从这名邪修的元神里汲取了大量的元气,来滋补自己的创伤,随手丢下一具神光黯淡的干瘪尸体。

    “快,所有人撤回魔窟深处,在魔窟内应对蓬莱仙宗的进攻!”

    绿袍老怪缓过来,大步返回魔窟深处,朝众魔煞盟修士厉喝道。

    魔煞盟都众金丹修士们纷纷指挥着邪魔修士,进魔窟深处躲避。

    “轰!轰!轰!”

    片刻之后,又是三道未能巨大的匹炼光束,轰在魔窟入口,打的峭壁岩石大片坍塌。

    魔煞盟上下被打的吐血,毫无反击之力,只能往洞窟深处躲避。

    ...

    天风峡谷。

    苏尘跃入万丈天风峡谷,追杀峡谷内想要逃命的血魔。

    虽然两人在靠近峭壁的边缘抵达跃入峡谷内,风力不强,但依然有大量的烈风,如一阵阵密集的风刃,朝他们两人刮了过来。

    只是威力弱一些,大约堪比炼气后期的风刃而已。

    血魔的护体罡气,被一群秘银噬灵飞蚁咬破,往他血肉深处钻去,全靠着身上一副重型铠甲来抵挡峡谷内风刃的袭击。

    苏尘则是法力凝结一层青色护身罩,抵挡这密集的风刃。若是这峡谷内的风罡太强烈,他以三阶元神法器招妖幡,护卫周身,也足以抵挡筑基级的大风刃。

    两人在半空中,急速往万丈谷底坠去。

    峡谷极深,深难见底,至少也要小片刻,才能路到谷底。

    坠落到一大半的时候。

    苏尘震惊的看到,峭壁上多了许多绿翼蛇牯。

    这些翼蛇,大多数长不逾半丈。但是全身披着墨绿色坚硬鳞片,趴在峭壁上,一双手蛇眼闪闪发出金光,吞吐着毒蛇信,偶尔煽动着翅翼,发出咕咕如牯的声音。

    这些绿翼蛇牯,密密麻麻,令人望风披靡,遍布周围一带的峡谷峭壁。

    不少绿翼蛇牯被惊动,震惊的看到,两名人族修士居然飞坠如峡谷内,它们不由猛然展开双翼,迅疾如风,飞翔盘旋起来,追逐着两人。

    它们常年盘踞于这一带的峡谷之中,成群结队的出没和猎食,是这数十里天风峡谷的主人。

    可是,血魔和苏尘下坠速度太快,一眨眼就坠过,令它们来不及反应。

    血魔的肥硕臃肿身躯,被数十只秘银噬灵飞蚁咬洞钻了进去,拼命撕咬,痛苦无比。

    他已经无法施展《血魔功》的血燃之术,稍一施展,狂热的血就从身躯的破口,像喷泉一样往外喷,让他失血更快,无法燃起来。

    “哈哈,小子你够有种!居然敢跳下天风峡来追杀我,我血魔这大半辈子还是头一次见到你这样疯狂的。

    这一带是绿翼蛇牯的巢穴,盘踞着无数的绿翼蛇牯。你纵然能杀我,到这谷底也一样要被它们杀死!你逃不出去的,终究要跟我一起死!”

    血魔手中握着巨锤,急速下坠,回头朝身后数百丈外的苏尘狂笑道。

    “这里是绿翼蛇牯的巢穴,那又怎样!你肯定先死在我前面!我不但能杀你,还能从这里活着走出去。可惜你看不到那一天!”

    苏尘眸中冷光,轻蔑道。

    手持一柄飞剑,朝血魔斩出一道厉芒,却被血魔挥锤砸飞。

    “你~!”

    血魔被苏尘的蔑视,给气的吐血。

    他不论是以前在蓬莱仙宗,还是如今在魔煞盟内,也是心高气傲,目无余子之辈,根本不把同阶修士放在眼里。

    可是他发现,苏尘不论是实力,还是的疯狂程度比他还更甚,这样凶险之地也敢追杀进来,丝毫不给他逃脱的机会。

    不管一切,就是要杀了他。

    这样下去,哪怕到了谷底,他也一样逃不过苏尘的追杀。

    很快,他们两人即将接近深渊谷底。

    血魔将手中巨锤往峭壁上一划,巨锤上的钉子在峭壁上拉出一道急剧摩擦的刺亮火星,减速下来,他肥硕的身躯“轰”的一声坠落在地。

    哪怕筑基修士若是不减速,从万丈高空生生坠在地上,也会砸成肉饼。

    苏尘挥剑刺在峭壁,也令自己减速下来,轻灵的飞身落在天风峡谷内。足下一点,手持飞剑和招妖幡,全速追杀向血魔。

    峡谷深处,遍地都是各种骸骨,沼泽和毒瘴之气。

    这毒瘴之气颇为霸道,修为低的炼气期修士若是不慎吸入一些泥沼毒瘴气,轻则四肢抽搐、功力尽失,重则当场毙命。

    谷底却不见绿翼蛇牯的影子,它们习惯穴居在峭壁上,方便滑翔,猎杀敌人,平时并住不在谷底。

    它们正从半空中,嗡嗡盘旋滑翔着,黑压压一片朝两人追来。

    血魔刚一落地,便立刻往峡谷远处掠出数十丈,飞射急逃。

    但他气血流失太快,就要撑不住了。

    他必须尽快逃到远处的一个洞壁去,那里有可以躲藏的密道,可以避开绿翼蛇牯群的围攻。

    他之所以选择这里跳下天风峡,正是因为这里有绿翼蛇牯可以威胁到苏尘,又还有可以密道可以令他逃生。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苏尘不再疯狂的紧紧追杀他。

    否则,他怕是撑不到逃命回去的那一刻。

    血魔一想到死,便惶恐起来。他也才四五十岁而已,还有一百五十多年好活,甚至可能成为金丹期的魔修,还不想死。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在被蓬莱仙宗废掉驱逐之后,投靠了魔煞盟,改修炼血魔功,继续寻找金丹之道。

    血魔不由朝后面追来的苏尘,气急败坏的厉吼道:“小子,你何苦死死追杀我!我输了,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我是魔煞盟绿袍老怪的亲传弟子,手里有魔煞盟的诸多绝密。我知道天风峡内一条密道,可以带你们杀入魔窟,让你立下奇功一件!

    还有,你不是蓬莱仙宗的弟子吗!我以前也是蓬莱仙宗的弟子,我知道蓬莱仙宗的诸多机密。你想要,也可以一起给你。你放我一命!”

    他在魔煞盟混了十多年,身为绿袍老怪唯一的亲传弟子,在魔煞盟内的地位颇高,狐假虎威也知道不少的机密。

    “哦,是么?!”

    苏尘追在血魔身后,目光一动。

    血魔见苏尘语气似乎有所行动,急忙从怀中掏出一份地图卷轴,甩向身后苏尘,大吼道:“这是天风峡的地图卷轴!空中不可飞跃,谷底更是随处妖兽,难以通行。只有三条密道,可以穿越天风峡的谷底通向魔窟。你拿来此卷轴献给蓬莱仙宗,必能立下大功!别再追杀我了!”

    苏尘挥手收了那份天风峡卷轴,却是冷笑,却不为所动,依然在急追。

    杀了血魔,这些自然都有,何须他给。

    他之所以冒巨大的风险,跃下这天风峡来追杀血魔,也不是为了什么天风峡的地图卷轴和魔煞盟魔窟的机密。

    功劳什么的,对他来说无关紧要。

    他在意的是,血魔修炼的那门奇特的血燃功法,一瞬间可以大幅的暴增实力。这比其它,都重要多了。

    苏尘自己修炼的《逍遥游》功法,上古仙诀,修炼的进展缓慢,在战力上也稍微欠缺了一点。

    他现在的战斗力都靠多宝葫芦、秘银噬灵飞蚁、招妖幡之类的法器外物,但自身并不是太强。

    他正想要为自己补上这一环。

    这才是他不惜冒险杀入天风峡谷底,也要杀死血魔的原因。

    “你怎么还要追杀我!”

    血魔回头,见苏尘越追越近,不由气急败坏。

    苏尘追上数十丈远,也不废话,抬手便是金葫芦,喷射出一片银光席卷过去。

    八九百只秘银噬灵飞蚁围攻血魔,血魔疯狂惨叫起来,毫无招架之力。一眨眼功夫,他就被银色飞蚁吞没,被啃食一空,连枯骨都被吃光。

    地上,只剩下一柄巨锤法器和一枚须弥戒、魔煞令牌等零碎之物。

    苏尘挥手一卷,将地上的物品全都收入自己的须弥戒内,用金葫芦收回所有的秘银飞蚁。

    他抬头看了看峡谷上方的天空,只见一大片绿墨色的绿翼蛇牯,它们如数里的绿云一般,正在在快速压了下来。

    大部分都是炼气境的绿翼蛇牯,但也有颇多的筑基期的绿翼妖蛇在其中。

    该死!

    打肯定打不赢,陷入绿翼蛇群的围攻,骨头渣都不会剩下。

    苏尘不由脸色凝重,感到巨大的压力,朝附近的峭壁望去。

    天风峡谷底的峭壁,有一些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洞窟。这些洞窟似乎水流腐蚀出来的天然洞穴。

    他足下一点,朝这些洞窟方向飞射而去,以避开这成群的绿翼蛇牯。

    苏尘钻入其中一座颇深的洞窟内。

    洞窟数丈大,里面很深,占据这狭窄的地利,方能对付着难以计数的绿翼蛇牯。

    “嗡嗡!”

    大片的绿翼蛇牯飞落下来,眨眼间,数里方圆的地面,峭壁上,全是一只只半丈大小密密麻麻的绿翼蛇牯。

    它们急促的煽动着翅翼,饥肠辘辘的绿翼蛇牯,吐着蛇信子,口喷着毒雾,疯狂的钻入洞窟,朝洞窟内的苏尘扑咬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