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50 血魔功和招妖幡 251 被困半年
    血魔和苏尘坠落的这一段天风峡谷,是一群数量庞大的绿翼蛇牯的老巢。在万丈峭壁上,遍布着密密麻麻的巢穴,巢内大量的蛇蛋。

    众绿翼妖蛇岂能容忍外人闯入其中,威胁到它们巢穴的安全。不杀死入侵者,它们是绝不肯罢休。

    苏尘一看铺天盖地的绿翼蛇牯,一只只蛇眼腥红,疯狂的拍打着短小的翅翼追来,顿时心知不妙。

    他足下一点,飞身瞬间射入谷底的一座洞窟内。

    这洞窟况不过数丈而已,最前面只能容纳数头绿翼蛇牯,无法对苏尘形成围攻。狭窄的地利,才能让他避免遭到绿翼蛇妖的围攻。

    随即,苏尘祭出金葫芦,将众秘银噬灵飞蚁喷射而出,散布在数百丈长洞窟的石壁上。

    之前为了杀血魔和那四名邪魔修士,上千只炼气期的秘银飞蚁损失惨重,已经死的只剩下不足七百多只。

    好在,这群秘银噬灵飞蚁们虽然损失了不少,但依然拥有巨大的战斗力。

    几个眨眼功夫,十多只绿翼蛇牯钻入狭窄的洞窟内,吐着毒蛇信子,追着苏尘不放。

    众秘银噬灵飞蚁们立刻从洞壁飞起,围攻撕咬。

    秘银飞蚁们已经有丰富的战斗经验,也不正面进攻,不去咬坚硬厚实的绿色鳞片,只是钻到绿翼蛇牯的尾腹,从最为脆弱之处,狠狠咬了下去。

    绿翼蛇牯们哪里遇到过这样的对手,顿时尾部菊花一阵难以想象的酸爽剧痛,妖蛇躯绷紧起来,拼命在地上翻滚,扭头吞食秘银飞蚁,哪里还顾得上攻击苏尘。

    这些秘银飞蚁们最大也只有拇指大小,比半丈巨大的绿翼蛇牯小太多了。绿翼蛇牯们无法像普通妖兽一样撕咬对手,只能张口生吞秘银飞蚁。但秘银飞蚁更为凶残,在它们口内撕咬起来,咬的绿翼蛇牯们满嘴血肉模糊。

    光靠秘银飞蚁们杀起来太慢了。

    苏尘手持一柄法剑,绽放丈长剑芒,闪电般的身影在绿翼蛇牯群中冲杀,趁着绿翼蛇牯在剧痛翻滚之际,瞬间刺破蛇鳞,斩下它们的头颅。

    洞窟内的空间太小,不方便驭剑杀敌,他干脆直接以手持剑,斩杀众妖蛇。

    这些炼气级的妖蛇死后,很快几头更为凶悍的筑基期绿翼蛇牯出现,凶狠的目光死盯着洞窟深处的苏尘。

    但是在成群的秘银飞蚁骚扰之下,它们的下场也不比那些炼气级的绿翼蛇牯更好。

    苏尘咬着牙,拼命斩杀洞窟内的绿翼蛇牯。冷峻的脸庞,衣裳上沾满了猩红的蛇血。暗影飞剑的剑刃,斩在众多绿翼蛇牯坚硬的鳞上,几乎快要钝卷。

    漫长的厮杀,他的手脚几乎快麻木。

    苏尘和众绿翼蛇牯们,在这洞窟呃逆足足厮杀了一天一夜,杀退了绿翼蛇牯的一波又一波的进攻。

    一场血战,终于短暂的平息了下来。

    数里长的洞窟,留下遍地的绿翼蛇牯尸体,至少十多只筑基期和数百只炼气期绿翼蛇牯死在洞窟内。

    七八百只秘银噬灵飞蚁们,数量再次急剧减少,只剩下近一半。它们很多都是被绿翼蛇牯口中喷溅的毒液给毒死。

    这让苏尘也不由心惊。

    秘银飞蚁们有强烈的辟法属性,不惧烈火和寒冰,但是看来对毒还是没有免疫力。

    绿翼蛇牯钻入洞窟和苏尘厮杀了一天一夜,损失惨重,似乎有所忌惮,短暂的退出了这座洞窟,改变了战术,准备在洞窟外面死守。

    苏尘终于得到喘息的机会。

    他在洞窟内打坐歇息,从识海灵山的桃树上摘了两枚水灵灵的二阶灵桃吃了,快速恢复自己损耗的法力和几近枯竭体力。

    他也不知道,绿翼蛇牯下一波会在什么时候发动。

    洞窟外面的绿翼蛇牯密密麻麻,数之不尽。这一仗,怕是一时半会也结束不了。

    好在,他手中有金色蚁后,可以继续补充损失的秘银飞蚁“兵源”。

    苏尘在金葫芦的噬灵蚁巢内,让金色蚁后吃下秘银和灵兽肉,快速产下一大批数百只秘银噬灵飞蚁卵。

    这些刚刚孵化出来的秘银噬灵幼蚁,钻入洞窟遍地绿翼蛇牯的尸体内啃食,敞开胃口拼命吃,快速成长。

    这里有足够多的绿翼蛇牯尸体,让秘银噬灵飞蚁们吃饱。

    随后,苏尘又祭出元神法器招妖幡,化为一杆青光湛湛的大幡旗,飞到那些筑基级的绿翼蛇牯的头上,强大的吸力,抽取其脑中的元神。

    那些绿翼蛇牯刚刚死亡,妖元神尚未魂飞魄散,纷纷被抽取了出来。

    这杆三阶元神法器招妖幡内,很快多出了十余只绿翼蛇牯的元神,似在张牙舞爪,狰狞无比。

    招妖幡内的妖煞气也明显的增强,幡旗一动,少许妖煞之气泄露出来。

    一旦收集了百个筑基期妖兽的元神,这副招妖幡的威力将大增,可号令一定范围内的筑基境妖兽。

    苏尘干完这些,收回了招妖幡,让大群的秘银噬灵飞蚁们在洞窟口守卫警戒,他在洞窟内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歇息。

    他将血魔遗落下来的物品里面翻找。

    除了一卷天风峡地图卷轴之外,还有大量的零碎之物,法器、符箓、令牌等等,都是血魔平生所用之物。

    果然,让苏尘找到一枚血红色灵玉制成的功法玉简。

    这玉简内,闪烁着一片密密麻麻的蚊蝇小字,赫然是《血魔功》。

    苏尘不由暗道一声侥幸。

    他其实也就是赌一把,血魔身上有修炼功法。若是血魔没将这份修炼功法带在身上,那他冒这番巨大的风险,可就几乎白费了。

    不过,大部分修士都习惯将最重要的修炼功法、法器法宝等物品携带在身上,放在其它地方并不安心,反而担心丢失。

    他算是赌赢了。

    苏尘将血色玉简内的字迹,飞快扫过。

    这份《血魔功》内,除了一份血系修炼功法之外,还附带着“汲血术”、“血燃术”这两门战技。

    苏尘先将功法看了一遍,看的触目惊心。

    此门功法相当的强悍,不是普通修仙者以灵气为修炼对象,而是以气血为修炼对象。

    “炼精为气,炼气为神。”

    “精便是精血,气则是元气,神则为元神。以精、气、神为基础,一脉相承,独特的修炼大道。”

    苏尘暗自琢磨着。

    这血魔功的理论,跟正统的修仙大道,其实很相似,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是,修仙者以修仙功法、服灵丹、吃灵谷食物等等方式,从外界天地之间汲取“自然灵气”,通过自己的灵髓,炼化为元气,从而强大自己的元神。

    《血魔功》则不靠这些,只是“炼精化气”。

    这个理论本身不是错,修仙者的精血是修炼到一定程度,可以转化升华为元气。

    但问题是,自身的精血,当然远远不够修炼转化为元气所用。

    所以对于修仙者来说,这条路走不通。

    《血魔功》则用了激烈的手段,完全不管这些,自己的精血不够用,那就直接汲取气血,不管是其他修仙者的气血,甚至是有毒的狂躁妖兽之血。

    并且以此魔功为基础,研究出了“汲血术和血燃术”这两门战技。

    汲血术是从外界汲取气血,以弥补自身精血的严重不足。

    而血燃术则是燃烧气血,在体内产生强烈的气流,获得超强的爆发力。

    《血魔功》想要威力足,便要在体内储存大量的气血。

    为此,大幅的改造自己的身躯,令身躯变得极其庞大和臃肿。

    如血魔一样大幅改造自己的肉身,比寻常修仙者的身躯要臃肿七八倍,如此才能燃烧更久,战力更强大,对其他修士有压倒性的优势。

    “修炼《血魔功》,必须破坏身体?”

    苏尘仔细看完功法内的所有字迹,不由凝眉。

    想到血魔那副无比丑陋的身躯和狰狞的面孔,他便感到不寒而栗。这已经完全不是正常修士,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修炼魔功时间一久,身躯如此不堪,心性也会随之扭曲大变,成为妖魔怪物一般。

    他肯定不会如此做。

    这让苏尘不由心生有一种鸡肋的感觉,不敢轻易用,丢了又可惜。

    “咦!”

    苏尘突然发现这些字迹的末尾,还写着一行小字迹。

    字迹上写着,这枚《血魔功》是下卷。另有上卷,名为《噬魂魔功》。

    这两份功法合起来,才是完整的一套。

    《噬魂魔功》,单纯从字面上来看,应该也是类似的魔功,用来汲取“魂”力。这魂便是元神。

    “这血魔自称是绿袍老怪的徒弟!...《噬魂魔功》应该在魔煞盟盟主绿袍老怪的手里。想要从绿袍老怪那里得到《噬魂魔功》,怕是做不到。”

    苏尘暗自摇头。

    他对这《噬魂魔功》不抱希望。

    反复琢磨《血魔功》,看看是否有办法,可以避免其中的害处。

    ...

    天风峡谷,不仅有妖兽。

    更有遍布谷底的毒瘴之气,幽暗漆黑的峡谷中,沼泽腐烂,毒蛇毒虫横行。绿翼蛇牯吞吐之间,更是会喷出薄薄的毒雾。

    这些瘴气弥漫,久而久之,修为尚浅的炼气期修士吸入,很容易便会中毒身亡。哪怕是筑基修士,也不敢久留。

    苏尘发现毒气渐渐弥漫进洞窟之中。好在,他带了一些解毒丸,连忙服下,避免中毒气。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

    苏尘被成群的绿翼蛇牯困在这天风峡谷底,无法冲出去。

    他甚至尝试着冲出洞窟。

    但是出了洞,他感到更加的绝望。

    在附近的峭壁上,密密麻麻一大片全是绿翼蛇牯,根本数不清数量有多少。它们嗡嗡煽动着翅翼,令人感到一阵心悸。

    一旦冲出去,在谷底空旷之处遭到妖蛇群的围攻,必死无疑。凭借一人之力想要冲杀出去,那是难如登天。

    苏尘躲在洞窟内,依仗地利,还能勉强的存活。

    也就是他有一座灵山可以方便的获得各种补给。若是换成别的修士,恐怕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罢了,先在这洞窟待着吧。”

    苏尘无奈,借助秘银噬灵飞蚁,死守着洞窟。

    他手里还有灵石,现在也不缺修炼的灵药。

    以这群庞大的绿翼蛇牯,喂养秘银噬灵飞蚁。秘银飞蚁是杀不绝的。只要他不死,迟早有一天能冲杀出去。

    ...

    苏尘在这洞窟内,一日复一日的修炼。

    等到上千只秘银噬灵幼蚁成熟起来,达到炼气中后期,他便到洞窟口去猎杀一番,吸引绿翼蛇牯入洞。

    斩杀疯狂涌入洞穴的飞翼蛇牯群,让秘银噬灵飞蚁吞食绿翼蛇牯的尸体,再用祭出招妖幡收割它们的元神。

    在金色蚁后的超强繁殖力下,秘银噬灵飞蚁源源不绝的诞生,维持着种群的数量。

    它们靠着绿翼蛇牯的尸体快速成长,补充那些阵亡损耗的飞蚁。

    而且秘银本身,是不会损耗的。

    苏尘将那些失去秘银飞蚁的尸体收集起来,它们体内的秘银都可以再次回收利用。这令苏尘几乎没有任何的损失。

    秘银噬灵飞蚁在久经厮杀之下,变得异常凶悍,甚至只要一百只便可以轻松围猎杀死一只筑基期的绿翼蛇牯。

    一晃,便是半年之久。

    洞窟外面的绿翼蛇牯们也绝望了。

    入侵者非但没有被剿灭,它们的种群在快速的减少,被急剧削弱。

    它们的繁殖期长达数十年以上,死亡之后难以快速回复族群的实力。远远比不上噬灵飞蚁的繁殖速度。

    当苏尘脸色冷峻,带着浑身浴血煞气,再次站在这座洞窟口外的时候。

    这座洞窟外面,已经成了一片绿翼蛇牯的白森骨葬之地,尸体被秘银飞蚁们吞噬一空。

    仅仅只是半年,这个霸占了大片峡谷的强大绿翼蛇牯族,所剩仅仅上百只而已,已经到了濒临灭亡的边缘。

    “是该离开这天风峡了!”

    苏尘望着宛若一道线的峡谷,目光冷凝,手中拿着一卷地图,查看整个天风峡的路径。

    至少有三条小道,可以通往魔煞盟的魔窟。

    还剩下一百多只绿翼蛇牯们依然守在洞窟外面,这里是它们的巢穴所在之地,无法离开。它们看到这个可怕的人族出现,不由露出无比的憎恨噬血的疯狂目光。

    正是这个男人,几乎将它们杀的快要灭族。

    绿翼蛇牯一向睚眦必报,对此仇敌不死不休。它们翅翼一振,顿时嗡嗡作响,便想要朝苏尘扑过去。

    苏尘看了它们一眼,不由淡漠的冷哼一声。

    他大手一挥。

    青葫芦里喷出一杆数丈巨大的招妖幡,无风自动,威风凛凛的耸立在身旁。

    此时,招妖幡已经集齐了近九十多只筑基妖兽的元神,离满收集满一百个妖兽筑基元神不远。

    虽未完全炼成,但威力已经非常可怕。

    招妖幡散发出一股强烈的妖煞之气,凝如实质,席卷周围五百丈方圆,如一头妖王出巡,震慑群兽。

    妖煞之气笼罩的范围内,低阶妖兽无不震慑,匍匐臣服。

    仅存的那些绿翼蛇牯们看到苏尘那杆招妖幡,不由一震,在招妖幡妖煞之气五百丈范围之内的,无比恐惧,匍匐在地。

    而那些离的更远一些的绿翼蛇牯,纷纷露出惊惧之色,展翅逃向远方的峭壁,守护它们的巢穴和妖蛋。

    这都是一群炼气期的绿翼蛇牯而已。

    苏尘也懒得去理会它们。

    不过,妖蛇蛋倒是好东西,里面经常会蕴含一些最纯净和充沛的元气,比妖兽的燥热血肉、灵谷之类好太多。因为妖蛇蛋内是元气,而不是灵气,无需经过灵髓的淬炼。

    苏尘飞上峭壁,将峭壁上绿翼蛇牯的数百座巢穴,掏了一个遍。

    足足搜得了近四五百枚一阶下品的绿翼妖蛇蛋,几乎把他从血魔那里得到一个须弥戒都给塞满。

    等这些妖蛇蛋若是全部吃完,对他筑基中期的修炼提升大有益处,突破筑基五层,甚至六层有望,可达到筑基中期的巅峰。

    那些炼气期的绿翼蛇牯们,看到苏尘肆无忌惮的掏空了它们整个族群巢穴里的妖蛇蛋,不由又气又急,凄厉尖叫,拍打着翅翼,头猛撞峭壁,却是不敢反抗。

    苏尘也不管它们,品尝了一枚妖蛇蛋,香气非常浓郁,沁人心扉,口感味道倒也不错。入腹之后,很快化开,一丝丝的纯净元气很快被吸收。

    随后,苏尘手持招妖幡,沿着天风峡谷凶险的谷底,朝魔窟方向飞掠。

    这小半年的时间里,他经常隐隐听到,遥远的峡谷内传来轰隆隆的大地震动之声,但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