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52 返回 253 低调参战
    苏尘的身影在天风峡谷底,大步流星,往魔窟方向而去。

    一杆巨大的青色煞气招妖幡,在他身后半丈悬空而立,威风凛凛。

    这天风峡异常凶险,远不止绿翼蛇牯这一种妖兽群。他在途中,自然遇到了峡谷内的其它妖兽群,如空目妖蝠、碧眼金雕等等。

    苏尘也不客气,一旦发现其中有筑基妖兽,便立刻出手猎杀,并将其元神摄入招妖幡内炼化。

    只费了三日,苏尘终于收集齐了一百只筑基妖兽的元神,将招妖幡炼成。

    招妖幡旗一招,瞬间浓郁妖气冲天,对周围的妖兽群形成强大的震慑力。这股煞气之恐怖,远超过普通金丹妖兽,宛若一头金丹妖王。

    众低阶妖兽们慑慑发抖的匍匐在地,如同觐见金丹妖王出巡一般。

    事实上,因为苏尘并不是金丹修士,无法发挥出这杆三阶元神法器招妖幡的全部威力,顶多只能施展一二成威力而已。

    但他可以借助招妖幡散发出来的金丹级煞气,震慑住灵智低级的妖兽,令它们本能的畏惧和服从。

    苏尘横穿了整个数千里漫长的天风峡谷底,并且仔细的对照血魔的那张《天风峡地图》卷轴。

    他发现,这张地图卷轴上,对天风峡内各种妖兽群的详细标注,非常准确。

    地图内,除了记载峡谷内详细的地形之外,还对每一个妖兽群、地盘划分,妖兽群的大小也都一一详细记载。

    邪魔修士们在这天风峡盘踞了上千年,对这座天风峡谷了解极深。

    峡谷内,有野生的金丹妖兽存在。

    但是它们仅仅属于少数几个最强大的妖兽群,而且都藏在峡谷内的隐蔽深处,极少出现。

    一旦金丹妖兽出现,被魔煞盟发现的话,很快便会有十多名金丹修士一起出手猎杀,以免威胁到魔窟和魔煞盟底层弟子的安全。

    久而久之,这天风峡的金丹妖兽也学聪明了,都隐藏的极深,避开那些魔煞盟的人族修士。

    除非是,有人族修士想对它们的妖兽群灭族,它们才可能会出面反抗。

    哪怕像苏尘这样,背负着一杆煞气十足的招妖幡,威风凛凛的在天风峡谷内横穿而过,它们感觉到了接近金丹级的恐怖气息,但只要不是招惹它们,也都当视而不见。

    苏尘有招妖幡护身,根本没有妖兽敢来招惹他。

    除开峡谷内的种种危险不谈,天风峡谷之中,景色极为壮丽和旖旎。

    苏尘在峡谷的途中,看到有一条汹涌的地底河流,横亘大地,穿过天风峡的谷底,根本望不到尽头。

    苏尘惊奇之下,跳入这条地下河流中,顺便也洗去过去半年在身上留下的浓浓血污秽气。他吃惊的发现,成群的低级肥美灵鱼在河流中奔腾跳跃,如同灵鱼大潮一般。

    这条地底河流之巨大,恐怕比天风峡还大许多倍。这地下河附近,守着众多的妖兽,飞入地下河内捕猎灵鱼。

    苏尘看到这一幕,这才恍然明白过来。

    这片寒苦之地,十分贫瘠,缺乏食物,并不容易找到妖兽的踪迹。为何这天风峡谷内却能够聚集如此多的妖兽?

    原来,妖兽们猎食的来源,是这条汹涌澎湃的地下大河。

    ...

    苏尘耗费了五日功夫,方才横穿了天风峡谷,抵达魔窟附近数十里。

    《天风峡地图》卷轴上,记载着三条小道,通入魔窟内部。甚至记载了魔窟内部的地图。

    其中一条是明道,魔煞盟巡逻修士想通过峡谷,便是走这条路。此路,就在魔窟的正下方,并不难找到。

    另一条是暗道,只有魔煞盟的金丹修士和极少数核心弟子方才知道。

    最后一条,却新近挖出的一条逃生的密道,却是隐藏在石窟之中,是绿袍老怪亲自安排了一批矿奴,耗费了四五十年挖掘出来的,挖完之后便将矿奴们杀了。此事,血魔亲自奉命杀了众矿奴,所以才知道。

    苏尘正寻思着,要不要去探查一下。突然听到震颤大地的炮轰之声,不由震惊的抬头,只见一道耀目的光束破空,掠过峡谷,轰在魔窟上,炸的无数巨石掉落。

    “重型灵炮?”

    苏尘错愕的合不拢嘴,立刻收起了招妖幡,以免被人看见。

    看样子,青乌城的各仙宗修士大举出动,正在攻打魔煞盟。

    在峭壁顶上,蓬莱仙宗有灵能重炮在手,轰击威力无比惊人,能够直接威胁到金丹修士的性命。

    苏尘曾经在蓬莱仙宗的山门,远远看到过它们,没想到威力如此之巨大。

    天风峡谷内,传来“铛锵锵”的法器交战之声。

    苏尘悄悄靠近过去,很快便发现,有一些蓬莱仙宗、万兽仙宗、双修仙宗、青乌城筑基修士,正在谷底小径,和魔煞盟的筑基修士厮杀交战。

    这条小径,可以从峡谷一侧,通往对面的魔窟入口。自然也是双方交战,争夺之处。

    苏尘藏身在远处,观察了许久,不由摇头。

    两伙筑基修士斗的激烈。

    魔煞盟修士的士气很低,显然是被压着打。

    但是蓬莱仙宗为首的修士,依然难以逾越天风峡这道天险,攻入魔窟之中。

    双方都派出人手,争夺天风峡谷底和峭壁上的小径。

    天风峡的谷底,很多地方是大型兽巢,被妖兽所盘踞。一旦闯入,肯定会激怒妖兽群,平白招惹一群强敌。

    只有极少数的地方可以安全的通行,这些地方太小,施展不开。每次只能派遣一二十名筑基修士出动。

    苏尘也不清楚,双方是否出动过金丹修士交战。

    金丹修士实力太过恐怖,一旦动手数十里方圆都会遭到波及,筑基修士根本不敢靠近。

    但金丹修士可想要杀死对方,只怕也相当的困难。

    魔煞盟的金丹修士一旦失利,转身便可立刻逃入身后不远的魔窟,仙宗的金丹修士不知魔窟内的深浅,是否有阵法、陷阱等埋伏,也不敢轻易的追杀进去。

    而仙宗的金丹修士斗不过,也随时可以转身而逃,逃回峡谷另一侧的大本营。魔煞盟修士人少,自然更不敢轻易追杀。

    这场剿灭魔煞盟之战,打了足足大半年了,看样子依然是僵持不下。

    苏尘观望一番,不认识其中任何一人,并未插手他们的战斗,决定先回去复命。

    他之前领了一个驻扎临时营地巡逻三个月的任务,结果却因为追杀血魔等修士,坠入天风峡谷内,而“失踪”了半年之久,一直没回去复命。

    别人可不知道他还活着,会认定他失踪了。

    蓬莱仙宗的修士一旦失踪,太久没有再次出现的话,很容易被判断为死亡,会被列入死亡名单,从蓬莱仙宗弟子的名册中删除,弟子身份令牌也作废。

    丢了蓬莱仙宗弟子的身份,那可就麻烦。

    苏尘费了很大一番力气才成为蓬莱弟子,可不想因为死亡而自动除名。

    做一名散修固然是自在,但是没用仙宗靠山,难以获得更高阶的修炼资源,对修炼之路并不是一件好事。

    ...

    天风峡谷。

    魔窟的峡谷对面,新建起了一座十余里的巨大营地,高高耸立着蓬莱仙宗、万兽仙宗等宗门的旗帜,如同军帐一般,众多的修士忙碌的进出。

    在营帐门口,有一些筑基修士守卫,严格盘查进出之人的身份令牌。现在是战时,盘查的极严厉,以防有魔煞盟探子混入大营之中。

    苏尘持蓬莱仙宗的弟子令牌,通过守卫的检查。

    让他稍稍松一口气的是,自己的蓬莱弟子令牌还有用,没有被“注销”。

    他来到主帐,找到主持战事的葛长风金丹长老,交接巡逻任务。

    葛长老看到苏尘时隔半年之后居然活着回来,不由露出一抹惊讶之色,询问了一番苏尘这段时间的去向。

    苏尘“如实”回答了这段时间的去向。

    他为了救负伤的沈氏兄妹等人,主动断后,引诱一支小队的魔煞盟修士来追他。

    他被追杀,和其中一名魔修浴血激战,坠落至天风峡谷的谷底,结果被妖兽困在峡谷内洞窟半年之久。

    直到那群妖兽离开,终于被他找到空隙,趁机逃了出来。

    至于其中的许多细节,自然被他略过不提。

    “嗯,行吧,既然活着回来,先去歇几日!等过些天,再来听候命令!”

    葛长老也只是奇怪苏尘命大,淡漠的点头,没有兴趣去追问其中的细节。

    这半年多的时间以来,蓬莱仙宗已经死了众多的筑基期弟子,已经阵亡了三四十名,几乎每隔几天便死一两个。

    一两名筑基期修士的生死,都是寻常小事。

    他现在忙着调派人手攻打魔煞盟,焦头烂额,哪有时间理会一名筑基弟子的事情。

    活着回来,那固然是运气好。

    说不定下次出任务,就阵亡了。

    苏尘原本想着,要不要将从血魔手里得来的那卷天风峡的地图卷轴,交给葛长老。

    里面详细记载了妖兽群的分布,以及三条极少有人知晓的秘密小道。有此秘密地图相助,攻打魔煞盟必定会更加顺利一些,出其不意的偷袭魔煞盟,至少也能给他们带来惨痛的损失。

    但是,看葛长老一副无比忙碌,无暇理会他的神色。

    “是,弟子告退!”

    苏尘想了想,还是忍下了,拱手退出了主帐大营。

    这份地图卷轴先留着吧,说不定,他自己还能有用处。

    ...

    这座巨大的营地,分为居住区,临时交易区。

    蓬莱仙宗的每一名筑基弟子,都在这座营地内,分配了一个临时的小帐篷住处,随时准备听候出战的任务派遣。

    苏尘回到自己的帐篷住处,整理了一下自己在天风峡谷底的收获。

    除了《血魔功》、已经炼成的招妖幡、绿翼蛇蛋等等之外,他还收获了一些自己用不上的零碎的物品。

    血魔的须弥戒内,有几件中上品的法器和零碎物品,他也用不上,有时间便卖掉。

    此外,筑基期绿翼蛇牯的尖锐鳞片也是好东西,卖给炼器修士能换回不少的灵石。数量有些多,苏尘只是拔下了它们最锋利坚固的蛇头鳞片。

    苏尘在交易区逛了一逛,将那些自己用不上的法器、绿妖蛇鳞片卖了,换回一大笔数万块灵石,便准备好好歇息一番。

    在天风峡谷底,虽有秘银飞蚁作为护卫,但随时可能和绿翼蛇牯爆发战斗,整日提心吊胆,没有过片刻的松懈和安宁,更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回到这大营地,总算可以安心歇一歇。

    沈崭、沈雯兄妹等人,不知从哪里得知苏尘竟然活着回来的消息,却是无比的震惊和大喜,连忙带了一份厚礼寻来,向苏尘感谢那日的救命大恩。

    苏尘看了看,是几瓶二阶修炼用的灵丹,淡然笑纳。

    他也不是为了他们才去断后杀血魔,只是恰好而已。此行收获之大,远不是沈氏兄妹的感谢可比。

    ...

    苏尘回到营地,并未歇息太久。

    仅仅五日之后,他便受到仙宗高层的命令,被派遣出去,和其他蓬莱仙宗的筑基修士小队,前往天风峡的谷底,和魔煞盟的弟子厮杀。

    苏尘自是保留了实力,极为低调,每次只用寻常的飞剑法器和手段参战,看上去也就是一名寻常筑基中期修士的实力。

    不过,苏尘每次出战任务,都是全身而退。不管遇到的魔煞盟筑基修士,实力有多强,甚至连受伤的情况都未曾出现过。堪称是身经百战,极为老练。

    这让那些和苏尘一起参战的蓬莱筑基弟子,颇为惊奇,暗感钦佩。甚至有不少的筑基期弟子,都愿意主动跟随苏尘,以保安全。

    久而久之,苏尘也看出了一点门道。

    这些小仗的胜败,决定不了大局。

    这种低烈度、持续的厮杀,只是蓬莱仙宗为了损耗魔煞盟的实力,同时让本宗弟子实战历练一番,采取的战术而已。

    当然,筑基修士的伤亡是难免。

    以蓬莱仙宗雄厚的底蕴,根本不介意这样的损耗,完全是拿魔煞盟来当磨刀石来用,派遣宗门弟子轮番上阵。

    这一打,断断续续,又是半年之久。粗略算来,苏尘来到这青乌城围剿魔煞盟,已经将近五年。

    蓬莱仙宗的筑基修士,一批又一批,被源源不断的派遣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