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55 二女伤心
    “嗯,有心了!”

    孙真听到苏尘和孙青宁如此说,不由露出喜色,却是非常满意的颔首。

    这十斤的秘银原矿,可是非常珍稀,蓬莱仙宗内尚无人拥有如此多的原矿。

    青乌城的那座秘银矿洞还被封着,尚未开启。

    就算开启了,挖出的秘银原矿也要上缴宗门,由宗主,甚至是元婴老祖亲自调度使用。私人是很难染指的。

    苏尘来到青乌城后,却提前精心准备了如此厚礼,可见是用心了。

    孙真寻思着,或许可以用这些材料,炼制出一柄拥有辟法属性的三阶极品元神法器出来。那在整个蓬莱仙宗,可是独一份,让他在仙宗内极有面子。

    孙真这一刹那对苏尘的好感大增,甚至想着,过些年或许可以给苏尘一次举荐的机会,让他去争夺蓬莱仙宗的神秘灵果。

    众金丹修士聚集在大营主帐,显然是有大事要谈。

    苏尘拜见完孙真师尊,也不敢耽搁众金丹修士的时间,交了任务便主动告辞,退了出来。

    此时,风韵卓卓的孙师娘也领着孙青宁、孙若香等孙氏族人,出了大营主帐。在营帐之外,叫住了正要离去的苏尘。

    “师娘不知有何吩咐?”

    苏尘连忙恭敬道。

    “还能有什么事,我这当师娘的当然是为了你的终身大事操心。前些年,师娘给你做媒一事,你考虑的如何了?”

    孙师娘却是一笑,拉着孙若香的玉手,再次跟苏尘提及婚姻大事。

    她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来说服孙若香,孙若香这边终于算是敲定了,已经默认首肯这桩婚事。

    刚才苏尘说要在孙真大寿的时候献上百斤秘银,孙真一副满意之色,对这个五年未见的徒弟大为好感,显然也是不会反对此事。

    只差苏尘这边点头,便能成就一桩好事,等这一战打完回去便可操办这桩婚礼。

    孙若香被孙夫人牵着手,不由满脸的羞红,轻抿红唇,低着头忐忑的不敢看苏尘。

    她这几年外出历练,经历一些事情,亲眼见了不少筑基修士身死,脾性却是改观了许多,更成熟了一些,不像以前心高气傲,总觉得蓬莱仙宗内没几个人配得上她。

    她对苏尘这位仙宗外出身的平凡弟子,也没有了轻视。

    仔细想想,平凡也有平凡的好处。不像世家大族,那么多蝇营狗苟的争斗。

    她这几年来青乌城历练,对苏尘也了解了一些。苏尘虽然出生平凡一些,但有些潜力,为人也是踏实肯干,不是巧言令色经不起风浪的绣花枕头。

    若是嫁给苏尘,苏尘肯定会对她好,过些平稳的日子,这桩婚事也还是可以的。

    她一念及此,心中不由怦然,脸色羞红。

    “呃...”

    苏尘满脸的呆愕,看看脸色颇为期待的孙师娘,又看看满脸羞涩的孙若香。

    他没想到孙师娘会这个时候,突兀的又提起这桩婚事。

    说实话,这些年他在青乌城和天风峡出生入死,整日忙着修炼,早就把这事给忘了。不想,孙师娘还惦记着。

    平心而论,孙若香倒也没什么不好。

    相貌漂亮,气质好,又是出身金丹世家。

    世家小姐,难免会有些心高气傲的小脾气。但是哪个世家女不这样?这也是正常的事情,不足为奇。

    只是,苏尘对孙若香并无什么特别的想法。

    “弟子在金丹未成之前,尚未打算考虑终身大事。”

    苏尘脸上浮现尴尬之色,不由绞尽脑汁,尽量委婉的拒绝,不伤孙夫人的和气,也避免伤及孙若香的颜面。

    “你~!”

    孙若香闻言,不由错愕的抬头。

    她没有再拒绝家族安排的这桩婚事,想来,这婚事便成了。

    可是她万没想到,苏尘反而拒绝了她。她不由气的芳脸煞白,一跺脚,带着哭泣之腔,转身就飞奔离去。

    对于一名女子来说,哪里还有什么比得上被人拒婚,更大的耻辱。何况她还是孙氏世家之女,有的是追求之人。

    孙师娘愕然,苏尘虽然说的委婉,但这份回绝的意思却是明确无误。她也不明白苏尘的心思,难道是嫌孙若香世家女的脾气不好?

    她不由遗憾的摇头,带着孙氏族人去追孙若香,担心她做傻事。

    “苏师弟...唉,有大志固然是好事。但这金丹大道,不是那么容易能踏上的。难道不成金丹,你一辈子不打算成婚?你不妨再考虑考虑,我回去尽量劝劝她。”

    孙青宁惊愕了半响,也离去了。

    但他也知道,苏尘这话已出口,孙若香肯定很受伤,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这桩婚事看来是黄了。苏尘和孙家的关系,也就止步于师徒关系了。

    苏尘却是默然轻叹。

    拒绝孙氏这桩婚事,恐怕他和孙氏世家的关系又会疏远许多。但这也是无奈的事情,他对孙若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

    若是他随意答应,反而误了孙小姐。

    苏尘心事重重,一转身正要离去,却看到在大营不远处,正站着几个熟悉的身影,他不由一愣。

    只见,一袭淡素白裳的阿奴,正茕茕孑立,站在营外。

    她望着苏尘,抿着红唇,双手紧拽着衣角,娇躯微微颤抖,俏脸上有些苍白失色。

    刚才苏尘和孙氏家族那些话,她自然是听到了。

    她心中慌乱,堵得慌。

    她没有嫉妒孙若香。

    孙若香乃是蓬莱仙宗金丹孙氏世家的嫡长女,地位显然比她这样的普通的修士,尊贵许多。

    论容貌和气质,孙若香这位世家女的容貌气质,也不在她之下。

    又有金丹长老的夫人亲自做媒,按说应该有八九成把握能成这桩婚事。

    可是,公子竟然瞧不上孙若香,直接就拒绝了。

    阿奴心中不由惊慌。

    孙若香小姐如此好的条件,都不行的话。

    那她,岂不是更没有丝毫的指望?

    在阿奴身后,吕老夫子、吴樵、张小弟等人也都瞧见了刚才的一幕,无不尴尬的四下张望着。他们来的太巧,恰好就撞见了。

    “阿奴,吕老哥,吴大哥,张小弟,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苏尘不由惊讶。

    “公子,我们几人也是接到仙宗征讨魔煞盟的命令,今日才刚到这天风峡的大营,尚未来得及安顿好!...我先去搭营帐,等会儿再来见公子。”

    阿奴却是低下头,芳容露出一抹强颜欢笑之色。

    “嗯,那你先去吧。”

    苏尘看她脸色有些苍白,微微点头。

    阿奴匆匆转身而去,找营地的执事,领了营帐,寻地方建帐篷。

    吴樵挠着头,朝苏尘奇怪道:“老弟,阿奴这丫头在想什么?你对那孙家女拒婚了,她难道不应该高兴吗?为什么愁眉苦脸?”

    “我也不知道啊!”

    苏尘同样是纳闷,他刚才还在寻思着和孙家疏远的后果,一转身就见到阿奴他们一行人。

    然后见阿奴也跟孙若香一样,一副伤心欲绝之色。

    可是他也没跟阿奴说什么啊!

    吴樵挠头,叹道:“看来,女人心海底针。还是砍柴简单,无需去多烦恼。”

    吕老夫子同样纳闷,摇头道:“也不知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想的。我去劝劝她,免得她想不开。”

    ...

    吕老夫子在大营转了转,找到在生活区的一块空地上,正在忙着搭建大帐的阿奴。

    阿奴见吕老夫子来,连忙抹去眼角的眼泪,忍不住伤感。

    “阿奴妹子,苏老弟没答应那桩婚事,这不是挺好的事吗!回头,我去跟苏老弟说说,帮你们做个媒!你们两是一道从凡间踏上修仙之路,一路扶持,这关系不比旁人,苏老弟肯定会点头。”

    吕老夫子连忙劝慰道。

    “公子若是答应娶孙小姐,我才开心。他不答应,我反而是更愁了。”

    阿奴只是眼眶依然泛红,脸色无比的忧愁,黯然道:“公子昔日救我,又领我踏上修仙之路,不曾薄待过我。他曾说,仙途漫漫,不能只求一朝一夕之欢愉。否则便如蜉蝣一般,朝生夕死,不问大道。

    我从不曾奢望公子娶我为妻。我曾私下许愿,此生只盼跟随公子左右,不离不弃,便心满意足。哪怕只是为妾,为婢,侍奉左右,也甘之如饴。

    我真正担心的是,连这一点小小的心愿,此生都做不到。公子很少在外人前,显露心迹。他拒绝了孙小姐,可见一心寻求金丹大道,根本不想分心儿女私情。

    吕老哥千万别去劝说公子。公子此人自幼独立,一向自己拿主张,他若是想做,自会去做。不喜旁人帮他拿主意,他若劝他,他反而心中不喜,反而更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