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56 大战前夜
    苏尘想不明白自己婉拒了孙师娘安排的一门亲事,阿奴为何也跟着伤心。他不敢去问,等了半个时辰,才去找阿奴。

    阿奴搭建完大帐,收拾了心情,伤感之色已经平复下来。

    她也知道,众修士此行是为了征缴魔煞盟而来。天风峡战事正烈,并不是为儿女私情而分心的时候。

    天色渐晚。

    仙宗大营内聚集蓬莱、万兽、双修和青乌城近万修士之众,处处燃起汹汹的篝火,众修士们热闹喧嚣无比。

    各仙宗大军驻扎此地,负责后勤的弟子们,以一辆辆马车从各地搬运来了大量的灵酒和灵兽,分给各营帐的修士们食用。上万大军,每日人吃马嚼,耗费巨大。

    苏尘在大帐前,升起了一堆篝火,温上一盏热酒。

    阿奴静坐在一旁,肤白如雪的小手,持枯枝在地上胡乱画着。心中纷乱,多喝了几小口灵酒,便脸颊酡红,薄薄的嘴唇红唇欲滴。

    吕老夫子、吴樵和张小弟等人也围坐在篝火旁,烤着大块的灵兽肉,交杯换盏,大口喝着灵酒,叙旧聊天。

    苏尘问起众人这些年的情况。

    阿奴自踏入筑基境界以来,这四五年一直在山门闭门修炼,手头上有一些积蓄的修炼物资,修炼的进展颇为顺利,如今已是筑基期二层后期,在蓬莱仙宗的筑基期弟子之中也算是中规中矩。

    最令苏尘震惊的,却是吴樵夫。

    吴樵夫本来有姓没名,他在加入蓬莱仙宗登记弟子姓名的时候是取“樵”字为名,正式取名为吴樵。

    吴樵是以从朝歌仙城来的记名弟子身份进入蓬莱仙宗,进入伙膳房干活,本来毫不起眼,也几乎没人在意。

    他在加入蓬莱仙宗的第六年,也就是苏尘离开蓬莱仙宗来青乌城不久,便一举突破筑基期境界。

    这是在没有服用筑基丹的情况下,晋升成为一名筑基修士,堪称是万中无一的天赋修士,在蓬莱仙宗这样的上古仙宗也极为罕见。

    这在蓬莱仙宗顿时引起了巨大的震动,甚至连现任蓬莱宗主也知道有这么一位天赋极高的筑基弟子,派人测了吴樵的灵髓,发现是极品金灵髓。

    蓬莱仙宗不少金丹长老激动之下,都想收吴樵为徒。

    但是吴樵没答应,极为执拗,依然留在蓬莱仙宗的伙膳房干活,天天去砍高阶灵木柴火。金丹长老们无一能劝说,不得不放弃了收徒的念头。

    如今才过了短短三四年而已,吴樵已经踏上筑基期三层境界,势如破竹。这修炼进展,比阿奴还快,几乎追上苏尘。

    苏尘很早便知道吴樵的天赋不一般,但现在亲眼看到,依然是深感震惊。他有些惊诧问道:“吴大哥,为何不拜一名金丹修士为师?有金丹修士为师,能得到不少的方便。”

    吴樵却是憨厚的笑了笑,摇头道:“我又不学什么功法和灵术,每日不过是上山砍柴而已,谁能教我砍柴术不成?多一个师父管着,太不自在,还不如自己修炼!只要一挥动斧头,我浑身气血喷张,如同身在熔炉,比修什么功法都管用。”

    苏尘想想也是,不由点头。

    吴樵大哥的修炼之法,简单粗糙的令人难以置信。除了偶尔吃几顿灵米饭之外,几乎什么都不缺,连灵丹都不用买。

    要不是当初吕老夫子说,蓬莱仙宗的灵木品阶高、数量多,恐怕吴樵都不想加入蓬莱仙宗。

    除了每位金丹修士拥有的一个举荐名额之外,拜师这事情,对吴樵几乎毫无意义。

    吴樵对举荐名额也不是太在意。

    等他修炼到了筑基后期,以他的极品金灵髓天赋,恐怕蓬莱仙宗的宗主都会主动给一个举荐名额,让他去争夺灵果,争取成为金丹修士。

    苏尘有些感慨。

    他成为筑基修士这么多年,这些年都在想尽办法,来提升自己的修为境界。但是依然感觉到,自己修炼越发的缓慢,举步维艰。

    现在想要提升一层境界,正常情况下,恐怕至少要耗时十年以上,甚至可能更久一些。

    苏尘越发认同,吕老夫子当年的看法。

    吴樵是真正的仙者,生而知之。

    这种天赋,并非单纯是指灵髓潜质高。

    拥有极品灵髓的修仙者也有,像朝歌仙城的周褒姒九十多冰灵髓,但是并不是吴樵这样的天生仙者。

    而是,他天生就走了一条自己最适合的修炼之路。

    哪怕吴樵仅仅只是一名樵夫,只是日复一日的砍伐灵木,也硬是修成了筑基期修士,甚至修炼速度在加快,超过了绝大部分的修仙者。

    吴樵的潜力之高,在偌大的蓬莱仙宗,恐怕难以再找出第二人来。

    相比之下,吕老夫子还是寸步不前。

    吕老夫子依然是炼气期九层,迟迟无法踏过筑基期的瓶颈。

    他这些年挣了不少的灵石,都给张小弟买灵丹服用。张小弟也快速的修炼到了炼气期八层,离炼气后期巅峰也近了。

    阿奴和吴樵夫身为筑基修士,是被蓬莱仙宗征召,出战历练。吕老夫子、张小弟两人此次来青乌城,却是为了想要得到一枚筑基丹。

    蓬莱仙宗发布了通告,征集一批炼气期弟子来青乌城效力。

    炼气期记名弟子若是立了大功,可以得到筑基丹的赏赐,所以他们两人也兴匆匆和阿奴、吴樵一起来了。

    苏尘不由微微点头。

    吕老夫子年岁已大,筑基一事估计不能久拖了。实在不行,带他们两人立几份战功,弄几枚筑基丹奖励。

    今天在主帐大营内遇到师尊孙真和一些陌生的金丹修士,让苏尘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次又一批金丹修士抵达,估计和魔煞盟的决战不远了!等开战时候,你们跟着我走,以策安全。”

    ...

    随着各个仙宗的一批金丹修士和大群的筑基期弟子,甚至炼气期弟子也源源不断的抵达,天风峡的这座主帐大营,越发热闹起来。

    魔煞盟的探子很难越过天风峡谷,无法获知详细的情报。

    但是,在深夜大地一片漆黑的时候,从魔窟眺望对面的峡谷,可见仙宗大营内彻夜灯火通明,人数明显在飞快的增加。

    魔煞盟的高层和底层众邪修们,看到仙宗大营这副热火朝天的情景,感觉到威胁日益严重,自是十分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