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59 血祭大阵
    苏尘回头,冷静的朝众人打量。

    放在早先,他是绝不敢打密道的主意,从密道进入魔窟之中。一旦被魔煞盟的修士发现,包围起来,那就麻烦了。遇上金丹邪修,那更是倒霉,恐怕连逃生都做不到。

    但是现在,仙宗的数十位金丹修士们亲自率上千筑基修士和数千炼气大军上阵全力猛攻,魔煞盟危在旦夕。

    魔煞盟的高层修士恐怕全都要在第一线拼命抵抗,甚至未必抵挡得住,哪还有余力去守护密道。

    苏尘寻思着,这是一个从密道潜入魔窟的大好机会。

    “从魔煞盟的密道后方杀进去。他们的守卫最为薄弱,反而最容易拿到战功!苏老弟这个主意不错!”

    吕老夫子目光一亮,惊喜道。

    “也好,去密道试试!说不定有意外收获!”

    姬元正点头。

    众修士看了看天风峡谷,魔窟入口处的烈战。正面战场的惨烈程度,令人头皮发麻。

    从密道杀入,也有一些风险,但未必就比正面战场高。自然,也没人反对苏尘的这个主意。

    很快,他们一行十五名修士,悄然无声的脱离了大军队伍,在天风峡谷万丈深渊漆黑谷内快速潜行。

    苏尘曾经扛着招妖幡,横穿过整座数千里天风峡谷,对谷底的复杂情形,早就摸过一遍底。

    这个密道的大概位置,他自然也是知道,只是早先不敢开启进去而已。

    苏尘避开峡谷内沿途妖兽的巢穴,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和众人来到一处悬崖乱石峭壁。

    这座峭壁稀松寻常,不见任何奇特之处。事先若是不知情的话,是绝无可能在数千里天风峡谷内,发现这里有一个小小的密道。

    苏尘手持《天风峡地图》仔细对照了一番,密道入口就在这座不起眼的峭壁上。

    众修士们在峭壁仔细搜索了一番,发现一个伪装成乱石的机关按钮,推动乱石。

    峭壁上,一道数丈宽上万斤的厚重石门,无声无息的打开。

    众人不由惊喜,鱼贯而入。

    入口并无人看守,显然魔煞盟的人,也觉得不可能有谁能发现这个密道。

    他们一行人摸着这条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密道,足足走了十余里,终于到了魔窟内的深处。

    跟魔窟外面数千上万的修士大战厮杀比起来,魔窟的深处显得十分安静,甚至是死寂。

    魔煞盟的人手几乎都抽调去防御前线,魔窟最深处反而没什么人。

    ...

    魔窟内。

    一座幽深昏暗,散发着霉气的洞窟土牢内,关着上千名衣衫褴褛的男女矿奴,一个个神色麻木而憔悴,手脚被精铁打造的锁链镣铐着。

    他们全都是从神州修仙界各地被贩子抓来的炼气修士,贩卖至魔煞盟当矿奴。在这暗无天日的魔窟,没日没夜的干活,挖地洞,筑造工事。

    等矿奴们老了,或者死亡,直接被丢下地底火窟之中烧成灰飞烟灭,仿佛世上从未有此人诞生过一样。

    巨大的牢房的门口,只有三四名魔煞盟的炼气期邪修,在看守着这座巨大的土牢。

    这几名邪修大汉们正围在一张桌子,喝着几壶低劣的灵酒,无聊的玩着一副骰子,赌着晚上谁去巡逻守夜,输了的极为懊恼,骂骂咧咧了几句。

    这土牢其实也没什么好看守。

    纵然有矿奴逃出过土牢,但从来没有矿奴能活着逃出这座魔窟。都是在半途,误中陷阱身亡,或者是被其他邪魔修士发现。

    突然,一名魔煞盟筑基修士,面色深沉来到这座土牢前。

    “赵执事!您老怎么来了?”

    那几名正在堵骰子炼气期邪修,醉眼惺忪,顿时一惊,连忙收拾站好,生怕挨上一顿训斥。

    那筑基邪修士却根本没心思去理会他们,冷声喝道:“仙宗的人快杀进来来。你们几个,立刻驱赶所有矿奴,到血祭大阵,进行血祭!”

    那几名邪修大汉不由吓得脸色失血。

    魔煞盟占据天风峡天险,又有绿袍老怪和十余名金丹级邪修,更有北夷蛮修撑腰,如此强大,怎么这么快就撑不住了?

    这血祭大阵,是魔煞盟最强大五个护卫阵法之一。极为凶残妖邪的阵法,需要以大量的鲜血和魂魄来浇灌方能启动。

    魔煞盟平日养着这上千名矿奴,用来挖洞。一旦魔煞盟遇到危机,矿奴们则是启动血祭大阵的最好祭品。

    自修筑出血祭大阵以来,尚未启动过这座阵法。这还是头一次,听到要启动血祭大阵,没想到情形已经凶险到如此程度。

    但他们几个土牢的炼气看守也不敢多问。

    “可是,这里有上千名矿奴,将他们全都血祭,恐怕会激烈反抗,我们几个压不住!”

    “无妨,我会亲自押阵。立刻执行!”

    筑基邪修沉声喝道。

    那几名土牢的炼气邪修看守们立刻拿着火鞭子,冲入土牢内,疯狂抽打这些矿奴,将上千名蹒跚而行的麻木矿奴,驱赶往魔窟内的一座巨型血祭阵法的祭坛而去。

    血祭大阵在一座数百丈血色洞窟,洞窟内一座干枯的池子。池子的正中央,耸立着一块足有半丈高的血色晶石。

    这块血色晶石,品阶极高。散发着浓烈的血色煞气,令人不敢直视。

    它的周围,有些青色的干枯管子,仿佛大地的血脉一样,往魔窟内的各个方向延伸。

    “杀——!”

    筑基邪修望着池子,负手而立,冷声道。

    那四名邪修看守顿时手起刀落,将一个个矿奴们推至池边,一刀斩下去。“噗嗤”,汩汩的气血,喷溅而出,往干枯的池中流淌过去。

    几个矿奴的血当然起不了什么作用,连滋润这座池子都做不到。

    但是上千名矿奴的血,足够注满这座池子。

    原本一个个神情麻木,毫无光彩的矿奴们顿时惊醒,终于知道他们全都要被斩杀在此地,纷纷惊恐尖叫起来,拼命挣扎想要逃脱。

    可是,他们全都戴着沉重的镣铐,长年在魔窟挖洞,身体本就极为虚弱,想要逃走,谈何容易。

    那四名邪修大汉精壮孔武,持灵刀如虎入羊群,杀得双手都疲倦麻木,但也才杀了三四百名矿奴而已,终于令池子的底层满了气血。

    那筑基邪修嫌他们杀的太慢,祭出一柄飞剑,在矿奴人群之中飞掠。顿时,一大片头颅落地,血光四溅。

    这些殷红的气血,令池子地上那些干瘪的血脉鼓了起来,似乎开始一汩一汩的搏动。

    那半丈高的血色晶体似乎也活了过来,开始强烈的汲取气血,绽放出刺目的血光。这些血光,照耀在遍地的矿奴尸骸上。

    矿奴体内的魂魄,似乎在血光的指引下,挣扎着要出来。

    “血祭大阵马上要活了,快离开此地!”

    筑基邪修不由露出几许惊惧之色,连忙转身便走。

    上千名矿奴的性命浇灌成的血祭大阵,形成的怨气是何等的强大。

    血祭大阵一旦启动,血煞之气和刚死去不久的矿奴冤魂们,将会形成强大的血煞怨灵群,将无差别的攻击和吞噬一切生灵,并且裹挟着新死去的怨灵,不断的扩大。

    那四名炼气期邪修大汉更是慌乱,不顾上再去杀那些还活着的矿奴,跟在那筑基邪修身后,踉跄奔逃。

    绿袍老怪知道坚持不住多久,已经决定放弃这座魔窟了。

    但在这之前,要动用这座血祭大阵在内的众多阵法,给攻入魔窟的仙宗修士一个惨痛的打击,甚至可能灭掉绝大部分的仙宗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