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63 地火窟和乌忽蛮萨
    苏尘正寻思着,要不要丢掉那块血晶石,让那金丹怨灵不再追撵他们一行人。

    突然,他愕然止步,倒吸了一口冷气,难以置信的望着前方。

    只见前方一座数千丈巨大的火窟,完全凹陷了下去,直达地底深处的熔浆,从地底深处冒出一大片汹汹的地火。

    这座地火窟如同一道火焰墙幕,完全拦住了去路。必须穿过这一座数千丈的火窟,方能继续前行,抵达前方的一座密库。

    “这...怎么会有一座地火窟?”

    五人来到火窟边缘,看到扑面而来的汹汹烈焰,不由面面相觑,脸色都变得极为难堪。

    后面,正有一头金丹怨灵正在追来,以他们的实力是无法抗衡的。

    前方却出现了一座地火窟屏障,挡住去路。

    苏尘伸出手,在火窟的边缘试探了一下火焰的威力。一团蹿起来的火焰,快速的消耗着他的护体罡气,眨眼间就削弱了近十分之一。

    这仅仅是火窟边缘的威力。

    如果是在火窟中间,恐怕地火烈焰的威力,至少也是三昧真火级别,足以在呼吸之间,将一名筑基修士烧死。

    这座三阶地火窟,恐怕就是用来保护前面那座魔窟宝库,阻止有人闯入其中。

    “这温度,超过了筑基期火焰的威力。怕是金丹修士方能通过!”

    苏尘不由吃惊。

    “这可怎么办?我们这岂不是死路一条?”

    吕老夫子吓了一大跳。

    拜入蓬莱仙宗的这些年,他一直顺风顺水,也没出什么大问题。突然遇到如此大的麻烦,他甚至怀疑,自己的霉运又回来了。

    苏尘神色沉凝。

    穿过这座地火窟的办法,还是有的。毕竟,他还有两件顶尖级的木葫芦和金葫芦法器未使用。

    他也没时间再犹豫,将木葫芦里的那杆招妖幡祭出。

    这是三阶元神法器,品阶极高,而且修炼到了极限。原本是金丹修士用的高阶法器,可以短暂的抵挡极高威力的火焰攻击。

    “我有一件高阶元神法器,护送你们过火窟!”

    苏尘说道。

    他祭出一杆数丈巨大的幡旗,迅速展开,妖气冲天。

    但幡旗不够大,仅能将吴樵、吕老夫子、张小弟三人往旗中一卷,完全包裹着他们,往这座火窟对面飞去。

    火窟内汹汹的火焰完全吞噬了这杆幡旗,迅速消耗着幡旗的灵气。好在,三阶招妖幡的威力惊人,能抵挡住这火焰。

    “公子,那我们俩...?”

    阿奴看到他们三人安全的飞了过去,回头望着苏尘的脸庞,露出几许担忧之色。

    “闭上眼!”

    苏尘低喝。

    阿奴心中疑惑,立刻乖乖的闭上眼睛。她立刻感到腰间被一只手大力挽住,脸上不由一片羞红。

    苏尘左手抱着阿奴的小蛮腰。右手一拍金葫芦,成群上千只秘银噬灵飞蚁顿时飞出。

    在噬灵蚁后的命令下,它们迅速飞落在苏尘和阿奴身上,密密麻麻如穿了一身的护甲一样,将两人完全包裹住。

    两人摇身一变,化为两尊银光璀璨的银人。

    阿奴感觉自己身上,似乎爬满了一些奇怪的拇指般大小的小东西,紧贴在身上。但是她听了苏尘的话,忍着没睁开眼。

    苏尘足尖一点,顿时化为一道银色光芒,横穿过数千丈的汹汹火窟,十几个呼吸之间,落在对面的地上。

    火窟内蹿起的猛烈火焰,几乎吞噬着一切,但是火焰一遇到这群秘银飞蚁,顿时避开。

    “这秘银噬灵飞蚁,果然能抵挡这三阶地火!”

    苏尘落到火窟对面,不由暗松了一口气。

    他早就曾经设想过,以秘银飞蚁为辟法护甲,只是未有机会来验证一番。现在看来,这效果还是不错。

    整个过程,除了穿越火窟中心的时候,感觉火窟的温度有些高之外,地焰并未伤到他们两人分毫。

    苏尘一招手,上千只秘银噬灵飞蚁们迅速收回金葫芦内,随后又将那杆招妖幡也收了回去。

    阿奴感觉到那些小东西消失了,这才睁开眼来,看到她已经穿过了三阶地火窟,不由感到不可思议。

    “苏老弟,你这幡旗是什么法器,居然能抵挡三阶地火?”

    吴樵、吕老夫子、张小弟等人同样是瞠目结舌,他们不知道苏尘两人是如何过来的。但是他们三人,被那杆幡旗包裹着,居然没受地火之伤。

    “是一件元神法器,别泄露出去。快走,金丹怨灵快追过来了!”

    苏尘带着他们四人,往洞窟内奔去。

    很快,五人来到一座十丈巨大的魔窟密库门前。

    这座大门,由高阶铜精打造的大铜门,浑然一体。

    这座门只是摆设样子而已,并没有防御力。能够穿过前面那座地火窟,抵达这里的,只有魔煞盟最尊贵金丹长老。

    ...

    魔窟内。

    乌忽蛮萨手持着一副骨杖,和背着一杆乌色冰冷长枪的乌敏儿两人,正在洞窟内快速前行,往密库方向而行。

    趁着各大仙宗的金丹修士们率大军攻打魔窟,和魔煞盟绿袍老怪等一众修士正斗的难解难分之际,他们却是悄然从战场上脱身,迅速来到了魔窟深处。

    他们此次带了两名蛮萨和三百蛮修来天风峡魔窟,除了支援魔煞盟之外,还肩负着另外一个特殊的任务。

    “乌忽蛮萨,我们这是要找什么宝物?”

    乌敏儿有些疑惑,她也是听她爹北夷修士大首领说,让她和乌忽蛮萨前来寻一件极其重要的宝物。

    这是秘密任务,只有乌忽蛮萨知道,甚至连她也没有告知,她也一直不清楚细节。

    乌忽蛮萨和乌敏儿已经来到魔窟深处,不再担心消息走漏,也是时候告诉她了,不由沉声道:

    “这魔窟内有一座宝库,藏有绿袍老怪和历代邪魔修士收集的诸多宝物。其它宝物也没什么,我北夷族宝物众多,也不稀罕。但唯独有一件,对我北夷族修士非常有用,能大增我族实力。”

    “哦,是何宝物?”

    “我们北夷族向来以炼体为尊。我数年前,出使魔煞盟,无意间发现绿袍老怪有一门《血魔功》功法。

    绿袍老怪自己没修炼,但是让他的徒弟血魔修炼。这是肉身修炼的超强方法之一,可以暴增数倍的实力。

    若是被我族得到,实力可以短期内直接暴涨一倍以上。

    我颇为好奇,想借来一观,但绿袍老怪却是不肯。我北夷族一直未能研究出来,这么功法是如何修炼出来的。”

    “后来,我私下接触了绿袍老怪的徒弟血魔,暗中和他联系。这血魔对绿袍老怪利用他来试验《血魔功》,一直颇为不满。

    大首领曾许诺他,日后助他成为金丹修士,扶持他成为魔煞盟的盟主。血魔自然跟我们一拍即合,愿意做内应。但血魔也不想轻易把《血魔功》交给我,他要我先助他成金丹,才肯给。

    而且血魔的手里也只有下卷《血魔功》,似乎有重大的缺陷,对肉身损坏严重,修炼的并不顺利。绿袍老怪手里有上卷《噬魂魔功》,需要上下卷一起修炼,这样才是稳妥。

    这次我们来魔煞盟,最重要的便是得到这门《血魔功》和《噬魂魔功》,让北夷蛮修获得一种强大的战力功法。

    那绿袍老怪的实力太强,是魔煞盟最强的金丹修士,很难从他手里得到那卷《噬魂魔功》。

    我听血魔说,在魔窟深处有一座宝库,内藏有这套功法的完整原本。我本想让他做内应,将那原本取出来。

    只是半年前,血魔外出巡逻,不知何故失踪了。也不知是被绿袍老怪发现,还是出了意外。否则有他在,我们也不用这麻烦,亲自来取这功法。”

    乌忽蛮萨详细的解释着。

    乌敏儿不由点头,恍然明白过来。

    她本事也是北夷族炼体的天才修士,对各种炼体功法都极为感兴趣。这《血魔功》和《噬魂魔功》,听起来似乎挺有意思。

    他们二人正匆匆往魔窟宝库方向而行。

    突然,他们两人,听到洞窟前方有一声震动魔窟的咆哮吼叫声。这咆哮的声音,威严恐怖,如金丹大能在宣示威严。

    “金丹级怨灵?”

    乌忽蛮萨手持着骨杖,听这吼声,脸色一变。

    在这条洞窟的路上,他们已经遇到了一些小怨灵的纠缠。对乌忽蛮萨这名金丹修士来说,这些小怨灵自然是不堪一击,都被他解决掉了。

    可是,金丹级怨灵,没那么容易对付。

    “这里怎么会有金丹级怨灵?怨灵突破金丹,难道不会遭遇天雷之劫吗?”

    乌敏儿俏美的脸庞上,不由变得煞白。

    她对这种鬼物,天生就很害怕。但她知道,鬼物怕天雷。

    “天下任何生灵,一旦达到金丹境界,都必遭天雷之劫的洗礼,方能在世间行走!”

    乌忽蛮萨面色深沉,摇头道,“但并不是立刻会降下天雷。引发雷云天劫的前提,是它要见到‘天’。

    这金丹怨灵,深藏在数千丈深的魔窟地底,一直未在天地面前露面,天劫进不来。但金丹怨灵一旦走出魔窟,绝抵挡不住天雷劫之威,那是必死无疑。”

    乌忽蛮萨在突破金丹级境界之后,也是从闭关室内出来,才遇到天雷劫的洗礼,自然明白天劫是如何产生的。

    金丹级的鬼物若是一直深处地底,永不见天日的话,是不会遭到天雷劫的袭击。

    正因为如此,世间朗朗乾坤,极少能见鬼物活动。

    那些小怨灵也不敢出去,被太阳真火的烈阳一照,就直接魂飞魄散,连天雷之劫都用不上。

    在这地底的极深处,偶尔才能见到恐怖的金丹鬼物和小怨灵。

    “乌忽蛮萨,你可有把握能对付那金丹怨灵?”

    “不好说,看情况吧。实在杀不了它的话,我只能尽量拖住它,你独自进魔窟宝库内,找出《血魔功》和《噬魂魔功》的原本!”

    乌忽蛮萨深吸一口气,面色沉重,硬着头皮,和乌敏儿继续往魔窟宝库方向而去。

    那咆哮的声音,正是在他们要通往的魔窟宝库的洞窟方向,必定要过金丹怨灵这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