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69 巡视江南
    苏尘、阿奴、吴樵和吕老夫子、张小弟等一行五人,从天风峡谷的地底魔窟密道内钻了出来,浑身尘土,颇为狼狈的回到天风峡大营。

    大营的守卫们看到他们一行五人出现,无不惊奇。

    随着时间的流逝,从魔窟内逃生回来的修士越来越少。最近半个月,回来的更是寥寥无几。没想到,还有这样一支队伍活着回来。

    苏尘回到大营主帐,立刻向蓬莱仙宗的众位金丹长老们复命。

    孙真看到苏尘回来,不由吃惊,并未露出喜色,反而沉声喝斥道:“苏尘,我听庄不凡等人说,你曾得到一份魔窟地图卷轴,而后擅自带一批弟子潜入魔窟深处,此事何以不及早上报?”

    魔窟内有一座血祭大阵,激发了一群怨灵出来,蓬莱仙宗的金丹修士们对此也有所察觉。

    但血祭大阵后来又偃旗息鼓,他们也不明白其中的缘故。

    后来,庄不凡、鲁炜等一群修士从魔窟内逃回来之后,将苏尘带领他们从一条密道潜入魔窟,摧毁一座血祭大阵一事,上报了上去。

    这是大功一件,对众仙宗修士击败魔煞盟起了重要作用,能得到蓬莱仙宗的重重赏赐,他们当然不会隐瞒。

    自然,苏尘手里有一份魔窟地图卷轴一事,也无法隐瞒。否则难以解释,他们一行十五人,是如何穿过魔煞盟严密的封锁,抵达魔窟深处。

    这件事情让孙真颇为不快,苏尘身为他的亲传弟子,居然对他隐瞒了这样重要之事。

    若是他事先知道,派遣一支奇兵从密道杀进去,让魔煞盟腹背受敌,说不定这一仗赢得更漂亮。

    苏尘见孙真知道此事,动了怒,心头不由咯噔一下。

    好在,他早有准备,硬着头皮解释道:“禀师父,弟子是从一名邪魔修士身上得到此地图,但无法分辨真伪。

    本来是想上报,可又担心这是魔煞盟的诈术,故意丢出一份魔窟的地图卷轴,骗我仙宗大批修士自投罗网,犹豫许久,不敢轻易上报。

    开战之时,我寻思再三,领了三支小队从密道进去,便是想着能否找到魔煞盟的破绽。但万一这是陷阱,我们十余人阵亡,对我宗门的损失也不会大。

    后来,弟子在魔窟内侥幸发现了魔煞盟布置下的一座血祭大阵,便及时将其毁掉。弟子未能及时禀报,请师父恕罪!”

    在主帐内的其他金丹修士闻言,脸色也有所好转。

    苏尘这番解释,也是有些道理。

    毕竟是一份未经过证实的地图卷在,谁又敢保证这就不是绿袍老怪丢出的诱饵。

    冒然闯入密道,是要冒巨大风险的。

    葛长风长老却是一挥手,当起了和事佬,道:“罢了,孙兄也无需指责令徒,苏贤侄能活着从魔窟回来便是一件幸事。

    这天风峡地图,对此战的最终的结果,作用也不太大。我们从正面攻入魔窟,占据优势,损失本也不大。

    只是那绿袍老怪负伤逃走之时,引发了一座撼地大阵,将整座魔窟震的坍塌,才导致各仙宗弟子损失惨重。纵然我等手里有一卷魔窟地图,也阻止不了绿袍老怪引发那大阵。

    而且,苏贤侄带一队人潜入魔窟,及时的毁掉一座血祭大阵,勇气可嘉,也算是将功赎罪了。

    苏贤侄,你们在魔窟之战也立了功,各去执事那里领一份奖赏。剿灭魔煞盟之战已经结束,你们好不容易从魔窟里逃出来,回去歇一歇吧。”

    葛长风长老正要让苏尘退下,拿着手中的一份邪魔修士在各地作乱的情报,突然想到什么,朝苏尘问道,“对了,苏贤侄,老夫记得,你是从朝歌城拜入仙宗的散修,祖籍是哪里?”

    苏尘正想告辞退出主帐,听到葛长风长老突然提起他的出身,不由疑惑道:“禀师叔,弟子是江南道出身的散修。不知师叔有何吩咐?”

    “哦!”

    葛长老淡淡点头,“最近我仙宗接到大量的情报,有部分魔煞盟的邪魔余孽逃窜至中土各地作乱,杀害底层炼气修士,甚至滥杀跟仙宗有关的无辜凡人,以此报复我蓬莱仙宗剿灭魔煞盟之恨。

    你祖籍所在的江南一带,也是重灾区。既然是江南人氏,想必熟悉那里的乡土人情,去巡视江南最适合不过了。

    你以蓬莱巡仙使的身份,去一趟建邺城的宁王府,庇护其安全。邪魔修士在江南作乱,宁王府在江南很有影响力,必定是他们的重要目标。

    大唐李氏皇族,乃仙人留在凡间的一支后裔遗脉,有煌煌天命在身,得享万古世俗帝业。我蓬莱仙宗身为神州五大仙宗之一,遵仙人遗旨,历来有守护李氏皇族之责,以免有邪魔潜伏宁王府王室成员之中,害其性命。”

    苏尘闻言不由震愕。

    李氏皇族是仙人留在凡间的遗脉?

    他还是头一次知道有此来历。难怪神州五大仙宗,年年都派出巡仙使,不断斩妖除魔,保护李氏一族的皇权不被篡夺。

    但紧接着,他神色微变。

    魔煞盟的余孽在江南一带作乱,不知会不会出现在姑苏城一带。既然发生了邪魔作乱的事情,肯定要回去一趟。

    至于建邺城,离姑苏城也不是太远。先去姑苏城搜查一番,确保家里无恙,再去建邺的宁王府也不迟。

    “是,弟子领命!”

    苏尘立刻领命,便告退出来。

    接到这个巡视各地剿灭魔煞盟余孽任务的弟子,也不只是他。像姬元正、庄不凡、孙青宁等等,很多蓬莱仙宗弟子都接了任务,纷纷巡视中土各地。

    尤其是那些地方散修出身的修士,对出身之地较为熟悉,都被派遣了回去原籍所在之地。

    ...

    当夜。

    苏尘离开天风峡大营,匆匆去了一趟戈壁荒原上的那座秘银矿洞。

    时间有点紧,这一两日便要出发。

    不过,临走之前,还要处理一点遗留之事务。

    苏尘自参加剿灭魔煞盟之战,曾被困天风峡谷,又被战事耽搁,已经有近两年的时间未曾来过这秘银矿洞了。

    他上次留下的一窝噬灵飞蚁,至今还在矿洞内秘密的采集秘银矿砂。

    秘银矿洞一切如常,有数十名炼气修士日夜守卫着矿洞。偶尔,也会有仙宗的筑基修士,过来这里突击巡查一遍,以防有人私下盗采秘银原矿。

    苏尘以蓬莱巡仙使的身份,进了矿洞内,将隐藏在洞窟深处的上千只噬灵飞蚁们收了回来。

    它们这两年,在秘银矿洞内,挖出了不下十多个深深的飞蚁洞穴,采集到的秘银全都收集了起来。

    洞**,一堆一堆的秘银矿砂,银光璀璨。

    苏尘飞快的清点了一下噬灵飞蚁们这两年的收获,发现总共采集到了秘银矿砂近二百多斤,不由大感意外的惊喜。

    再加上之前的三年,收集到的几百斤秘银矿砂,他手里总共便有多达五百斤的秘银原矿。

    随即,苏尘收了噬灵飞蚁和秘银矿砂,离开秘银矿洞,回到大营歇了一夜,洗去这数月从魔窟里挖石头的一身尘土。

    ...

    次日一早,苏尘便和阿奴一起,启程离开了天风峡这片苦寒之地,前往遥远的江南水乡一带,执行蓬莱巡仙使差遣。

    两人都是姑苏城人氏,被蓬莱仙宗高层派遣往同一地方,搜寻魔煞盟的邪修余孽下落。

    吴樵在魔窟内受了伤,尚未彻底痊愈,不适合执行任务,需要回蓬莱仙宗去休养一段时间再说。

    而吕老夫子和张小弟尚未筑基,显然也不适合出任巡仙使。天风峡围剿魔煞盟一战结束,他们二人返回蓬莱仙宗,准备突破筑基去了。

    吕老夫子二人凭借在魔窟立下的功劳,各得到两枚筑基丹的赏赐,让他们二人欣喜若狂。

    再加上,他们还从魔窟宝库内,搜刮了几口大宝箱的财货,此战的收获简直丰厚的难以想象。恐怕他们踏入筑基期境界的修炼,都绰绰有余。

    ...

    又过了小半月之后,蓬莱仙宗、万兽仙宗和双修仙宗、青乌城修士们,开始大批撤离天风峡大营,返回青乌城驻扎。

    剿灭魔煞盟的任务完成了,但是各仙宗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任务,那就是瓜分秘银矿洞,采集秘银矿砂。

    分配秘银矿洞,也成了各仙宗金丹修士们争论的核心事务。

    蓬莱、万兽、双修仙宗和青乌城的散修们,按照事先的约定,各自在剿灭魔煞盟一战立下的功勋,终于商量妥当瓜分秘银矿洞的细节。

    随后,他们派遣了数千名炼气矿工,大举进入秘银矿洞,从铜精矿中,筛选出秘银矿砂。

    可是,矿奴们挖遍了矿洞,却发现这座秘银矿洞内,大部分地方都空空如也,只有少量的秘银矿砂。

    这是一座微型的秘银矿洞,根本没有多少秘银矿。

    恐怕挖遍整座秘银矿洞,估计也就能挖出几百斤秘银矿,也就够炼几件金丹级的秘银元神法器而已。

    纵然是能炼成极品元神法器,对众仙宗来说,其实也用处不大。

    三个大小仙宗耗费巨大人力占了秘银矿洞,却收获不过寥寥数百斤秘银原矿。主持采矿的众金丹修士们得知此消息,不由郁闷的差点吐血。